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464 出手相助

感謝兄弟“用戶13671815”、“向上蝸牛”、“mabed”、“劍劫風暴”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嗖!
  滔滔白骨長河中央,一道峻拔身影飛掠而出,衣衫獵獵,氣質出塵,正是陳汐。
  之前他在河底研究了半天也沒有一絲收獲,只得將那件晶瑩潔白的小鼎當成了飾物,貼身掛在胸前。
  “聽說在遺跡最深處,遺寶眾多,而大多進入遺跡中的天才強者,也都朝那邊進發而去,或許在那里可以尋找到小公主和周四的線索。”陳汐眼眸掃視四周,略一沉吟,便即辨認出方向,朝遺跡深處飛掠而去。
  這些天頻頻遭遇劫殺和伏擊,令他清醒認識到大楚王朝的仇敵數目是何等之多,而時至今日,他仍舊沒有聽聞到皇甫清影和周四的任何消息,這讓他心情頗為沉重,有些擔心兩人會遭遇不測。
  數天后,陳汐來到一片群山深處,這一路上他見到了十多件諸神遺物,有的從瓦礫中飛出,有的在云層中閃爍,有的甚至從地底沖出,寶光流溢,讓人眼紅。
  但可惜的都沒有能降服,陳汐心中不免有些遺憾,不過有一點他極為肯定,這些諸神遺物都沒有小鼎神秘與恐怖。
  這是一片群山,寸草不生,怪石盤踞,異常壯闊雄渾。
  一路行至這里,陳汐竟然沒有見到任何人影,似乎進入這片無垠遺跡中的天才強者們,全都消失了般,顯得冷清無比。
  “難道所有人都已進入到遺跡最深處了?”陳汐駐足遠眺,心中疑惑,忽然,他眼眸一凝,那群山中央一座山巔之畔,竟然有一具尸骸!
  唰!
  下一刻,陳汐已來到尸骸旁邊。
  這句骸骨呈暗黃之色,盤膝坐地,附近地面一片焦黑,泥土中隱約散發著一絲雷霆之力,令人心悸。
  “這應該是一個剛剛渡劫涅槃失敗的人,天劫和自身劫數齊至,身魂俱焚,骨骼也被劫火燒得快要化掉,真是凄慘。”陳汐略一打量,就猜出了一切,心中不由一嘆。
  進階涅槃境界,身心之內會產生涅槃劫火,而天道也會降下涅槃劫雷,雙劫齊至,尋常人少有能渡過者。
  不過令陳汐疑惑的是,此次進入太古戰場的修士,無不是各大王朝年輕一代最頂尖的天才人物,實力之強,完全可以輕松進階涅槃境界,而眼前這幅尸骸的主人只怕也是某個王朝的弟子之一,怎會連涅槃雙劫都渡不過?
  陳汐目光一掃四周,頓時恍然,附近的山石上坑坑洼洼、痕跡斑駁,明顯之前曾發生過戰斗,而很顯然,這尸骸主人就是在渡劫時,遭到了人偷襲,才導致其渡劫失敗的。
  “看來渡劫涅槃一定要尋覓一個安全之地,否則只怕也將身敗而亡。”陳汐輕嘆一聲,正待離開,旋即眼眸一凝,冷冷望向一側極遠處的巖石,“朋友,躲躲藏藏的可有些讓人不喜了。”
  “大楚王朝陳汐,果然非尋常天才可比。”伴隨著一道沙啞的聲音,一個身穿黑色衣衫的男子,踱步從巖石之后走出。這男子看上去頗為干瘦,特別是臉龐,略顯蒼白,雙目深陷,那對瞳孔隱隱有著一絲詭異的森白之色,給人一種鬼氣森森的陰冷感覺。
  “閣下是何人?”陳汐不動聲色道,心中卻暗自一凜,此人竟然已進階涅槃之境,周身氣機凝練凌厲,竟讓他嗅到一絲危險氣息。
  “你的運氣倒是不錯,從月輪國皇子虛冷夜手中獲得了半仙器火翎扇,若非如此,小劍癡太叔華容只怕不會如此輕易死在你手中。”那枯瘦的黑衣男子避而不答,反而一語說出了陳汐祭用火翎扇殺死小劍癡的事情。
  “怎么,閣下也對這件火翎扇有興趣?”陳汐眼眸微瞇,體內真元悄然間運轉起來。
  “若我說是,你是不是要立即動手?”黑衣青年淡笑道,聲音嘶啞,配著他那陰森森的氣質,令人不得不小心對待。
  被看破心思,陳汐卻是一笑,不置可否,這黑衣青年雖然不知道什么來路,不過到了自己手中的東西,想要再換主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放心,這火翎扇雖然不錯,不過在我眼中,還不是那種非得到不可的寶物。”黑衣青年搖頭說道。
  頓了頓,他抬頭凝視著陳汐,繼續道:“不怕告訴你,想要只憑借一件半仙器就從這太古戰場中脫穎而出,只怕還遠遠不夠,現在的你,甚至連持有玄寰令的資格都沒有。”
  “玄寰令?”陳汐眉頭微微一皺。
  “再有半年時間,太古戰場真正的考驗就要降臨,那是最后的戰役,勝者可獲得一塊玄寰令,不僅可以進入玄寰域,更能夠擁有拜入各大超級勢力的資格!”
  “而參加最后戰役的最低要求,就是實力達到涅槃境界。”
  “當然,達到涅槃境界,也僅僅擁有自保之力罷了,卻并不見得能從最后的考驗中脫穎而出,繼而獲得一塊玄寰令。像小劍癡太叔華容,以他涅槃四煉的實力,想要獲得一塊玄寰令,也幾乎沒有任何希望。”
  聽到這些話,陳汐這才略有點動容,連涅槃四煉的太叔華容都沒任何希望,這豈不是說,想要獲得一塊玄寰令,至少必須達到涅槃四煉以上的層次,方才擁有一定的希望?
  “原來太古戰場的考驗和競爭,竟然還有這樣的說法……”陳汐心中暗自感慨,他拳頭卻不由自主悄然緊握,現在的自己或許的確沒有持有玄寰令的資格,不過,距離最后的考驗還有半年的時間,那個時候,自己的實力決不會只有如今這點。
  “多謝道友告知。”雖然不知道這黑衣青年為何要跟自己說這么多,不過陳汐還是抱了抱拳,表達謝意。
  “其實我說不說,你以后都會知道的,畢竟這并不是什么秘聞,所以你也不必謝我。”黑衣青年淡然道,“我只是想讓你知道,與那些真正的天才強者相比,你還差得很遠,畢竟你來自普通王朝,想要和最頂尖的王朝天才擁有平等的地位和聲望,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陳汐笑了笑,不敢茍同。
  “你或許以為我夸夸其談,但等你真正見識到三大頂尖王朝和那些古國世家弟子的實力,你就會徹底明白,有些差距就像天塹鴻溝,極少有人能夠跨越的。”
  黑衣青年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對了,我叫凌澤,來自大唐王朝,是凌魚的兄長。”黑衣青年身形飄動,突然轉頭,報出了自己的名號,然后就化為一道詭異殘影飄然而去。
  陳汐一怔,腦海中浮現一個笑嘻嘻的胖子的形象,“原來是凌魚的兄長,怪不得會跟我說這么多……”
  凌魚是大楚王朝一位隱世不出的老怪物收的弟子,性情溫和,但實力卻極為強悍,硬生生殺進了群星大會前十名,和陳汐一樣,是大楚王朝此次進入太古戰場的年輕弟子之一。
  “大唐王朝,那可是三大頂尖王朝啊,不過這家伙的確很強,若他所說是真,那看來真得加快沖擊涅槃境了……”陳汐望著那遠去的身影,眉頭輕皺,旋即伸了個懶腰,心中已是做出決定。
  當即,他就欲轉身而去,而就在這時,突然有三道身影從遠處掠來,速度不疾不徐,飛行中還在大聲交談。
  陳汐神魂何其龐大,瞬息就將他們的交談內容盡數收入耳中。
  “聽說這片遺跡中出現了一座完整的秘境,那秘境歷經無盡歲月變遷,竟然尚有防御禁制,其內必然遺留著諸神的衣缽傳承。”
  “真的假的?”
  “的確是真的,已經有不少王朝都趕了過去,嘿,聽說已經有兩個家伙僥幸獲得了進入秘境的印符,隨時都能夠進入秘境中獲得傳承。”
  “哦?什么家伙竟然如此好運?”
  “說來搞笑,那得到印符的兩人,并非是什么一流王朝,而是來自一個普通王朝,現在那兩個倒霉蛋已被困住,只要逼他們將印符交出,便能夠進入秘境之中獲得傳承了。”
  “普通王朝?嘿,這兩個家伙是有點不知天高地厚,雖然獲得了天大機緣,但卻無福享受了,對了,他們是什么王朝?”
  “大楚王朝唄,哈哈,這大楚王朝也真是奇葩,仇人眾多,偏偏運氣好的出奇,不過如今這份好運只怕也要給他人做嫁衣了。”
  一直聽著這片談話的陳汐,猛地一怔,大楚王朝,兩人……那答案似乎有點不言而喻了……肯定是小公主皇甫清影和周四無疑,兩人從獸潮爆發之后,就消失不見,沒想到也進入到遺跡最深處,并且看模樣,還獲得了一份天大的機緣。
  不過,聽這些家伙說,小公主和周四的處境似乎有些不妙啊。
  陳汐深吸一口氣,身形一動,直接出現了那三人面前,也不廢話,大手一抓,磅礴的雷暴漩渦呼嘯而出,形成壓迫,直接將三人死死鎮壓住。
  “那一座秘境在什么地方?”陳汐強忍著心中焦急,淡然問道,想要獲知答案,用武力逼迫無疑是最直接最簡單的辦法,雖然有些粗暴,但這時候他哪還顧得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