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409 陳汐VS趙清河

第一更!感謝兄弟“我心有霞”、“terryhong”、“老鬼老妖”、“道家青竹”、“吾玩沃”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一個時辰后。
  陳汐、卿秀衣、趙清河相繼從打坐中蘇醒過來,三人自身的氣機、狀態皆都達到了巔峰狀態,看似平靜,但卻像一個火藥桶般,一點就爆!
  最后一輪第一戰,陳汐對陣趙清河。
  “陳汐,小心點。”甄流晴柔聲道。
  陳汐點點頭,身影一縱,朝弒魔斗場內掠去。與此同時,趙清河也展開身影,飛掠而出。兩者的行動都干脆利落,展現出極為強大的自信。
  這一刻,錦繡城內的所有修士,半空中的一眾地仙老祖盡皆望著這兩名年輕人,目光灼灼,期待無比。
  “他們倆誰會贏?”文成候輕聲問道。
  一眾地仙老祖都沉默不言,似是都在權衡兩個年輕人的實力。
  片刻后,武淵候突然緩緩開口道:“兩人實力大致相當,且都煉體修為驚人。相交而言,陳汐兼修煉體、煉氣功法,勝在手段眾多。趙清河專修煉體,勝在專一,這一戰殺到最后,拼的或許就是武學或者是神通的強弱了。”
  聞言,文成候和一眾地仙老祖皆暗暗點頭。
  “只差一步就取得第一了。”梵云嵐美眸專注,心中默默期盼,希望陳汐能奪得魁首,成為整個大楚王朝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陳汐大哥肯定能贏的!”沐文飛握緊拳頭。
  “一定要贏啊……”見到陳汐進入最后一輪對決,雅晴眾女也不由緊張起來。
  “大伯,加油!”小陳瑜坐在母親翡冷翠的懷抱中,揮舞著小拳頭,大聲叫了起來。
  弒魔斗場內,擂臺上。
  陳汐和趙清河遙遙對峙,陳汐身姿峻拔,飄然出塵,趙清河身軀健碩,氣質冷峻,相同的是,兩人此刻的神色都很平靜。
  可是在這平靜背后,是堅定卓絕的信念——打敗對手,應定要贏!
  為了第一名,他們決不會讓自己有任何的紕漏,也決不會手下留情,這一戰,他們會拼盡所有,全力以赴!
  “我們又見面了,當年不經意擦肩而過的路人,如今卻成了阻礙我進軍第一名的障礙,世上的事情果真是奇妙。”趙清河聲音清冷,悠悠說道,“不過在我看來,你既是我的障礙,又是我走向第一的墊腳石,所以你必敗無疑。”
  “修煉至今我一直堅信一件事情,自大自傲的人永遠不會有好下場,你也是。”陳汐淡然說道:“并且這些年的無數場戰斗,也證明我的觀點一直正確,你的出現僅僅只是進一步證明這一切罷了。”
  “自大?”趙清河啞然失笑:“我倒是覺得你比我還要狂,還要自大,廢話少說,有什么手段盡管施展出來,你贏了,就證明你的觀點正確。而如果我贏了,也就證明你終究是我的一塊墊腳石。”
  “拭目以待。”陳汐平靜答道,這種平靜背后卻是決然堅定之極的必勝信念!
  轟!
  趙清河當即身體一晃,化為十九丈高的巨人,旋即巫力狂涌,再次化作了三頭六臂的模樣。
  神通法天象地和三頭六臂!
  陳汐并不感覺奇怪,這兩部輔助神通可謂是煉體流必備的手段,雖然神通三頭六臂頗為罕見,但是以趙清河的身份,輕松就能夠獲得到。
  陳汐也是身影一晃,化為十八丈高巨人,也是三頭六臂!
  單從外相上就能看出,他對“法天象地”的掌控,明顯要差趙清河一籌,不過他除了法天象地、三頭六臂之外,還有一個殺手锏——星空之翼!
  也就是說,在速度上,陳汐極有信心要碾壓趙清河一頭,畢竟星空之翼這部神通乃是傳承自洞府主人,絕對是屬于頂尖罕見水準的大神通。
  “陳汐這家伙竟然改變了戰斗方式?”
  “明明他極為擅長劍道,為何要如此做?難道他還想要憑借煉體修為打敗趙清河?”
  “這家伙瘋了,我就不信他煉體修為比煉氣修為還要厲害。”
  看見陳汐化作十八丈高的巨人,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不解,就連一眾地仙老祖也眉頭一皺,感覺陳汐太過孟浪了一點。
  只有曾經進入過道武之境的修士并不這么覺得,因為當時陳汐就是憑借煉體修為,一舉滅殺了皇甫長天、林墨軒等六個頂尖級天才!
  “日沉月落,斗轉星移,神通——大日月輪!”
  趙清河也目睹了那一戰,自然不會小覷陳汐了,他身影掠空,大喝一聲,身前凝聚出一輪璀璨日輪形狀,日輪中又浮動著一道漆黑彎月。
  刺目的白色日輪,鋒利的黑色月輪,融為一體,遠遠一望,猶如天空之日月,已被趙清河一人掌控!
  “這是大日月輪!天璇閣鎮派大神通,日月交替,陰陽相交,一經施展能夠令萬事萬物崩塌、齏粉!”
  “日輪吞吸,具備控制之威,月輪攻擊,最擅殺伐之利,一吸一攻之間,能夠產生出一股撕扯力場,陷入其中,不被月輪殺死,也將被日輪吞吸掉靈魂!”
  “趙清河此子原來也藏有如此厲害的殺手锏!”一眾地仙老祖震撼道。
  轟!
  一輪出,日月相交,當頭朝陳汐籠罩而下,頓時一股無比可怕的力場產生,身處其中,猶如置身泥沼漩渦當中,不受控制地被撕扯著、吞吸著,仿似要將人的靈魂拖進無盡深淵中鎮殺掉。
  “這部神通果然厲害,融合陰陽兩種大道奧義,兼具吞噬和殺戮為一體,換做其他人只怕根本無法抵抗這一道無形的撕扯力場……”
  陳汐的神識,如洪水風暴,橫掃而出,感受到趙清河這一擊的可怕,他毫不猶豫身影一縱,唰!背后展開一對神圣深邃的巨大雙翼,其中億萬星辰閃爍,玄奧輕靈無比。
  下一刻,他人影已經消失不見。
  快!快!快!不可思議之快!
  陳汐的身影,如他的神識一樣快,不到十分之一瞬間,已脫離那一股撕扯域場的籠罩,而后手掌一翻,星光翻涌之間,無窮力量在他的掌心中凝聚。
  嗡——
  星斗大手印橫空而出,猶如一尊神祗在無窮宙宇外破空而至的手印,散發億萬星辰光輝,拍砸而下。
  大日月輪!
  星斗大手印!
  直接碰撞了起來,一時間周圍虛空寸寸震蕩齏粉,威能大的就像日月相撞、山崩海嘯,令天地色變。
  然而硬碰硬之下,兩人竟然不相上下!
  “相差無幾?”陳汐眼睛一瞇,這一擊雖然他僅僅只動用了星斗大手印七成的威力,但是威力比滅殺皇甫崇明等人時還要大,因為自己如今已不再是煉體金丹后期境,而是煉體金丹圓滿境界。
  “趙清河此子實力果然剽悍的可怕,不可疏忽大意了,接下來的戰斗中,先與之纏斗,摸清其底牌再說……”
  這些念頭在腦海剎那間閃過,陳汐的身影已再次消失原地。
  并且他的戰斗方式也改變,不再硬碰硬,而是憑借星空之翼,展開了速度上的靈活突擊,就像一抹虛無縹緲的影子,不斷的一次次撲向趙清河。
  而趙清河依舊是他的風格,掌控大日月論,大開大合,日輪旋轉吞噬,月輪不斷攻擊,攻勢張弛有度,潑水不進。
  兩人一個如影子般閃現不休,令大日月輪的撕扯力場盡皆無功而返,可陳汐也沒有在趙清河身上留下一道疤痕。
  “這家伙不僅攻擊可怕,防御也如此驚人,如此僵持下去,自己巫力消耗殆盡只怕也奈何不得他……”
  陳汐很明白,和趙清河比拼煉體修為,自己明顯要稍差一籌,畢竟對方出身天璇閣,只怕自幼就開始熬打體魄,修為雄厚無比,并且不久對方還煉化了一尊遠古神魔的精血魂魄,與之比拼巫力,絕對極其不明智。
  “罷了,若真不行,只能兵行險招了……”陳汐心中一狠,做出一個大膽決定。
  與陳汐相比,趙清河心中也是暗暗吃驚,萬萬沒想到陳汐的煉體實力竟然已強大到這種程度,不僅掌握法天象地、三頭六臂這兩種神通,還有一部奇快無比的身法身體為輔助,配合那威力奇大的星辰手印,令他都不得不萬分小心。
  “對方速度太快,大日月輪的撕扯力場也奈何不得對方,如此消耗下去,只怕會被觀戰的卿秀衣窺伺到自己所有的底細,那樣的話,即便贏了陳汐這家伙,在接下來的對決中,也必然會被卿秀衣搶占先機……”
  “看來只有施展另一種攻擊手段了!”
  趙清河眼眸開闔之間,流露出一絲決然狠辣之色。這一刻,他和陳汐一樣,都不打算在糾纏苦耗下去,而是要施展最厲害的手段,畢其功于一役!
  轟!
  趙清河身形突然一頓,周身巫力暴涌而出,映襯得他宛如一尊神魔臨世一般,他手指在虛空中飛快勾勒。
  一瞬間,一個泛著漆黑光澤的“禁”字浮現半空,散發出一種晦澀、冰冷、死寂、欲要禁錮天下的無上氣勢!
  神通——凍結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