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41 喋血城


  血腥山地,一處峽谷前。
  “四位道友請留步,這處喋血峽谷中藏著一群足夠上百頭的煞獸,我等一起組隊去獵殺,所獲煞珠平均分配,如何?”
  十幾個修士圍攏上來,當先的枯瘦中年拱手建議道。
  “不好意思,我們還有事。”杜清溪沒有止步的意思,冷冷說道。
  “哈,這位姑娘先莫要拒絕,有什么事情能比賺錢重要,要知道以我們的實力,獵殺那群煞獸不在話下,我見四位道友個個英姿不凡,加入我們,肯定能獲得一筆不菲的報酬。”為首的枯瘦中年繼續循循善誘。
  陳汐看著這群圍攏上來的修士,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憐憫。
  杜清溪不再多說,一襲白衣面帶微笑的端木澤自覺走上前,笑吟吟說道:“各位,很不幸地告訴你們,你們這次打劫選錯目標了。”
  “呸,什么玩意,敬酒不吃吃罰酒!”枯瘦中年面色一變,旋即冷笑著打了個響指,那些圍攏上來的修士面色陡然變得猙獰起來,眼中兇光畢露。
  “最后給你們一個機會,交出身上所有煞珠,趕緊滾蛋,對了,把那個娘們留下,正好讓我泄泄火。”枯瘦中年怪笑一聲,發出最后通牒。
  “竟敢侮辱清溪,真是找死!”
  見這枯瘦中年竟然打起杜清溪的注意,端木澤面色一冷,手中憑空出現一把色彩斑斕的長劍。
  嗡!
  靈氣逼人的七星鎏虹劍散發出凌厲無匹的氣息,在端木澤的手中微微顫抖,仿似迫切想要飽飲敵人之血。
  一瞬間,一手執劍的端木澤氣質為之一變,唇邊的微笑化作一抹冰冷的弧度,整個人猶如一把出鞘的利劍,縱身上前!
  “上!大伙一起先殺了這小子!”
  感受著端木澤氣息變化,枯瘦中年瞳孔一縮,知道碰到硬茬了,不敢猶疑,一聲暴喝,手持雙刀,卷起一團團刀浪,朝端木澤當頭罩去。
  “殺!”
  其他修士也祭出自己武器,朝端木澤圍攏而去。
  面對如此局面,杜清溪神色平靜,宋霖惺忪著睡眼發迷糊,陳汐則望著那些劫道的修士,眼中盡是憐憫。
  這些小家伙是一伙的嗎?竟然他一個人送死?枯瘦中年眼角余光一瞥,見杜清溪三人袖手旁觀,不由微微一怔。
  “搖光!”
  就在枯瘦中年略一恍惚之際,一聲低吟驟然在他耳旁響起,回過神時,只見千百道凌厲無匹的劍光籠罩自己四周,滔天的兇煞之氣撲面而至。
  叮叮當當……
  一連串密集如炸豆的金屬斷裂聲驟然響起,圍攻上來的修士手中,所有武器皆齊根而斷。
  這家伙手中之劍難道是一件入階法寶?
  包裹枯瘦中年在內,那些圍攏上來的修士皆露出驚愕之色,旋即被無盡的恐懼寒意涌遍全身,年紀如此年輕,又擁有入階法寶,難道他是那些大宗門大家族出來歷練的核心弟子?
  “死吧!”
  端木澤不屑地掃了一群‘呆頭鵝’一眼,手腕微動,在瞬間刺出十余道匹練般的劍光,迸射而出。
  噗噗噗噗……
  一連串血花迸射飛濺,枯瘦中年極其同伙還沒弄明白端木澤的身份,只覺胸前一疼,心臟位置已出現一個血窟窿,旋即睜大瞳孔,轟然倒地。
  “就這點修為還學人家劫道,真是可笑之極。”端木澤不屑地搖了搖頭,瀟灑轉身,再也不看地上死尸一眼,淡淡吩咐道:“那誰,打掃戰場了。”
  陳汐快步走上前,手法嫻熟地開始搜集這些修士身上的煞珠。
  從進入血腥山地,他們便遇到了一群群不長眼的修士打劫,這些修士編織著各種理由,目的無非是為了搶奪四人身上的煞珠。
  面對這種情況,端木公子自然不能坐視不管。
  當然,最主要是為了在杜清溪面前展現其翩翩風度和強悍的實力,那些敵人皆被他一手攬了過來,根本不讓陳汐三人動手,一個人單槍匹馬出戰,憑借家傳的上品武技《北斗劍經》,和手中的入階法寶七星鎏虹劍,輕輕松松全殲所有敵人,很是出了一把風頭。
  至于那些極為厲害的角色,四人倒是沒碰到一個,也算是極為走運了。
  端木公子不屑于從死人身上發財,戰斗清理工作就交給了陳汐,為了煞珠,為了其中的玄冥煞氣,陳汐都沒有理由去拒絕,歷經幾次的清掃工作,他搜刮死人財的手法倒是愈發熟練起來……
  “這處峽谷名為喋血,后邊有一座簡易的城池可以歇息,咱們要加快步伐提前趕到那里。否則待夜色降臨,藏匿在暗處的煞獸群便會紛紛出動,肆虐在這片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哪怕修為再高,也會被淹沒在煞獸海洋中,極為可怖。”
  杜清溪看了看手中玉簡地圖,見陳汐打掃完戰斗,沒有絲毫逗留,當即朝峽谷深處行去。
  “這里還有城市?”路上,陳汐禁不住問道。
  “不錯,南蠻冥域出現至今已經有近萬年的歷史,為了度過血腥山地恐怖的夜晚,在千年前便有諸多修士匯聚一起,共同鑄建了一座座防御營地,歷經后世修士的修繕、加固、擴大,就形成了如今的城市。”
  “原來如此。”
  陳汐點點頭,獵殺煞獸必然要消耗真元,而由于南蠻冥域中靈氣枯竭,煞氣沖天,補充真元不僅需要隨身攜帶元石丹藥,還需要安全的環境和時間去汲取煉化,城市的出現無疑很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一路無話,很快陳汐四人便穿過足有千里長的峽谷,來到一處廣袤的平原。
  在此途中,陳汐一行人也遇到了一些其他修士,不過雙方一見面,還不等陳汐等人有所反應,那些修士便遠遠躲開,猶如驚弓之鳥一樣,眼神中透著濃濃的警惕戒備之色。
  “能走到這里的修士,無疑早已歷經了諸多的劫殺和惡戰,實力想必也是極為了得,看其前行方向,也是為了早早進入那座城市……這么多修士聚攏在一起,也不知到了那里會不會有殺戮之事發生……”
  陳汐默默想著心事,腳下卻是一點都不慢,在杜清溪的帶領下,又奔行了近一個時辰,終于看到在極遠處的地方,出現一座城市的輪廓。
  “這是血腥山地第一座城市喋血城,按我推算,此次聚集在那里的修士起碼得有五千之數,這些修士來自不同地方,魚龍混雜,咱們進去之后,務必要謹慎小心。”
  望著那座散發著古老滄桑韻味的城市,杜清溪步伐微微一緩,清冷的聲音便已傳進了陳汐三人的耳中。
  陳汐微微點頭,有人的地方就存在斗爭,彼此都是為了獲取煞珠,一旦爆發沖突,絕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不過,陳汐也不懼一切,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面對紫府修士也能夠全身而退,更何況這里是限制修為的南蠻冥域,修為最高的也只有先天圓滿境界而已。
  很快,四人便來到喋血城前。
  跟外界的城市不同,喋血城雖帶了一個‘城’字,大小卻跟一個村落差不多,高近百丈的堅硬城墻圍攏四面,只在中央位置有一個供人出入的重鐵大門。
  不過此刻,城門前卻是擁堵不堪,前邊似是發生了爭執,引得諸多修士在此駐足旁觀。
  “李淮你要干什么?殺人滅口嗎?”
  一道憤怒的聲音從人群內傳來,陳汐聞言不由一怔,李淮?這家伙竟然也來到喋血城了……
  走上前,略一打量,陳汐果然發現了李淮,而在李淮對面的位置,他更是看到了三個熟人——紅葉學府的陸少聰、曲誠和段英。
  此時三人皆是一臉憤怒,不過望著李淮的目光中卻充滿忌憚之色。
  想想也是,在陳汐初次見到三人時,他們才只有后天圓滿境的修為,寥寥三個月,哪怕進階先天境,也絕非已進階紫府境的李淮的對手。
  “哼,難道你們忘了三個月前的事情?你們不但壞了我李家大事,還令我李家痛失一件重寶,你們說,我會放過你們嗎?”李淮冷然笑道。
  “破壞李家的大事?莫非是說我在靈崆湖逼退吳管家,救出李家欲要獻祭‘貢品’的事情?當時我安排陸少聰三人護送那些充作‘貢品’的人們離開,想必是在進入松煙城后,被李家發現了……”
  陳汐腦海中猛地靈光一閃,終于明白怎么回事,旋即心中升起一股怒火,此事因自己而起,卻令陸少聰三人受到牽連,李家的手段也太過無恥卑劣了!
  “既然無話可說……”
  便在陳汐思索之際,李淮猛地踏前一步,按劍的右手微微一攥,整個身軀上涌出一抹鋒銳的殺氣。
  “那就死吧!”
  伴隨著聲音,李淮拔劍上前,劍尖呼嘯著冷厲的鋒芒,疏忽化作漫天濛濛清光,猶如億萬根青翠欲滴的松針,劃破虛空,朝陸少聰三人當頭罩去。
  真元凝聚,劍芒絲絲如針,李淮的劍法明顯也已臻至‘知微’境界,只是輕輕刺出一劍,氣象萬千,法度森嚴,瞬間鎖死了陸少聰三人的所有退路。
  陸少聰三人顯然沒想到李淮如此狠辣果決,說動手便動手,瞬間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怔怔望著漫天飛射而來的道道劍芒,竟是忘了躲避……
  難道就這樣死了嗎?
  生死之際,三人腦海中齊齊浮現同一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