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433 雷暴之區

感謝兄弟“青東”、“我是好人啊”、“看書快樂”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以及兄弟“醉青天”的666打賞捧場!
  ————
  星璇雷體,乃是脫胎于鯤鵬之骨內的一種強大神通,蘊含水行、雷霆、吞噬三種大道奧義。
  其中水行、雷霆大道乃是本源道意。而吞噬則是運用技巧之道,和劍道、刀道一樣,都是一種對技巧的一種領悟和掌控。
  而星璇雷體的修煉,就是以吞噬道意的技巧,去掌控和施展水行、雷霆兩種大道。
  像三師兄之前所演示的前二指之威,就是以吞噬之力,施展而出的水行和雷霆大道的可怕威力。
  “小師弟,星璇雷體這部神通,修煉至極高境界,能夠在體外凝聚出由億萬星辰凝聚而成的星璇之渦,雷暴轟鳴,吞天噬地,將敵人的一切攻擊都吞噬掉。”
  將星璇雷體的一些奧義講解完畢之后,三師兄神色一肅,認真提醒道,“不過你務必要小心,若敵人太過強大,萬萬不可施展此神通,否則有可能會引起自身反噬,神魂俱焚!”
  陳汐點了點頭,銘記在心。
  “小師弟,等你參悟出鯤鵬之骨內的吞噬之道,就可以修煉這部神通了。好了,該傳授的都已傳授,我也該走了。”三師兄笑道。
  “師兄……”陳汐有些不舍。
  “哈哈哈,小師弟莫要傷感,有朝一日,你我師兄弟必然能夠再次相見。”三師兄哈哈大笑一聲,拍了拍陳汐肩膀,而后撕裂虛空,踏步走入其,瞬間已消失不見。
  正是來也無形,去也無蹤,渺渺沓沓,如大道之機,鬼神不覺,仙魔不驚。
  陳汐遙望蒼穹之上,心憑生一絲悵然,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和三師兄見面雖然極為短暫,但對方的為人和秉性,卻極合他的脾氣,有一種相交恨晚的感覺,此時三師兄說走便走,他心也是有著頗為不舍的。
  “走了?”季禺帶著陳瑜和陳安兩個小家伙走了過來。
  “嗯,走了。”陳汐點了點頭,喃喃問道:“季禺前輩,你說我如今也算是神衍山的一名弟么?”
  季禺不假思索道:“那是當然,只有神衍山弟方才能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獲得主人的衣缽傳承,別人就是想冒充都冒充不來。”
  “原來,我早就有師門了啊……”陳汐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大笑,笑聲震蕩天,透著一股豪邁。
  ……
  三師兄的到來和離開,除了陳汐、季禺、以及兩個小家伙知道外,其他再沒有引起任何動靜。
  而從三師兄離開之后,季禺也隨之消失在洞府內,陳汐的生活再次恢復到平靜當,修煉、打坐、為陳瑜和陳安兩個小家伙傳道授業,日過得很充實。
  花開花落,不知不覺間,又是數月過去,距離進入太古戰場的日期,僅僅只剩下一個月了。
  而這段日,前來湖心島探望陳汐的人愈發多起來,似乎都知道他快要離開,所以提前來向他送行。
  這一天,清風徐徐,湖光瀲滟,湖心島上,陳汐正在和弟弟陳昊、端木澤、宋霖飲酒聊天,而在湖邊,雅晴、云娜、沐瑤、甄流晴、梵云嵐等女則在逗弄陳瑜和陳安兩個小家伙,不時發出一串串清脆悅耳的笑聲。
  氣氛平靜透著陣陣歡樂。
  “我走以后,咱們陳家的一切都交給你了。”陳汐仰頭飲盡杯酒,突然朝一側的弟弟陳昊說道。
  陳昊怔了怔,強自按捺下心涌出的傷感和不舍,神色一肅,認真點頭道:“哥,你就放心吧,等你從玄寰域回來,我保證讓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陳家。”
  陳汐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沉默許久,才說道:“別逼得自己太累。”
  如今已身為一家之主的陳昊,早已非往日的懵懂少年,在外人面前更是以沉穩威儀、一言鼎著稱,但此時,他卻眼圈一紅,差點就忍不住想掉淚。
  他知道,自己哥哥陳汐就要離開了,前往一片更為廣闊的世界闖蕩,前路未卜,兇險未知,甚至連歸期都無法確定。
  他更知道,若非為了尋覓到失蹤的父母親,為了為陳氏一族逝去的族人報仇,自己哥哥完全可以不這么拼命,完全也可以過上安穩幸福的日的。
  “哥,保重!”陳昊再次深吸一口氣,端起一杯酒,敬給這么多年來一直為自己擋風遮雨的哥哥。
  陳汐接過,一飲而盡。
  兄弟二人,相視一笑。
  ……
  十天后,清晨。
  陳汐早早從打坐醒來,洗漱之后,便即開始烹飪菜肴。
  當陳瑜和陳安兩個小家伙醒來時,他已經準備好了一桌豐盛無比的美味。
  “你要離開了嗎?”小陳安坐在桌旁,望著這一桌熱騰騰散發著誘人香氣的菜肴,并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動筷,而是抬起小腦袋,清澈漆黑的眼眸盯著陳汐,脆聲問道。
  小陳瑜見此,也放下手筷,仰臉望向陳汐。
  兩個小家伙都聰慧無比,僅僅從這一桌迥異于常的美味菜肴就猜到了些什么。
  這近一年的時間,陳汐和他們朝夕相伴,充當著父親、師尊、廚師、玩伴等等角色,彼此又都是至親,在前一段時間得知陳汐就要離開后,倆小人的情緒就顯得極為低落,但為了不讓陳汐分心,倆小人早商議好,都不表現出來,要開開心心送陳汐離開。
  但此時,小陳安還是沒有忍住,問了出來。
  看著兩個小家伙那望向自己的清澈眼眸,陳汐怔了怔,半響才點頭嗯了一聲,說道:“安兒,我走之后,你昊叔叔會幫著照顧你的,以后你們也搬回松煙城住,這里荒郊野外的,也不適合你們倆個小家伙再多呆下去了。”
  “我就想和你呆在一起。”陳安睜著清澈無邪的眼睛,認真問道:“你……能不能不走?”
  看著陳安眼神的希冀渴望之色,這一刻,陳汐突然有一種強烈到無以復加的沖動,留下來,陪在安兒身邊,看著他一點點長大成人……
  但最終還是理智占據上風,他不能這么做,因為他肩膀上承擔的東西實在太多,已經走上了一條注定無法以自己意志為轉移的道路。
  嗡!
  就在陳汐思索該如何安慰小陳安時,在那崆水湖上空,突然產生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凝聚成一條通道。
  一襲白袍的成候從走了出來,當看到陳汐,臉上不由浮起一絲笑意,說道:“陳汐,再有七天,太古戰場就要開啟,隨我來吧。”
  “前輩稍等,待弟安撫好小兒,這就前來。”陳汐當即站起身,躬身說道。
  “嗯。”成候點了點頭。
  這時候,陳昊、翡冷翠、雅晴、云娜、杜清溪、沐瑤、端木澤等人,也相繼來到湖心島上,一個個都沉默無言。
  離別總是傷感的,修士也不例外。
  陳汐將陳瑜和陳安交由弟弟陳昊,又將早已準備好的一個儲物戒指遞了過去,“這里邊是我這些年搜集的一些寶物,如今大多也用不上,你就留在身邊吧,萬勿推辭。”
  陳昊默默接過,點了點頭。
  陳汐笑了笑,身影縱起,來到成候身邊。
  轉過身,他的目光再次從眾人臉上掃過,最后停留在兒陳安身上,沉默許久,才拱手說道:“諸位,保重!”
  一旁的成候也朝眾人點了點頭,當即袖袍一揮,分開虛空,帶著陳汐走進一條空間通道當。
  “父親,安兒會一直等你回來的!”
  就在陳汐走進空間通道那一刻,陳安那稚嫩清脆的聲音在背后響起,那一剎那,陳汐心波瀾起伏,激蕩不休,因為,這是時隔一年之后,陳安第一次開口叫他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