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466 涅槃將臨


  感謝兄弟“海的微笑”、“mkbym”“kkgf”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拜謝!
  ————
  皇甫清影的聲音兀自在四周飄蕩著,氣氛卻略顯凝固起來。
  片刻后,裴羽面色一冷,看向皇甫清影,道:“挑撥么?倒是不錯的手段。”
  “虧太一路照顧你們,你們兩人不知感恩圖報,反而包藏禍心,挑撥離間,真是其心可誅,早知如此,我就該將你們統統殺掉,也不會整出這么多幺蛾。”崔修鴻森然一笑,目泛殺機,踏步而出,大喝道,“最后給你們一個機會,速速將印符交出來,否則定殺無赦!”
  “兩位,還是將印符交出吧,至于如何分配,就不需你們來操心了。”一旁,大秦太秦逍也沉聲說道。
  “不錯,若非逼不得已,我也不愿傷及你們性命,將印符交出,給你們一條活路,我想這已經足夠仁慈了。”畢靈韻淡然說道。
  她身為絕世兇禽畢方的后裔,血統高貴,實力強勁,對她而言,放皇甫清影二人一條生路,的確已很仁慈了,換做其他時候,她根本不會廢話半句,直接就開殺了。
  皇甫清影和周四互望一眼,心皆頹然之極,但也的確沒其他的辦法,只得不甘心的一甩手,熾盛發光的印符,頓時飛了出去。
  望著這一幕,四周眾人幸災樂禍之余,心不由暗嘆,面對這三方勢力**裸的威脅和壓迫,在場眾人又有誰能抗住?
  嗖!嗖!
  望著那飛出來的兩塊印符,那三方勢力的人馬皆露出熾熱貪婪之色,不過都很理智的沒有立即動手。
  因為他們明白,這時候稍有異動,恐怕其他兩方勢力就會同時出手,以一敵二,必然是找死的行為,畢竟他們三方勢力的實力都是不分伯仲的。
  情景很詭異,印符飛出,但卻無人率先動手。然而,就在他們目光交織著,最后似是達成什么約定,準備一起出手搶奪時,一道勁風陡然從半空閃掠而至,直接轟在那兩塊開啟秘境的印符上。
  砰!
  一聲細微顫鳴聲,然后那兩塊印符倒射而出,最后在皇甫清影二人驚愕的目光,再度懸浮在了他們面前。
  這突發的一幕,頓時令在場所有人一驚。
  “誰!”
  “何方鼠輩,給我滾出來!”
  “竟敢這時候出來攪局,統統都該死!”
  唾手可得的印符再度飛走,那三方勢力所有人的面色頓時陰沉下來,怒喝聲,夾雜著殺意,在四周響徹起來。
  “我大楚王朝雖然只是普通王朝,但你們想搶就搶,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淡淡的聲音,從虛空傳來。
  唰!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看去,瞬間落在那一道不知何時出現的峻拔身影上。
  “陳汐?!”望著那一道峻拔身影,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頓時驚呼出聲,眼眸涌現狂喜激動之色。
  但旋即,兩人就清醒許多,激動喜悅之色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深的焦慮,陳汐及時前來救助,的確令他們感動之極,可眼前的形勢卻極為不容樂觀,以他一人之力,只怕非但不能力挽狂瀾,甚至反而會有性命危險啊。
  “陳汐!”
  就在皇甫清影二人神色變幻時,那三方勢力也都認出了陳汐,微微一怔之后,神色皆泛起一絲不屑,這家伙難道以為他能改變局面嗎?
  附近眾人也都搖頭不已,他們的大多人,早已在遺跡山門之外見識過陳汐的實力,的確強的有些離譜,但他終究是一個人,雙拳難敵四手,這時候趕來救援,跟找死又有什么區別?
  要知道那三方勢力可都是人才濟濟,一個個實力出類拔萃,在這進入隕寶之島的眾多年輕強者,絕對是勢力最強大的三方人馬。想要以一己之力跟他們抗衡,絕對是兇多吉少,就別說力挽狂瀾了,門兒都沒有。
  陳汐自然注意到四周眾人神色的不屑,不過他卻神色不動,飄然來到皇甫清影和周四兩人身邊,嘴飛快傳音,也不知在商議些什么。
  反正眾人只看到皇甫清影和周四神色皆是一愕,旋即狠狠搖頭,似是極為不同意陳汐的意見,不過后來,在陳汐的堅持下,他們的態度似乎改變,點頭答應。
  “哼!鬼鬼祟祟,難道還以為你能改變局面?”崔修鴻大喝道。
  他對陳汐可謂是痛恨之極,原本以為他會認識到處境之危險,繼而會露出畏懼之色,那自己就可以任意嘲諷挖苦他一番了。
  哪曾想,這家伙到來之后,竟然直接忽略掉自己等人,跟皇甫清影和周四傳音密談起來,自始至終都沒正眼看自己一眼,這令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之極,心的仇恨之火愈發旺盛起來了。
  “你算什么東西,以為仗著人多,我就殺不死你了?”陳汐這時候已經和皇甫清影二人商議完畢,見兩人皆答應自己的計劃,他心頓時一松,盯著崔修鴻,不屑說道。
  “你……”崔修鴻大怒,旋即似想起什么,森然說道,“哼,你一個快死之人,我也懶得跟你計較。不過我可聽說,這些日你殺了不少王朝的天才強者,其不乏雪虹王朝、天狼王朝、東夏王朝、甚至是大乾、大玄這等一流王朝的弟!
  “換句話說,你早已犯了眾怒,成了眾矢之的,如今竟然還敢自投羅網,我真有些佩服你的勇氣究竟是從哪里來的。”
  說著,崔修鴻目光一掃四周,陰測測大喝道:“陳汐,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附近的各大王朝天才強者,想殺死你的敵人有多少,你覺得你今天還能繼續活下去嗎!”
  這一番話說下來,崔修鴻只感覺心暢快淋漓,神色陰森透著得意,仿似下一刻就能看見陳汐的凄慘死狀一樣。
  “敵人再多又如何,若是拼命,起碼我可以保證,你肯定會死在我之前。”陳汐看著崔修鴻,目光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不屑之色。
  當然,他也知道崔修鴻所說其實也不假,不過他既然敢現身,自然就早已考慮到這種情況,又怎會被崔修鴻三言兩語影響到斗志。
  “哼,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我倒也看看是我先死,還是你先亡!”見陳汐竟然沒事人似的,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崔修鴻神色不禁一滯,感覺就像對牛彈琴,白浪費了一番口舌,他撂了一句狠話,便閉嘴不言。
  言辭交鋒,是永遠解決不了問題的。
  尤其是在雙方實力懸殊的情況下,占據絕對優勢的一方,也從不屑于商量著來,他們更喜歡用武力壓迫和威脅。
  因為這種方法雖然粗暴、蠻橫、霸道,但也最簡單、直接、有效。
  下一刻,裴羽、秦逍、畢靈韻就直接下達最后通牒——想繼續活下去,就交出進入秘境的印符,不想活,那就死,沒有第三種選擇!
  一瞬間,氣氛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那就拼個魚死網破吧,我倒也看看,今天誰付出的代價更慘重!”陳汐眼眸掃視四周眾人,冷冷說道。火光一閃,半仙器火翎扇已緊握在手。
  轟!
  火翎扇甫一出現,就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動,擴散四周,令在場所有人都呼吸一窒,周身火燒火燎,感覺仿似置身天地火爐當一般。
  “這是……”
  “半仙器!”
  “老天,這火翎扇不是月輪國皇虛冷夜的寶物么,怎會出現在陳汐手?難道他將虛冷夜殺了?”
  “半仙器?怪不得有這么大底氣,原來是擁有如此至寶。”
  “不過可惜,這等至寶雖然厲害,但大晉太裴羽、大秦太秦逍、以及那畢靈韻手,必然也擁有如此至寶。陳汐想要依仗火翎扇力挽狂瀾,明顯是異想天開了。”
  火翎扇橫空出現,頓時令在場所有人眼瞳一縮,嘩然起來。就連裴羽、秦逍、畢靈韻等人的神色,也變得慎重起來。
  正如眾人所猜測那樣,他們手也各有不弱于火翎扇的殺手锏,但正因如此,他們對半仙器的威力也一清二楚,他們擔心,若是陳汐抱著必死之心拼命的話,那問題就變得棘手起來了。
  火光繚繞,散發可怕威勢,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了過來,似乎沒人注意到,陳汐身旁的皇甫清影二人,已趁此機會朝一側的古老破舊大殿內沖去。
  這正是陳汐的計劃之一,想要在這眾敵環顧之下脫困,就只有憑借印符進入到秘境,才能真正的脫離危險。
  不過遺憾的是,印符只有兩個。不過陳汐倒也知道,哪怕就是三個,也于事無補,因為終究還是要留出一個人,去吸引敵人注意力,掩護其他兩人安全沖進秘境當。
  所以,他決定自己留下來,也算是身為朋友的一種付出吧。
  這世上最珍貴的品質有很多,友誼、愛情、親情,或許絕大多數人會斤斤計較自己付出多少才劃算。有的人甚至將這些情誼當做踏足仙道的羈絆,不屑一顧,任意棄舍,肆意踐踏。
  但對自幼飽經磨難的陳汐而言,這三種情誼都是那么的彌足珍貴,都值得自己用性命去付出,去捍衛。
  所以,他留了下來。
  孤身面對萬人敵,問心無愧,無怨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