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460 白骨神火

感謝兄弟“醉青天”“15900872”、“哭著看你”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轟!”
  小劍癡太叔華容剛死,那潔白通靈的如意異寶就突然*起來,表面乳白色光芒紛飛,化作一股可怕的波動,將這片峽谷徹底震碎。而后它升騰而起,光芒如海,令天地都劇烈顫抖起來。
  “不好,這異寶似乎被激怒了!”遠處傳來驚叫,那是太叔華容的兩名同伴,兩人在見到陳汐祭出半仙器時,就察覺不妙,轉身飛逃。此時遠遠見到這一幕,嚇得臉色一白,逃的愈發迅速了。
  “最后試一次,如果不行,就立即離開。”這時候陳汐已顧不得斬殺這兩人,催動全身修為,凝聚萬千雷暴漩渦,朝那如意異寶籠罩而去。此物通靈且強大,若是不能將其降服,陳汐心中著實有些不甘。
  “嗡!”
  如意抖動,竟然斂去了所有光華,通體晶瑩的近乎透明,幾乎同時,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倏然從它身上擴散而出。
  陳汐見狀,二話沒說,化成一道流光,轉身就逃,他感覺到了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轟隆隆!”
  果然,就在陳汐剛剛撤離,后方倏然發生爆炸,那如意異寶大放光明,像是一顆彗星隕落而下,將那里的山地崩裂齏粉,蒼穹都像被震碎,駭人無比。
  恐怖的力量席卷八方,將這里徹底湮滅,成為死絕之地。
  “好強大的異寶,該不會是太古諸神親手煉制的法器吧?”陳汐飛逃,心中無比可惜,這樣的異寶實在太強了,估計就是地仙見到都要眼紅無比。
  “嗖!”遠處天邊傳來一陣刺耳的破空聲,那一件如意異寶,竟然化作一道虹芒遠去,破碎的山地恢復寧靜。
  “嗯?這寶貝如此強大,為何會選擇離開那片隱伏之地?”陳汐扭頭瞥見此幕,不由一呆,那如意異寶竟然匆匆離開了,這讓他非常疑惑。
  “我倒要看看,它究竟要去哪里。”陳汐毫不遲疑,一溜煙的追了上去,一路追隨。
  然而那件如意的速度太快了,比瞬移都快上一絲,即便陳汐全力施展星空之翼,也是追趕不上,眼睜睜看著它消失在前方。
  不過陳汐并沒有放棄,一路前行,山川景物迅速倒退,不知不覺,竟然已進入到了這片浩瀚無垠的遺跡最深處區域。
  半天之后,陳汐終于感應到了那件如意異寶的波動。
  遠方,竟然出現一條綿延浩蕩的大河,令人心驚的是,那河水中白骨累累,流淌的全部都是白骨,骷髏頭。
  陳汐立在河邊,陰風嗚咽著,吹入這條白骨長河中的骷髏頭中,發出空洞洞的桀叫聲,仿佛鬼哭狼嚎,令人頭皮發麻。
  而在白骨長河中央,竟然燃燒著一種乳白色火焰,就像熾白色的巖漿翻滾,汩汩而涌,景象詭異,看起來非常的可怕。
  “這是白骨神火!”陳汐驚訝。認出這種火焰,心中震驚不已。
  傳聞太古一些驚天動地的神靈,隕落之后,其周身骨骼中烙印的神性,歷經無盡歲月而不泯滅,就會形成白骨神火,飄蕩世間,乃是煉制仙器的最頂級神火!
  這條白骨長河中心,有一團火苗條跳動,璀璨如神格,熾盛無比,隱約間竟有神性光輝流溢,發出縷縷大道之音,異象驚人。
  陳汐目光湛然,仔細眺望,如果那真是白骨神火的話,豈會是說這條白骨長河中,有著一尊太古神靈的尸骸?
  神靈的尸骸,大道纏身,神格內蘊,意志不朽,擁有無盡神性,其價值之大,只怕天仙見了都要搶破腦袋。
  這就如同一些絕世兇獸的天生骨紋一樣,蘊含著諸般大道奧義,并且還有神靈對天道法則的領悟和智慧,若能從中參悟到一絲精髓,絕對受用無窮。
  “那如意在火焰當中!”下一刻,陳汐就吃驚發現,那一件潔白晶瑩的如意,竟然在白骨神火中浮沉,承受著火焰的熔煉和鍛鑄。
  難道這件如意異寶有傷,想要借助白骨神火修復己身,或者是說要尋求蛻變?若這是真的,那這件異寶所擁有的靈性就太可怕了。
  “也只有仙器的器靈,方才能擁有如此智慧吧?”這一刻,陳汐甚至懷疑這件如意異寶是一件仙器,即便不是仙器,也絕對差不到哪里。
  白骨長河滔滔,尸骸遍布,河中央神火燃燒,熾盛火焰如乳白色的巖漿噴涌,所釋放出的氣息令人心悸,危險之極,陳汐不得不暫時避開。
  接連數天,他都在白骨長河附近出沒,一直等待著白骨神火熄滅,然而那里熾盛一片,火霞滔滔,渾然沒有停下來的樣子。
  又是七天過去,白骨神火終于發生了變化,不再向外噴涌,而是沉入了白骨長河中,而那如意異寶也隨之潛入,若非陳汐一直注視這里,只怕會以為它們都消失不見了。
  “嗤!”
  這天,陳汐正在河邊凝視,忽然一道劍芒掠來,一個白衣年輕人出現,持劍從半空飛掠,居高臨下,斬殺陳汐。
  附近陸續有人影出現,赫然是雪虹王朝的一眾天才強者,而這白衣青年正是太叔華容的兩名同伴之一。
  陳汐避開這一縷劍芒,凝視這些人,訝然發現,這群人中不止有雪虹王朝的天才強者,還有東夏王朝、天狼王朝、大乾王朝之人,足有十五六個。
  “你們真是陰魂不散啊。”陳汐說話時,眉心出現一道豎目,一掃眾人,并沒有發現涅槃境的氣息,這令他安心不少。
  當日在峽谷中,太叔華容展現出涅槃四煉的修為,令他也感到棘手不已,若非擁有半仙器火翎扇,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斬殺掉后者。
  其實在進入太古戰場前,楚皇便即有交代,只有涅槃境界的實力,方才能夠在太古戰場的競爭和殺戮中擁有自保之力。
  不過太古戰場的環境太過兇險,幾乎尋覓不到可供靜修突破的凈土,再加上陳汐孤身一人,也無人在一旁護法,所以遲遲沒時間沖擊涅槃境界。
  不過他早已決定,待離開隕寶之島時,無論如何也要將實力突破至涅槃境界,只有這樣,方才有資格與那些真正的強者叫板。
  “哼,仇恨自當以暴力來解決,誰讓你是大楚王朝的人呢?”為首的一名青年身穿華袍,名叫耿羅,乃是大乾王朝的天才強者,顯然,這群人皆是以他為馬首是瞻。
  陳汐聞言一笑,搖頭道:“這些日子以來,你們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死的還不夠么?還敢繼續追殺于我,難道就不怕全部隕落在這片遺跡當中?”
  他說的是實話,從第一次獸潮爆發,直至今日已有兩個多月時間,在這段時間,他經歷了不知多少的偷襲和伏殺,死在他手中的天才強者的數目也是極為驚人。
  不過這話聽在這群人耳中,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和諷刺了,一個個勃然變色,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你以為你今天還能繼續活下去?這次為了徹底誅殺你,我們多個王朝天才強者匯聚一起,任你身法速度再快,這次也難逃一死!”耿羅大喝,悍然出手。
  他能夠被推為眾人首領,實力自然不弱。事實也的確如此,耿羅本就是一流王朝“大乾”的一代俊杰,同輩中少有敵手,在這片遺跡當中劫殺陳汐也不止一次了,可卻沒有一次成功,實在是一種奇恥大辱。
  此次糾集這么多人前來,就是為了徹底封死陳汐逃走的可能,然后將其擊斃。
  “唰!”
  耿羅長刀掠空,鋒芒如熾,盛光驚天,朝陳汐當頭劈下。
  這是一場殺劫,并且看情況的確已很難脫身,不過陳汐也沒打算再逃,探手抓住劍箓,劍勢如潮,向前奔涌,將耿羅的攻勢化解。
  “一起上,徹底誅殺此獠!”有一位青年上前,共同出手。
  與此同時,其他人分散四周,身影鎖死八方每個角落,而后齊齊朝立身河邊的陳汐全力攻擊。
  “轟!”
  大戰一觸即發,陳汐先后和幾人硬碰,氣血翻涌,那漫天的各種攻擊壓的他要窒息。
  這不是一兩個人,而是十五六人。
  十五六個來自不同王朝的年輕一代頂尖天才,所修習的武學皆都有完美級別,所掌控的法寶也都是天階極品行列,此刻聯合出擊,欲要鎮殺陳汐,那等力量,只怕涅槃強者也要望風而逃。
  陳汐心中凜然,知道不可力敵,萬一徹底被圍困在這里肯定要死無葬身之地。
  他并不戀戰,邊戰邊退。
  “陳汐,你的實力的確強大,比之我大乾王朝最頂尖的年輕強者也不逞多讓,但是你今日必死無疑,并且不止是你,你們大楚王朝的其他天才也將全部隕落在太古戰場中!”耿羅大喝,攻勢愈發狂猛,如驟雨狂風,悍勇之極。
  陳汐被震得氣血翻滾,頻頻施展星空之翼躲避,不過神色卻并不驚慌,最后身影一晃,朝一側的白骨長河沖去。
  他心中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不僅要活下來,還要將此次圍殺的人全部抹殺掉!
  ————
  下一章凌晨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