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406 氣運無雙

感謝兄弟“思思是我的”、“醉青天”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按照往屆群星大會的規矩,在選拔出前五名人選之后,就會進行一輪抽簽,以此來決定接下來的對決人選。
  文成候雙手所捧的玉盒中,放著五塊令牌,四白一黑。
  四塊白色令牌上,分別寫著甲乙丙丁,抽簽之后,甲字令牌的持有者對陣丁字令持有者,乙字令對陣丙字令。
  兩兩對決,選拔出前三名的兩個名額。
  而抽中那一塊黑色令牌的,則直接晉級前三名!
  之所以如此安排,考驗的就是個人的“氣運”。
  身為修士,對氣運最是看重,小到個人氣運,大到一國之氣運,看似虛無縹緲不可揣度,但在所有修士眼,這種氣運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哪怕無法窺伺其玄妙,也不得不去認真對待。
  這一輪抽簽安排對決人選的做法,就暗暗契合了“氣運”只說。
  抽簽即將開始,無論是錦繡城內的眾多修士,還是一眾地仙老祖,都紛紛揣測起這次抽簽的結果。
  “這五人能夠殺出重圍,躋身前五名,除了自身實力之外,他們本身也肯定都是擁有大氣運之輩,著實很難猜出誰能獲得那一塊黑色令牌啊。”
  “我看好卿秀衣,她乃是天仙轉世之身,道骨純凈,資質、氣運皆都凌駕眾人之上,那塊黑色令牌十之**會被她獲得。”
  “我覺得趙清河不錯,此出身天璇閣,在無盡歲月,那可是誕生過諸多天仙的洞天福地,得天獨厚,若論氣運,趙清河應該更強一些。”
  “我倒是覺得,甄流晴才是最具氣運的女,她出身精通占卜、堪輿、星相之術的水煙閣,對天機的把握有著無與倫比的優勢,而諸位想必也知道,當今皇室每次進行祭祀,可都是由水煙閣之人進行主持的,論及氣運之勝,甄流晴當為第一!”
  “其實,那個凌魚也不錯,胖乎乎的,模樣長得都很有福氣……”
  一眾地仙老祖都各抒己見,紛紛發表自己的看法,卻甚少有人提及陳汐,北衡看不過去,不由干咳道:“舉賢不避親,我倒是覺得我那義弟不錯,他……”
  “扯淡!老夫怎么聽說,他當年可是南疆一個赫赫有名的掃把星?”不等北衡說話,皇甫經天便即打斷道,聲音透著一絲不屑嘲諷。
  北衡神色一滯,冷哼一聲,不再多說。再爭論下去,只怕把陳汐當年極為心酸的舊事都翻出來了,這跟當眾羞辱陳汐沒什么區別,不爭也罷。
  他不爭,皇甫經天卻沒打算就此放過,哈哈一笑,便朝周圍地仙老祖說起陳汐的過往,例如“面癱陳”、“掃把星”這兩個綽號是如何來的。再例如陳氏一族覆滅、婚書被撕毀、父母下落不明……等等。
  聽得其他人的臉色都漸漸變得古怪起來,望向陳汐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怪異,心都暗暗嘀咕,這小家伙當年還真夠倒霉的。
  “哼,能夠從百般磨難走到今天這一步,陳汐此又有什么值得諸位譏諷的?換做是諸位,又能否從這種種逆境走出,直至取得像今日這般成就?”一直閉目沉默的武淵候突然冷哼一聲,淡淡說道。
  聞言,眾多地仙老祖頓時一呆,陷入沉默,是啊,換做自己是陳汐,在如此窘迫的環境,又能在道途達到何種成就?
  只有皇甫經天臉色一沉,嘿然不語,懶得跟武淵候爭執,他倒是要看看,陳汐這掃把星能抽什么簽。
  然而——
  令眾人期盼好奇的抽簽,卻出現了一絲變故。
  陳汐一直在潛心修煉,還未蘇醒過來,若是此時打擾他,說不定會發生什么意外,所以暫時還無法抽簽。
  “罷了,爾等四人先抽取,最后一塊剩給他就是了。”成候眉頭一皺,便即想出一個方法,淡淡吩咐道。
  眾人聞言,皆都有些同情陳汐了,若按照這種方式,陳汐能夠獲得那塊黑色令牌的幾率,無疑已經降到了最低。
  “本王早就說了,這小就是一掃把星,倒霉透頂了。”皇甫經天見此,不由搖了搖頭,唇邊浮起一抹略帶嘲諷的冷笑。
  “你們四人誰先抽取?”成候問道。
  “我來。”話音未落,卿秀衣便已來到成候身前,探手朝玉盒抓去。
  這方玉盒長三尺,表面霞光流轉,符密布,形成一道光幕,能夠隔絕所有神識探知,所以不虞出現作弊的可能。
  很快,卿秀衣便抓出一枚令牌,但卻是白色的,上邊篆刻著一個“甲”字。見此,眾人都忍不住一陣惋惜。但卿秀衣卻似是毫不在意這些,收起令牌,便安靜立在一側,神情波瀾不驚。
  趙清河、凌魚、甄流晴三人互望了一眼,便即分開。
  卿秀衣抽了一枚甲字令,那么就注定他們三人和陳汐四人,有一個要跟卿秀衣一戰,角逐出一個前三的名額,失敗者只能退居第四或者第五。
  “接下來我來。”趙清河深吸一口氣,踏步上前,手一探進玉盒便即拿出,整個過程不超過一瞬間,似乎是聽天由命了。
  結果卻再次令在場所有人失望,趙清河抽的依舊是一塊白色令牌,不過他已經很滿足,這塊令牌上刻著一個“丙”字,對手并不是卿秀衣。
  第三個抽取的是甄流晴,在眾人看來,她可謂是最倒霉的,抽到了丁字令牌,至此就注定了她的對手,必然是卿秀衣無疑。
  直至此時,還剩下兩枚令牌,一枚乙字令,抽的話,對手就是趙清河,另一枚是黑色令牌,抽之后直接晉級。
  這兩個令牌無論哪一個,似乎都比較不錯,不用和卿秀衣對戰,甚至還可以直接晉級,并且抽的幾率也是五五之分,明顯很劃得來。
  最為關鍵的是,陳汐此時還在修煉當,那么凌魚只需抽出其一枚令牌,就足以確定接下來的對決人選和直接晉級的人選。
  凌魚,頓時成了在場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我就說嘛,這小胖長得一臉福相,就屬他的氣運最好。”
  “的確,接下來有一半的幾率抽黑色令牌,這份運氣可都掌握在他手,陳汐卻只能接受最終的結果了。”
  “不過話說回來,萬一凌魚沒抽黑色令牌,那么陳汐可就成最大的贏家了。”
  這時候,就連一眾地仙老祖也都轉過目光,想要一看最終的結果。
  這種抽簽的方式看似跟抓鬮一樣,但在身為修士的他們來看,其卻牽扯到氣運的高低,由不得他們不矚目。
  “真是麻煩,不就是抽簽嗎,何必搞得如此緊張?我倒是羨慕陳汐那家伙,坐著不用動,就搞定了一切。”
  凌魚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十分不情愿地挪動龐大如球的身軀,慢吞吞來到成候面前,探手朝玉盒內摸去。
  這一剎那,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那模樣似乎比凌魚更要緊張。
  萬眾矚目之下,凌魚那胖乎乎的手掌從玉盒探出,掌間多出一枚令牌,當看清顏色,所有人神色都變得愕然。
  竟然是白色的乙字令!
  換句話說,現如今留在玉盒的最后一枚令牌,才是代表直接晉級的黑色令牌,而它……也將屬于陳汐!
  眾人心頓時升起一股荒謬的感覺,陳汐這家伙坐那里都沒動,甚至連抽簽什么時候開始,什么時候結束都不知道,就直接晉級前三名了?
  太不可思了!
  眾人都忍不住望向了半空靜坐修煉的陳汐,又是艷羨,又是震驚。
  ————
  ps:這個月15號之前,因為辭職、搬家、換城市的原因,極少有碼字的時間,我只能努力保持兩更,希望大家多擔待。待一切穩定,繼續恢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