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402 龍相金玉功

第一更!感謝兄弟“za6373”、“watch”、“ravanelli”、“zjb56436400”、“道家青竹”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感謝兄弟“四周”再次打賞捧場10000,成為本書第一位盟主!今天原本打算兩更,但是為了四周兄弟的大力支持,也必須加一更!
  另外,拜求收藏、訂閱、月票!這三者真心很重要……先拜謝諸位兄弟了!
  ————
  前十對決第一站,卿秀衣勝出!
  雖然早在開戰之前,所有人都大致預判出了結果,但是當目睹了卿秀衣在擂臺上所展現出的種種風采,眾人心中仍舊忍不住泛起一陣由衷的驚艷感覺。
  此女,的確稱得上風華絕代,風姿無雙。
  “厲害,不愧是天仙轉世之身啊!”包括文成候、武淵候在內的一眾地仙老祖眼中都露出佩服之色。
  到了他們這一層次,其實也明白卿秀衣“光明道意”的奧妙所在,這是一種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的可怕力量,光明籠罩之下,無所遁形,就像陷入天地樊籠當中,除非破開樊籠,否則最終只會被困死籠中。
  不過明白歸明白,卻不是誰都能夠參悟掌握的,這要看心性、悟性……所謂的“知易行難”就是如此,知道是一回事,自己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光明,天地間處處有光明,哪怕是在深夜,也有散發光明的星辰、圓月,并且世間煙火所散發之光芒,同樣也是光明。稱得上是無所不在,籠罩四野八極,想要破掉光明,的確難之又難……”
  陳汐眉頭緊皺,隱約也感覺到‘光明道意’的一絲通天奧妙,可是他畢竟只是旁觀,其中精髓卻是根本參悟不透。
  “甄姑娘,你感覺怎樣?”陳汐問向旁邊的甄流晴,她和卿秀衣、皇甫清影一樣,是被當今楚皇極為看重的三位天之驕女之一,自身實力自然屬于頂尖級別的存在。
  “一種罕見的大道,很厲害。我曾聽師尊說過,光明一類的罕見大道就連玄寰域中也不多見,能夠掌握者,無不是天生的絕頂之資,萬中無一。”甄流晴輕聲說道:“但最為重要的是,能夠掌握這種罕見大道者,幾乎有九成幾率都能夠羽化成仙。這一類修者也被稱作上天的寵兒。”
  九成幾率?陳汐訝然,心中若有所思,自己掌握的彼岸、沉淪兩種大道,同樣屬于罕見行列,豈不是說,自己成仙的幾率也會大大提升?
  就在全場所有人震驚于卿秀衣所掌控的道意力量時,忽然——
  嗡!
  一股無形的道意波動,從天地之間降臨。
  眾人一怔,齊刷刷將目光都轉了過去,看向那波動降臨的地方,只見半空中,身穿明黃繡袍,頭戴羽冠的皇甫清影周圍,隱隱流淌著一股股道意波動,神曦流溢,顯得神圣無比。
  “悟道?”
  “竟然在這時候參悟出一條道意?”
  “好可怕的悟性!”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都驚愕不已,一般在生死廝殺當中突然突破是比較常見的,可皇甫清影只是在旁邊觀戰,竟然能夠突然領悟一種新的道意,這等資質,的確嚇人之極。
  陳汐、趙清河、皇甫長天、甄流晴、蘇禪、于軒塵等排在前十二名的年輕頂尖強者,都感到一絲威脅。
  皇甫清影,原本實力就很強,身為當今楚皇的女兒,也從不用為任何的功法、丹藥、法寶發愁。相反,她所享有的資源,甚至要比在場所有人都要好。
  現在,又在這緊張的對決氛圍中,又瞬間領悟出一條大道,其所展現出的實力,也容不得誰敢不重視!
  “這……接下來的對決名單恐怕有些不妥了……”文成候心中卻是苦笑不已,忍不住抬眼望了望九天之上的楚皇。
  原本皇甫清影的對決就安排在第二場,但是她如今又突然領悟一條大道,處于巔峰狀態之中,只怕會贏了這場比賽也說不定……
  因為按照當今楚皇之前的安排,就是讓自家女兒輸掉這場比賽!
  楚皇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畢竟皇甫清影本就是他的女兒,不用殺進前三名,就可以在皇室秘藏中任意挑選功法修煉,完全不必和其他人搶名額。
  并且這么做,也可以讓其他年輕人有更多的機會獲得獎勵,以后就是進入玄寰域,也可以幫大楚王朝贏得更多的好處。
  “不用換了,一切按照之前的對決名單安排。這……或許就是天意吧。”楚皇的聲音在文成候耳畔響起,頓時令他心中大定。
  “第二場對決,皇甫清影對陣甄流晴!”文成候不再遲疑,宣讀對戰名單。
  聲音響徹天地,頓時吸引了在場所有人注意力,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落在兩女身上,眼眸中透著無盡興奮。
  一個是當今楚皇最寵愛的女兒,一個是東海水煙閣神秘低調的女弟子,兩者和卿秀衣一樣,皆被當今楚皇親口贊譽過。而現在,兩女之間即將展開一場角逐,分出高低,自然令整個錦繡城都轟動了。
  而皇甫清影和甄流晴二人卻顯得極為平靜,彼此遙遙對視一眼,便都朝遠處的弒魔斗場飛掠而去。
  對決開始!
  群星大會進行到現在,能夠廝殺到前十二名的個個都是絕世妖孽,彼此之間的戰斗,也沒有那么多規矩可言,一旦動手,就是全力以赴,毫無留手。
  轟!轟!
  弒魔斗場的擂臺上,皇甫清影和甄流晴便是一言不發,就進入到激烈的戰斗當中,兩女皆都施展出自己最厲害的武學。
  “吼!”
  皇甫清影周身金光流溢,化作了一條金燦燦的巨大虬龍,龍吟滾滾,散發出令天地色變的龍威。
  巨龍騰空,金光沖霄,龍威澎湃,震懾八荒六合!遠遠一望,宛如一尊真正的太初真龍從無盡歲月中復活過來,睥睨天下。
  這就是大楚王朝皇室秘而不宣的傳承功法——龍相金玉功!
  而甄流晴的攻擊,則就顯得平淡無奇了,她容如止水,淡然無波,一對玉手翻飛拍打,一招一式古樸簡約、散發著一種繁華落盡、返璞歸真的氣息。在皇甫清影的可怕攻擊中,竟然不落下風,戰的平分秋色。
  “龍相金玉功,這可是楚皇陛下所掌握的諸多厲害武學之一,威震天下,想不到竟然也傳授給了小公主。”
  “好厲害的甄流晴!此女對力量的掌控已妙到巔峰,一招一式看似簡單,但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能輕松化解小公主所有攻勢,的確厲害之極!”
  所有人都震駭不已。
  陳汐、趙清河等人也都暗暗吃驚,兩女此時所展現出的實力,令他們每個人都感到一種壓力。
  尤其是甄流晴,竟然能在皇甫清影剛剛悟道的情況下,仍舊和后者打得旗鼓相當,其實力毋庸置疑的強大之極!
  “清影,你退下吧,你已經敗了。”
  就在兩女戰的難解難分之際,九天之上驀地傳來楚皇的聲音,擴散天地之間,清晰傳入所有人耳中。
  嗯?
  明明戰斗沒有結束,什么時候分出勝負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
  只有一些地仙老祖看出了一絲端倪,但卻不敢妄下斷論。
  唰!
  擂臺上,兩道人影分開。
  皇甫清影有些氣惱,跺了跺腳,朝楚皇呶了呶小嘴,表達不滿。
  “承讓。”甄流晴淡然一笑,說道。
  “哼!下一次再見到你,我一定將你打敗,贏得你心服口服!”皇甫清影揮了揮小拳頭,轉身離開擂臺。
  她其實也知道,父皇說的一點不假,哪怕戰斗一直持續到最后,自己最終只有四成的勝算罷了。因為戰斗直至剛才,她已經用盡手段,但卻仍舊沒有逼出甄流晴的全部實力。甄流晴的可怕,令她也不得不承認,現如今的自己,的確比對方稍弱那么一絲。
  “厲害。”見到甄流晴凱旋,陳汐不由出口夸贊道。
  “比卿秀衣又如何?”甄流晴眨了眨清眸,笑問道。
  “這個……”陳汐皺眉思忖片刻,將兩女之前的表現一一對比了一番,搖頭道:“還真不好判斷出來。”
  甄流晴不由莞爾,嗔怪地瞪了陳汐一眼:“作為朋友,難道你就不能說我比卿秀衣更好?你這家伙,有時候未免太實誠了點。”
  陳汐一怔,還未開口解釋,就聽甄流晴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就喜歡你這樣實誠。”
  陳汐神色一呆,頓時不說話了。
  ……
  文成候又再度朗聲開口:“第三場比賽,陳汐對陣蘇禪!”
  聲音響徹,傳遍整個錦繡城。
  陳汐眼眸頓時一凝,蘇禪?難道楚皇也知道,自己和這家伙的仇怨極深,所以故意如此安排的?
  “陳汐,小心。”甄流晴望著陳汐,輕聲說道。她對陳汐和蘇禪之間的仇怨,也是一清二楚。
  “嗯。”陳汐點了點頭,到了此刻,哪怕他再痛恨蘇禪,也不能去小覷他,畢竟對方能夠走到現在,足以證明其擁有的實力有多強大了。
  而在另一處。
  戰王皇甫太武也微微一怔,陳汐?他早就想找個機會鏟除掉陳汐,可是相較而言,他更希望蘇禪能夠安然晉級前三,而不是現在就和陳汐殺個不死不休。
  “蘇禪,當年你蘇家覆滅,我將你收在門下,你應該明白我的用心。”皇甫太武傳音囑咐道:“既然現在就和陳汐對上了,那就無論如何,也要將其擊垮!”
  蘇禪輕輕點頭。
  此戰,重要性甚至超越了任何獎勵,因為他的對手是——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