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465 大戰爆發

感謝兄弟“woshiselang”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嘶!
  察覺到陳汐身上散發出的可怖氣息,那三人當即倒吸一口涼氣,對視一眼,再也不敢怠慢,連忙道:“秘境在遺跡最深處,到那里一眼就看到了。”
  “原來在遺跡最深處……”陳汐眼眸微凝,隨手散去壓迫,轉身就走。
  “這位道兄可是來自一流王朝?”見陳汐走的如此干脆,那三人急忙追問,他們知道,若是能夠將陳汐拉攏的話,說不定奪取秘境的機會將會變大很多。
  “一流王朝?若大楚王朝是一流王朝,那也沒這么多仇人敢找我們麻煩了。”陳汐身影微微一頓,旋即搖了搖頭,也不停留,化作一道流光,瞬息已消失遠處天邊,留下目瞪口呆的三人。
  “這家伙竟然來自大楚王朝,時候大楚王朝出了這等人物?”望著陳汐遠去的身影,三人不禁喃喃道。
  其中一人皺了皺眉,似是想到了,片刻后眼瞳一縮,失聲道他是陳汐,在遺跡山門外時,曾以一己之力打敗了四個其他王朝的天才強者!”
  旁邊兩人面色一變,似也想起了陳汐的身份,神色變得復雜起來。
  “他這是要去救助那兩個倒霉的家伙吧?無小說網不少字不過,想要在那么多王朝的虎視眈眈下救人,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
  唰!
  一道近似透明的身影如一抹流光,在虛空中連連閃爍,幾個騰挪,已飛掠出數千里距離,速度快得無與倫比。
  “這片遺跡被稱作隕寶之島,埋藏著諸多太古諸神征戰時遺落的寶物,又怎會出現一座秘境呢?小公主和周四也的確好運,竟然還獲得了進入秘境的印符……”
  陳汐一邊全力飛馳,一邊在腦海中飛快思索。
  所謂秘境,就是被大能者開辟出的獨立空間,其內或藏有大能者的衣缽傳承,或藏有靈藥法寶,雖然各有不同,但無一不是罕見無比的瑰寶。
  試想,能夠開辟出獨立空間的大能者,其留下的寶物怎可能是普通貨色?
  而印符,簡單來說,便是開啟秘境的鑰匙。
  沒有印符,即便這片虛空有一處秘境存在,也根本就進入不去,由此就印符的作用何其關鍵了。
  陳汐很確信,如果這一座秘境真的存在,那絕對是驚人之極,畢竟這可是隕寶之島,諸神遺物埋藏的地方,能夠在此開辟出秘境的,似乎……也只有那太古諸神吧?無小說網不少字
  而這座秘境的價值如此驚人,如果印符落入一些庸醫極大威懾力的強者手中,或許倒還好一點,其他人雖然不甘,但也并不敢做。但如今,這印符卻落在了皇甫清影和周四手中,這就像匹夫懷璧一樣,想不引起別人的覬覦都難。
  甚至這印符不僅無法帶給他們巨大的好處,恐怕還會帶來一場災難。
  這就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沒有足夠的實力,就算是從天而降的機遇,都將會在下一瞬,化為災禍。
  最為重要的是,在很多王朝的強者眼中,皇甫清影他們,來自大楚王朝這等普通王朝,根本不配擁有印符的資格。所以他們僅僅只有兩個選擇,要么交出印符,要么……交出小命。
  “只怕裴羽他們,見到這印符之后,也會忍不住向小公主二人逼要吧?無小說網不少字”陳汐喃喃自語,旋即突然抬頭,目光望向遙遠處。
  只見在那視線盡頭,矗立著一座高插入云的巨山,山脈橫亙,寬更不知有多少萬里,像一道屏障一般阻攔前邊。
  這里,應該就是遺跡的最深處。
  因為那巨山之上的虛空中,竟然被撕裂成億萬道虛空碎片,其內電閃雷鳴,風暴疊加,就像無數張血盆大口,令人心悸,不敢逾越。
  “到了么……”陳汐眼眸掃視遠方,片刻后不由微微瞇了起來。
  ……
  此時在那橫亙天地的巨大山脈之前,早已是人聲鼎沸,一道道身影,立在巨山前方的廣袤空地上,吵雜的聲音匯聚一起,擴散而開。
  而此時,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一個地方,那里是空地的中央,矗立著一座古老大殿,由巨石堆砌,殘破不堪,不過比起前面那些廢墟般的存在,顯然已是堪稱完美。
  大殿古老,石壁斑駁,瓦檐殘破坍圮,生滿青苔,仿佛歷經了無數歲月侵蝕,散發神秘滄桑的氣息,肅穆而莊重。
  最為引人矚目的是,在大殿四周,繚繞著一股無形力場,猶如神祗所下的禁制,無人能夠靠近。
  望著這座大殿,在場眾人的目光都熾熱無比,他們來這里的已不短,心中都清楚,這座大殿是進入一處秘境的唯一通道。
  而開啟秘境的印符,剛剛也已經出現。
  想到這,眾人忍不住望向大殿之前,在那里,有兩道人影佇立,一男一女,手中各握著一枚奇特的印符,印符散發神霞,熾盛明亮。
  很多目光,都貪婪的盯著他們手中的印符,而當看向他們二人時,卻又帶上了一絲惋惜,但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
  虎視眈眈!
  這兩道身影,在如此多目光的凝視下,就像毫無反抗力的羊羔一般,等待著他們的任意宰割。
  這一男一女,自然是獲得秘境印符的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
  此時,被眾人圍攏在中央的兩人,面色都有些難看,原本因為得到印符的興奮喜悅,也早已蕩然無存。
  兩人都很清楚,現在只要他們敢稍稍露出一絲異動,恐怕就會遭到無數致命的攻擊,那時別說進入秘境了,只怕一瞬間就會被轟殺致死。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同樣出乎兩人的意料,前些日子,兩人被那一群洪流般的獸群沖散之后,機緣巧合之下,竟然在一處廢墟中獲得了這兩塊印符,并且還將著一座古老殘破的大殿給催動了出來,從而被其他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所察覺,都飛趕了。
  原本獲得秘境印符的狂喜,也在這些來自不同王朝的天才強者出現后,便如同被潑了一盆冷水,心情也跌入到了低谷。
  如果不是因為后來趕到的各王朝強者越來越多,甚至早就有人強行對他們動手了,根本不可能拖延到現在。
  “辦?”周四少爺再膽大包天,面的如此多人的覬覦,他也忍不住心中發緊,傳音問道。
  兩人的實力,在這么多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面前,根本都不夠看,可以說,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皇甫清影此時也面沉如水,貝齒緊咬,清眸中閃過無奈、痛恨、頹然之色,是啊,這種局面,兩人仿佛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機會。
  最為令她憤怒的是,那大晉太子裴羽等人,非但不幫助,竟然還跟劃清界限,反目為仇,欲要搶奪手中那進入秘境的印符。
  自古財寶動人心,古人誠不我欺!
  裴羽等人的丑陋嘴臉,徹底令她心死若灰,此時見周四少爺問該辦,不由苦澀喃喃道還能辦?”
  “我們在這里拖了這么久,消息應該也傳開了,如果陳汐的話,他一定會來的。”周四少爺抿嘴說道,聲音微弱,似乎連都對說的話缺乏信心。
  “這等局面,陳汐若是來了,只怕會把他也牽扯進來,那咱們可就徹底完了。”皇甫清影嘆息道,她何嘗不希望陳汐能來,但她同樣清楚,在眼前的局勢下,陳汐即便來了,只怕也難以改變,反而說不定還會因此而搭上性命。
  “媽的,若實在不行,就將印符交出去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等咱們緩過勁來,再將這些混蛋一個個全宰了!”周四少爺咬牙說道。
  “哼,就是交出去,我也決不讓這些卑劣小人好過了!”皇甫清影清眸中閃爍不已,突然抬頭,望向距離最近的三方勢力。
  這三方勢力,自然是大秦王朝、大晉王朝、以及百澤王朝。
  大秦和大晉皆是一流王朝,分別由秦逍和裴羽帶隊,而那百澤王朝則是妖修國度,有一位絕世兇禽的后裔畢靈韻坐鎮。
  “呵呵,樣,清影你可想通了?”見皇甫清影抬頭望來,裴羽不由溫煦笑道,“我早說過,只要將印符交給我,我保證讓你和周兄安全離開。如今你既然想清楚這一點,還是趕緊將印符交給我吧。”
  “你說的不,我的確已經想清楚了,不過卻不是交給你一人,畢竟你裴羽的實力雖強,可旁邊的秦逍、畢靈韻也不差,為了我們的安危,只有將印符交由你們三方手中了。如此一來,想必他們兩方勢力也不會為難我們。”
  皇甫清影面無表情,聲音頓了一下,繼續道,“不過我們手中只有兩塊印符,你們三方想要分配?”
  她的聲音剛落下,那三方勢力之間的氣氛頓時出現一絲凝固,彼此互望,神色眼神變幻不定。
  是啊,兩塊印符,該如何劃分給三方人馬?
  雖然明明皇甫清影是在挑撥離間,可面對這能夠進入秘境的印符,他們也不得不認真考慮,該如何解決這等局面。
  ————
  P;這幾天,在書評區提意見的很多,有些很中肯,有的則不敢茍同,有的甚至是惡意中傷,但不可避免的還是影響到了我的思路,沒辦法,們的意見于我而言,太過重要了。
  所以今天花費了半天,將之前設置好的細綱該推掉的就全部推翻掉了,又全新設定了一下,不過卻一度思路枯竭,感覺設置細綱比寫文還累。
  耽誤了些,今天暫且就兩更,先欠一更,等整理好了細綱,再補。這么做也是為了書的質量能更好,而不至于淪為沖字數的流水賬,們理解一下。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