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404 激烈對撞

終于碼出來了,汗。這一章為本書第一位盟主“四周”兄弟慶賀!另外,感謝兄弟“我咋辦呢”、“無畏者無知”投出的寶貴月票!
  ————
  蘇禪這一刀,不止威勢可怖,更是引動弒魔斗場內充斥的戰爭之氣,瘋狂匯聚于這一刀之中。
  “殺!”“殺!”“殺!”
  一瞬間,整個天地仿佛化作一片尸山血海,千軍萬馬踐踏,金戈交鳴,戰鼓陣陣,喊殺之聲隆隆激蕩,慘烈無比。
  這一刀還未斬出,就有如此威勢,連遠處觀戰的一眾地仙老祖都露出驚容。
  “戮虛滅寂一刀斬!這可是戰王縱橫天下的無上絕招,當年曾憑此斬殺數萬外來修士,尸體成河,流血漂櫓!”
  “此子的確厲害,這一擊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那弒魔斗場本就是陛下采集遠古戰場的戰爭之氣煉制而出,此招一出,殺意十足,戰爭之氣匯聚,威力起碼要暴漲兩成!”
  “看來戰王在此子身上耗費不少心血啊,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戰力,未來成就不可限量。這一擊之后,陳汐只怕要輸了。”
  地仙老祖們眼光何等高。
  當看到蘇禪這一刀所蘊含的威力,瞬間就推斷出,陳汐即便施展出第六重境界的萬藏劍,只怕也無法接住這一擊。
  而另一側,戰王皇甫太武卻是面露一絲笑容,感覺當年的確是沒有白白收養蘇禪,此子此時展露無上鋒芒,他臉上也是大有光彩。
  尤為值得高興的是,陳汐就將飲恨當場,不是嗎?
  雅晴等人見到這一幕,更是心都懸到嗓子眼了,眼睛死死盯著弒魔斗場,緊張得幾乎忘了呼吸。
  “現在,你認為可以戰勝我嗎?”手中道意轟鳴,凝而不發,蘇禪氣勢節節攀升,仿佛永無止境,他森然暴喝道,“現在給我跪下!留你一個全尸,否則這一擊定將你滅殺得尸骨無存!
  囂張!得意!
  這一刻的蘇禪,志得意滿,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仿佛將這些年積攢在心中的刻骨仇怨悉數發泄出來。
  陳汐抬起眼皮,瞳孔中有驚人的鋒芒迸發,一字一頓道:“我再問一句,你確定這就是你的遺言?”
  隨著最后一個字落下,陳汐周邊空氣轟鳴震蕩,空氣齏粉,如同一把絕世神兵將要出鞘,斬戮天下!
  下一刻,一股極度可怕的劍意從劍箓中轟涌而出,把虛空洞穿碾碎,整個擂臺光幕都似乎哀鳴顫抖,蘊含歸藏劍第七重境的劍勢,震撼登場!
  頓時,整個錦繡城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到,旋即,噪雜的聲音轟然而起。
  “不是第六重境界,而是第七重境的歸藏劍勢!”
  “只差一步就能八劍合一,達到圓滿境界了?”
  “六重境和七重境雖然只相差一成,但七重境的萬藏劍勢已經邁入了巔峰行列,威勢比之六重境,簡直是天壤之別,就好像上品法寶和下品法寶的區別一樣。”
  “太夸張了,太不可思議,陳汐的劍道竟然已經達到這種地步,絕對是數千年來最驚艷的劍道天才!”
  一眾地仙老祖也都沒想到會發生如此變故,臉色都出現一絲呆滯。
  就連一直沉默得幾乎讓人們忽略的武淵候羅戰,此刻也不由睜開眼皮,目光中爆綻出一團冷芒。
  他終于想起來,在錦繡大殿飲酒論道時,楚皇陛下臉上露出的一絲驚容,以及當時所說的話:‘錦繡山河圖中,一個小家伙修煉時鬧出的動靜有點大……’說的應該正是此子!
  也只有第七重境的萬藏劍,才會令陛下如此動容,原因很簡單,陛下年輕的時候,也曾鉆研萬藏劍十數載,但卻一直滯留第六重境界,至今都遺憾不已。
  武淵候忍不住用余光瞥了一眼九天之上,瞬間就發現不知何時,陛下已經睜開眼眸,對遠處的戰斗流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
  “深藏不露!”卿秀衣、趙清河、皇甫長天等一眾頂尖強者心中不約而同浮出同一個想法。
  陳汐,這一屆群星大會最耀眼的一匹黑馬,一路過關斬將,連戰連勝,到目前為止,一切都沒有失敗,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實力隨著對手實力的提升而提升,底牌隱藏頗深,仿似永遠沒有極限一般,的確稱得上是深藏不露。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弒魔斗場內轟涌而起,蘇禪的戮虛滅寂刀和陳汐第七重的萬藏劍勢相撞,所爆發出的毀滅力量就像兩座火山噴發,盛光綻放,道音滾滾,若非是發生在弒魔斗場內,單單是這一擊所逸散的波動,都足以滅絕千里山河了。
  看到這一幕,錦繡城內所有人又是一陣目瞪口呆,心旌搖曳,久久不能自已。
  “你……竟然擋住了?!”
  許久之后,煙塵彌散的擂臺上,傳出蘇禪驚怒之極的暴喝,他此時衣衫破碎,有些狼狽,臉色略微發白,但似乎并沒受到多少傷害。
  而在他對面,陳汐右手執劍,青衫也破碎不堪,身姿卻是如以往般峻拔,神色之間更是毫無波動,一片漠然平靜。
  “不可能!我的血穹戮虛刀已達到大成地步,血魄和蒼穹道意融合,滅殺了不知多少萬條血魄之靈,我就不信你還能擋住所有攻擊!再接我一招!”蘇禪眼睛泛紅,暴喝一聲,再次朝陳汐廝殺而至。
  還有一句話蘇禪沒說,那就是,戮虛滅寂一刀斬這一擊,已經是他掌握的最強的一招,連這一招都奈何不得陳汐,頓時令他心中方寸大亂。
  信心的崩潰,總是從不經意的一點一滴中造成的。
  此刻的蘇禪,完全陷入了瘋狂之中,面對自己最強一擊都殺不死的陳汐,面對這個令自己恨了多年的仇敵,他再冷靜此刻也頭腦發熱了。
  “這蘇禪輸定了。”武淵候重新閉上了眼眸。
  “看來這一擊對此子的打擊很大啊,可惜,心志一旦出現一絲紕漏,都注定在這緊張無比的戰斗中被對手所利用。”其他一眾地仙老祖也是暗暗惋惜不已。
  “嗯?我還沒全力以赴拼殺呢,這家伙卻失了分寸……送上門的機會,不抓住就太可惜!”陳汐眉頭一皺,旋即舒展而開,眼眸中流露出一抹鋒利殺意,當即全力爆發。
  唰!
  一道絢爛奪目的劍光瞬間劃破長空,劍身蘊含風、雷、地、火等七種道之奧義,透過由殺戮之鐮鑄就的劍身勃發而出,符文翻滾,道音和殺戮之聲齊齊轟鳴!
  砰!
  一聲巨響,撕咬耳膜,蘇禪手中血色長刀直接被一劍震飛,手腕咔嚓一聲骨折碎裂,迸濺出了鮮血。而他整個人更是被震得倒飛出去,臉色蒼白,五官痛苦的扭曲成一團。
  “颼!”陳汐瞬間沖到了蘇禪身邊。
  蘇禪大驚,煞白扭曲的臉色涌出一抹驚恐,他明白自己操之過急,方寸大亂,可惜如今都晚了,陳汐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
  “我認輸!”蘇禪驚恐的同時,高聲嘶喊,他鼓足體內僅剩的所有力量,努力在面前凝聚出一道防御之力。
  唰!
  陳汐的劍箓剛剛一抬,蘇禪的聲音已經響起,他只得立即停手,這是比試的規矩,一方認輸,不得再廝殺,誰敢違逆,當今楚皇會直接出手將其擊殺!
  不過陳汐卻并沒有打算就此放過蘇禪,甚至早在開戰之前,他就想到了如何應對這種局面,就在蘇禪聲音還沒有落下之際,陳汐的識海中一陣轟鳴,倏然劈出一抹無形的神識攻擊,狠狠轟擊對方。
  “我……啊!”蘇禪心中暗松一口氣,正準備說什么,嘴中卻猛地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呼,抱著頭顱凄厲咆哮:“我的神魂碎了!好痛!陳汐……你好狠!”
  下一刻,他的聲音戛然而止,神魂碎裂令他整個人徹底暈厥過去。
  “我可沒有殺你,只是控制不住神識而已……”陳汐搖了搖頭,看也沒看地上的蘇禪,轉身離開了弒魔斗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