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46 洞冥令


  第一更!求紅票,收藏!兄弟們請助我一臂之力,沖上新書榜前五!
  ——
  喋血城占地足有萬里之遙,其內鱗次櫛比地遍布著無數座青石房屋,可容納下十數萬人居住于此。
  如今,整個喋血城內才不過一萬人數,再加上這些房屋皆是無主之地,所以每個人盡可以挑揀一處房屋來居住。
  不過事實卻并非如此,躲在喋血城中,雖可以避開城外猶如汪洋般的煞獸群,但修士之間的廝殺與爭奪卻是無可避免之事。
  沒辦法,煞珠的價值太高,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在這與世隔絕的血腥山地內,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
  所以為了自身安危著想,大多數人皆選擇聚攏在一些強者附近的房屋內,一來廝殺之時人多眼雜,若有熟人相幫那是最好不過,二來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出現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場景。
  陳汐等人進入喋血城,一路走來,見多了這樣的情景,倒也不以為怪。
  “此次南蠻冥域試煉跟以往不同,能被大多數人公認為強者的,必然是紫府境修士無疑,雖修為被限制在先天境界,但相較而言,這等修為無疑已處于巔峰行列。”
  路過一處百多名修士聚集的房屋前,杜清溪輕聲向陳汐解釋道:“你看,這里便有四名紫府修士,應該是來自南疆鳳霞宗之人,個個氣息強大,其實力比李淮只高不低。”
  陳汐抬眼望去,只見在那中央一處石屋前,四名衣著華貴的修士正在頓足談笑,一個魁梧中年,一個枯瘦老者,以及兩名青年男女,四人皆身穿絳紫長袍,長袍上繡著火鳳飛舞,云霞繚繞的精美圖案。
  “他們也是為了劍仙洞府而來?”
  陳汐不由一陣驚訝,直至此時他才明白,除了李淮、蘇嬌等人,竟還有如此多紫府修士前來,充分可見這座劍仙洞府的吸引力之大。
  “那是當然,不過這鳳霞宗不足為慮,相較于龍淵城八大宗門、三大學府,以及我等出身的六大家族,鳳霞宗也不過一方小勢力罷了。”
  端木澤侃侃而談,言辭間透著一股濃濃的優越感,這種公子哥與生俱來的驕傲秉性,是很難改掉的。
  遠處的四名鳳霞谷修士頓時停住了交談,臉色陰沉地望向陳汐等人,不過似乎認出了端木澤三人的身份,四人雖惱怒,卻并沒有動手的意思。
  “趕緊走吧。”杜清溪瞪了端木澤一眼,轉身朝城中心走去。
  在喋血城中央,矗立著五座直入云霄的石塔,跟四周低矮的石屋一比,猶如鶴立雞群一般,顯得惹眼異常。
  令陳汐詫異的是,在五座石塔內,皆逸散出一股股強橫的氣息,這些氣息每一道都不弱于杜清溪、端木澤等人,甚至猶有過之!
  此時的五座石塔旁邊,聚集了足足三千多號修士,放眼望去盡是黑壓壓的人頭,以此可見,這五座石塔內所盤踞的修士,其實力之強橫,必然已得到了在場所有人的認同,否則決不至于形成如此火爆的局面。
  陳汐一行人,在城中心轉了一圈之后,便在距離城中心不遠處的地方,隨意尋了一處巨大的石屋,條件雖簡陋,但空間卻極大,容納下四個人綽綽有余。
  “諸位,今夜雖不用擔心煞獸群侵擾,但還是得小心謹慎一些,尤其是陳汐,你今日已把蘇嬌徹底得罪,最好不要離開我們身邊。”坐進石屋,休息片刻之后,杜清溪便即囑咐道。
  陳汐正在烹飪飯食,聞言當即點了點頭。
  今日一戰,雖贏了李淮,但他的體力和真元也是消耗極大,若不恢復到最佳狀態,他也不敢擅自行動,有杜清溪三人在,起碼要安全一些。
  “對了,你怎會擁有一枚洞冥令?”端木澤坐上前,看著陳汐問道。
  “從一頭紫犀大妖手中得到的……”陳汐詳細解釋了一遍如何遇到吳管家,又是如何解救那些可憐的被充作‘貢品’的人們,直至最后斬殺紫府大妖的經過。
  擱在以前,陳汐是根本不會跟端木澤說這么多的,不過一路走來,端木澤好幾次都在向自己示好,言談之間也沒了那一絲高高在上的不屑和鄙夷,令他訝異之余,也不由感到一陣自豪。能讓端木澤這個出身高貴,驕傲自負的公子哥低頭示好,的確是一件令人舒爽的事情,陳汐明白其中原因,無非就是自己之前戰勝了李淮,以此間接地證明了自己的實力罷了。
  歸根究底,強大的實力才是改變一切的保證!
  “怪不得,李家拿所謂的‘貢品’籠絡紫犀大妖,肯定是為了這枚洞冥令。”端木澤恍然大悟,隨即哈哈大笑道:“偏偏地,這枚洞冥令被你意外得到,李家這算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白忙活一場了。”
  “洞冥令難道有什么奇妙之處嗎?”陳汐問道。
  這次卻是杜清溪回答的,她略帶詫*看了陳汐一眼,便即解釋道:“想必如今你也知道,此次進入南蠻冥域有著諸多的紫府境修士,跟其他人狩獵煞珠不同,他們的目標乃是為了那座劍仙洞府。而洞冥令便是開啟劍仙洞府的鑰匙,沒有它,任憑你修為再高,也無法接近劍仙洞府一步。”
  “劍仙洞府真的存在?”
  陳汐怔然道,一直以來,他都把所謂的劍仙洞府當做了傳聞,飄渺之極,此刻聽聞自己手中的那枚洞冥令,竟然是開啟劍仙洞府的鑰匙,心頭也不由開始激動起來。
  劍仙!
  能被稱作‘仙’的存在,其修為最低也要度過天劫,達到破劫地仙的水準,更高點,則是度過九重天劫,羽化登頂的天仙!
  但無論是破劫地仙,還是天仙,都是如今的陳汐只能仰望的恐怖存在,其留下的洞府如何不領人心動?
  “肯定存在,一個月后在南蠻冥域盡頭的地方,會出現一座三才挪移陣,通過它,便可以把人移送至那座劍仙洞府內。”
  杜清溪回答的很堅定,旋即話鋒一轉,說道:“不過你也無須擔心,洞冥令并不止你手中的一塊,那些前來南蠻冥域的紫府境修士,或多或少都擁有洞冥令。并且一塊洞冥令能夠令三個修士同時進入劍仙洞府。再加上有我們三個人在,只要不是喪心病狂之輩,沒人會敢來搶你的洞冥令。”
  陳汐暗自松了口氣,他剛才的確擔心這一點,不過被杜清溪說破,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岔開話題問道:“劍仙洞府如此珍貴,怎么進來的都是紫府境修士?那些黃庭境、兩儀金丹境的大修士難道就不心動?”
  “心動也是無可奈何,南蠻冥域這塊空間,承受不了紫府之上的修士力量,哪怕用封元丹把修為降至先天境界,但只要他們一出手,其所施展出的武道境界,必然會破壞這處空間的運轉規則,最終毀掉這處空間。”
  杜清溪回答的很詳細,清冷叮咚的聲音落在耳中,煞是好聽。
  原來如此!
  這樣的解釋才符合陳汐所見到的一切,不過他仍舊有一個疑惑,問道:“既然南蠻冥域中存在一座劍仙洞府,怎么往年都沒有發現,偏偏在此次試煉活動中出現了?”
  據陳汐所知,南蠻冥域存在的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上萬年前,在這漫長的時間里,卻罕有劍仙洞府的傳聞,未免有些太古怪了。
  “因為這座洞府每萬年才會出現一次,而今年恰是又一個萬年!”杜清溪緩緩答道。
  一萬年才出現一次?
  陳汐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座劍仙洞府傳承下來的時間未免也太悠久了,簡直令人不敢想象!
  也不知那位劍仙是誰,為何又要在這南蠻冥域中留下一座洞府?
  吃過陳汐烹飪的菜肴,杜清溪三人便開始打坐休息,而陳汐則坐在一側,默默地想著今日所見到的一切。
  “洞冥令……劍仙洞府……想不到我也有資格進入其中,不過想要從中獲得好處,必然會跟那些紫府境的家伙有沖突,看來,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我得好好把修為提升一下了!”
  陳汐沉思良久,不再考慮那么多,從儲物袋中摸出數塊靈晶,開始打坐修煉。
  嘩啦啦!
  澎湃精純的元力涌入周身經脈,運轉十八周天,旋即化作涓涓溪流涌入丹田。
  趕了一天路,又跟李淮一場惡戰,令陳汐身心已疲憊到極致,此刻甫一修煉,只覺渾身一片暖洋洋的,猶如泡在泉水中一樣,體力和心神都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恢復。
  咔嚓!咔嚓!
  兩塊靈晶化作粉末,丹田內的真元雖已飽和,但陳汐卻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想了想,他再次拿出兩塊靈晶。
  以前,陳汐每天制符賺取的元石才寥寥幾十塊,又要維持生計,又要幫著弟弟繳納學費,就是拿一塊元石來修煉都覺得奢侈,經常為修煉時所需的靈力發愁,境界進境根本不可能大幅度提升。
  而如今則不同,在清溪酒樓修習廚藝的那段時間,他不僅賺取了大量元石,并且每天都能吃上靈力充沛的菜肴,境界水平隨之水漲船高,直至從紫犀大妖那里獲得三千塊靈晶,除去購買武技和青沖劍所用,還剩下近四百塊靈晶。已經完全不用擔心修煉的問題了。
  咔嚓!咔嚓!……
  一塊塊靈晶碎成粉末,若陳汐清醒時,必然會感到肉疼,但現在他已來不及思考,隱隱有種感覺,自己的煉氣修為,即將突破進階先天九重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