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469 九死一生

這一剎那,在場所有人都認為陳汐必死無疑。
  因為這是“天仙法旨”最后的一擊,威力必然可怖無比,世間修士,只怕罕有能與之抗衡者。
  時間也仿佛在這一刻凝固,變得緩慢。
  陳汐抬頭,清晰看到,那遮天蔽日的戮字飽蘸鮮血,朝自己鎮殺而下,而遠處,裴羽、崔修鴻等人似是認為自己必死無疑,臉上都露出猙獰興奮之色。
  還有秦逍、畢靈韻等等,神色中有譏誚、嘲諷、不屑、冷漠……似乎……每個人都巴不得自己早早死掉。
  陳汐就像一頭深陷絕地的孤狼,這一刻,他的神智出奇的平靜,輕輕抿了抿血漬流溢的嘴唇,不再理會這些面目可憎的仇敵,而是把目光凝視那從天而降的“戮”字上,目光灼灼,寫滿執拗和絕強。
  “轟!”
  “戮”字釋放最后盛光,將這里淹沒,沒有人能看清,只能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力量在擴散。
  雖然性命不保,但陳汐還在努力,雙臂掄空,爆發出一輪璀璨雷暴漩渦,甩手朝“戮”字轟殺而去。
  可惜,這天仙法旨的最后一擊太過恐怖,幾乎能碾滅世間絕大多數修士,雷暴漩渦雖厲害,但撞上那“戮”字之后,卻如同紙糊的般,輕易被崩滅掉,不能阻擋其步伐。
  陳汐見此,徹底豁出去了,無所畏懼,竭盡全力將周身所有巫力壓榨一空,再次轟擊出無數的雷暴漩渦。
  然而,依舊顯得太脆弱了,“戮”字幾乎沒有遭受半點影響,就朝沖出重重攻擊,抵臨陳汐頭頂,鎮殺而下!
  “這一刻終于來臨了么……”陳汐抬頭,望著那從天而降近在咫尺的“戮”字,眼眸中依舊桀驁倔強,心中依舊不曾抹滅求生的堅定意志。
  哪怕最終必死,他也不會有任何的妥協和軟弱。這是對自己生命的不屈,脊梁一日不彎,天地亦不能令其屈服!
  就在這危機萬分的時候,突然,陳汐感覺胸口熾盛無比,一陣滾熱,一股可怕的氣息彌漫,一縷縷霞光釋放,裹挾住了那個“戮”字。
  胸口那里就像是有一口黑洞,瘋狂吞噬,陳汐突然感覺自己就像在火爐中燃燒,整片胸膛都像冒出熔漿般,那種灼熱無比的滾燙力量,令他忍不住痛叫出聲,身體都似乎要炸掉。
  “啊……”無盡刺目的霞光中,傳出陳汐的痛叫。
  遠處,觀戰眾人一嘆,可惜了,如此天縱之姿的一尊耀眼人物,卻要死在這里,無需多想,肯定是將要被天仙法旨鎮殺。
  裴羽冷笑、崔修鴻冷笑、魏慕云冷笑……三大勢力、天狼、雪虹、東夏、大乾、大玄所有與陳汐有仇的天才強者,都在冷笑,任你有一代天驕的潛質又能如何?敢褻瀆天仙法旨的意志,終究是要死。
  陳汐的痛叫在繼續,聽在裴羽他們眼中,卻像聆聽天籟般,臉上盡是得意興奮之色。
  令人遺憾的是,那里光華刺目,沒有人能看清發生了什么,他們依照常理猜測,天仙法旨的最后一擊,正在一點點將陳汐鎮殺。
  “可惜可嘆,不然這絕對是一個奇才,若不死,他必然能通過太古戰場最后考驗,從而進入玄寰域大放光彩!”
  “是啊,若非一道天仙法旨,只怕在場沒人能將其殺死……這,就叫天妒英才嗎?”
  除卻裴羽那些人外,還有很多不相關的人,跟陳汐無仇無怨,此時皆對他這種遭遇感到很同情。
  這么一個絕世妖孽,如此隕落,實在太可惜了,不然將來注定要名震天下,成為一代至強者!
  可惜,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這混蛋早該死了,仙尊高高在上,又豈是他這樣的螻蟻能夠抗衡的?可惜了那秘境印符,即便這混蛋死了,也無法挽回咱們的損失。”崔修鴻冷笑,能夠親眼看到陳汐死在自己眼前,他心中就別提有多暢快逾越了。
  而其他人也都深以為然,若無意外的話,陳汐必死無疑,將被鎮殺成一團污血,身隕道消。因為這是天仙的法旨,蘊含仙尊意志,不容褻瀆,若有違逆者,必將落得尸骨無存的下場。
  只有裴羽,他雖然在冷笑,心中卻郁悶不已,這次鎮殺陳汐,他原本以為是一件極容易的事情,哪想到戰斗到現在,不但讓他消耗了龐大的本源精血和壽元獻祭,甚至更將自己最大的殺手锏天仙法旨也給消耗掉了,感覺很不值得。
  ……
  滾滾熾盛霞光中,陳汐的肌體呈現玉質般的光澤,尤其是胸口,宛若玉石般,散發著一團乳白神霞,璀璨奪目,散發出一股驚人的神性氣息。
  那是一尊小鼎,小指節大小,通體晶瑩剔透,宛如由世上最美麗的玉石打磨而成,正是陳汐所獲得的那一件諸神異寶。
  之前在白骨長河底部,這尊小鼎汲取了一具神靈尸骸上的所有神性、神火和道意烙印,陷入了一種沉寂當中,神秘可怕。
  由于小鼎收不進浮屠寶塔,陳汐只得把它貼身掛在了胸口,想不到此時,卻是它突然蘇醒過來,幫自己擋住了這致命一擊。
  “嗤嗤!”
  小鼎發光,如絲如縷,纏繞住那個“戮”字,竟然在汲取“戮”字內蘊含的仙尊意志和精華,并且在這個過程中,由于胸口和小鼎肌膚相接,竟然有一部分奇異暖流,化作一股浩瀚力量涌入進陳汐體內。
  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陳汐那遍布無數可怕血窟窿千瘡百孔般的身軀,隨著這股浩瀚力量的涌入,開始以一種飛快的速度修復。
  一道道傷痕,消失不見。
  一個個血窟窿,彌合痊愈。
  就連他那斷裂的骨骼、撕碎的經脈、干癟的丹田,都像久旱逢甘霖般,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修復、完善、充盈起來。
  轟隆隆!
  消耗枯竭的真元,重新出現,如長江大河,浩浩蕩蕩循環在周身經脈中,而那一顆暗淡之極的金丹,也綻放出無盡金霞,璀璨奪目。
  與此同時,一股股磅礴的巫力,也新生出來,呼嘯血肉皮膜之內,充盈澎湃,煥發出無窮生機。
  他渾身上下的血跡污垢被蒸發,肌膚變得如晶瑩琉璃般,纖塵不染,眼眸湛然,璀璨若星辰,這一刻,除了衣服有些破碎,幾乎和之前巔峰狀態的他沒有任何區別。
  “好強大的力量,似乎蘊含一絲神性,竟然能瞬間令我恢復如初,這小鼎的來歷一定強大之極,甚至說不定就是神靈手中的至寶!”陳汐感受著周身涌動的浩瀚力量,心中重新燃起無限豪情斗志!
  啪!
  就在這時,那個“戮”字碎掉,永久消失不見,而小鼎則似吃飽喝足般,神霞一斂,重新陷入到了沉寂當中。
  璀璨的霞光消失,這里也隨之恢復寧靜,只剩下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孑然孤立,如一桿大槍,刺破蒼穹。
  “什么!他居然活下來了,連天仙法旨最后一擊都沒有能鎮殺讓?!”群雄愕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結果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都以為他必死無疑,怎曾料到,他依舊活了下來。
  甚至,他渾身的傷勢也恢復愈合,氣息變得更加強大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代表仙尊意志的最強一擊,他一個小小螻蟻,怎可能活下來!!”崔修鴻就像見到鬼了一般,再忍不住大聲尖叫起來。
  裴羽臉色的冷笑也陡然僵固,瞳孔擴張,那天仙法旨可是自己壓箱底殺手锏,怎可能連一個陳汐都鎮殺不了?
  這一刻,秦逍、畢靈韻、以及其他與陳汐有仇的天才強者,也都一個個心中咯噔一聲,神色變得凝重無比。
  太可怕了!
  這家伙非但在天下法旨中活了下來,似乎更恢復了全身所有力量,達到了空前的巔峰狀態,這……還是人嗎?
  “老天不公,老天不公啊!”裴羽眼前一黑,氣得渾身發抖,直接噴出一口血,他之前就消耗掉龐大的本命精血和壽元,此時急怒攻心下,差點就氣機紊亂,陷入走火入魔的狀態。
  遠處旁觀的眾人見到這一幕,都不禁生出一絲同情,想那裴羽身為一流王朝大晉的太子,身份尊崇,實力強大,然而卻是奈何不得一個出身普通王朝的年輕人,甚至就連祭出天仙法旨都沒用,換做他們任何一人,只怕也會如裴羽般驚怒交加,氣急攻心吧?
  “此子絕不能留,大家一起上,務必于今日誅殺了他,否則讓他再繼續成長下去,對咱們任何人都是一場災難!”崔修鴻大聲咆哮。
  “對,不能放他走,此人連天仙法旨都奈何不得,一旦給他機會強大起來,必然會成為咱們所有人的噩夢!”
  這一刻,秦逍、畢靈韻等人也再按捺不住心中殺機,他們皆知道,今日已經徹底將陳汐得罪,若讓他繼續活下去,自己等人只怕寢食難安!
  畢竟,陳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太強,也太邪乎了,這等人物若成長起來,注定會是一個可怕無比的對手,他們怎能容忍這種情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