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468 在劫難逃

陳汐之前和群雄廝殺許久,這時又與天仙法旨瘋狂對抗,好不容易才將天仙法旨轟殺得震蕩不休,即將展開反擊,然而這時候,體內真元竟然枯竭一空了!
  在場所有人都注意到這一幕,有人遺憾暗嘆,有人則幸災樂禍。一般而言,只要擁有充足的靈丹靈藥,金丹修士完全不必擔心出現真元枯竭的狀況。
  陳汐也一樣可以如此,但那天仙法旨的力量太過浩瀚,鋪天蓋地,壓迫得他連吞食靈丹的時間都沒有,所以才造成了現在這等窘迫局面。
  然而令眾人瞠目結舌的是,就在他們以為陳汐無力以對的時候,陳汐下一瞬已改變戰斗方式,周身巫力澎湃洶涌,施展“法天象地”、“三頭六臂”“星璇雷體”繼續向天仙法旨轟殺而去。
  轟!
  一尊百丈巨大的手印橫空而出,繚繞燦然星光,運轉五行陰陽,拍打而下。
  神通——星斗大手印。
  這部神通來自洞府主人傳承,星斗無窮,道意無窮,威力亦無窮,比之三師兄所創的“星璇雷體”猶有過之而無不及。
  并且陳汐在這部神通上花費的時間也最長,和以前相比,星斗大手印的威勢愈發強大,其內除了五行、陰陽、雷霆、風、星辰等十余種道意外,又多出了吞噬、殺戮兩種罕見大道奧義,甫一出現,宛如只手遮天,風云色變。
  單單是手印中散發的一股可怕波動,都把虛空震碎,地面更被擠壓得寸寸爆裂,裂開無數道蛛網似的裂痕。
  并且隨著手印掌心紋路上的億萬星辰運轉,各種道意力量轟鳴,仿似把方圓千里內的各種光芒、氣流、元氣都被抽空,凝聚于一掌之內,那等浩大聲勢,驚得在場眾人都眼眸一縮。
  轟隆隆!轟隆隆!
  一陣陣驚雷之音從星斗大手印內激蕩而出,聲震九天十地。
  眾人駭然看到,在那巨大手印覆蓋范圍內,頓時出現一大片一大片的云氣,密布天空,里邊乙木神雷、庚金神雷、戍土神雷、丙火神雷、壬水神雷五種神雷交織翻滾,電弧繽紛斑斕,隆隆轟鳴,如巨龍咆哮,震蕩八極。
  這是陳汐的殺手锏之一,從進入太古戰場之后,就一直不曾動用,此時甫一現世,頓時震驚全場。
  “這是什么神通,好恐怖!”
  “道意相容,竟于掌心內蘊生出五行神雷,老天,這難道是在三界神通金榜上排名前百的存在么?”
  “劍道修為達到劍心通明之地都足夠驚人了,想不到這家伙的煉體修為竟然也如此強大,這家伙還是人嗎?”
  眾人遙望戰場中那一道高達十九丈,化身三頭六臂的巨人,心中都禁不住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陳汐的底牌太多了,多的令他們感到心悸,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刷新對他的評估,依照眼前的判斷,他們甚至懷疑陳汐哪怕不進階涅槃境界,也足以在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中,擁有一席之地。
  而那秦逍、畢靈韻的神情更是一瞬間變得凝重之極,顯然,陳汐所展現出的手段,令他們也忌憚不已。
  至于裴羽,因為陳汐實力的強悍,令他心中的殺機愈發熾盛起來,他知道,此時若不除去陳汐,以后絕對會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轟!”“轟!”“轟!”
  五行神雷如冰雹般落下,青色、黃色、赤色、金色、藍色的雷霆化作一片五色斑斕的雷暴海洋,朝那天仙法旨覆蓋而去。
  “砰!”
  天仙法旨劇烈顫抖,光華瞬間暗淡,被那可怖的五行神雷轟飛了出去。
  “砰!”
  五行神雷不斷轟炸,天仙法旨連續翻飛,被劈得光澤越來越暗淡,籠罩在其表面的無上盛光也有熄滅之勢。
  眾人頭皮發麻,這部神通太可怕了,竟然一副欲要碾壓天仙法旨的模樣,這簡直令人不敢相信。
  “找死!”見此一幕,裴羽暴怒,他也萬萬沒想到,自己都祭出如此恐怖的殺手锏了,非但不能鎮殺陳汐,反而快要被其毀掉天仙法旨了。
  “以我之血,祭奠神明,敵人不死,鎮殺不止!”下一刻,裴羽盤膝坐地,周身爆射無盡血光,悉數涌入那天仙法旨中。而他的容顏和皮膚竟像一下子蒼老許多,連頭發都變得灰白起來。
  眾人又是一驚,竟然逼得裴羽不惜拿自己的壽元和精血獻祭了!
  “嗡!”
  天仙法旨上那一個“戮”字充盈血色,鮮艷欲滴,鏘鏘作響,散發不休的氣息,且有殺伐氣滔天,一下子比剛才強了一截,像是從沉睡中覺醒,轟隆隆作響,宛如化為一輪刺目金烏。
  同一時間,金色光束爆發,宛如太陽光雨,傾盆而下,這是天仙所掌握的法則奧義,其精氣神恢復后的暴怒一擊。
  天仙傲立蒼穹之上,意志無上,不可侵犯,不能褻瀆,它雖只是天仙手書的墨寶,但也有其獨自的威嚴,此時被陳汐冒犯,當即震怒爆發。
  僅僅只一瞬,星空大手印就被那無盡金色光束洞穿、湮滅掉,并且余勢不減,直接朝陳汐碾壓而至。
  “又變強了……”陳汐抿了抿嘴唇,心中也不得不承認,這天仙法旨實在太可怖了,他不得不躲閃避開。
  可是,那金色光束宛如汪洋般狂猛,無處不在,鋪天蓋地而下,直接就將其給淹沒掉,無法躲避。
  “噗噗噗……”陳汐整個身軀頓時被洞穿出一片密匝匝的血窟窿,千瘡百孔,渾身淌血,遭受到了嚴重創傷。若非他及時護住頭顱和心臟,只怕這一擊都將其抹殺了。
  陳汐這些年與人征戰,還沒有這般慘烈過,幾乎被殺死,那天仙法旨中蘊含的那股意志實在太強太可怖了,令他極為被動。
  轟隆!
  見陳汐竟然不死,那天仙法旨似愈發暴怒,金色光束傾瀉,宛如一掛又一掛的銀河,再次朝陳汐殺來。
  陳汐咬牙,他已無退路可言,被逼入絕境,誰都指望不上,無法逃走,唯有靠他自己血拼到底。
  “轟!”“轟!”“轟!”“轟!”“轟!”
  這一刻,陳汐拼盡周身所有巫力,同時施展出五尊星斗大手印,遮天蔽日,狠狠朝漫天金色光束碾壓而去。
  兩者碰撞,爆綻無盡盛光,宛如火山爆發,群星隕落,激烈無比,讓整片天地都陷入一片混亂狂暴當中。
  在場眾人駭然,被刺得眼睛差點睜不開。
  而那大秦、大晉、百澤三方勢力的天才強者,以及那天狼王朝等多個王朝的天才弟子,都感到一股深深的不安,陳汐的實力太強了,竟然可以對抗天仙法旨的震怒擊殺,這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他們心中惴惴,緊張盯著戰場,若非這種戰斗太過恐怖,會波及到自身,他們只怕早已就動手了,如今只能希望天仙法旨能立刻鎮殺掉陳汐。
  “砰!”
  一道身影從熾盛光芒中倒飛出去,身影踉蹌,渾身血流如注,再無一寸完好肌膚,連那破碎的衣服上,蓬亂的長發上也沾染血水,模樣凄慘無比。
  是陳汐。
  這一擊,他雖然最終擋住了天仙法旨的殺伐,但自身更遭受致命重創,若非他肉身早已煉到滴血重生的地步,只怕根本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終有一天,我肯定前往仙界斬殺于你!”陳汐咬牙,臉頰染血,看不清真容,只有一對眼眸中透著仇恨、倔強、堅狠之色。
  是的,哪怕到了現在,他還在堅持,并未放棄,現在若是失敗了,那么真的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眾人看著這一道峻拔倔強的身影,沒來由心中一陣寒冷,好頑強的生命力!好驚人的斗志!若是他能夠存活下來,只怕真能進入仙界,屠掉那留下天仙法旨的主人吧?
  旋即,眾人被自己這個荒謬想法嚇了一跳,搖了搖頭,怎可能呢,陳汐即便擁有再可怕的實力,再無上的斗志,也即將隕落在天仙法旨之下,身隕道消,注定將埋骨此地,再不可能見到明天的太陽了,又怎可能殺入仙界?
  “咦,那天仙法旨變得暗淡了!”就在這一刻,有人發覺了天仙法旨的異常。
  “難道剛才那一擊中,陳汐和天仙法旨拼了個兩敗俱傷?”眾人也抬眼望去,發覺異常,不由悚然一驚,
  而裴羽的臉色已蒼白到了極致,沒有一絲血色,他再驕傲自信,這一刻也不由感到一股恐懼,怎么會如此?自己已經耗盡所有,竟然還無法鎮殺掉陳汐?
  “不!我要你死!今天誰也救不了你!”裴羽突然瘋狂暴喝,身涌無盡血色,那滿頭長發突然化作如雪白色,那年輕的面容更變得蒼老無比,生機暗淡。
  轟!
  天仙法旨再次發光,甚至燃燒起來,只留下一個“戮”字,鮮血欲滴,散發震天殺音,宛如諸神的吟唱,如一道閃電般,直接鎮殺而下。
  “這是……竟然催逼出了天仙法旨的全部力量,以求最后的滅世一擊!”望著那從天而降散發無窮凜冽殺意的“戮”字,眾人感受到其中蘊含的恐怖力量,無不呼吸一窒,如墜冰窟。
  并且他們都感覺到,這次,陳汐只怕在劫難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