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430 三指之威(補昨天)

第一更,感謝兄弟“茉莉香片2003”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另外,今晚還有兩更。
  ————
  陳汐所隱居的湖心島,位于南蠻深山當中,乃是當年雙首紫犀老妖的地盤,名為崆水湖。湖面澄碧,浩渺無比,盛開著一簇簇粉色荷花,景色壯闊秀麗。
  然而此時,這片寧謐安靜的湖泊上,卻有一位不速之客不請自來。
  嘩啦啦!
  碧綠湖水翻滾,像一片碧云般,托著那名老者朝這邊飛馳而來,他大袖翩翩,儀態悠悠,仿似閑庭信步,速度看似緩慢,但眨眼間已經掠出數萬丈距離,都快要逼臨湖心島了。
  陳汐心中頓時一驚,他突然發現,自己非但看不清這名不速之客的面容,甚至就連神識都無法鎖定后者的身影!
  最為令他駭然的是,隨著這名老者的出現,崆水湖四周的一切,都仿佛進入一種靜止狀態,遠處的群山、空中的飛鳥、湖中搖曳的荷花、甚至就連在湖邊修煉的小陳瑜和小陳安,都仿似被定住一般,一動不動,宛如草木枯石。
  那種感覺,就像這片天地化作了一幅靜止的畫面,而那名老者和其腳下踩著的碧綠湖水,則成了畫面中唯一能夠活動的存在!
  這是怎樣一種境界啊,竟能夠影響天地法則發生變化?
  陳汐心中震驚無比,他知道,在這名老者面前,自己如今的實力根本就不夠看,甚至對方動動手指頭,都能令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比殺死一只螻蟻還要隨意!
  此人是誰?
  他來到湖心島又要做什么?
  陳汐腦海中各種念頭翻滾不休,不過令他稍稍安心的是,從這名老者身上,他并沒有感受到任何敵意和殺機。
  沓!沓!
  然而就在那名老者走上湖心島上那一刻,一股沛然莫御的壓力轟然從其身上涌出,驚得風云激蕩,虛空嗡鳴,天地為之色變。
  一瞬間,這名老者宛如化身一輪耀眼太陽般,周身散發億萬刺目神曦,竟然一言不發,直接釋放出一股威壓,朝陳汐鎮殺而下!
  陳汐眼瞳驟然一縮,下意識要運轉真元,然而卻駭然發現,周身經脈猶如被禁錮一般,根本不聽自己使喚,甚至連抵抗的余地都沒有。
  轟!
  陳汐只感覺腦袋嗡的一聲,全身像被百萬斤的巨錘狠狠擂了一記,渾身氣血一陣翻騰,幾欲吐血。
  “該死!這老混蛋究竟是誰?”在這危機萬分的時刻,陳汐下意識施展出星空之翼,下一瞬已暴退出百丈之外,然后一臉驚疑不定地盯著這名老者,他實在想不出,自己何時結下了如此可怕的一個仇敵。
  “果然是星空之翼,看來沒找錯人……”老者似是發現什么,眼眸一亮。一剎那間,湖心島四周籠罩的恐怖威壓也隨之消失不見,那種對氣勢的運用,明顯已達到收放自如,心動法隨的境界。
  碾壓周身的壓力消失,令陳汐暗松一口氣,不過他卻再不敢小覷這名老者,心弦緊繃,如臨大敵,腦海中更是在瘋狂思索,萬一發生什么變故,自己究竟該如何脫身。
  “嗯?不對,這老家伙似乎認出了我的星空之翼?”陳汐這才猛地意識到,這老家伙剛才竟然一語道破了自己所使用的神通!
  甚至可以說,這名老者是距今為止,在大楚王朝修行界內第一個認出星空之翼的存在!
  這老家伙究竟是誰?陳汐心中愈發警惕。
  “小師弟,咱們師兄弟終于見面了。”老者突然呵呵大笑起來,那張看不清模樣的臉頰,此刻也變得清晰起來,他黑須黑發,眼眸如電,模樣極為威猛。
  小師弟!?
  陳汐頓時呆住了,這個稱呼他并不陌生,那名總愛女扮男裝的少女就曾經這么稱呼過自己,并且那少女不僅贈予過自己一枚河圖碎片,還曾出手幫助過自己一次。
  此時,聽到這名模樣威猛的老者稱呼自己,陳汐第一時間就想起了那名少女,心中不由暗道:“難道他和那名少女皆是洞府主人所收的弟子?”
  “唔,小師弟莫怪,剛才我只是試探一下你所修習的功法,以此來確認你的身份,畢竟咱們師兄弟之間還從來沒有見過面,萬一認錯人,那可就太丟臉了。”
  老者大步走上前,極為親熱地拍了一下陳汐的肩膀,笑瞇瞇說道,“如今看來,果然不會有錯,因為這神通星空之翼,三界之中,只有咱們神衍山的弟子才能修煉,其他人就是得到這部神通,也難以修煉成功。”
  聞言,陳汐已經隱約相信了老者的話,因為正如老者所說那樣,星空之翼的傳承,源自洞府主人的意念,根本不可能流傳出去,這一點季禺也曾說起過。
  “敢問師兄名諱?”陳汐當即便回過神來,拱手問道,這一刻,他已經不再考慮其他,這名老者若真想對自己不利,只怕早已動手了,完全不必再廢話這么多。
  “我在神衍山排行老三,小師弟稱呼我三師兄就是了。”老者笑吟吟打量著陳汐,隨口答了一句。
  “神衍山?”陳汐再忍不住心中好奇問了出來。
  “看來小師妹從來都沒跟你提過此事啊,唔,既然她不愿說,那我可也不能多嘴了,否則回去的時候,小師妹她非把我那一堆寶貝給毀了不可。”老者搖頭不已。
  話雖如此如此說,但落入陳汐耳中,卻是令他大致確認,這神衍山應該是一個宗門的名字,至于眼前的三師兄,以及小師妹,必然就是神衍山的弟子!
  甚至陳汐隱約猜出,這神衍山說不定就是由洞府主人開創的一個宗門,否則他們怎會稱呼自己為小師弟?
  “小師弟,我此次前來,乃是受大師兄囑咐,要我來這里帶季禺師叔離開……”三師兄突然開口說道。
  “什么?要帶季禺前輩離開?”陳汐頓時一驚,在他心中,儼然已把季禺當做自己的師尊看待,一聽到三師兄此來,竟然是為了要帶走季禺,他心中哪里會舍得?
  “是啊,大師兄說,小師弟你將進入太古戰場,而那時,季禺師叔的存在,就會被玄寰域的天道法則所窺察到,從而引起一些仇人的注意,給小師弟以及季禺師叔帶來極大的麻煩。”三師兄解釋道。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陳汐完全糊涂了,什么天道法則的窺察?什么仇人的注意?怎么統統跟季禺前輩扯上關系了?
  三師兄怔了怔,旋即嘆息道:“小師弟,此事說來就復雜了,等以后你進入玄寰域,就會明白這一切的。”
  陳汐皺眉道:“為何非要等到進入玄寰域?”
  “因為玄寰域是三千大世界當中最接近仙界的地方,而那里的天道法則也是最完整的,像我這樣被三界通緝的罪人,那里的天道法則又怎可能容忍我的存在?”
  一道飽含滄桑的聲音倏然響起,這些年一直藏身洞府內的季禺,竟然在這時候突然現身了!
  三界通緝的罪人?
  看著突然現身的季禺,陳汐心中一驚,腦子卻是愈發混亂了,季禺前輩他……什么時候又成三界通緝的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