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407 化身裁決

第一更!感謝兄弟“Easynew”、“za6373”、“不朽的降臨”、“震北一”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感謝兄弟“watchqwq”366打賞捧場支持!
  ————
  五個人抽簽,陳汐什么都沒做,就獲得了一塊直接晉級的黑色令牌,令在場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鏡,不敢置信。
  “氣運之妙,果然是不可揣度,這五人當中,誰能想到陳汐是氣運最盛之人?”一名地仙老祖發出一聲感慨。
  其他地仙老祖紛紛點頭,深以為然。
  皇甫經天的一張老臉卻拉了下來,剛才他還四處宣揚陳汐掃把星的名聲呢,結果陳汐連參與抽簽都沒有,就獲得了黑色令牌,這就跟當眾打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般,火辣辣的難受。
  這時候,陳汐也從修煉恢復過來,渾身精神一振,旋即他就猛地發現,所有人都用一種艷羨的目光在盯著自己,不由一怔,發生了何事?
  他一頭霧水,問了問身邊的甄流晴,當得知結果之后,他也不禁啼笑皆非,自己竟然直接晉級前三了?
  “你的運氣可真好啊。”甄流晴笑吟吟感慨了一句。
  陳汐苦笑不已,他隱約感覺,這應該跟白魁有著不少關系,小家伙可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瑞獸,能夠匯聚天地之氣運,或許自己就是沾了白魁的光,才意外獲得了這塊黑色令牌。
  “第五輪對決,也是最關鍵的一輪。這一輪對決之后,將角逐出前三名的人選,此三人皆可以進入皇室秘藏,任意選取一部武學或者神通。希爾爾等戒驕戒躁,莫要懈怠。”天之上,楚皇的聲音忽然響起。
  唰!
  全場的喧嘩頓時消失無蹤,目光都投向楚皇身上,洗耳恭聽。
  “如今抽簽已經結束,事不宜遲,現在就開始比賽吧。”聲音雄渾,響徹天地,楚皇揮了揮手,涌現無盡金色霞光,籠罩陳汐等五人身上,一瞬間就將他們消耗的體力、真元、巫力全部恢復過來。
  “第一場,卿秀衣對陣甄流晴!”
  “第二場,趙清河對陣凌魚!”
  “最后的陳汐,直接晉級前三,本輪對決結束之后,直接進入進行第一、第二、第三名的角逐!”
  成候收起抽簽玉盒,清聲宣布接下來將要進行對決的名單,“現在,卿秀衣、甄流晴你二人就前往弒魔斗場,開始對決吧!”
  “是。”
  卿秀衣和甄流晴遙遙對視了一眼,便即飄然朝弒魔斗場掠去。
  “一個天仙轉世之身,一個東海水煙閣弟,也不知她們二人的對決,究竟孰強孰弱,最終誰又會止步前三名之外?”
  “我覺得卿秀衣的勝算比較大,她那光明道意可是厲害之極,再加上前世天仙的經驗輔助,明顯要略勝甄流晴一籌。”
  “是啊,卿秀衣的確很可怕!”
  望著兩女進入弒魔斗場,包括那些地仙老祖在內的所有修士,都屏息凝神,眼眸一眨不眨地投望了過去,唯恐錯過任何細節。
  “看來所有人都不看好甄姑娘啊……不過她一貫都是神秘低調的風格,不被其他人看好也正常。”
  陳汐心也是暗暗思忖,和其他人不一樣,他感覺甄流晴無論在哪一方面,都毫不遜色于卿秀衣,這是一種直覺。
  ……
  弒魔斗場內。
  卿秀衣、甄流晴遙遙對峙。
  “你是一個值得我重視的對手,所以接下來的戰斗,我會全力以赴。”卿秀衣孑然而立,絕美容顏在朦朧煙雨若隱若現,淡然開口。
  這是她參加群星大會以來,第一次在對決前開口說話,由此就知道她對甄流晴的重視程度了。
  “彼此彼此。”甄流晴笑了笑,言簡意賅。
  和卿秀衣那飄然如仙的氣質不同,甄流晴整個人都顯得素凈清稚,有一種令人心生親切的恬靜自然之美,論及氣質,也是和卿秀衣不分上下,各擅勝場。
  轟!
  卿秀衣不再多說,素手一招,無盡璀璨光芒轟然彌散,籠罩弒魔斗場,神圣浩蕩,無所不在,她衣袂飄舞,行走在光明,渾身都流溢著神圣不可侵犯的氣息。
  “光明如刀,化為樊籠!”卿秀衣身游虛空,無盡光明之力凝聚為無數刺眼刀刃,排空而起,鋪天蓋地朝甄流晴爆射而去。
  嗤!嗤!
  這些蘊含著光芒道意的無形刀刃,仿佛蘊含著時間最可拍的焚化之力,所過之處,虛空都仿佛化作烘爐,燃燒起洶洶的光明之火。
  “厲害,光明如刀,化為樊籠,既可困敵,又能殺敵,只怕這時候的卿秀衣,才開始真正動用了殺招!”陳汐眼眸一凝,清晰感覺到卿秀衣這一招的可怕之處。
  不止是陳汐,在場其他修士也都紛紛感受到,卿秀衣變了,變得和之前任何一場對決都不一樣,變得更加強大,抬手之間所散發出的威力,簡直令一些涅槃境大修士都感到心驚,實在難以想象得到,她才僅僅只是金丹境修為……
  轟隆!
  就在卿秀衣展開攻勢的時候,甄流晴也幾乎同時出手,她身影掠空,青絲飛舞,素凈妍麗的臉頰上,竟罕見地泛起一抹肅殺威嚴之色,一對眸毫無感情,沉寂如深淵,漆黑漠然得令人心悸。
  “渾濁世間,人心善惡,天地之罪,滅寂于黑暗,眾生之罪,受誅于裁決!”
  在那平靜漠然毫無感情的輕靈聲音,突然之間,無盡黑色從甄流晴身上涌現,就像夜幕侵襲,覆蓋天地。
  那種黑色,無聲無息,深沉幽邃,泛著令人心悸的壓抑力量,那是一種極致的黑暗,一種令眾生都畏懼、顫抖、宛如末日降臨般的黑暗。
  轟隆隆!
  這種充滿死亡滅寂味道的黑暗之力一出,幾乎將弒魔斗場的光明之力崩壞一半,而甄流晴更像是從暗黑走出的女王,欲要裁決天下!
  這幅畫面極為驚心動魄,卿秀衣宛如化身光明,神圣、高貴、讓人恨不得虔誠祈禱,不敢褻瀆侵犯。而甄流晴則像從黑暗而生,肅殺、威嚴、漠然無感情,給人帶來的是心靈最深處的驚悸和壓抑。
  兩女一個光明如晝,一個黑暗如夜,此刻對決于弒魔斗場,那等奇異浩大的情景,簡直令在場所有人都心生驚駭,忘了呼吸。
  “黑暗道意——裁決!”武淵候霍然睜開眼睛,輕輕吐出幾個字,聲音竟然罕見地投出一絲顫抖。
  “黑暗之力?怪不得水煙閣那老家伙將此女起名‘流晴’,只怕也是希望此女日后少生殺孽,當留情時須留情吧……”成候若有所思。
  “的確是黑暗道意!這可同樣是一種罕見的大道奧義,并且和卿秀衣所掌控的光明道意宛如雙生一般,威力不分伯仲!”
  “光明,黑暗,兩種罕見無比的大道奧義,竟然同時出現,這一屆的群星大會的確是盛況空前,曠古絕倫!”
  一眾地仙老祖也都驚嘆連連,感覺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奇跡,是巧合?還是天意?竟然讓兩種雙生一般的罕見大道奧義同時出現。
  “原來她……竟然如此厲害!”陳汐暗暗咂舌,此刻的甄流晴,和他之前所見到的都不一樣,肅殺、平靜、淡漠、猶如一位黑暗的女皇,再沒了尋常的平易近人和素凈淡雅,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感。
  當然,這僅僅只是道意武學所展露出的威勢,并不代表甄流晴就是這副性格,哪怕她就是一位無情的黑暗裁決者,陳汐也感覺沒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梵云嵐還掌控諸多魔門道意呢。
  “怪不得你讓我感到一種強烈的威脅,原來掌握了黑暗道意,如此也好,就讓我看看,是你的黑暗道意厲害,還是我的光明道意更勝一籌。”
  見到甄流晴的黑暗道意,卿秀衣清眸一凝,旋即爆綻出一抹異彩,斗志不減反增,再次展開攻勢。
  “奉陪到底。”甄流晴淡然回答,手卻毫不怠慢,素手翻飛,無窮黑暗之力化作種種異象,破空而去。
  轟隆隆!
  兩女展開了激烈的對決,光明和黑暗之力沖撞,爆發出可怕之極的毀滅力量,那一刻,讓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天都像要塌陷、粉碎、湮滅一般。
  幸好是發生在弒魔斗場,否則后果實在不堪想象。
  “光明、黑暗,這兩種大道奧義也是處于兩極,如果能將兩者統統掌握,運用到大湮滅拳當,或許威力會更可怖……”陳汐眼眸凝視戰場,陷入沉思當。
  “卿秀衣的光明之力明顯要略勝一籌。”
  “我看甄流晴的黑暗道意更具戰斗力才對。”
  正當陳汐從汲取經驗,不斷思索時,忽然——
  原本氣勢凌厲肅殺的甄流晴突兀的停頓了下來,竟然直接飛掠出了擂臺!
  幾乎同時,卿秀衣也同時收手,望著甄流晴,明顯有些奇怪她為何不戰而退。
  “原本按照我的性,必然會跟你戰斗到最后的,不過我曾經答應過某人,不去插手你們二人的恩怨。所以……你還是養精蓄銳,好好和他一戰吧。”淡然輕靈的聲音還在半空飄渺,甄流晴的人已經離開弒魔斗場。
  卿秀衣一怔,似是突然想起什么,霍然扭頭,眸光落在了遠處陳汐那峻拔身影上,為了讓他,她竟然連前三的名次的不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