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442 霸道陳汐

感謝兄弟“于軒塵”、“myju”的打賞捧場支持!
  ————
  周四少爺哈哈一笑:“連小公主都擁有如此勇氣,我豈能再退縮,如此最好不過了,我也想去瞧一瞧,這隕寶之島究竟有何神奇之處。”
  陳汐心中卻是一嘆,不是不贊成去隕寶之島探險,而是有些不看好自己等人和大晉王朝裴羽的盟友關系。
  不過這時候,他也不適合多說什么,以免引起皇甫清影不必要的誤會,尤為重要的是,他的這番心思都是推測出來的,在沒有見到裴羽之前,一切都還無法確定,一旦與事實不符,倒顯得他疑心病太重,那就成小人行徑了。
  “走吧,咱們這就去和裴羽道兄匯合。”
  提及裴羽之名,皇甫清影眼眸泛起一絲異彩,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想和這位大晉王朝的天才強者會面。
  唰!
  千羽龍舟再次,沖入颶風和驚濤洶涌澎湃的蠻荒之海深處,足足飛出了不知多少萬里。
  隨著深處,蠻荒之海上的情景愈發可怖,驚濤駭浪與天接軌,水聲如悶雷,轟隆隆激蕩不休,一道道粗大狂暴的颶風之柱,席卷四周海面之上,嗚嗚咽咽,猶如巡海的惡靈羅剎,將整片天地都攪亂成一片混沌。
  受到惡浪和颶風的重重壓迫,千羽龍舟的速度驟然變慢許多,連陳汐三人的神色都凝重許多,小心戒備,以防遭遇什么不測。
  慶幸的是,一路有驚無險,并且很快他們就看到,一座座島嶼出現在了視野當。
  “這里是觀星島,我和大晉王朝的裴羽道兄相約在這里,然后一起行動尋覓隕寶之島。隕寶之島路途遙遠,據說在蠻荒之海最深處,以我們全力飛馳的速度,都起碼需要十天半月,路途之更要遇到許多兇猛妖獸存在的海洋區域,非常危險。”
  皇甫清影指揮著千羽龍舟,飛到了一座島嶼上。
  陳汐看著這島嶼,大約方圓數千里,面積廣袤,但在這浩渺無垠的蠻荒之海當,也只能算是一座“小島”了。
  像這樣的島嶼,在這片海洋上,星羅棋布,到處都是,漆黑的海洋亂流穿梭其,兇猛湍急,陳汐甚至能感覺到一些兇猛的氣息蟄伏在其。
  他的神識一掃,就看到大約近萬里深的海域之下,無數山體洞穴,一群群面目猙獰的怪魚在相互廝殺,相互吞吃,動輒成千上萬。在更深處,陳汐甚至看到一隊隊的人形魚妖,手持武器,在諸多的洋流出沒,渾身充斥死靈之氣,猶如夜叉惡鬼一般。
  這片浩大的蠻荒之海,誰也不知道有多深,一層一層,海水呈現漆黑渾濁之色,重比精鋼,分布著暴戾的死靈煞氣,顯得可怖之極。
  不過與之相比,這片海洋也衍生著外界極難見到的珍貴靈材、礦石,是一個天然寶庫,自太古戰場形成之初,就有許多高手達到蠻荒之海深處,采集各種天材地寶,不過更多的高手卻是葬身在了海洋之。
  “這里還算是比較安全的海域,屬于蠻荒之海的外圍,如果進入深處,那里邊的海獸才叫恐怖,據我父皇所說,數千年前,我大楚王朝曾有一批天才強者進入這里,結果碰到了一群實力堪比金丹境的蠻荒蜂鳥,全部被圍困而死。”
  皇甫清影收起千羽龍舟,和陳汐、周四少爺等待的時候,述說海上的種種兇險。
  “蠻荒蜂鳥?”陳汐知道,這種蜂鳥兇悍之極,比普通蜂鳥大上數十倍,行動如電,體外逸散著死靈之氣,雙目赤紅,那節肢好似刀鋒一樣,極為尖利,堪比地階法寶。最為重要的是,蠻荒蜂鳥不出現則已,一出現就是成千上萬,甚至數十萬,鋪天蓋地。
  若是只有數十只數百只,任何一名金丹修士都可以在瞬間將其全殲,但是一千只,乃至上萬只蠻荒蜂鳥一起殺來時,那簡直就是一支大軍洪流,浩浩蕩蕩,別說金丹修士,涅槃強者都不敢攖其鋒芒。
  畢竟任何事物,一旦數量上出現壓倒性優勢時,都是極為可怕的。
  “看來的確得小心一些,單個的海獸,我們自然不懼,但若是遇上一群一群的,還真難以應付。”陳汐點頭說道。
  嗤啦!
  就在這時,天邊虛空突然顫抖起來,無數的灰云都被震成了粉碎,一道森然無匹的劍氣降落而下,聲勢之凌厲,將島嶼四周的巖石都撕開一道道裂縫。
  劍氣如潮,奔涌如流,凌厲森嚴,浩浩蕩蕩,但是一落在島嶼上之后,突然收斂一空,顯現出一名銀袍青年。
  這名銀袍青年身材頎長,粉面玉唇,雄姿英發,有一種劍修特有的傲人氣度。
  “嗯?原來是崔道兄。”看到這名青年,皇甫清影明顯愣了一下,這才介紹道,“陳汐,周四,這位是大晉王朝絕代天才崔修鴻,劍術名動四方。”
  “崔道兄,這兩位是我大楚王朝的天才強者陳汐和周四。”
  “哦?”崔修鴻眉毛動了動,狀似驚訝,其實卻渾然沒放在心上,甚至自始至終只淡淡瞥了陳汐和周四少爺一眼,便徑直朝皇甫清影說道,“清影,其實有我和裴羽大哥在,你根本不必在找其他幫手了,畢竟有時候不見得人越多越好,相反很有可能是累贅也說不準。”
  周四少爺臉色頓時一沉,剛一見面就綿里藏針地譏諷自己和陳汐,這崔修鴻未免也太囂張了吧?
  陳汐心見此,卻是不動聲色。
  他正在腦海回憶有關崔修鴻的資料,這家伙出身大晉王朝一個古老家族,也是一個驚采絕艷的天才,劍法出眾,和裴羽一樣,都是大晉王朝年輕一代的頂尖強者。
  大晉王朝是七大一流王朝之一,實力遠非大楚王朝可以比擬,能夠在大晉王朝年輕一代當頭角崢嶸,由此就可以知道這崔修鴻的實力有多么強大了。
  “崔道兄,陳汐可是我大楚王朝年輕一代第一人,卿秀衣你是知道的,但在群星大會上卻敗在了陳汐手。”皇甫清影連忙說道。
  “天仙轉世之身的卿秀衣也敗在他手了?”銀袍青年崔修鴻眼神陡然一下凌厲起來,利劍一般,瞳孔內劍意洶涌,如潮汐起伏,似日月運轉,不經意間已展現出其對劍道的高超領悟。
  陳汐的眉頭不由皺了皺,他極為不喜別人拿自己戰勝卿秀衣說事,因為歸根究底,卿秀衣還是陳安的親生母親,這份血脈關系是誰都無法割舍的。
  換句話說,他和卿秀衣之間也存在著道侶夫妻關系,只不過是有實無名罷了。
  如今被人拿卿秀衣來陪襯自己,陳汐心自然有些不悅,不過他也看出皇甫清影是無心之舉,倒也不好再去計較。
  崔修鴻深深望了陳汐一眼,旋即話鋒一轉,皺眉道:“裴羽大哥怎么還沒到?”
  “修鴻,我們已經到了。”便在這時,一道清朗聲音響徹天地,突然天空之上,一道金色長虹劃落而至,瑞霞繽紛降落下來,花雨紛飛,一名男腳踏金虹,在瑞霞花雨之一步步走了下來。
  這男,身材錦袍玉衣,身材極其峻拔,容顏英俊,唇邊常掛著一絲溫煦笑容,尤其是一雙眼眸,漆黑深邃如浩瀚汪洋般,廣袤無垠。
  此時,他腳踏金虹,在瑞霞、花雨之踱步而至,好像仙人降落凡塵,氣度雍容,竟令人產生一股高貴不可攀的感覺。
  在青年身后,還跟隨著一男一女兩名年輕人,只不過這青年太過耀眼,如煌煌日月般,令在場所有目光都聚攏在他身上,以至于竟忽略了這兩人的存在!
  “陳汐,那便是大晉王朝絕世天才裴羽,同樣,他也是大晉王朝的太,身份尊貴無比。這次我費勁周折才和他結為同盟,千萬不能夠得罪。”
  皇甫清影飛快傳音道,“至于裴羽身后的一男一女,分別是魏慕云和冷倩秋,也是大晉王朝的天才強者,出身高貴,實力毫不遜色于崔修鴻,也最好別得罪了他們。”
  大晉王朝的太?
  陳汐心一動,恍然明白過來,怪不得皇甫清影對此人如此上心,原來不僅是因為此人修為了得,關鍵此人還是一尊一流王朝的太,這等耀眼人物的確值得任何人重視。
  畢竟,一流王朝的實力,絕非普通王朝能夠比擬,皇甫清影雖然貴為楚皇之女,但對上大晉王朝的太裴羽,身份上也要差上一籌。
  不過陳汐對此卻談不上敬畏,都進入太古戰場了,管你是高貴太,還是低賤奴仆,只是一層身份而已,統統都是虛的,只有自己所擁有的力量才是真的,也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
  “嗯?怎么又多出兩個人?”錦袍玉衣英俊無匹的大晉太裴羽,突然看到了陳汐和周四少爺,唇邊常掛著的一絲溫煦笑意消失,這一刻,天地都仿佛察覺到他的不悅,變得暗淡下來。
  ————
  下一章晚上7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