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405 躋身前五

感謝兄弟流星升騰、青東、神之天地魔、用戶09768750、IceMan、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以及兄弟myju、青東的打賞捧場支持!
  ————
  觀戰修士都呆住了!
  這一場兇險慘烈的戰斗,竟然以陳汐取勝落下帷幕。
  畢竟前面蘇禪表現的是那么強勢和不可阻擋,給人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可如此強勢的蘇禪都敗在了陳汐手中,帶來的沖擊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
  “陳汐這匹黑馬可真夠黑的,連蘇禪也被干掉了,成功躋身前五!”
  “唉,蘇禪的道心修為還是差了一籌,若非如此,或許能堅持更長時間。”
  “諸位看出沒有,蘇禪的神魂好像遭到嚴重創傷,該不會就此之后,在修行道途上一蹶不振了吧?”
  陳汐和蘇禪這一戰剛結束,整個錦繡城上空都一片嘩然,有震驚、有惋惜……就連一眾地仙老祖都嘖嘖稱奇,愈發感覺陳汐此子非同凡響,深藏不露。
  “贏了!陳汐大哥贏了!”沐文飛激動得臉頰通紅,嗷嗷大叫,方才在宣泄剛才的緊張和壓抑。
  雅晴眾女也都如釋重負,望向陳汐的目光熠熠生輝。
  半空中,卿秀衣、趙清河、皇甫長天等人也都暗暗吃驚,在心中已經把陳汐列為一個必須重視的對手。
  “呼!”
  陳汐回到甄流晴身邊,這才暗暗吐了一口濁氣,臉色有點蒼白,剛才為了將蘇禪的神魂重創,他幾乎將神識之力全部轟擊而出,現在識海中空蕩蕩的,異常難受。
  慶幸的是,距離下一輪對決還有極為充裕的時間,抓緊時間恢復,完全可以恢復如初。
  “幫我護法,我需要靜修一段時間。”陳汐輕聲朝甄流晴說道。
  “放心,有我在,沒人打擾得了你。”甄流晴點了點頭,認真答道。
  陳汐笑了笑,正待盤膝修煉。
  忽然——
  “孽障!好毒辣的手段!”戰王皇甫太武立在弒魔斗場,雙手抱著陷入昏厥的蘇禪,怒喝出聲,聲音如驚雷,炸響天地,其中蘊含的滔天怒意,聾子都聽得出來。
  一瞬間,錦繡城內的嘩然消失無蹤,鴉雀無聲,氣氛也變得壓抑起來,所有目光都投向暴怒中的戰王,心驚不已。
  “神魂碎裂,和廢除禪兒的修為有何區別?陳汐!方才戰斗分明已經結束,你卻仍舊以神識攻擊之術偷襲蘇禪,公然違逆比賽規則,其心可誅!其人當滅!”
  皇甫太武眼眸開闔,電閃雷鳴,沉聲大喝道,他身材偉岸,昂藏高大,此刻暴怒之下,渾身涌散出可怕之極的氣息,激蕩天地,遠遠一望,他整個人如同一輪刺目太陽,帶給人以無盡威壓。
  而陳汐更是呼吸一窒,渾身僵硬,皇甫太武可怕之極的殺機、意念已徹底籠罩他,那種感覺,整個就像浸泡在海底深處,隨時有可能溺亡掉!
  不過他神色卻已經平靜,毫無畏懼地迎上皇甫太武的目光,他知道只要當今楚皇在,自己就不會有任何危險,哪怕皇甫太武再憤怒,也只能接受這個結果。
  “神魂碎裂!怪不得戰王如此憤怒,如此一來,蘇禪整個人只怕就廢掉了。”
  “哎,又一個絕世天才將要隕落,的確讓人遺憾。”
  “神魂乃感悟天道之根基,重創之后,哪怕修復過來,只怕對日后修煉大有影響,戰王如此憤怒,只怕不會善罷甘休了。”
  這時候,所有人都明白過來,原來是陳汐將蘇禪神魂重創,才令得戰王如此憤怒。
  “陛下,您剛才也看到了一切,請允許我誅殺此子,還禪兒一個公道!”皇甫太武沉聲請命。
  眾人心中又是一驚,不會吧,既然是對決,難免出現傷亡,蘇禪又沒有死,為何要滅殺掉陳汐?
  更何況,若是違逆了比賽規則,陛下只怕早已出手制止,戰王此舉,似乎是有失偏頗了……
  只有皇甫經天等人一個個面露冷笑,心中迫不及待戰王能出手滅了陳汐,好為自己等人出一口惡氣。
  “退下!”九天之上,楚皇沉默片刻,嘴中只輕輕吐出兩個字。
  聲音不大,但卻像蘊含著一股無形力量,將戰王所釋放的可怕威壓一掃而空,陳汐頓時感覺渾然一陣輕松,他知道自己賭對了。
  “陛下……”皇甫太武心有不甘道。
  “你要違逆朕的意志?”楚皇霍然睜開眼眸,淡然說道。
  皇甫太武悚然一驚,就像被人澆了一盆冷水,胸腹間的憤怒一掃而空,再不敢多說什么,冰冷掃了陳汐一眼,憤然離開當場,竟然連接下來的比賽都不看了。
  這個小插曲很快過去。
  陳汐徹底放心,當即也不再理會接下來的比賽,全身心修煉恢復。
  ……
  第四場,皇甫長天對凌魚!
  凌魚是隱世不出的老怪物調教出來的弟子,在參加群星大會之前,罕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實力之強悍,卻是有目共睹的,如今更是被絕大多數人所熟知。
  并且他修煉的是幾乎失傳的一種道品武學——玄武御甲術,防御絕倫,胖乎乎的身體就像一座撼不可摧的山岳,是一個極為擅長防守的可怕敵人。
  而皇甫長天霸道凜然,招式大開大合,勇猛剛烈,拳拳到肉,論攻擊之狂猛在眾人之中當屬第一。
  兩者一個擅長防御,一個擅長進攻,廝殺起來也是慘烈至極,難解難分,完全沒人能預判出兩人對決的結果。
  最終,竟然是皇甫長天敗了!
  見到這一幕時,睿王皇甫經天眼睛死死睜大,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長子,竟然會敗在一個小胖子手中。
  太出乎意料了!
  別說是皇甫經天,就連其他老怪物也都暗暗咂舌,凌魚這小胖子看起來嘻嘻哈哈的,實力卻剽悍得令人發指,也不是是哪位隱世不出的老怪物調教出來的。
  沒有晉級前五,令皇甫長天極為不甘心,但最為令他憤怒的是,他并非敗在了武學上,而是被這死胖子用防御之術硬生生將他的真元消耗殆盡,被迫認輸的!
  “可惡啊!這混蛋簡直就是一個打不動的烏龜殼,根本就不還手,卑鄙之極!”皇甫長天低頭站在父親背后,又是羞愧,又氣得咬牙切齒,郁悶惱火之極。
  ……
  第五場,趙清河對陣于軒塵。
  這也是最后一場戰斗,結束之后,群星大會的前五名就誕生了。
  于軒塵和凌魚一樣,是一位隱世不出的老怪物門下弟子,性情沉穩之極,毫無年輕人應有的朝氣,但正因如此,卻愈發令人捉摸不透。
  他所使用的武學,同樣是劍法,不過卻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劍陣,由七十二柄飛劍組成,暗含周天星斗之數,其中蘊含殺陣、縛陣、迷陣、防御之陣……變化多端,嚴絲合縫,玄奧之極。
  若是陳汐見到這部劍陣,必然會發現,于軒塵的劍法中,同樣蘊含著星辰大道、符之大道,并且造詣極為深厚,厲害無比。
  并且于軒塵的戰斗,給人以強烈的嚴謹之感,就像在推演符陣,無論是攻擊還是防御,都精準到了一種可怕程度。
  而趙清河身為天璇閣弟子,神魔煉體者,實力毋庸置疑的強悍,兩人這一戰廝殺得也是格外慘烈。
  最終于軒塵因為過于嚴謹精準,缺少一絲靈動和變化,被趙清河以巨力破除掉劍陣,逼臨身前展開近戰,不得不認輸。
  要知道在近戰當中,煉體者足以稱雄!
  此戰,趙清河獲勝。
  自此,群星大會的前五名人選終于出爐。
  分別是卿秀衣、甄流晴、陳汐、凌魚、趙清河。
  其中,陳汐是這一屆最耀眼的一匹黑馬,鋒芒展露,頭角崢嶸。凌魚是隱世不出的老怪物弟子,同樣震撼全場,引來多方關注。
  而卿秀衣、甄流晴、趙清河三人,則早已是名滿天下的年輕一代頂尖強者,取得如此成就,也在眾人意料之中。
  不過也有眾人難以預料的意外發生,例如皇甫清影的退場、蘇禪的慘敗、皇甫長天憋屈無比的認輸方式……等等。
  這些人原本都是極有希望沖擊前五,甚至是前三的存在,如今卻一個個黯然離開,令在場眾人惋惜之余,也不由為打敗他們之人的實力所震撼。
  要知道達到他們這種層次,除非實力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彼此之間的差距極其之少,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但他們還是失敗了,這也證明一個觀點,哪怕是在同等境界中處在頂尖行列之人,他們彼此之間也都是有強有弱,不能一概而論。
  ……
  錦繡城內熱鬧無比,都在興奮討論之前的一場場對決,在半空中的氣氛卻有些凝固。
  因為前五名已經選拔出,下一步,就將展開前三名的角逐!
  “前三名么……”卿秀衣那籠罩在朦朧煙雨中的眼眸中,泛起一抹亮澤。
  “必須全力以赴!”趙清河抿嘴不言,心中卻斗志如燃。
  甄流晴、凌魚三人也都陷入沉默當中。
  只有陳汐沉浸在修煉當中,努力恢復識海的神識之力,渾然不覺周圍氣氛已經漸漸變得緊張凝固起來。
  這時候,文成候雙手捧著一方玉盒,飄然而至,眼眸一掃陳汐等五人,清聲說道:“下一輪比賽即將開始,爾等五人過來抽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