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467 天仙法旨

感謝兄弟“fanganpingl”“蘇小顏”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嗡!
  天地規矩法則扭曲,宛如陷入混沌,只剩下那一抹刺目的光芒在蒼穹下懸浮,仿似一尊神靈出世,燦爛光芒宛若烈陽炸開,散發一股恐怖的氣息。
  仔細看去,那并不是法寶,而是一張泛黃的破舊紙張,流動濛濛光輝,其上只有一字——“戮”!
  這一個字鐵畫銀鉤,筆力鋒利,曲折凝練如閃電,透著一股鋒銳肅殺之極的氣息,烙印在紙張表面,宛如星辰般大放光明,帶給人無與倫比的壓迫感。
  “天仙意志!”
  “這竟然是一尊真正的天仙留下的筆墨,其中蘊含著一縷天仙的意志,足以誅殺世間眾生!”
  “老天,這等東西怎會出現在這里?”
  “這并非純粹的意志烙印,而是天仙法旨,即便如此,也代表一尊天仙的無上意志,那寥寥一個戮字,殺機充盈,扭曲天地規則,著實有點恐怖了。”
  在場眾人皆都心驚膽戰,靈魂瑟瑟發抖,這種威壓,這種氣息,讓他們感覺自身要炸掉,化成祭品,獻給仙尊。
  這一刻,圍攻陳汐的眾人都停手,紛紛避開,他們同樣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險氣息,不敢再與陳汐糾纏。
  而秦逍、畢靈韻二人見到這一張“天仙法旨”,也都眼眸一凝,望向裴羽的目光中帶上了一絲凝重,似沒想到裴羽進入太古戰場,竟然帶上了這樣一件大殺器。
  “鎮殺!”裴羽仰望蒼穹,意氣蓬發,大喝出聲,和半仙器憐霄劍一樣,這一道“天仙法旨”也是他的殺手锏之一,此時當眾祭出,明顯是要將陳汐一舉誅殺掉。
  “轟!”
  這塊“天仙法旨”轟鳴,綻放盛光,迸射出無數金色光束,猶如金色的箭矢,狂暴飆射,直接朝陳汐覆蓋而下。
  “不好!”這一刻,陳汐悚然,感受到極度危險,寒毛根根倒豎,轉身就跑,背后一對星空之翼浮現,讓他速度飆升。
  他宛如浮動的流光,又像是掠過蒼穹的虛影,竭力狂奔,同時以火翎扇向后頻頻扇動,阻擋那密集的金色光束。
  鐺鐺鐺!
  即便陳汐再快,還是有金色光束飆射近前,無堅不摧,震動四野,撞在火翎扇上發出鏗鏘震耳的聲音,令陳汐手臂發麻作痛,力量強大的可怕!
  噗!幾乎同時,一道金色光束突襲而至,直接洞穿陳汐右臂,鮮血當時就迸射流淌出來。
  這“天仙法旨”所散發的金色光束太快,也太可怕,無比迅速,鋪天蓋地而至,陳汐想逃掉其籠罩都不可能。
  “只能硬拼了!”他立即意識到,知道逃避只會加快死亡,當即扭身,朝那漫天遍野的金色光束反殺而去。
  鐺!鐺!……
  火翎扇雖強,卻奈何不得這金色光束,陳汐當即抽出劍箓,不斷劈斬,劍影重重,縱橫捭闔,舞動成一個風輪,化作如潮劍芒,對抗天仙法旨。
  “再強,也不過是一縷天仙意志,今日敢阻殺于我,來日我定上仙界將你真身誅殺!”陳汐被逼得徹底爆發,大聲發狠,聲音鏘鏘,震蕩四野。
  與此同時,他不退反進,竟然殺了過去,而且似徹底陷入瘋魔狀態般,渾身真元狂暴,熾盛無比。
  他手中的劍箓,越發璀璨,鎮壓劍身內的五大神箓緩緩運轉,符文翻涌,盛光浩瀚,不斷斬向那高空中的天仙法旨,鏗鏘作響,殺個不停。
  所有人都呆住了,感覺這一幕太荒謬了,陳汐這家伙竟然要和天仙的意志對抗,這不是自找死路?甚至,他還要前往仙界誅殺這一尊天仙意志的真身……這不是荒謬是什么!?
  “天仙的法旨豈是你這樣的螻蟻能對抗的,你這是在求死!”裴羽也是一呆,旋即冷笑大喝道。
  “哼!”陳汐冷冷一哼,透著濃濃的不屑,他更加拼命,因為他知道,一旦放松必死無疑。
  當年他也曾親身體會過這種天仙意志的可怕,那時是在瀚海沙漠深處,幽冥錄的主人,掌控六道輪回的第三代幽冥大帝的意志,曾降臨在他的身上,寥寥一擊,就將卿秀衣眾人的法寶攝走,威勢滔天。
  也是那時起,陳汐才知道了何為“天仙意志”,只有那些歷經九重天劫而不死,羽化登仙的天仙級強者,方才能以“意志烙印”的方式,分散諸多界,宛如身外化身一樣,遨游無窮宙宇,遍觀天機奧義。
  每一縷“意志烙印”中,都包含有天仙級強者的念頭、智慧、力量、以及對天道法則的掌控,未歷經天階的修士,根本就不是其對手。哪怕是地仙級人物,除非逼不得已,也絕不敢去得罪一尊天仙的“意志”。
  因為誰都無法保證,當自己去滅殺一尊天仙的“意志”時,其主人會不會撕裂無盡虛空,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那絕對是滅頂之災。
  而裴羽祭出的這一道“天仙法旨”,上寫“戮”字,并非是純粹的意志烙印,只是一尊天仙留下的筆墨而已,但即便如此,這一字仍舊有蘊含著一絲天仙獨有的氣息,不容侵犯,絕非一般人能夠抵抗。
  所以陳汐堅信,僅憑一尊天仙留下的破舊符紙,根本不可能像意志烙印那樣逆天,唯有猛烈反抗,或許就能避過這場大殺劫了。
  “殺!”
  陳汐攻勢如暴,劍心通明,各種道意自劍箓劈斬潑灑而出,釋放無盡潛能,那通天劍意斬得天地都在顫粟,不斷轟劈在“天仙法旨”上。
  所有人都愈發震驚,這家伙也太兇悍了,連天仙法旨都不畏懼,難道就不怕遭到天仙的報復?或者,他以為自己能抗衡得了天仙法則的尊威?
  裴羽也眉頭一皺,這天仙法旨竟然沒有震住陳汐,反而激起了他的執拗和反抗,這家伙難道真的不想活了?
  若是旁人,估計早就心灰意冷了,可陳汐卻戰意高昂,大有殺破蒼穹去見真仙的狠勁,無畏無懼,無法無天。
  “真是可笑!既然著急求死,我就送你一程!”裴羽不屑一笑,抬手一指蒼穹。
  “轟!”
  天空中,那塊破舊紙張發光,一個“戮”字浮現,那是天仙的親筆墨寶,凝蘊天仙的意志和尊嚴,此刻突然隆隆作響,交織出無上光輝,攝人心魄。
  一瞬間,那張殘碎的天仙法旨像是復活般,充斥無上不容侵犯之威儀,金色光束如瀑狂瀉,遮天蔽日。
  眾人駭然,這種神威讓金丹境之人如何能對抗得了?
  “留下一張破紙,也敢在世間興奮作浪,褻瀆天仙又如何,今日我必將其斬殺之!”陳汐愈發瘋狂,劍勢滔滔,通體內外轟鳴作響,將所有實力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
  “什么!這家伙的實力竟然又有所變強!”
  “奇才啊!一個普通王朝當中能涌現這樣一個人物,足以稱得上是‘人雄’了!”
  “只怕也只有三大頂尖王朝和那些古國世家的子弟能夠與之較量,尋常人物,還真無法憑借自身實力將其鎮壓。”
  眾人看這那一道越戰越勇的峻拔身影,神情中都泛起一抹震撼之色,心都忍不住顫粟,沒想到陳汐的實力竟已強大到了這等地步。
  要知道,那天仙法旨可不是一般的寶物,而是天仙親筆所書的墨寶,蘊含精神意志,比半仙器都稍勝一籌,居然被這樣擋住了,陳汐的實力就可想而知有多強大了。
  “噗噗噗!”
  不過就在下一刻,陳汐身上卻再次多出一連串血窟窿,渾身浴血,長發蓬亂,身形略顯狼狽起來。
  這也讓眾人被震驚得懸起來的心,這才稍放松了一些,這才對嘛,天仙的法旨又豈是那么容易抗衡的?
  然而即便如此,陳汐的斗志卻分毫不減,眼神愈發明亮璀璨,渾身發光,手中劍箓爆發出萬千劍氣,不斷劈向高空中那如太陽般的天仙法旨,那一道道劍氣的余波,都足以削平山岳,斬斷湖海了。
  “嗡!”
  在這劍雨如瀑般的頻頻攻擊下,那天仙法則爆發盛光,愈發熾烈,上面那個“戮”字愈發凌厲凜冽,釋放出不朽之威嚴,不斷震動。
  “轟!”
  無窮金色光束從天仙法則上爆發,嗡鳴陣陣,震得蒼穹都在搖動,轟在劍箓上鐺鐺作響,陳汐雖然肉體強大,防御驚人,但依舊沒能全部避開,噗的一聲,胸口被洞穿一個碗口大的血窟窿,只差一點,就擊中其心臟了!
  陳汐抿嘴,無動于衷,戰意如潮,愈發狂暴,手中劍箓不斷劈斬,那劍箓巨震,不知被劈出多少萬次,到了后來,劍吟沸騰,嗡嗡不絕于耳,將天地都震得顫抖不休。
  “鐺!”
  天仙法旨劇顫,來回抖動,可見陳汐這一番攻擊多么的狂猛,連天仙法旨都有點扛不住,不能穩懸高空。
  眾人駭然,倒吸涼氣,這劍氣得有多么恐怖,竟然可以抗擊天仙法旨,令其顫抖起來?而最讓他們心驚肉跳的是,陳汐竟然能對抗天仙法旨到現在,還沒有絲毫被壓制的跡象,而且似乎要反攻了。
  然而就在這時,陳汐舉起的劍箓卻光華暗淡起來,一個殘酷的現實出現了——他體內真元被消耗枯竭一空了!
  ————
  凌晨還有,等不及的兄弟們可以明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