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410 神諦之威

感謝兄弟“kkgf”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弒魔斗場外。
  “好快的速度!好厲害的星斗手印!”
  “這是什么身法?竟然能夠于體外形成雙翼,億萬星辰循環其中,與周天星辰遙相呼應,端的是厲害無比。”
  “不止是身法,你看他那掌印,五行循環在在五指之中、星辰運轉在掌心之內,其中更涵括了種種道意,并且道意與道意之間互不沖突,如此厲害的神通,老夫活了近千年,還是頭一次看見。”
  當陳汐施展出星空之翼和星斗大手印兩種神通,一眾地仙老祖皆是瞳孔一縮,面露震驚之色。
  達到他們這等境界,幾乎一眼就能夠看出一部神通的優劣,以及名字,然而陳汐所施展的身法神通和手印神通,他們卻根本不曾見到過,聞所未聞,并且威勢還出奇的大,明顯是最為頂尖的大神通!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九天之上,楚皇不知何時已睜開眼眸,遙望弒魔斗場內,目光中泛起一**雷電汪洋般的巨浪,顯然,親眼目睹了陳汐所施展的神通之后,他心中也是頗不平靜。
  嗡!
  就在這時,趙清河也施展出神通“凍結禁術”,一個散發晦澀、冰冷、死寂氣息的巨大“禁”字橫空而出,映現整個弒魔斗場當中。
  這部神通是趙清河從道武神座中獲得,在山河錦繡圖內潛修的那一年,趙清河已經掌握了其中諸多精髓,此刻甫一施展,一剎那間,整個擂臺上的氣流、塵埃、光華……都仿佛被凍結禁錮,顯現出一種既安靜又詭異的狀態。
  望著那一個冰冷死寂的漆黑“禁”字,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這絕對是一部極為可怕的神通,其威力之大絕對不在完美級的道品武學之下!
  而幾乎在趙清河施展出“凍結禁術”的同時,在陳汐的眉心處,霍然出現一只漆黑深邃無比的豎目,其內涌現無窮異象。
  無窮盡的符文在那一只豎目中涌現,化作天地浮沉、斗轉星移、歲月變遷、百世興替……等等浩大景象,仿佛囊括了宙宇天地的無窮變化,深邃無垠。
  神通——神諦之眼!
  這只豎目出現之后,即便身在弒魔斗場外,所有人也都有一種內心被看穿的感覺,直抵靈魂深處,仿似自己所有的秘密,都纖毫畢現地被這只眼睛看破。
  這部神通,來自道武神座,但歸根究底,卻是出自神秘無比的河圖碎片內,在錦繡山河圖修煉的那一年中,陳汐同樣也參悟了這部神通。
  “冰封所及,萬物沉寂!”趙清河雙手一翻,半空中懸浮的“禁”字綻放漆黑盛光,猶如漣漪一般擴散而出。
  咔嚓!咔嚓!
  漆黑光芒猶如冰之神靈所化,所過之處,虛空竟被凍結,泛起冰晶似的光澤,而那些飄蕩四周的氣流也都被禁錮,化作如煙似霧的冰棱,黏在了半空,一動不動。
  一股萬物死絕沉寂的怪異氣息,倏然彌漫了整個弒魔斗場中,并且在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朝陳汐波及而去。
  這是趙清河的殺手锏,此刻施展而出,就是為了干脆利落解決掉陳汐,而不再像之前那樣糾纏苦耗下去。
  唰!
  陳汐眉心豎目爆綻神光,一瞬間,他眼前的一切景象驟然變幻,天地都仿佛進入靜止狀態,令他極為清楚看到,趙清河唇角露出的一絲極其細微的微笑,仿似勝券在握。
  他還看到,在那凍結禁術之下,整個弒魔斗場的生機都在迅速枯寂,像即將冬眠的龜蛇,死寂一片。
  最終,他的目光定格在一股冰冷之極的奇異氣息上,它正在朝自己襲來。
  轟!
  當他豎目之光凝聚在這一縷由凍結禁術散發出的奇異氣息上時,一股海量的信息,瞬間涌入腦海當中。
  “冰凍禁術,蘊含水行大道圓滿奧義,觸之者,身心靈魂將陷入冰封沉寂之中,破解之術……”
  當腦海中映現出“破解之術”四字,陳汐頓時就看見,那朝自己涌來的奇異氣息上,覆蓋了一層亮光,那亮光有的地方璀璨奪目,凝聚如同實質,有的地方則暗淡無光,稀薄無比。
  “亮光所指,為其攻擊力最強的地方,而亮光稀薄暗淡的地方,則是其薄弱環節,換句話是,那應該就是破綻所在!”陳汐心中一震,剎那間明白了神諦之眼的妙用。
  這部神通無愧于“神諦”的稱號,修煉有成之后,不僅能夠看穿天地間萬事萬物的真正面目,并且敵人的任何掩飾、潛行、偽裝、幻化……都將在神諦之眼下無所遁形。
  但最為重要的是,神諦之眼還可以窺破一個人的修為高低,所掌控的道意又達到了何種程度,其武學、神通的破綻又在哪里,在對敵時,能夠起到未卜先知的驚人效果!
  這就是神諦之眼,一部源自河圖碎片中的奇異神通,如神俯瞰人間,遍查天地之變化,窺破萬物之妙諦!
  說時遲那時快,從陳汐施展出神諦之眼,直至窺破趙清河凍結禁術中的破綻,整個過程才不過十分之一剎那。
  而就在這極其短暫的時間中,陳汐已經想好了破敵之策。
  唰!
  他全力運轉星空之翼,右掌星光璀璨,凝聚出一尊星斗大手印,不退反進,反而朝那凍結禁術所散發出的波動迎去。
  砰!
  星空大手印狠狠派砸而出,那一股漆黑死寂的波動當空一震,進攻的速度頓時變得停滯起來。
  “我這凍結禁術雖然只修煉到小成地步,但其中的破綻卻少之又少,這家伙怎可能一掌就命中破綻?”遠處的趙清河也是身軀一顫,竟然有一種無法運轉凍結禁術的感覺,心中不由一驚。
  “肯定是巧合!凍結禁術的威力,又豈是他能夠看穿的?”
  趙清河面色一沉,暴喝一聲,竭盡全身之力,雙掌變幻,半空中的“禁”字嗡嗡轟鳴不已,釋放出的死寂波動猶如咆哮的長江大河,決堤之洪水,奔涌而出,浩浩蕩蕩,令得整個擂臺都劇烈搖晃起來,無數的禁制一道道破裂。
  但是陳汐手掌一撐,在濃密的星光洶涌下,星斗大手印驟然膨脹擴大,形成百丈巨大,風雷地火、陰陽星辰……各種道意力量在其中醞釀、洶涌,力量再次提升。
  轟隆!
  死死咬緊對手神通中的破綻,陳汐反手就是一記星斗大手印,這一掌,好像蒼穹陡然傾瀉而下的滾滾雷霆,乙木神雷、庚金神雷、戍土神雷、丙火神雷、壬水神雷,全部凝縮在掌心一處,就像凝聚了一團璀璨奪目之極的雷暴,狠狠碾壓而下!
  砰砰砰……
  一連串刺耳無比的破裂聲響起,趙清河所有的攻擊,全部粉碎,就連那半空中懸浮的“禁”字也都瞬間四分五裂,潰散無蹤。
  然而眾人就看到,趙清河整個身軀都被震得凌空倒飛出去,口中鮮血狂噴。
  唰!
  一道影子,直接出現在趙清河飛起的地方,正是陳汐,六只臂膀閃電探出,死死鉗住了趙清河的身體。
  趙清河死命掙扎,但卻動彈不得。
  空中,傳出陳汐那平靜淡漠的聲音:“給我裂!”
  嗤啦!六只臂膀用力一撕,血雨飛灑,殘肢亂飛,趙清河居然被他凌空撕開身軀,四分五裂!
  一位天璇閣最得意的門生,一個在眾人眼中最有希望沖擊群星大會第一名的年輕強者,居然被陳汐在眾目睽睽之下,打得凌空飛起,然后直接活生生撕了!
  這是何等的兇殘?何等的果決?
  眾人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了如此血腥可怖的一幕,心中都不可遏制地涌出一抹駭然,如墜冰窟。
  “我認輸!”下一刻,趙清河那四分五裂的身軀就一陣蠕動,很快就恢復如初,只不過他的臉色卻是煞白無比,猶自帶著一抹不甘。
  這一擊,陳汐并沒有攻擊其頭顱和心臟,憑借他那強大的煉體修為,足以滴血重生了,只不過是消耗有點巨大罷了。
  “我承認,之前小覷了你的實力,以你如今的修為,足以傲視群雄,問鼎第一之位了。”趙清河唇邊泛起一絲自嘲,似是想起開戰前自己夸下的開口了。
  “你的實力也很強。”陳汐淡然答道,在他看來,趙清河的實力的確很強,比自己的煉體修為都要強上許多,他敗就敗在,輕視了自己“神諦之眼”的威力。
  “敗就敗了,何必來安慰我呢?不過打敗我不算什么,你還有一個大敵卿秀衣,希望你能走到最后吧。”趙清河搖了搖頭,再不多說,抬步離開了弒魔斗場。
  “這家伙倒也不失光明磊落,若有機會,交為朋友也不錯。”陳汐呼了口氣,也一縱身影,離開了弒魔斗場。
  他們兩人平靜地離開了,也宣告最后一輪對決的第一場比賽以陳汐勝利而落下帷幕。
  此刻的錦繡城內,就像炸開了鍋,喧嘩一片,一道道震驚、激動、駭然的聲音匯聚,響徹在整個天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