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414 再次突破

感謝兄弟“我是小程”、“牛大灣的魚”、“吳上阿蒙”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萬藏劍八大劍勢,被譽為天下間最難修煉的一部劍法。
  這部劍法蘊含八種道之奧義,每一種劍勢都窮盡變化之道,繁密如星河,浩瀚如煙海,即便是善于推演的符陣師,也難以推演出所有變化。
  并且萬藏劍還分作八重境界,一重比一重困難,能夠初窺門徑者,都足以稱得上是驚世之才了,能夠修煉至最高境界者,萬中無一,千年罕見!
  即便以當今楚皇之雄才偉略,鉆研萬藏劍典數十年歲月,最終也是中途而廢,無法圓滿掌握。
  由此就可,修煉萬藏劍的困難度有多可怕了。
  而現在,陳汐在這最后一輪對決中,突然進入頓悟狀態,竟然無意間將萬藏劍八大劍勢融合圓滿,達到最高境界,頓時引起了莫大轟動。
  繁華落盡,返璞歸真。
  劍意圓潤,師法自然!
  連觀戰的一種老怪物都驚得情難自禁,贊嘆連連,就像在欣賞世上最雄奇壯闊的潑墨山水畫,心中泛起一抹由衷的憐才之意。
  “但凡盛世,必然有驚天之天才出世,鎮壓一個時代,引領風騷、創造前所未有之無上輝煌,此子,足當得上此殊榮!”
  “竟然在如此關鍵之戰,進入了頓悟之中,融匯萬藏劍勢于一劍,此等資質,的確是曠古爍今,千年罕見。聽聞此子至今無門無派,我天璇閣愿納此等天才!”
  “若此子愿意,我碧淵仙島愿收其為核心弟子,任何功法、丹藥、法寶任其挑選,就是將其定為少掌門,也可以!”
  “我裂霄劍派……”
  “我明霞宗……”
  一眾地仙老祖紛紛動了愛才之心,欲要將陳汐納入門下,開出種種誘人無比的條件,甚至為了搶奪陳汐,數位地仙老祖還爭執了起來。
  這幅熱鬧場景,連一旁的北衡都看得一陣目瞪口呆,沒想到眨眼間,自家義弟竟然變得如此炙手可熱。
  ……
  陳汐好久沒有進行這么具有壓迫又酣暢淋漓的戰斗了,這次被卿秀衣逼迫,發揮出神魂巨大的潛能,終于突破了萬藏劍典一重關口,融合至最高的圓滿境界。
  那種感覺,就仿佛手中劍箓化作身體一部分,血肉相連,一招一式打破樊籠,領悟自然之法,萬般變化、種種道意藏于一劍之間,威力足足比尋常暴漲了數倍!
  “魑魅魍魎、外魔邪怪,光明所在,統統鎮壓!”
  在陳汐那可怕的萬藏劍圓滿劍勢下,卿秀衣感受到巨大壓力,不過她的修為也水漲船高,爆發出無限潛能。
  這就是天才!
  打不敗,壓不垮,能夠在逆境中變強,而且爆發出高于尋常的種種潛能,無論是卿秀衣、還是陳汐,甚至是趙清河、皇甫長天他們,都有這樣的潛質。
  不同的是,卿秀衣的這種潛質來自天仙轉世的經驗,幾乎等同于天生,而陳汐這種潛質則是從無數場艱苦卓絕的戰斗中磨礪出來,屬于后天培養。
  轟!
  卿秀衣徹底爆發,她周身大放光明,覆蓋九天十地,如同實質般,形成了一道道蘊含著可怕焚化之力的光明之火,其中隱約竟透出神圣、浩瀚、神秘、令人忍不住要虔誠膜拜的祭祀味道。
  “這是圣祭之術!自損壽元,向光明獻祭,以此換取比尋常高出數倍的力量!陳汐竟然逼得她拿壽元來拼命了……”一眾地仙老祖的瞳孔都是驟然一縮,認出這一門強大可怕的完美級道品武學。
  圣祭之術,一部溝通天地本源奧義的完美級道品武學,通過純凈虔誠的心靈和無上堅定的意志,凝聚武學之奧妙,結合天地元氣,向光明獻祭,以此汲取光明本源奧義的可怕威能,一旦施展,能夠統馭光明,鬼神降服,逆亂乾坤!
  嗤!
  一縷光明之火掠空擊向陳汐,卻被他一閃躲開,那光明之火落在擂臺上,頓時焚燒出一個深不見底的窟窿,擂臺底部被楚皇布下的各種符陣幾乎全部遭到破壞!
  “果然是圣祭之術形成的圣祭之火,無物不融,無物不破,據說修煉到極致,甚至能夠召喚來孕育自然之中的光明之靈,足以焚山煮海,摧星破月。”
  “不過能夠將圣祭之術修煉到極致者,自古以來,也只存在在玄寰域當中,像我等所在之位面,是根本無法見到的。”
  “那也不見得,憑借卿秀衣之資質,或許能成為我大楚王朝古往今來第一個將圣祭之術修至極境者。”
  一眾地仙老祖都在討論圣祭之術,同時楚皇也親自出手,將擂臺徹底穩固起來。
  而在擂臺上,戰斗如火如荼。
  卿秀衣的“圣祭之術”一出手,光明之火漫天亂舞,威勢可怕,陳汐也不敢輕易硬撼這些蘊含祭祀味道的火焰,頓時之間壓力陡增。
  這場戰斗真是起起落落,才進行不到盞茶功夫,就發生了諸多驚人變化。
  嗤嗤!
  圣祭之火覆蓋的越來越密集,隱隱構成了一個巨大的牢籠,把整個擂臺都籠罩其中,讓陳汐避無可避。
  陳汐眼見如此,當即沖天而起,劍箓肆意掠空,劈斬出萬千劍氣,潑灑而出。
  兩人終于又開始硬碰硬。
  頓時,如暴風驟雨似的圣祭之火鎖定陳汐,鋪天蓋地而來,瞬息之間,陳汐身上就被焚燒出一個個血窟窿。
  圣祭之火的威力甚至可以把楚皇親手布置的擂臺破壞掉,更何況是人體肉身?
  這種火焰之力,已經不屬于火行大道的范疇,而是源自光明道意的本源之力,神秘神圣,巧奪先天之變化。
  “死吧!”卿秀衣清冷出聲圣火滅世!”
  她再一次爆發,施展出密集之極的圣祭之火,猶如從天外隕落的彗星,要徹底把陳汐凈化、消融,尸骨無存。
  她的殺意,更是在這全力一擊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陳汐劍箓破空,也施展出全部力量,再也沒有一絲保留,任憑圣祭之火擊穿在身軀上,血肉消融都在所不惜。
  雖然他的煉體修為足以做到滴血重生,但是面對這圣祭之火,卻是不夠看,因為這些光明之力能夠將血肉瞬間消焚掉,根本不給其修復的。
  也就是說,現在的陳汐,是拿著性命在向前沖!
  他撕裂開重重火影,身上裂開的地方,流淌出晶瑩泛著淡金色的鮮血,流淌全身,就像一個血人般,觸目驚心。
  “拼命嗎?我也會!”卿秀衣看見這樣,清眸一凝,她,若是陳汐能夠沖,只怕將陷入劣勢。
  這一刻,她恬靜不波的玉容上,罕見地泛起一抹瘋狂之色陳汐,你給我去死,還想破開圣祭之火的籠罩么?做夢!你占了我的清白之身,就必須拿命來償還!”
  嗤嗤!
  圣祭之火愈發浩大,覆蓋天地,令擂臺外的修士再看不清其內的戰況。而卿秀衣做完這一切,卻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慘白透明。
  圣祭之術是一種霸道之極的武學,想要發揮更為強大的力量,就必須拿自身壽元為代價,進行祭祀,與先天光明本源之力溝通,傷人傷己。
  卿秀衣之前就損耗了不少壽元,此刻發狠再次施展,以她的修為也吃不消,身體頓時遭到了反噬。
  不過卿秀衣這時候哪還在乎這些,無論如何,她也絕對無法容忍陳汐打敗,繼續存活下去。
  砰砰!
  洶洶圣祭之火光耀天地,威勢變得愈發可怖,那一縷縷透明似的火苗,猶如從神靈的燈盞中盜來的神火,不斷朝陳汐身軀飆射而去。
  僅僅一剎那,陳汐就有一種身軀將焚的感覺,無邊痛苦似鋸齒般吞噬周身每一寸血肉,身軀都忍不住顫抖。
  仿佛下一刻,就將瀕臨死亡邊緣。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這一戰,我必須勝利!必須……”陳汐內心在吶喊,他已經抱了堅定不移的必勝信念,哪怕死亡,也要全力以赴!
  光明道意又如何,圣祭之火又如何?一切阻擋步伐的存在,統統要擊破、瓦解、齏粉!
  因為他要勝利,要接回的親生骨肉——陳安!
  除了勝利,再也沒有任何雜念。
  九死而無悔。
  轟隆!
  這一刻,他的意志貫穿神魂,變得空前強大和專一,堅定無比,識海中,驟然泛起驚濤駭浪,伏羲神像自動浮現,映現億萬浩蕩神光,河圖碎片嗡嗡顫抖,奇異波動流轉擴散……一切都像陷入一種崩亂的狀態。
  然而陳汐的心,卻驀地變得剔透如琉璃,整個人進入一種亙古不滅,靜極而空的狀態,仿佛、空間、天地間萬事萬物都進入了靜止狀態。
  一種種道意的力量在他眼前不斷衍化。五行、陰陽、雷霆、風、星辰、天空、彼岸、沉淪、殺戮……等等十四種大道奧義,仿若十四個圓滿的輪回,在一剎那間齊齊涌現。
  一剎那是一念,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為一彈指!
  而在這短暫得無法形容的一念之間,陳汐福至心靈,劈斬出一劍。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