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403 血穹戮虛刀


  感謝兄弟“用戶04628179”投出的3張寶貴月票!以及兄弟“wchywq”再一次666打賞捧場支持!我去碼第三更!
  ————
  唰!
  陳汐和蘇禪的目光在半空碰撞,雖然只是一剎那間就分開,但卻令氣氛頓時變得肅殺起來。
  兩人都沒有多說什么,轉身朝弒魔斗場掠去。
  ……
  “嗯?這兩個年輕人之間似乎有些古怪?”成候有些疑惑。
  其他數位地仙老祖也都發現了這一點,紛紛朝北衡問道:“北衡道友,你可知道其緣由么?”
  北衡瞟了一眼遠處的皇甫太武,心一狠,喟然嘆息道:“諸位有所不知,我這義弟當年家族破滅,自幼飽受災禍,大都源自蘇禪所在的蘇家所賜……”
  這些地仙老祖幾乎都來自南疆以外的修行界,常年潛修,不問世事,自然不知曉陳汐和蘇家的事。
  北衡眉宇緊鎖,義憤填膺:“……若非我這義弟有貴人相助,只怕早已命喪蘇氏之手,現在,諸位道兄應該明白他二人之間的恩怨了吧?”
  其他地仙老祖頓時恍然大悟。
  “陛下如此安排,果然是大有深意。”
  “嗯,這一對年輕人之間是世仇,仇怨極深,這一戰注定精彩無比。”
  成候卻是若有所思,貴人相助?莫非就是陛下曾無意間所說的“紫荊白家”?怪不得北衡這老家伙敢不顧及戰王皇甫太武的臉色,當眾說出此事。
  另一側。
  皇甫經天唇邊泛起一絲冷笑:“陳汐此還真是個災星,走到哪里都能惹出一身麻煩,處處樹敵,不知死活!”
  “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等的朋友,咱們陣營的卿秀衣、皇甫長天,再加上如今的蘇禪的話,前十之,陳汐就有三個敵人,老夫就不信他能走到最后!”云鶴派老祖龍鶴道人也是冷笑連連。
  莫瀾海等其他老祖聞言,神情皆流露出森然之色,對于陳汐,他們可是恨到了骨里,自然不愿看著他再蹦跶下去。
  ……
  群星大會前五名,已經選出兩人。
  陳汐和蘇禪二人只有一個能進入前五,只要進入前五,距離前三名也就不遠了,一步之遙。
  “多少年了,我終于等來了報仇的機會!”蘇禪眼神冰冷,毫無感情,腦海卻回憶起當年家族破滅的一幕幕凄慘場景,心積攢多年的仇恨頓時就像決堤洪水般,轟然涌遍全身,刺激得他渾身血液都快要爆炸。
  “擊垮了陳汐,就等于進入了前五名,這一次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我必須把握住!”蘇禪衣袂振蕩,走入了弒魔斗場,看向了對面陳汐。
  “果然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短短幾年,蘇禪就能取得如此成就,再給他一些時間,只怕會重建蘇家,聚攏力量,將我陳氏一族視作死敵廝殺不休……”陳汐心殺機一閃,當即決定,這次無論如何,也決不能讓蘇禪再成長下去,必須滅殺!
  兩人目光遙遙對峙。
  一股股無形的暗流在彼此之間沖撞,誰都能夠感覺到二人之間那種決絕的氣勢,不死不休!
  唰!刷!
  在兩人手,分別多出一柄劍、一把刀,周身散發出滔天氣息,刺破云層,激蕩天地,那種屬于劍修和刀修之間的激烈氣場碰撞,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心神。
  陳汐手握著的是漆黑暗啞的劍箓,古樸簡約。而蘇禪手的刀則足有二尺半,寬一掌,通體血紅狹長,符紋翻涌,刀芒流竄,品相極為不凡。
  “陳汐,你一個松煙城的掃把星,家破人亡,若非我蘇家不愿為難你,只怕你在襁褓時就被抹殺掉性命了!知道嗎?正是因為你不知好歹,才將你爺爺的性命斷送掉的!”
  蘇禪冷冷開口,聲音低沉,卻字字清晰,宛如炸雷。說話時,他手的狹長血刀嗡鳴不已,一股股強大的波動從刀身彌散而開。
  “蘇禪,這就是你的遺言?”陳汐淡然答道。
  兩人言辭交鋒,無非就是想要令對方激動,繼而道心出現紊亂。
  畢竟到了他們這等層次,心境修為,同樣影響著戰斗力的發揮,在緊要關頭出現哪怕一絲紕漏,恐怕就要落敗。
  忽然——
  正在對話的兩人,見對方無法被自己激怒,當即毫不遲疑,悍然出手!
  唰!
  蘇禪手狹長血刀掠空,帶起一片滔滔刀芒,鋒利悍勇,凌厲無情,刀面所裹挾的可怕道意力量,激蕩起一片血色,染紅天地。
  這一刀,勢如破竹,瞬息之間,就出現在陳汐頭頂,劈斬而下!
  “道品武學——血穹戮虛刀!”
  擂臺外,甄流晴看見那刀光一閃,就知道蘇禪修煉的是刀法,乃是傳自戰皇皇甫太武的成名武學,極其有名,并不是上古流傳下來,而是根據皇室所藏的至高武學典籍《周天至圣古經》記載的法門修煉而成。
  這部刀法蘊含著血魄、蒼穹兩種大道奧義,傳聞修煉此刀法,必須深入域外血洞內斬殺血魄之靈,抽取十萬之數的血魄之力來祭煉,極其困難,但修煉有成之后,卻比一般的頂級道品武學還要厲害。
  單純論威力,甚至可以媲美完美級別的道品武學!
  蘇禪這一刀斬殺下來,刀勢虛無縹緲,但卻凌厲絕倫,令得日月無光,群星暗淡,一切光華全部都集在血色刀身上。
  轟隆隆!
  那血色刀身,竟響徹起一陣血海滔天、虛空震蕩的巨響,竟然有了幾分無可抵御的磅礴之勢。
  刀光臨頭,陳汐的臉色仍舊沒絲毫變化,手劍箓清吟陣陣,符翻滾,鎮壓劍身內的五尊神箓全力運轉,五行循環,大放盛光,以簡簡單單的一招“震劍道”橫削而出。
  “鐺!”“鐺!”“鐺!”
  一瞬間,兩人刀劍相撞近百次,劍意崩空,刀光迸射,劇烈的交鳴之音轟隆隆響徹,驚天動地。那觀戰一些實力不濟的修士差點被震得耳朵失聰,氣血一陣翻騰,難受得差點吐出血來。
  “好厲害的劍勢!”一交手,蘇禪就感覺到了陳汐的可拍,自己的刀道摧枯拉朽,凌厲絕倫,但是陳汐卻一次次將自己的攻勢化解,那每一次的碰撞,都產生了驚人的雷霆震蕩力道!
  蘇禪感覺自己的手都在隱隱發麻,這令他心極為憤怒,一聲長嘯,刀勢頓時一變,“萬藏劍八大劍勢的確厲害,但是想要勝過我卻是癡人說夢,血穹戮虛刀,給我開!”
  唰!
  血色狹長的刀鋒凌空而起,道意轟鳴,刀氣更是散發出了千百道長吟,氣息愈發強大,大有一刀在手,仙佛皆屠的氣勢。
  一瞬間,血色刀光再次將陳汐籠罩。
  陳汐越來越沉穩,越來越冷靜,整個人好像古井不波,皓月當空,手劍箓連番劈斬而出,施展出萬藏劍八大劍勢,劍刃掠空,和刀光頻頻碰撞一起,不落半點下風。
  并且隨著戰斗節奏徐徐展開,他不再只是抵擋,而是一點點展開了反擊,這種反擊極其隱秘,但卻在時時刻刻遞增,或許積攢到一定程度,就能扭轉乾坤!
  ……
  擂臺外,甄流晴、梵云嵐、雅晴等女,還有聞玄真人、沐飛、端木澤他們都是緊張起來。
  這一戰,稱得上驚心動魄,其他人可以看得如癡如醉,震驚贊嘆,但他們卻不同,由于牽掛陳汐,誰都無法保持一個旁觀者的冷靜。
  戰皇皇甫太武也微微有些緊張。
  陳汐和蘇禪二人一交手,就招招狠辣兇險,每一擊都似乎要將對方置于萬劫不復之地,完全不給對方留下任何活路。
  “殺了他,殺了他……”皇甫太武眼眸開闔,目光寒光畢現,流露出無窮殺意,心無不期待著蘇禪將陳汐斬殺于刀下。
  “血色映空,戮虛滅寂一刀斬!”擂臺上的蘇禪似察覺到陳汐的圖謀,當即刀光再次一變。
  嗡!
  所有的血色、所有的刀意,全部都凝聚在刀尖一點,這刀尖一點血色之光,仿似將四周虛空所有的氣流、光芒吸納吞噬掉,催動之間,以刀身為心的虛空,轟然朝四周粉碎擴散,化作一片片碎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