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47 赤炎山脈


  第二更!求收藏!點擊!紅票!新書榜又被爆菊了,好憂桑~
  ————
  呼!
  陳汐從打坐中醒來,略一呼氣,一道匹練白煙噴涌而出,如蛟龍,似奔馬,氣息綿延悠長。
  “突破了,經過一夜的苦修,我已達到先天九重境界,距離紫府只有一步之遙!”
  陳汐站起身子,活動了一個筋骨,感受著通體內外沛然流傳的力量,暗自思量道:“之前的我,憑借先天八重的煉氣修為就可以碾壓同階修士,更是戰敗了李淮,如今我已是先天圓滿境界,就是面對那些紫府境的強者,應該也擁有自保之力。”
  不過,陳汐也明白,在南蠻冥域中戰斗,由于紫府境修士的實力受到限制,自己這才能夠與之較量一二,若是失去這種限制,面對紫府修士真正的實力,勝負還真無法預料。
  天色已經大亮,重新恢復了那種暗紅色狀態。當陳汐走出石屋,便看到杜清溪三人早已整裝待發。
  “修為進階了?”看著眉宇間神采內蘊的陳汐,杜清溪不由訝然開口。
  “看來昨天的一場戰斗,對你的幫助挺大的。”端木澤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詫。
  “唔,我倒覺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宋霖大有深意地看了陳汐一眼,其中味道令人難以琢磨。
  陳汐可不知道,昨日與李淮的戰斗,無論是他所施展的知微地步的劍法、身法、亦或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崩拳,都讓宋霖認定,在其背后定然有高人指點。
  晨光大亮,盤踞在喋血城的大多修士已走出城,開始狩獵煞獸。只有少數人像陳汐四人一樣,沿著既定的路線,朝血腥山地更深處行去,也就是南蠻冥域盡頭的方向。
  離開喋血城時,陳汐終于看到,足足有著三十多個散發著強大氣息的修士朝城外行去,據杜清溪解釋,這些修士全都是清一色的紫府境界,不僅有來自龍淵城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和六大家族的子弟,還有來自南疆其他城市的紫府境高手,稱得上是高手云集。
  蘇嬌和蒼濱也在其中,在兩人旁邊,還伴隨著七八個年輕男女,個個氣息強橫,眸光湛然,極為引人矚目。
  現在就開始拉幫結派了嗎?
  還不等陳汐反應過來,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遠處人群中,四五個衣著不同,但無不神采飛揚的青年男女朝這邊走來。
  “端木兄,宋兄,杜姑娘,你們也來了。”為首的黑衣青年笑吟吟說道。
  略一寒暄,陳汐便即知道,這黑衣青年名叫柴樂天,來自龍淵八大宗門之一的星羅宮,此人高大英俊,左臉頰有一條刀疤,非但不丑,反而為他平添一股陽剛粗獷的氣質。
  在柴樂天身邊的三男一女,則來自龍淵城三大學府,論身份也是絲毫不輸于柴樂天,分別是來自龍淵萬云學院的俞浩白、風凌學院的杜泉和杜奎、青木學院的慕容薇。
  俞浩白是個略帶秀氣的俊秀少年,儒雅非凡。
  杜泉和杜奎則是一對雙胞胎兄弟,兩人皆長得魁梧高大,性格卻是極為木訥寡言。
  慕容薇是他們中唯一的女性,氣質清幽纖柔,猶如空谷蘭花,楚楚動人,令人忍不住心生呵護之意。
  這五人顯然已達成某種默契,皆以柴樂天馬首是瞻。
  柴樂天和杜清溪的關系似乎不錯,面對柴樂天的寒暄,性子清冷如雪的杜清溪,也不由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
  陳汐注意到,在看到柴樂天和杜清溪相談甚歡之際,端木澤唇邊常掛著的一絲微笑消失無蹤,眼中隱隱流露出一絲警惕和戒備。
  “唔,小澤澤其實很可憐的,追求蘇嬌,卻有蒼濱這個強大的對手,追求清溪,柴樂天又出現了,真是令人唏噓啊。”
  一縷細微的傳音鉆入耳朵,陳汐抬眼一看,卻見邋遢憊懶的宋霖不知何時已立在自己身旁,睡眼惺忪,好像從來都沒有清醒的時候。
  “這些人是要做什么?”陳汐同樣傳音問道。
  “自然是結盟,其實若你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柴樂天五人跟蘇嬌他們雖都出身于不同勢力,但卻是兩股截然不同的陣營……”
  隨著宋霖的解釋,陳汐終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所謂的龍淵城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和六大家族,彼此之間的關系也是錯綜復雜之極,分作兩個陣營。
  柴樂天代表的星羅宮、以及俞浩白等人代表的三大學府,以及杜清溪三人所代表的杜氏、端木氏、宋氏,則同屬于一個陣營。
  蘇嬌、蒼霖以及他身旁的七八名青年男女背后所代表的勢力,則屬于另外一個陣營。
  此次兩大陣營皆有人進入南蠻冥域,為了防止對方下黑手,結伴在一起行動,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其實這些勢力的關系復雜著呢,畢竟皆是一些傳承近萬年的龐然大物,彼此之間互有競爭和溝通,其中關系之紛雜,想想都讓人頭皮發麻。”
  宋霖打了個哈氣,有氣無力說道:“不過你只需記住,蘇嬌那些人都是咱們的敵人就行了。”
  陳汐一陣無語,不知不覺,自己竟然也被劃分了陣營,也不知是好是壞。
  “這位道友莫非就是昨日打敗李淮那個陳汐?”柴樂天突然轉過身,笑吟吟看著陳汐說道。
  杜清溪點頭道:“正是。”
  “不錯,不錯。”柴樂天爽朗一笑,卻是轉身繼續跟杜清溪繼續寒暄起來,自始至終都沒有給陳汐說話的機會。
  顯然,在柴樂天心中,陳汐也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招呼一下就夠了,不值得過多關注。
  陳汐倒也不覺得什么,端木澤卻不樂意了,傳音道:“被人無視,你就能忍下這口氣?”
  “好像……沒這么嚴重吧?”陳汐怔然道。
  端木澤見陳汐如此無動于衷,當即痛心疾首道:“人活于世,風度和尊嚴并列第一,人若無尊嚴?活著跟死魚有什么區別?俗話說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
  “你跟柴樂天有仇?”陳汐可以忍受被無視,卻實在無法忍受端木澤的碎碎念,插嘴說道。
  “不共戴天!”端木澤憤然答道。
  “要不咱們聯手殺了他?”
  端木澤神色一滯,突然從那種莫名的狂躁狀態中清醒過來,臉色變幻不定,最終頹然道:“不行,這么做,清溪一輩子都會瞧不起我的。”
  說著,他拍了拍陳汐的肩膀:“兄弟,有心了!什么時候去龍淵城,咱哥倆一定得好好吃一頓酒。”
  陳汐啞然,突然想起宋霖之前說的話,端木澤在面對柴樂天這個情敵時,的確可憐的令人唏噓啊。
  “出發!”遠處,蘇嬌一揮手,帶著身旁的一行人,朝遠處急掠而去。
  陳汐猛地看到,在蘇嬌一行人后邊還跟著李淮,這家伙似乎剛才躲在了人群中,此刻也轉頭朝這邊望來,看到陳汐的目光,他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如水。
  “咱們也出發吧。”
  開口的是柴樂天,看杜清溪的表情,顯然默認了他的領頭者身份。
  “哼,除了清溪,其他人的命令我可不會聽,陳汐你呢?”端木澤傳音問道。
  “我?”陳汐愣了愣,答道:“無所謂。”
  端木澤當即拍了拍陳汐肩膀,說道:“好,以后咱們倆同進同出,至于柴樂天……切,不就是有個冥化境的老祖宗嘛,若非如此,什么時候也輪不到他帶隊。”
  面對端木澤自來熟的舉動,陳汐無奈摸了摸鼻子,倒也沒有反對。
  ……
  赤炎山脈極其遼闊,一座座險峰猶如一把把利劍擎天而立,高聳入云,隱約間,有著一道道低沉而狂暴的獸吼之聲從中傳出。
  赤炎山脈位于喋血城十萬里之外,盤踞在遼闊飛沙的荒原上,乃是前往南蠻冥域盡頭的必經之地。
  這里的煞獸不僅數量龐大,而且在其深處,有著一頭頭煞獸首領縱橫其中,在以往無數歲月里,參加南蠻冥域試煉的子弟,皆會被師門長輩告誡,萬萬不可接近赤炎山脈,儼然就是一片兇險的禁地。
  若是在尋常,絕對不會有人闖入其中,不過今日顯然不是什么正常的時候,一道道人影驀地出現在山腳之下,隨即縱聲連跳,朝山脈深處行去。
  他們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可依舊遇到了一波波的煞獸襲擊,這些煞獸從赤炎山脈的四面八方用來,氣焰兇殘,仿似要捍衛自己的地盤一樣,悍不畏死地向這些修士沖去。
  旋即,一道道慘叫和嘶吼聲此起彼伏地響起,更是給赤炎山脈蒙上了一股令人心顫的恐怖氣氛。
  而那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山脈深處。
  “這便是赤炎山脈嗎?”
  不多時,陳汐一行人也出現在山腳下,抬眼望著這座龐大無比的山脈,每個人的臉色都是凝重異常。
  “這是前往南蠻冥域盡頭的最后一道屏障,其內煞獸肆虐,避無可避,咱們只有硬沖過去了。”
  柴樂天皺眉說道:“咱們要加快步伐,蘇嬌他們已搶先了一步,并且距離一個月只剩下三天時間,務必要在這之前趕到。”
  刷!
  話音剛落,柴樂天率先朝山脈深處縱身而去。
  其他人見此,也紛紛趕了上去,杜清溪正打算要走,卻突然發現陳汐呆立原地,無動于衷,不由問道:“陳汐怎么了?”
  端木澤也是訝然之極,搖了搖頭,隨手拍了一下陳汐肩膀:“陳兄,該走了。”
  “噢,好的。”陳汐身子一僵,這才如夢初醒一般含糊應道。
  沒有人發現,陳汐望向那高大巍峨的赤炎山脈的目光里,悄然滑過一絲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