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450 天狼王朝

感謝兄弟“孤獨旋木”、“zq96112”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以及兄弟“青東”、“四周”的打賞捧場!
  ————
  蠻荒之海的深處,充斥著濃郁的死靈之氣,甚至還有無數破碎的空間以及空間裂縫,附近往往有一些強橫的海妖盤踞其中,可怕無比。
  一般的修士深入其中,就算隱藏的再好,身上的氣血、氣機,神魂波動也會引起無數海妖的注意,然后一擁而上,撕裂吞噬掉。
  不過陳汐卻不同,他的星空之翼無聲無息,周身巫力循環于背部的雙翼之內,自成一片乾坤,根本不可能逸散出任何氣息,并且速度還奇快無比,穿梭重重海水和空間碎片之間,宛如瞬移般,即便有海妖了他,也根本不可能追攆上。
  也不知飛了多久,陳汐忽然心中一動,察覺到一股強烈的妖氣波動,當即抬眼朝下方望去。
  下一刻,視野中已出現了無數綿延山脈,這些山脈坐落海底,高大險峻,甚至比陸地上的山岳都要高大雄渾。
  而在那山脈四周,赫然坐落著密密麻麻的巨大洞穴,無數的水火暴猿在其中游弋逡巡,遠遠一望,簡直就像一座修建在海底的國度一般,恢弘無比。
  這便是水火暴猿的老巢了。
  陳汐一心牽掛湮滅靈碑,當即將神識以‘回旋漣漪’的方式擴散而出,瞬息之間,已覆蓋方圓萬里之內,橫掃查探。
  這樣做,可以不驚動那些水火暴猿,同時又能查探出各種可能存在的危險,以防范任何可能發生的不測。
  沒過多久,陳汐就了目標。
  那是一座周身散發烏光神霞的山岳,聳立在群山之中,在其頂部,修建著一座巨大祭臺,古老滄桑,而在祭臺中央,則矗立著一塊二尺高的石碑。
  這塊石碑古樸之極,布滿斑駁痕跡,仿似歷經無盡歲月的洗禮,散發著令人心驚的古老厚重氣息。
  而此時,正有眾多的水火暴猿圍攏在石碑四周,盤膝坐地,那猙獰殘暴的面容里,竟罕見流露出一絲平靜氣質。
  這塊石碑,顯然就是被水火暴猿一族供奉為圣物的靈碑了,也就是傳說中源自太古諸神之戰當中的遺物。
  “不,的確蘊含著湮滅道意!”陳汐的神識擴散而出,悄無聲息,在眾多水火暴猿不知覺間,已籠罩在靈碑之上,稍一查探,就感覺一股磅礴浩瀚之極的湮滅之力從中溢散而出,精純之極。
  那塊靈碑,簡直宛如湮滅大道蘊生的本源之地一般,給人心靈以強烈震撼。
  不過陳汐也注意到,在這塊靈碑附近,還有一些強大的存在居住其中,守護靈碑,單單從氣息上判斷,只怕皆有金丹巔峰修為,甚至不乏涅槃境的強橫存在,顯然這些都是水火暴猿一族的精銳所在。
  “水火暴猿一族最高修為也只涅槃境,不過這卻威脅不到我,以我如今的戰力,足可以擊敗一般的涅槃強者,即便想要脫身,只要不是地仙老祖出手,其他人只怕都攔不住……”
  陳汐沉思許久,不再遲疑,施展星空之翼,如一抹透明影子般,悄無聲息抵達海底國度中,朝那古老祭臺所在的山峰接近而去。
  其實,水火暴猿的巢穴四周,都布置著重重陣法禁制,滲透進了每一寸空間之中,換做其他人,恐怕沒有誰能神不知鬼不覺潛入其中。
  可惜遇到了精通符道的陳汐,連五大神箓他都能完美篆刻進劍箓內,這點陣法禁制自然難不倒他。
  唰!
  無聲無息的,陳汐已悄然來到了祭臺之上,不過他并沒有立即出手搶奪,似乎察覺到,而是再一次以神識細細查探起來。
  果然,在祭臺附近,再次令他了一絲蹊蹺之處,那靈碑四周不僅有水火眾多暴猿在守衛,就連靈碑所矗立的下方,竟然被開辟出了一個空間,其中赫然有著一頭強大的水火暴猿坐鎮其中,由于靈碑所散發的湮滅之力太過濃郁,竟差點隱瞞過陳汐的神識探查。
  這頭水火暴猿的氣息很強大,絕非一般涅槃強者可比,即便放在人類修士當中,也足夠稱得上是涅槃強之中的佼佼者。
  “看來只有先解決掉這老家伙,才能安全取走靈碑了……”陳汐眼中寒光一閃,身影悄無聲息鉆入禁制之中,來到了那片空間內。
  這名水火暴猿修煉的明顯極為悠長,面貌已跟常人無異,盤坐空間之內,氣息暴虐,周身繚繞著濃郁如同實質般的黑霧。
  而那黑霧中,竟然飄蕩出一縷縷冤魂,掙扎的、慘嚎的、痛哭的、桀笑的,充斥無盡怨念,赫然都是被這頭水火暴猿虐殺的人類修士,密密麻麻,只怕有上千之數,也不知被他煉化煎熬了多少年月了。
  “還真是嗜殺殘暴啊!”陳汐見到這凄慘無比的一幕,心中殺機愈發沸騰了。
  “誰!”
  便在這時,這老怪物似乎察覺到,猛的抬起頭,赤紅雙目中爆射出兇厲光芒,嘴邊獠牙暴露,氣息瞬間變得暴虐猙獰無比。
  唰!
  陳汐直接出現在了這老怪物面前,大湮滅拳,暴擊而出,立刻之間,在這老怪物還沒有反應時,就被一拳轟飛了出去,鮮血飛灑,已受到了重傷。
  如今的大湮滅拳威力,絕對算是陳汐最強的殺招之一,又歷經了種種殺戮的磨礪,其威力徹底顯現出來,再加上此時他悍然突襲,打了這老怪物一個措手不及,頓時就收到了奇效。
  不過這老怪物實力也的確很強,換做另一個涅槃修士只怕早已一命嗚呼了,而他卻僅僅遭受重傷,并沒有死掉。
  “你……”這水火暴猿一族的首領級強者,此時突遭重創,又是驚懼,又是暴怒,想要張口大喝,但下一刻,一尊拳頭再次迎面而至,逼得他連喘息的都沒有,更別說出聲了。
  砰!
  又是一記大湮滅拳轟出,拳意如凝,貫透虛空,磅礴的陰陽道意逆轉四荒,顛倒八極,直接將這老怪物再次震飛出去,渾身飆血,染盡虛空,氣息已是變得微弱之極。
  陳汐得手不留情,縱身上前,再次一拳轟在老怪物頭顱上,腦袋頓時爆掉,血漿涂地,徹底死絕。
  僅僅三拳,僅僅一個眨眼間,就將一個涅槃境中的佼佼者輕松抹殺掉!這一幕若是被裴羽那些人看到,也不知該做出如何感想。
  “嗯?回事?涂肖首領的氣息一下子消失了?”
  “不對,我好像感到靈碑下方傳來一陣波動……”
  “難道是敵襲?!”
  就在陳汐轟殺掉那頭水火暴猿時,在巢穴的四面八方,頓時響起一片嘩然聲,但令這些水火暴猿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的是,自家巢穴四周明明布下了無數的禁制,怎會有人竟然能夠闖進來?即便是敵襲,也應該發生在禁制之外啊?
  眾多水火暴猿都被這突然的變故,搞得有些措手不及。
  而趁此機會,陳汐毫不猶豫出手,直接探手一抓,從地下空間中將靈碑攝入手中,顧不得打量,抬手就裝進了浮屠寶塔。
  下一刻,他便全力施展星空之翼,化作一抹虛無透明的影子,朝外暴掠而去。
  “不好,我族圣物也被偷走了!”
  “該死,封鎖四周,千萬不能讓敵人逃掉了!”
  “追!全部出動,見到任何外人,統統立殺無赦,竟敢傳入我族巢穴偷搶圣物,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靈碑的突然消失,頓時令水火暴猿一族打亂,這可是族中圣物,竟然在眼皮底下被人搶盜而走,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這些水火暴猿本就脾氣暴虐之極,受到如此大的刺激,頓時一個個發瘋了般,咆哮著,怒吼著,在海底穿梭翻騰,欲要捉拿出盜賊蹤跡,將海水都攪得劇烈翻滾起來。
  這時候,陳汐已經逃出了水火暴猿的海底國度,朝海面極速掠去,星空之翼每一次振動,都掠出千里之地,那等速度,就連這些天生的水族海妖都望塵莫及。
  不過由于這些水火暴猿的數目太多,不下數十萬眾,沿途分布,擴散整個海域,此刻全體出動,登時就了陳汐的一絲蹤跡。
  “快看,在那里!”
  “竟然是人類修士!”
  “人類修士?可惡,多少年了,只有咱們虐殺人類修士的份兒,何曾被他們騎在咱們頭上?殺!一定要殺了他!”
  瞬時之間,水火暴猿從巢穴中全體出動,駕馭著狂暴的水流,浩浩蕩蕩朝陳汐追攆而去,聲勢駭人之極。
  “不好,竟然惹得水火暴猿一族全體出動了。”就在陳汐快要接近海面時,他猛地就察覺到,海底深處一股狂暴的大軍洪流正在沖上來,神識一掃,密密麻麻只怕有數十萬之數,連他都一陣感到一陣心悸。
  “看來必須早早通知皇甫清影他們,否則一旦被水火暴猿一族全體圍困住,絕對是有死無生的局面……”
  陳汐腦海中飛快思索,一躍跳出了海面,而后神識一掃,頓時就了皇甫清影他們的身影。
  ————
  P:下一章中午1點左右,這些天瑣事有些多,三更已是極限,不過周末之前肯定會多加一更,為咱們的第一位黃金盟主“四周”兄慶賀的!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