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457 諸神遺物

感謝兄弟“winmars”和“只是偷偷看看”各投出的5張寶貴月票支持,還有兄弟“winmars”的666打賞捧場!必須加更了,另外,月票距離20名只差14票,求給力!
  ————
  “噗!”
  天狼王朝天才強者狄萬樓口中噴血,直翻白眼,差點直接背過氣去,雖然有真元防身,但被陳汐直接拎著右臂砸進地面巖石內,仍舊令他痛不欲生,眼冒金星,掙扎著要爬起來。
  然而,陳汐攥著他的右臂,再一次掄動起來,轟的一聲砸在一側一塊萬斤巖石上,這一次狄萬樓直接昏厥,血肉模糊,全身骨頭都斷了不少。
  “狄兄!”黎峻震怒,目眥欲裂,竟然不顧一切朝陳汐沖來,手中銀白長槍一抖,槍影重重,槍尖爆綻暴雨梨花般的星芒,刺破天地,迅速飆射飛來,襲向陳汐的后心。
  “砰!”
  陳汐掄著手中的俘虜擋在身前,血水迸射,狄萬樓發出一身慘叫,從昏厥中醒來,身體差點被黎峻的槍芒戳穿成篩子。
  “無恥!”黎峻發出一聲驚呼,心中也是后怕不已,剛才那一下,自己竟然差點殺了狄萬樓!這讓他愈發痛恨起陳汐,槍身飛旋,身影如電,再次向前猛攻。
  陳汐轉身,右手攥著俘虜,左臂在半空輕輕一劃,轟涌出一片雷暴漩渦,電弧閃爍,雷霆熾盛,發出一聲震天轟鳴,直接席卷而出。
  雷暴翻滾,漩渦重重,虛空崩滅,天地轟鳴,陳汐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擊,所產生的聲勢卻是浩大可怖,仿似雷神震怒,電母驚叱,駭人無比。
  “轟!”
  一剎那間,黎峻的攻擊就被直接瓦解崩潰,踉蹌倒退,嘴中大口噴血,居然在僅僅一擊之間,就已遭受重創!
  這很驚人,但陳汐卻并不滿意,要知道早在之前來隕寶之島的路上時,他就將星璇雷體的諸般變化掌控于心,全力一擊足以齏粉一頭堪比涅槃強者的魔焰獨角鯊,但卻并沒有將黎峻一招擊斃,而只是震的咳血而已,并沒有達到預期中的效果。
  由此也可知,黎峻的實力的確也厲害之極,否則絕難逃過這一劫了。
  然而,看在其他人眼中就不同了,這簡直太恐怖了,這才一擊啊,居然就重創了天狼王朝另一位天才強者!
  嗖的一聲,陳汐沖了過去,雷暴漫天,漩渦轟鳴,蘊生雷霆、吞噬兩種大道奧義,將前方籠罩。
  本身就遭受重創的黎峻自然不能抗衡了,尤其是陳汐的速度太快,幾乎瞬移般已逼臨過來,頓時黎峻的處境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轟!”的一聲,黎峻當即就被轟飛,渾身焦黑,冒起一縷縷白煙,倒在地上抽搐,再也不能站起來了。
  其實這個結果還算好了,若是陳汐愿意,甚至可以直接齏粉吞噬掉對方,將其精血、真元統統化為自身力量。
  不過陳汐并非生冷不忌的野獸,這種做法跟活吃人沒什么區別,雖然可以補充自身體力,但若非逼不得已,他也決不會這么做的。
  接下來,陳汐將黎峻扔在旁邊,和狄萬樓并排躺在一起,全都遭受重創,無法站起身來。
  所有人都駭然,這家伙也太兇殘了,這才幾下而已,就解決了天狼王朝的兩大天才強者,他……還是人嗎?
  “我之前就說過,殺兩個也是殺,殺一群也是殺,你們天狼王朝的人,盡可以前來挑戰,在下奉陪到底!”陳汐那淡然平靜的聲音倏然響遍全場。
  他身姿峻拔,衣衫獵獵,清俊的氣質飄然出塵,但此刻,隨著他的聲音響徹天地間,無形中令他整個人出了一份睥睨霸道之氣,顧盼之間,竟無人敢直視他的目光。
  眾人都呆住了,有些不敢置信,這家伙難道想一個人,就將天狼王朝的天才強者一網打盡?
  “霸道!”
  “實在是太霸道了!”
  “據聞此子乃是大楚王朝年輕一代第一人,實力還要高出天仙轉世之身的卿秀衣一籌,如今看來,的確是生猛之極啊。甚至和一些一流王朝的頂尖強者相比都不分上下。”
  這一刻,燕魚兒他們這五六個天狼王朝的天才強者,都有點發憷,狄萬樓和黎峻可是他們天狼王朝最厲害的兩個天才人物,可居然這般敗了,直接就給撂倒成重傷,他們上去也不行啊。
  “怎么?你們不為那些死去的同伴報仇了?”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冷意。
  “太囂張了,我和你拼了!”燕魚兒勃然色變,怒斥一聲,再忍不住身影掠出,碧玉彎刀橫空劈斬,爆綻出萬千碧磷刀火,凌厲陰寒,令虛空都被劈成一塊塊燃燒起來。
  陳汐凝眸,準備對決,他可不會因為對方是女人就下不了狠手。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赤霞沖來,可怕無比,無聲無息的襲殺他的后腦,狠辣陰毒,要一擊洞穿其頭顱。
  顯然,這名偷襲者已經看出陳汐乃是一名強橫的煉體者,而頭顱乃是所有煉體者的軟肋,頭顱一碎,即便肉身再強大,也必死無疑。
  卻是雪虹王朝的一名天才強者出手了,此人名叫墨凌,一身黑衣,面色漆白,眼眸狹長,躲在人群中,極為不起眼。
  但是他一出手,卻狠辣驚人無比,爆射出一柄繚繞著火光的飛劍,只有巴掌長,無聲無息,鮮紅欲滴。
  “想不到那小劍癡太叔華容沒出手,這家伙倒是先忍不住了。”陳汐神識何其龐大,瞬間就鎖定對手。
  在開戰之初他就注意到,此次前來隕寶之島的勢力中,除了天狼王朝之外,還有雪虹王朝、東夏王朝這兩個勢力,同樣也和大楚王朝是世仇,心中早就暗自戒備,又豈會被這偷襲給得逞了?
  他當即側身一掠,避開劍芒,以手指擊打在劍身上,要奪過來。不過這柄飛劍靈性很強,迅速避過,且爆發出無盡火光,要斬斷其手指。
  一場大戰就這樣爆發了,天空中燕魚兒的碧磷刀火如雨傾瀉,一側雪虹王朝的天才強者墨凌祭出飛劍偷襲,兩者攻擊迅猛狠戾,全都閃耀熾盛光芒。
  ……
  “無恥,竟然群攻,我去幫助陳汐!”見到這一幕,周四少爺頓時大怒,周身真元洶涌,抬腳就要沖去戰局,幫陳汐一臂之力。
  不過崔修鴻卻攔了上來,冷冷呵斥道:“愚鈍!難道你想咱們和大秦王朝那群人全面開戰嗎?你想找死,但別把我們也拉下水!”
  他心中忌憚陳汐,但卻不把周四少爺放在眼中,說話時也毫不客氣,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周四少爺本就是跋扈脾氣,何曾被人如此罵過,當即面露殺機,指著崔修鴻鼻子,罵道:“你他媽有種再說一次試試?老子豁出命不要也要宰了你這個卑劣陰險的狗東西!”
  崔修鴻一呆,似也沒想到除了陳汐之外,這個名叫周四的家伙竟也敢如此罵自己,甚至嘴巴比陳汐還惡毒。
  他登時氣得火冒三丈,陰沉著臉扭頭朝裴羽說道,“太子您看,這家伙受咱們庇護,非但不知感恩戴德,反倒是愈發囂張目中無人了。簡直和那陳汐一樣,無法無天,若再不管教管教,只怕他還要反天了!”
  “狗東西!你……”周四少爺的少爺脾氣上來,正準備什么也不顧干死這個性崔的陰險小人,但這時候,皇甫清影卻把他攔住了,囑咐他務必要隱忍,否則非但救不了陳汐,反而會徹底得罪裴羽等人,那可就大大不值得了。
  “好了,不要爭執了,被其他人看到成何體統?若是再不顧大局,就別怪我出手無情了!”而這時候,裴羽也不悅開口,目光卻是冷冷盯著周四少爺,隱含一絲殺機,警告威脅之意十足,明顯是在偏袒崔修鴻。
  周四少爺直氣得渾身哆嗦,咬牙切齒,若非因為皇甫清影的囑咐,他早不顧一切為所欲為了。
  而崔修鴻則露出一抹陰冷笑容,得意無比,心中惡狠狠道:“陳汐啊陳汐,沒人幫助你,我看你還能蹦跶多少時間!”
  “轟!”
  然而下一刻,崔修鴻就看到一幕令他不敢置信的畫面,陳汐竟然轟出一個巨大雷暴漩渦,直接將燕魚兒震飛出去,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重重栽落地面,咳血不止,沒掙扎兩下就徹底暈厥過去。
  這家伙也……太變態了吧?這可是兩位天才強者的聯手攻擊啊!崔修鴻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心中對陳汐又是恨又是驚懼。
  “哼!傻眼了吧?”周四少爺不屑瞥了一眼崔修鴻,心中卻也是暗松了口氣,陳汐沒事,令他心中的焦慮和憤怒消退了大半。
  電芒飛舞,雷暴飛旋,解決掉燕魚兒之后,陳汐毫不停留,折身朝雪虹王朝的墨凌擊殺而去。
  “鏘!”
  陳汐出手,開始硬撼那通體鮮紅欲滴的飛劍,渾身爆發出無盡雷芒電弧,要收服這件飛劍。
  凌墨頓時色變,大戰幾回合之后,它已經萌生退意,竭盡全力都奈何不了對方,反而被對方將燕魚兒瞬間擊敗,這樣的結果令他感到心顫,就要逃走。
  “想走,沒那么容易!”陳汐突然身影一展,拳意如渦,雷芒凝聚,全力砸出,咔嚓一聲,竟然直接將那柄天階飛劍擊碎掉了。
  ————
  月票榜名次超越了前面兩名,明天和后天會分別多家一更,今天同樣四更,最后一更為黃金盟主“四周”慶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