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42 陳汐的憤怒


  喋血城是進入血腥山地之后第一座城市。
  在這南蠻冥域開啟的第一天,只要活著走出灰魘區的修士,大多朝喋血城趕來。
  作為喋血城唯一一個大門,此刻已擁擠了大量的修士。
  李淮選擇在此戰斗,無疑阻擋了所有人的進路。不過此刻卻無人在乎,愛看熱鬧是人類的共性,修士也不例外,此刻皆站的遠遠的,抱臂旁觀。
  李淮一劍出鞘,那氣象萬千的森嚴劍勢瞬間引來一道道驚艷的目光,所有人都認為,在這一劍之下,那三個明顯已被嚇傻的紅葉學府的弟子,必將血濺當場。
  甚至有人已露出不忍目睹的模樣。
  嗡!
  就在此時,一聲如同龍吟般的聲音驟然響起,一抹黑影驀地跳至戰局,手中長劍如九天銀河轟然席卷而出。
  鐺!鐺!鐺!鐺!
  一連串密集如鼓點的刺耳聲音震蕩四周,隨即眾人便看到,李淮一劍刺出的億萬濛濛劍芒皆粉碎消散無蹤。而在陸少聰三人身前,赫然多出一個身姿峻拔的少年。
  “我草,原本以為必殺的一劍卻被悉數擋了下來,這下有好戲看了!”
  “咦,怎么會是陳汐這個掃把星?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厲害?掃把星這是在找死!那李淮可是松煙城第一大家族李氏的長子,自三個月前破關而出,便已臻至紫府境界,能夠來南蠻冥域,想必吞服了封元丹一類的物品,可即便如此,也絕對能夠虐殺大多先天大圓滿境修士。你說掃把星不是找死是什么?”
  ……
  “他這是在做什么?”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端木澤皺眉看著場中的陳汐,語帶譏諷道:“傻乎乎的沖上去救人,莫非想著有咱們護著他,他就可以肆意胡為了?”
  杜清溪沒有說話,她心中也很疑惑。
  “古道熱腸、俠肝義膽、陳汐飯做的好吃,人心腸也極好,交這樣的朋友一輩子都開心。”一直處于半睡半醒狀態的宋霖此刻卻是精神抖擻,眼眸明亮地望著陳汐,發出一聲由衷的贊嘆。
  聞言,杜清溪和端木澤皆是一怔,陷入沉默中。
  不自量力嗎?可是,捫心自問一下,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當所有人都以利益和強弱來劃分自己的人際關系時,能夠有這樣一個人不顧一切地為朋友付出,這,何嘗不是一種幸事?
  陳汐渾然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帶給杜清溪和端木澤如此大的觸動。
  他此刻正嚴陣以待,無暇關注四周。
  陸少聰三人已經退出戰局,對于再次救他們一命的陳汐,三人發自肺腑的感激,知道此刻留在場中,只會令陳汐分心,不利于戰斗。
  不過他們三人早已決定,若陳汐出現不測,自己三人哪怕豁出性命,也一定要擋在陳汐身前,務必為他贏得一絲活命的機會。因為陳汐值得他們這么做!
  “原本我還想著如何抓到你替蘇姑娘解氣,如今倒好,你自己送上門來了,真是給我一個大驚喜啊。”
  長發披肩的李淮一臉冷漠,望向陳汐的目光猶如盯著一個死物,手中長劍一抬,遙遙指向陳汐,“劍名松紋,入階法寶,你,可敢與我一戰?”
  寥寥一句話,把李淮的驕傲和自負表達的淋漓盡致,引來周圍眾人的一陣喝彩。
  “戰!”
  人群中有人高聲大呼。
  “戰!戰!戰!”
  周圍修士心中的激情瞬間被點燃,紛紛大喝出聲,聲入云霄,引得遠處的修士紛紛側目,最終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紛紛趕來。
  “有何不敢?”陳汐深吸一口氣,冷冷說道。
  隨著這句話剛落,周圍的聲音頓時消失不見,只剩下嗚嗚作響的風聲,一股沉悶緊張的氣氛悄然彌散四周,劍拔弩張!
  雙方對峙的目光充滿火藥味,這讓所有的旁觀者都愈發興奮起來,目光齊刷刷投向場中兩人身上,一眨不眨,似乎生怕錯過一絲細節。
  李淮是李家長子,天資超群,根骨俱佳,年紀輕輕便已進階紫府境界,在松煙城年輕一輩中絕對是領軍人物之一。而陳汐雖被眾人一致不看好,但也是無關緊要的事情,眾人最期待的其實是李淮的表現。
  紫府境界啊!
  在場大多數人實力皆在先天境上下,對于紫府境修士的戰斗手段無疑充滿好奇,他們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學習機會,平時根本沒有機會看到。
  “且慢。”
  然而就在戰斗一觸即發之際,一道恬靜的聲音在城墻上響起,引得在場眾人一陣不滿,搞什么嘛,這時候出來攪局,也太沒素質了吧?不過當他們抬頭一望,心中的不滿瞬間不翼而飛。
  只見一個黑紗少女立在城墻之上,嬌媚的容顏在暗紅色的天空下蒙上一層妖魅誘人的光澤,赫然便是那個來自龍淵蘇家的天之驕女——蘇嬌。
  蘇嬌旁邊是蒼濱,這個被譽為小劍魔的青年,屹立于城墻之上,眉眼含煞,雖一字未發,但其身上霸道悍猛的氣息卻令任何人都無法忽視他。
  這兩人皆是南疆龍淵城六大家族的核心子弟,相比之下,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自身修為水準,都不是李淮能夠比擬的。此時出面打斷戰斗,眾人即便想生氣也是無可奈何。
  不過,蘇嬌接下來一句話,卻是重新點燃了在場所有人心中的熱情。
  “李淮道友的實力不錯,但陳汐道友的實力也不差,這樣一場萬眾矚目的戰斗,若沒有一些彩頭作陪襯,豈不是太沒意思了。”
  蘇嬌妙目含笑,眼波流轉,說完她不問陳汐是否同意,揚聲向旁觀眾人:“大家覺得我這個提議好不好?”
  她說李淮實力不錯倒也正常,不過說陳汐實力也不差,就令大多數人驚詫了。剛才陳汐雖然成功從李淮手中救出陸少聰三人,但那是趁其不備偷襲得手,真正去戰斗,他又如何是李淮的對手?
  在這種勝負已大致可以確定的情況下,還要添置一些彩頭,明顯多此一舉了,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但是當蘇嬌突然向他們問起來時,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卻是無不扯著嗓子喊道:“好!”
  彩頭?端木澤不禁樂了,這哪里是戰斗,簡直跟在擂臺比武招親似的,但是正在凝視戰局的杜清溪,卻是一點都沒感到好笑。
  蘇嬌輕輕巧巧一句話,陳汐便陷入騎虎難下的境地。如果他此時退縮,肯定會被冠上膽小怯懦的名頭,而且在場眾人恐怕也不會答應。
  最為重要的是,幾乎大多數人都知道,陳汐出生時,曾跟蘇嬌訂下了婚事,雖說如今婚約已經被毀去,可面對這個曾經是名義上的‘未婚妻’的提議,陳汐若是退縮,無疑是在告訴所有人:看,這樣一個懦夫,怎能夠配上人家蘇大小姐?婚約被撕也是蘇家無奈之舉啊。
  “彩頭是什么?”陳汐盯著城墻上的蘇嬌,眼中毫無感情色彩,漠然如同冰冷的機器。
  “很簡單,若你敗了,交出洞冥令,自廢修為,并且向我道歉,承認你我之間的婚約被撕,全都是你的錯。”在陳汐話音剛落,蘇嬌便干脆利落答道,似乎這個條件她早已想好。
  洞冥令!
  聽到這個字眼,人群中起碼有數十人神色驟然一凝,齊齊望向場中的陳汐,目光中升起一抹無法言喻的貪婪之色。
  洞冥令?想不到陳汐手中竟然也有一塊……不過這個條件也太過惡毒,她這么做明顯是想要在所有人面前,狠狠羞辱陳汐一番啊!
  杜清溪秀眉一蹙,看向陳汐,卻見他神色漠然依舊,看不出他內心是如何想的。
  陳汐的確有一枚洞冥令,是他從雙首紫犀大妖手中得到的,一直不了解其功效,但此時他的注意力卻不在這上邊。
  他所有的心神,在聽完蘇嬌提出的最后一個條件時,便如遭雷擊。
  婚約被毀時的一幕幕重新涌上心頭,蘇家修士不屑的眼神、爺爺痛苦凄慘的容顏、周圍眾人的大笑、那在天空中紛揚飄灑的婚書碎片……
  她卻拿此為條件,不惜當著眾人之面,要我向她承認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蘇嬌的這句話,每個字都是如此清晰地傳入陳汐的耳朵,狠狠錘打在他的心上,他只覺腦子轟地一下炸開,血氣上涌,胸中憋著一股氣,這股氣郁積得越來越強烈,強烈得他渾身每個毛孔都被撐得暴漲欲裂。
  此刻,看著站在城墻上的那個嬌媚少女,陳汐有一種把她轟成渣的強烈沖動!
  可是,他的表情卻是異常平靜,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沒有一絲起伏,就像一潭死水。那雙眸子空洞死灰,看不出一絲情緒。
  如果陳昊在這,一定明白,自己哥哥憤怒了!徹底的憤怒了!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哥哥那雙空洞的眸子后,隱藏的是何等強烈的怒火和殺機!
  默默等了半天的眾人終于聽到陳汐開口。
  低沉的聲音激蕩著一種令人心悸的力量:“你的條件我答應,不過,我同樣也有條件。”
  “你說,雖說咱們之間已無婚約,但是只要你的條件不太過分,我都可以答應的哦。”蘇嬌輕輕一笑,嬌媚的臉蛋暈染起無限風情,撩撥得眾人心神蕩漾。
  “當眾立下天道心誓,如實回答我三個問題,若有虛假,天譴之!”陳汐一字一頓道,神色愈發平靜,像在述說一件毫不相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