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417 皇室秘藏

感謝兄弟“依舊榮耀”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感謝兄弟“青東”、“watchywq”兩個366打賞捧場!
  ————
  錦繡大殿第九層,這里是一片奇異的空間,霞光萬道,瑞氣千條,更有清山飛瀑、瓊花異草,景象壯觀瑰麗。
  皇室秘藏就建造在這片美麗而神秘的禁地中,不經允許無人可以進入,這是大楚王朝之高之上的圣地。
  跟隨武淵候走進這片仙境般的空間中,陳汐一眼就看到,一座恢弘而古老的建筑矗立在前方,散發古樸滄桑之氣,仿佛自亙古一直存到現在,承載無盡歲月。
  這座建筑以巨石堆砌而成,恢弘高大,瓦片如琉璃泛著金色光澤,沐浴在萬道霞光瑞氣當中,宛如神祗的廟宇般,染上一層令人心生敬畏的神圣光澤。
  這就是皇室秘藏所在之地,一座浩瀚無比的寶庫!
  面對這座神廟般的恢弘建筑,陳汐、卿秀衣、趙清河三人皆神色一肅,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敬畏清寧之感,仿似在朝圣一般,洗滌人的心靈。
  就連武淵候來到此地,神色中也多出一絲敬仰之色。
  這里乃是皇室至高圣地,自然有強者守護,在那片建筑前的石階之上,正盤坐著一位老者,一動不動,宛如石像一般。
  見到他們進來,這位老者倏然睜開眼睛,閃爍兩道電芒,朝這邊一掃而過,頓時驚得陳汐三人心中一顫,感到一種幾欲窒息的威壓。
  這位老者絕對是可怖之極的大強者!陳汐他們心中愈發小心起來,不敢稍有怠慢。
  “這三個小家伙就是此次群星大會的前三名?”老者開口,聲音輕淡,渾身上下再無一絲威勢,一瞬間就像變成了一個不懂修煉的普通人般。
  這也令陳汐明白,真正的強者有時候不能單從外表來判斷,因為越是厲害的強者,一般越懂得收斂氣息,甚至如同草木凡石,一點威壓都沒有。
  “正是。”武淵候躬身道,那等模樣,竟似比見到楚皇時還要尊重三分。
  “不錯,比往屆取得群星大會前三名的弟子都要強。”老者淡淡點評了一句,便即重新閉上眼睛,整個人的氣息頓時在天地間消失,仿似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武淵候再次躬了躬身,便即帶著陳汐三人進入皇室秘藏內。
  甫一進入,陳汐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住,放眼望去,一排又一排的書架擺滿了玉簡,散發濛濛光澤,綿延無盡頭,這真的是一片書海!
  “以你們的目光,大抵看不上普通功法,跟隨我來。”武淵候吩咐了一句,便即朝皇室秘藏深處走去。
  陳汐等人連忙跟上,一路上,他們不僅見到了浩如煙海的各種功法典籍、還有琳瑯滿目的法寶、奇珍、品相無不屬于頂尖行列,釋放各種各樣的靈光,看得人眼花繚亂。
  約莫行進了一炷香時間,已經來到了皇室秘藏最深處,武淵候停下身子,指著一側案牘,說道:“這里便擺放著最頂尖的道品武學和神通,你們可任意挑選一種,切記,只能選一種!”
  陳汐、卿秀衣、趙清河都點了點頭。
  他們的目光下一刻便落在那一張氤氳著無盡霞光的案牘上,上邊擺放的盡皆是一枚枚暗金色的玉簡,代表著一部部道品武學和神通,起碼有上百部之多。
  《縱地金光》
  《釘頭七箭》
  《迥風返火》
  《指地為鋼》
  ……
  卿秀衣在挑選道品武學,而陳汐和趙清河則在翻看一門門神通。
  這些神通放在外界,都是罕見珍貴級別的,一門比一門強大,但是對比了自己所修煉的種種神通之后,陳汐卻并無多少心動的感覺。
  翻看許久,陳汐搖了搖頭,把目光落在道品武學上。
  并不是他眼光太挑剔,而是為了日后長久打算,他也必須挑選出一部潛力巨大,而又能令自己戰斗力得到顯著提高的神通或者武學。
  畢竟達到他這種境界,必須明白自己需要什么,否則挑選一部對自己并沒有多大補益的武學去修煉,也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很不劃算。
  就在陳汐挑選的時候,卿秀衣和趙清河已經挑選好了功法。
  卿秀衣選的是一部完美級道品武學《流影虛光術》,蘊含一條完整的影之大道。影之大道和光明大道相輔相成,相互補益,顯然,卿秀衣也看中了這一點,才選擇了這部武學。
  而趙清河選的則是一部大神通《隔垣洞見》,單從名字中就可以看出來,這是一門類似神諦之眼的神通,能夠隔著各種障眼法,洞察萬事萬物的本質。
  至于《隔垣洞見》和《神諦之眼》的威力誰更厲害一些,也只有修煉之后才知道了。
  見兩人挑選好功法,武淵候不禁暗暗點頭,他一直在旁觀,自然看出無論是《流影虛光術》,還是《隔垣洞見》,都是這皇室秘藏內最頂尖的武學和神通,并且皆都極為適合兩人修煉,稱得上是相得益彰。
  便在這時,陳汐也挑選好了,不過當武淵候見到他所選的功法時,不由微微一愣,皺眉道:“這部《庚金萬劍訣》上半部為煉氣功法,下半部為劍訣,相輔相成,自成一體,似乎……并不適合你修煉啊。”
  陳汐點頭道:“我知道。”
  武淵候見此,眉頭蹙得愈發厲害,說道:“雖說這是一部完美級道品武學,但在我看來,這部道品武學只適合為剛踏入修煉一途的新人筑基所用,像小公主,她幼年剛踏入修行時,修煉的便是這部功法。以你如今的實力,完全不必選擇它的。”
  陳汐知道,武淵候只怕誤會了自己,當即解釋道:“回稟前輩,我沒有打算自己修煉這部武學,而是……為了送人。”
  “送人?”武淵候頓時恍然大悟,聲音中帶著一絲驚嘆,“好大的氣魄,這部功法最適宜筑基,本身又是完美級道品武學,對一些初次踏入修煉一途的新人而言,絕對是珍貴無比的功法,莫非,你是要送給自己的子侄輩?”
  陳汐笑了笑:“算是吧。”
  他的確是要送人,因為在剛才,當看到這部《庚金萬劍訣》的介紹之后,他不自覺就想起了自己那個未曾謀面的兒子——陳安。
  陳安如今才只五六歲大,極為適合修煉這部武學,再加上陳汐身上還有一顆蘊含金行大道的道意元丹,他當即就做出了決定,在見到兒子陳安的時候,就將《庚金萬劍訣》和道意元丹一起送給他!
  一側,卿秀衣一直孑然孤立,仿佛對四周一切都漠不關心,但是當聽到陳汐的回答之后,她似也猜到什么,身軀不禁一僵,旋即便恢復如常。
  趙清河也是若有所思,看了看陳汐,又看了看卿秀衣,心中暗道:“難道,這是陳汐為他那個未曾謀面的兒子挑選的禮物?”
  如此一想,趙清河不禁對陳汐心生一絲欽佩,要知道這可是大楚王朝最為浩大的一座寶庫,其內任意一部武學流落外界,都能令所有人搶破腦袋。但是陳汐卻不為所動,而是要將挑選好的武學,送給自己的親人,這等氣魄,他想不欽佩都難。
  畢竟在修行界,為了一部厲害的道品武學或者寶物,父子反目,親人成仇的事情多了去了。
  “好了,陛下已經給我傳音,再有一刻鐘,就將開啟化龍血池,你們三人如今也都挑選好功法,那就速速跟我去見陛下。”武淵候忽然出聲道。
  開啟化龍血池?
  陳汐三人皆是眼眸一亮,終于要開始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