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44 斷劍


  第二更,求紅票支援!!
  ——
  刷!
  話音剛落,李淮的身影連續幾個跳躍,幻化出一道道殘影,那是速度達到一定地步形成的視覺差。
  很快!
  場中的李淮猶如一道鬼魅,飄忽不定地游走逡巡。細碎的劍芒遍布全身,吞吐不定,猶如蓄勢待發的一枚枚鋒利箭矢。
  形似風,身如電,赫然便是李氏祖傳絕學——掠風幻影步!
  在修行界,雖說可以在市面上購買到不同品階的功法,但還有一些珍品功法是花費元石也極難購買到的。
  像大宗門、大家族自古至今傳承下來的各種功法絕學,非核心弟子根本就無法見到,更遑論去修煉揣摩了。并且這些宗門家族有著極為森嚴的規矩,擅自泄露絕學者,輕者廢除修為,重者直接抹殺性命。
  道理其實很簡單,對于任何宗門家族而言,功法傳承乃是其根基所在,泄露功法傳承,無疑是自毀根基。
  此刻,李淮施展的便是自家祖傳絕,一部詳細記載著基礎、知微、天人合一三個境界的上品步法,珍貴異常。
  咻!咻!咻!……
  李淮腳踏掠風幻影步,身體包裹在重重劍影之中,猶如一頭全身尖刺的刺猬,一道道泛著寒光的劍芒飆射而出。
  由于他身法太快,并且是圍繞著陳汐身體四周游走,這些劍芒劃過虛空,軌跡顯得刁鉆狠辣之極,仿似從四面八方而來,鎖定陳汐的咽喉、雙目、心臟、小腹、后腦、后背,似是已把陳汐當做了一個靶子。
  要以身法老壓制我么?
  陳汐漠然空洞的瞳孔里綻放起一絲精芒,腳尖一點,身體猛地竄了出去,同時手腳四肢像狂風舞柳一般搖擺扭轉,姿勢古怪地朝遠處的李淮沖去。
  “面對這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的劍芒攻擊,這家伙不知防御,卻要向前沖,他難道不要命了?”
  有人忍不住尖叫出聲,然而他話音剛落,便猛地發現,陳汐在前沖時,姿態雖然古怪丑陋,卻總能精準地逃開那些劍芒的封鎖,整個人猶如一條滑不溜秋的泥鰍,在方寸之間騰挪跳躍,衣服雖然被撕裂成一條條的,可渾身卻是沒有收到任何傷害,毫發無損!
  “這是……天龍八步?”
  端木澤怔然出聲,話一出口,他內心便感覺一陣羞愧,自己今天怎么了,連連失態,簡直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傻帽一樣……
  若陳汐施展的是一種罕見的功法,端木澤也不會如此失態,畢竟在整個大楚王朝的疆土上擁有近千億的修士,上千萬的宗門學府,功法自然也是繁若星河,不勝枚數,就是那些大能者,也不見得能認全所有功法。
  而端木澤之所以失態,便在于陳汐所施展的《亂披風劍法》,以及現在所運用的《天龍八步》都是市面上都能買到的普通功法,但偏偏經過陳汐施展之后,其神韻和精髓不僅徹底換了個模樣,威力更是暴漲許多,儼然已不損色于一些珍貴的上品武技,在這種情況下,端木澤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失態也就不可避免了。
  杜清溪跟端木澤同樣的疑惑,不過她卻沉得住氣,因為她知道,旁邊的宋霖一定會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的。
  果然,在看到陳汐所施展的面目全非的天龍八步之后,宋霖眼睛愈發明亮,興奮嘀咕道:“這小子身后肯定有一位道境通天的強者,竟能把天龍八步提升一個品階,也太厲害了……”
  嗤啦!
  身上的衣服再次被撕裂掉落,陳汐卻是神色不動,知微境界的天龍八步被施展到極致,比之李淮的掠風幻影步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家伙的步伐也如此厲害?
  李淮心中再次一驚,旋即暗自一咬牙,松紋劍上飆射出的劍芒愈發密集,如同滂沱密集的大雨一般,向不斷靠近的陳汐籠罩而去。
  砰砰砰……
  面對李淮近乎瘋狂的劍芒攻擊,陳汐的壓力驟然大增,面對一些實在無法躲開的劍芒,右手的青沖劍猶如長了眼睛一樣,刺、削、抹、挑、斬……把靠近身前的一個個劍芒精準擊碎。
  三十步!
  二十步!
  十步!
  ……
  陳汐每靠近李淮一步,在場眾人心中便不由捏一把汗,心中卻是越來越震驚,看向陳汐的目光也漸漸多出一絲敬佩、尊敬。
  明知前方劍芒如雨,卻仍舊逆向而行,的確很白癡,的確很愚蠢,因為有太過的方法來化解此招,大可不必把自己置身于如此絕境。然而,當這種近似白癡的行徑距離目標越來越近,那無所畏懼的堅韌氣勢,誰又能不心生嘆服?
  “李淮危險了,要不要我出手相助?”蒼濱皺眉問道。
  “不用,還沒到最后的時刻。”蘇嬌咬了咬嘴唇,輕聲說道,話雖如此說,她看向李淮的目光中,卻透著濃濃的失望和冷漠。
  陳汐躲避劍芒的姿態很丑陋,步伐卻是極為堅定,被漫天劍芒圍攻的他,就像一個頂著暴風雨前行的苦行僧,神色不悲不喜,雙眸漠然不起波瀾。
  怎么可能,他只是一個破落家族的廢物,一個只懂制符的符徒工,實力怎會變得如此厲害?
  看著不斷逼近的陳汐,李淮心情越來越焦躁,戰斗到此,雖未分出勝負,但這樣的局面已經完全出乎了李淮預料。
  一個廢物竟然跟自己殺得難解難分?
  蘇姑娘會怎么看自己?在場所有人又會怎么看自己?
  該死的南蠻冥域,怎么會限制修為?若不是如此,老子早就殺了這個廢物了!!
  一股暴虐的情緒在胸腔間升騰,李淮已經快憋屈瘋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涌上心頭,毛骨悚然,李淮陡然從那股暴躁的清晰中清醒過來,然而他就看見,一點凝聚著鋒銳冷光的劍尖在瞳孔中快速擴大,凜冽的劍風仿似帶著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
  不!
  李淮內心一聲竭斯底里的暴喝,身形倏然暴掠退后。
  然而……還是晚了一步。
  陳汐手中的青沖劍猶如跗骨之蛆,在李淮退后的那一剎那,徑直刺中其胸膛正中心。
  砰!
  劍尖甫一碰到李淮心胸,便仿似刺中了一個鋼板,發出一聲清脆的金屬交鳴聲音。
  內甲法寶?
  陳汐微微一怔。
  便在這時,李淮猛地揮起手中松紋劍狠狠斬下,陳汐手中的青沖劍瞬間被斬斷成兩截。
  不過,陳汐的一劍雖未傷到他,但其上凝聚的恐怖沖擊力,徑直把他拋飛出十幾張外,狼狽跌落地面,勉強穩重身體沒有跌倒。
  這番變化,幾乎發生在眨眼之間。
  過程雖然短暫,但其內驚心動魄的變化,仍舊令在場眾人看得心潮起伏,差點忘了呼吸。
  當啷!
  斷劍掉落地面,發出一聲脆響,眾人這才如夢初醒一般,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神色已是震驚一片。
  若是李淮沒有穿戴內甲法寶,豈不是在剛才那一瞬中,就死在了陳汐劍下?
  “好厲害!”
  “掃把……不,陳汐竟然如此厲害,劍法、身法似乎比李淮更勝一籌,這等戰斗力簡直不敢想象啊!”
  “越境戰斗嗎?不對,這里是南蠻冥域,李淮此時充其量也就是先天圓滿境界,不過即便如此,陳汐能夠戰勝他,也未免太過令人不敢相信了。”
  ……
  猶如炸開了鍋,在場所有人都七嘴八舌地抒發著自己的感受,言談之間,無不對陳汐刮目相看,那些來自松煙城的修士,更是已悄然改變了對陳汐的稱呼。
  “可惜……那把劍只是上品凡器,若換做是一件入階法寶,李淮即便不死也得遭受重創。”端木澤砸了砸嘴,搖頭嘆息。
  “陳汐的已經超乎我的意料了,我原本只把他當做靈廚師看待,誰知他卻以先天修為,把劍法和身法皆臻至知微地步,這等悟性就是放在龍淵城年輕一代中,也算得上佼佼者了。
  杜清溪贊嘆了一句,隨即秀眉微皺,說道:“不過陳汐若只有這一把劍,接下來的處境就會變得不妙了……”
  宋霖沒有開口,頂著蓬松散亂如鳥窩一樣的頭發,一眨不眨地盯著場中的陳汐,明亮的眼睛中隱隱透著一絲期待。
  “你的實力的確出乎我的意料,不過若是在外界的話,你覺得能近得了我的身體?”李淮冷然開口。
  的確如此,在外界的話,李淮完全可以憑借紫府境的手段,飛至空中,陳汐除非也進階紫府境界,否則連李淮的衣角都碰不到。
  “即便是在這里,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因為……我擁有比你龐大的真元,比你厲害的法寶,而你……”
  李淮看了看陳汐手中的斷劍,眼眸中盡是不屑之色,“這把劍恐怕是你唯一的武器吧?如今已被毀去,你還如何施展劍法?”
  聞言,議論紛紛的眾人齊齊閉上嘴巴,陷入沉默。
  是啊,戰斗便是戰斗,不僅需要比拼修為,還需要考較武技、武器、膽識、謀略……等等因素。
  自幼貧苦的陳汐,哪怕在修為上能夠不輸于李淮,但在武器上呢?李淮可是李家長子,其擁有的武器之精良,裝備之齊全,又怎是陳汐能夠比擬的?
  當啷!
  陳汐隨手丟棄斷劍,漠然看著十幾張外的李淮,緩緩道:“殺你,一對拳頭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