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43 戰斗吧


  (首頁精品圖,今天三更萬字,兄弟們頂起來啊,收藏!紅票!點擊!沖上去~)
  三個問題?
  聽到陳汐的條件,在場大多人都是一頭霧水,有那心思不純之人就在猜測,難道這小子想問人家蘇姑娘一些隱私問題?
  “大膽!天道心誓豈是兒戲,蘇姑娘身份何等尊貴,難道你問什么都要回答你什么嗎?你這條件未免太過分了!”
  城墻上,蒼濱勃然大怒,隨著暴喝聲,一股恐怖至極的氣勢充斥全場,猶如冬天里最凜冽的寒潮突然降臨。
  在這股霸道兇狠的威壓下,在場所有人無不面色劇變,一些實力稍差的兩腳一軟,直接跌坐地面,現場一片混亂。
  蒼濱雙目盯著陳汐,殺機盎然。
  “怎么,不敢么?”處于風暴最中心的陳汐,依然平靜如常,聲音平靜冷漠,不帶一絲感情色彩。
  寥寥幾個字,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卻令蘇嬌感到陳汐強烈無比的譏諷。
  蘇嬌揮了揮手,阻止幾乎暴走的蒼濱,語聲冰冷道:“好,我答應你,不過在我看來,這個條件注定不會實現。”
  說罷,她目光投向李淮,冷冷道:“李兄,這一戰就交給你了,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他必輸無疑。”
  李淮自信一笑,眉宇間滿是冷厲殺氣,對于他而言,這一戰若勝,無疑能更好得博得蘇嬌芳心,所以,他已決定哪怕拼命,也要狠狠蹂躪陳汐一頓!
  “清溪,陳汐的修為如何?”人群中,端木澤皺眉問道,因為宋霖一番話,令他對陳汐有了一番新的認識,言辭間再無不屑之色。
  杜清溪怔了怔,搖頭道:“我只知道他僅有先天境修為,至于實力如何,卻是不甚清楚。”
  “先天境界?那他豈不是徹底完了?”
  端木澤自身便是紫府境修為,對紫府修士的手段自然熟稔異常,在他看來,即便李淮修為被限制在先天圓滿境界,也絕對不是陳汐能夠抗衡。這是境界上的差距,無法彌補。
  “那可說不定,陳汐可不是簡單的先天境修士,咱們拭目以待吧。”宋霖輕笑道,看向陳汐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奇異的色彩。
  杜清溪和端木澤皆驚疑地看了宋霖一眼,似是沒想到宋霖會對陳汐如此高的評價。
  此刻,在場眾人沒有誰再說話,個個屏住呼吸,誰都知道,即將開始的這場戰斗,意義已經大不同。
  陳汐靜立不動,面無表情。
  倘若不是他剛才開口說話,人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個死人。
  陳汐在極力壓制體內的怒火,他的頭腦此時反而冷靜的出奇,這是一種十分奇怪的狀態,被《周天星戮鍛體之術》錘煉至先天境的強悍體魄內,渾身的血液、骨骼、甚至是一根神經,都仿似要燃燒一樣,帶著一股濃濃的渴望。
  渴望宣泄那令他戰栗,令他顫抖的戰意!
  他能清晰感受到識海內神魂之力猶如受到刺激一樣,在瘋狂的肆虐,大腦猶如被一團火焰包裹著的寒冰,方圓百里的一切都纖毫畢露地反射在一對眼眸中。
  杜清溪忽然發現,陳汐空洞漠然的眼眸中,忽然亮起一抹光彩,就像一縷陽光穿過黎明前濃濃的黑暗,緊接著,一點點變亮,幾乎在瞬間,這些光點在陳汐的眼眸中匯聚成一片洶涌火海。
  轟!
  內心抑郁壓制十幾年的委屈和恨意化作令人心悸的戰意,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驚人的氣勢以陳汐為中心,席卷覆蓋整個天地!
  這一刻,陳汐就好像一口鋒芒畢露的寶劍,筆直豎立,連天都要刺個窟窿。
  站在陳汐對面的李淮神色一凝,他能夠清晰感受到陳汐身上那股瘋狂無比的戰意,以及那不畏生死的剽悍氣勢!
  這家伙想要搏命嗎?可惜還是太嫩了點……
  李淮握緊手中松紋劍,眼眸寒光乍現,長發飛舞,全身氣流旋轉,周圍三丈之內的空氣,瞬間被他身上涌現的恐怖氣勢攪亂成一片。
  戰意滔天,殺機肆虐,兩人的對峙連空氣都變得凝重無比,旁觀眾人無不心中一駭,死死睜大眼睛,唯恐錯過一絲細節。
  李淮率先發動攻擊,只見他腳尖輕點地面,下一刻,整個人突然毫無征兆地出現在半空,手中松紋劍掀起萬千劍影,倏然如同利箭一般直射而下!
  嗤!
  凌厲的劍芒掠過,撕破空氣,發出刺耳難聽的尖利嘯音,聲音越來越高亢,宛如白鶴清啼。
  “松云千鶴錐!”人群中響起一聲驚咦。
  松云千鶴錐,中品武技《松鶴劍典》的殺招之一,此招已經脫離了基礎武技,直達知微地步,甫一施展,萬千劍芒凝聚如一,劃破虛空嘯音如潮,仿似鶴群啼鳴,其速度之快,威力之大也是超乎想象。
  一般而言,也只有可以遁空飛行的紫府修士方才能掌握其精粹!
  誰也沒有想到,李淮甫一出手,便如如此殺招,感到震驚的同時,不由開始為陳汐擔憂起來。
  知微地步的劍法,這小子能逃開嗎?
  陳汐沒有躲,抬起頭,那雙充斥著熊熊戰意的眸子里,剎那間變得清澈剔透,倒映著整個戰局。
  龐大的神魂之力猶如章魚的無數觸手,清晰地捕捉到李淮劍招之間的所有變化,幾乎在瞬間,便被他窺到一絲破綻,眼眸驟然一亮。
  亂披風之劍渦!
  嗡!
  青沖劍以一種驚人的頻率舞動起來,在虛空中畫出無數道渾圓的劍弧,最終化作一個劍芒漩渦。
  漩渦瘋狂轉動,絞碎空氣,發出細碎密集的爆音!
  便在這時,李淮凝聚萬千劍芒的一劍破空而至。
  這一劍是李淮的殺招之一,他自信,就算是和他同樣級數的紫府修士,也不敢硬抗自己這一劍。在他眼中,此刻不躲不避的陳汐,無疑就是在找死!
  嗤啦,嗤啦,嗤嗤啦啦……
  然而令李淮想不到的是,他那凝聚萬千劍芒的一劍,甫一碰撞到陳汐身前的劍渦,再也無法前進。然后他便看到,陳汐身前那由無數渾圓劍弧形成的劍渦陡然瘋狂旋轉,猶如磨盤開動,不斷削弱著自己劍身上的沖擊力,劍尖包裹的萬千劍芒居然好像蠟燭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融化!
  劍氣凝渦?這是什么劍法?李淮心中一驚,連忙抽劍后撤。
  攻勢分崩離析,再不撤,只會給敵人留下可乘之機。
  轟!
  然而就在李淮抽劍后撤那一剎那,陳汐身前瘋狂旋轉的劍渦驟然一頓,轟地一聲爆炸開來。
  整個戰場的氣流轟隆隆破碎,發出一陣陣沉悶的爆音,那無數道由渾圓劍弧形成的劍氣,宛如隕落的流星群飆射而出,朝后撤的李淮暴掠而去!
  鐺鐺鐺鐺……
  手中的松紋劍被李淮施展得潑水不進,護在身體四周,堪堪擋住鋪天蓋地而來的凌厲劍氣,雖沒有受傷,身體卻因為受到劍氣不斷的沖擊力,狼狽地退到十幾丈之外。
  “怎么可能,李淮的松云千鶴錐竟然被這小子硬抗下來了!”
  “掃把星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那可是知微地步的殺招啊,這小子難道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實力?”
  “精彩!李淮原本打算一招之內給陳汐一個下馬威,卻不料反被陳汐逼退數十丈,這臉面可丟大了。”
  ……
  一招之間,陳汐超乎想象的戰力,令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看向陳汐的目光已是中帶著疑惑、驚奇、惘然、愕然……似是沒想到這個必敗無疑的家伙,竟會爆發出如此生猛的戰斗力。
  “好像是……亂披風劍法?”
  端木澤有點不確定,因為陳汐施展的那一招,形似亂披風,但其神韻和威力卻更上一重樓,儼然已有上品武技的雛形。
  “我也覺得像。”杜清溪想起剛才那一幕,也感到極為疑惑。
  兩人并不知道,陳汐在購買來《亂披風劍法》的玉簡之后,經過季禺的修繕,不亞于脫胎換骨,招式更為簡約直接,威力卻是呈幾何倍暴漲。
  “他修煉的《亂披風劍法》跟市面上的不同,應該是有高人親自修正過,招式雖不同,神韻卻是愈發精粹深邃,極為了不得。”
  宋霖目光灼灼,驚嘆道:“也不知那位高人究竟是誰,此等化腐朽為神奇的手段,恐怕也只有道境超凡脫俗的大能者才能為之。”
  聞言,杜清溪和端木澤互視一眼,皆感到有些不敢置信,難道在陳汐背后,還站著一位神通廣大的強者?
  “李淮的劍法已臻至知微地步,卻被陳汐那個廢物一招之間逼得狼狽不堪,蒼兄,你可看出其中奧妙?”
  城墻上,蘇嬌面色如霜,心中既驚詫于陳汐戰斗力之強,又對李淮的失常表現感到一絲憤怒。
  “李淮大意了,那小子的劍法也已臻至知微境地,劍勢絲毫不弱于他,猝不及防之下,方才會被逼得如此狼狽。”
  蒼濱略一沉吟,繼續說道:“不過咱們也無須擔心,雖說在南蠻冥域中無法發揮紫府境的優勢,但是在真元、法寶、以及裝備上,也絕非那小子能夠抗衡的。”
  蘇嬌點點頭,不再多說。
  “看來是我小覷你了。”李淮站穩腳步,冷冷盯著十幾丈外的陳汐,一招之間,被一個破敗家族的廢物逼退,令驕傲自負的他感到一種莫大的恥辱。
  此刻聽著周圍傳來的竊竊私語,他的臉色愈發冰冷陰沉,一股怒火倏然涌上胸腔,他身上的氣勢再次暴漲!
  劍吟如嘯!
  全身真元鼓蕩翻騰的李淮,毫不掩飾地釋放出自己的殺機:“接下來,我會用手中之劍來證明,你我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