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424 涅槃奧義

昨天發布的重復章節已經改為421章,全新的內容,沒看的大家趕緊去看喲,已經訂閱過的不用再次訂閱了……今晚還有一更。
  ————
  “堅持住!”
  “堅持住!”
  “堅持住!”
  人們不知疲憊地瘋狂大喊,渾然不顧已經嘶啞的嗓子,一遍接一遍。
  化龍血池中的那個男人似乎聽到人們聲音中的焦急和期盼,他的身軀緩緩掙扎著,動彈著,因為劇痛而變得彎曲的脊梁一點點變得挺直……
  他身軀每坐直一點,人們的目光便亮了一分。
  當他的腰脊完全變得挺立,不在搖搖欲墜,所有人都歡呼起來,瘋狂地揮舞著手臂,像是慶祝著勝利一般。
  而就在這時,一道刺眼的曙光劃破濃濃的黑夜,破曉而出,第七天來臨了!
  之前,陳汐的衣服因為力量劇烈沖突而破爛不堪,鮮血結疤,浸染了全身,模樣凄慘孤零,然而此刻,望著他那沐浴在清晨第一縷陽光下的挺直身影,沒有人覺得他狼狽,更沒有去嘲笑,目光中反而都涌出發自內心深處的尊敬和欽佩。
  這個來自南疆的年輕人,用他那無與倫比的堅韌意志、在化龍血池內堅持潛修七天之久,震撼了全城人,開創出了一個幾乎無法抹除、無法超越的奇跡!
  他的名聲,他的意志、他的事跡……自今天開始,注定將傳遍整個大楚王朝修行界,名震天下。
  ……
  第七天。
  楚皇親自出手,將陳汐從化龍血池內撈了出來,龍淵之精功效再驚人,可是對陳汐的幫助已經不大,再堅持下去和自殘也沒什么區別,意義不大。
  至此,這一屆的群星大會完美落下帷幕。
  再盛大的狂歡,也終有曲終人散的時候,當天就有無數人離開了錦繡城,沒有傷感,沒有不舍,反而斗志昂揚。
  目睹了群星大會的全部過程,他們也仿佛受到刺激,愈發渴望變得強大。或許這就是群星大會真正的意義所在,給人以希望,給人以拼搏向上的動力。
  ……
  錦繡大殿第二層,這里是楚皇日常修煉的地方。
  卿秀衣此刻正立在此地,沉默不語。
  在群星大會結束之后,她自己一個人便被楚皇傳召至此,隱約間,她大致猜到了楚皇的用意,但她并沒有拒絕。
  “你心思剔透,大概早已猜出朕的用意了吧?”空間一陣波動,當今楚皇那偉岸的身影倏然出現,他望著孑然而立的卿秀衣,微笑開口道。
  卿秀衣點了點頭,并沒有否認。
  見此,楚皇眉頭微不可察的一皺,但旋即便恢復如初,沉默片刻,才搖頭說道:“的確,你和陳汐之間的事情,原本不應該由朕這個外人插手……”
  “陛下放心,秀衣分得清輕重,在進入玄寰域之前,我不會再向他動手。”令人咂舌的是,卿秀衣直接就打斷了楚皇的話,若被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非驚掉下巴不可。
  不過,楚皇似乎并不意外卿秀衣的激烈反應,也并沒有因此而動怒,只是心中不可避免地輕輕嘆息一聲,多么杰出的兩個年輕人,若能化干戈為玉帛,該有多好,可惜……兩人間的仇恨似乎無法化解,連自己出面都于事無補,可見在卿秀衣心中有多么恨陳汐了。
  “那你打算什么時候把兒子交予陳汐?”很快,楚皇又提出另一件事。
  “等我回宗門之后,我要再親眼見兒子一面。”卿秀衣回答得很平靜,單從神色中,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情究竟如何。
  楚皇眼眸中不禁泛起一絲欣賞,若換做其他女人,恐怕遇到這個問題之后,必然會不甘心地大哭大鬧狡辯一番,說一些類似“我答應還他兒子,但可沒有答應什么還啊”的難纏話。
  這也是卿秀衣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她有屬于自己的尊嚴和傲骨,就像天上的仙子,即便輸給陳汐令她無法接受,但她也不會因此而抵賴。
  或者說,她的人生當中,從來都不屑去抵賴。
  ……
  陳汐木然,腦中空白一片,沒有聲音,眼前一片黑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眼前微微變亮了一些,隱約有什么聲音傳來,但腦子里還是茫茫然空白之極。
  又過了一會,眼前更亮了一些,但依然模糊一片,耳畔傳來的聲音似乎也更大一些,可是好像離自己還很遙遠,他聽不清。
  這種狀態持續了不知多久。
  眼前的景象終于恢復,耳畔的聲音卻消失了,似乎很安靜。
  “我記得有無數人正在為自己助威的,難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覺?陳汐心中自嘲,意識從未有過的遲鈍,懵懵的,這讓他有些不習慣。
  隨著他意識的清醒,渾身的劇痛,如同潮水般再次涌來,他想嘶聲吸冷氣,但似乎臉上的肌肉完全僵硬掉,連這個微小的動作都無法完成。
  無意識地環顧四周,他恍惚發現,自己竟好像躺在一間雅室當中,而不是在化龍血池內。
  一切都結束了么?
  陳汐心中茫然想到,在化龍血池內,好像自己最終堅持到了第七天的,是最后一個,也打破了古往今來所有人的記錄。
  對此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懵懵的意識,令他反應變得木訥而遲鈍。
  又過了一會,他的意識終于恢復了大半,但是同時,劇痛也變得更加清晰,更加強烈,他不禁悶聲哼了一下。
  “醒了!主人終于醒了!”床邊,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好像是木奎。
  “什么?真的嗎?”
  “快去通知其他人,快!”
  “大伯!大伯!”
  旋即,一陣此起彼伏的呼喊聲夾雜著凌亂的步伐聲在屋外響起。
  “怎么回事?難道自己昏迷很久了么?”陳汐怔了怔,睜眼望去,這才發現不大的房間里,此時已擠滿了人。
  有雅晴、閻嫣、云娜、杜清溪、梵云嵐、甄流晴等女。
  也有端木澤、宋霖、王道虛、花漠北、周四少爺等一起并肩戰斗過的朋友。
  其他還有聞玄真人、翡冷翠、小陳瑜、木奎、沐瑤姐弟等人。
  他們望向自己,臉上都帶著無法掩飾的驚喜,目光中更流露出關心之色。陳汐心中突然感覺溫暖無比,就像小時候依偎在爺爺的懷抱當中,如此的踏實,如此的讓人心安……
  他想咧嘴笑,雖然身上很痛,但心里很痛快,前所未有的痛快。可惜臉上的肌肉不聽使喚。他現在可是很想放聲大笑的,可是他笑不出來,連動一根手指頭動很困難。
  他意識有些渙散,他知道,自己在化龍血池內遭受的壓迫太大,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精心調養。
  不行!
  現在還不能休息,自己還有事要做!
  陳汐用力咬一下舌尖,腥咸味在嘴里回蕩,令他精神一振。
  他嘗試著張了張嘴,可是發不出任何聲音,他不相信,咬牙用盡了全身僅剩無幾的全部力量。
  “陳安!陳安在哪里?”聲音不大,甚至能用弱不可聞來形容,沙啞低沉,就像砂子摩擦般難聽,又像是從胸腔中硬生生擠出來。
  陳安?
  眾人悚然動容,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這家伙,心中還在惦念那個從沒有見過面的親生骨肉嗎?
  旋即,他們的臉色變得復雜無比,因為現在距離群星大會結束已經半個月時間,而卿秀衣更是早已飄然離開了錦繡城,根本從來都沒有提及過此事。
  他們不知道該如何跟陳汐說。
  “娘,好像有人在叫安兒的名字。”便在這安靜沉寂的氛圍中,一道微弱稚嫩的童音在房外響起。
  安兒?
  陳汐頓時渾身一顫,如遭雷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