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472 臨危絕殺

感謝兄弟“leonstone”“牛大灣的魚”、“Ivanho”、“我心有霞”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群雄*,殺心大起,皆欲將陳汐斬殺于前。
  因為他們都清楚,今日,已經和陳汐徹底為敵,若是放任他離開,將來他會成長到何等地步?光想一想就可怕。
  嗡!
  手中劍箓一聲清吟,陳汐眼眸如電,唇邊泛起一絲冷意,率先發起進攻,連天仙法旨都戰過了,還有什么可怕的。
  大戰瞬息爆發。
  陳汐全身實力恢復至巔峰狀態,自不會再有半點猶豫,更不會心慈手軟,沖入人群,掀起一片腥風血雨。
  可以說,只要不動用天仙法旨那等大殺器,在同階之中,陳汐的實力絕對是碾壓一切,近乎無敵,別說是這些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就連涅槃強者,他都照殺不誤!
  僅一瞬間,就有三四顆染血的頭顱飛起,劃過虛空,死不瞑目。
  這時候的陳汐,就像一尊魔神,出手無情,在這里橫掃眾敵,他想起了剛才的種種遭遇,想起這些家伙欲要置于死敵時的猙獰冷笑,心中殺意愈發熾烈。
  “轟!”
  陳汐揚劍,將身前二人劈死,直接來到崔修鴻身前,橫劍抹殺而去。
  早在見到陳汐對抗天仙法旨而不死,崔修鴻就已駭得六神無主,驚恐不安,此時哪還敢和陳汐硬拼,當即扭身就朝一側避去。
  “想逃?我看今日誰能救得了你!”陳汐對此人也是恨得牙癢癢,怎可能就如此輕易放過他,當即左手一翻,火翎扇懸浮而出,而后狠狠一扇揮去。
  轟隆隆!火海如熔漿洶涌,化作洪流,朝崔修鴻席卷覆蓋而去,這等由半仙器所釋放出的威勢,別說是崔修鴻,只怕連涅槃強者都忌憚不已。
  要那小劍癡太叔華容可是進階涅槃境界了,自身更是雪虹王朝年輕一代第一人,仍舊慘死在了火翎扇的滔天火海當中。
  崔修鴻雖然出身一流王朝大晉,但實力又怎可能和太叔華容相比,當即就被火海淹沒,成了一個火人,凄厲慘叫不已。
  一瞬間,崔修鴻便已被焚化一空,尸骨無存。此人一生心術不正,挑撥離間,陰損歹毒,此時被誅于火海當中,陳汐心中自不會有任何憐憫。
  “殺!”
  陳汐神色漠然,繼續向前沖殺,斬下一地頭顱,身后尸骨累累,硬生生殺出一條真正的血路。
  “你囂張太甚,他日比被我雪虹王朝斬殺!”一名天才強者大吼,他是這次進入隕寶之島的最后一名雪虹王朝的弟子,他的同伴,要么像之前的太叔華容一樣,早早就死在了陳汐手中,要么像現在般被陳汐無情屠殺,如今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轟!”
  陳汐身影如電,星空之翼揮動,下一刻已來到此人身前,一劍洞穿其喉嚨,血水迸射,轟然倒地而亡。
  至此,雪虹王朝進入隕寶之島的天才強者,全軍覆沒。
  天狼王朝、東夏王朝等一眾王朝的天才強者,見到這一幕后都驟然變色,雪虹王朝遭劫,似乎預示了不詳,他們是否也會被找上,全軍覆沒?
  “殺啊!”一想到這,所有人都瘋狂了,拼死決戰。
  然而令他們絕望的是,陳汐太過強悍,手持半仙器火翎扇,簡直如無敵般,非但不能將其誅殺,反而被他趁此機會,再次誅殺掉七八人。
  幾個呼吸之間,那天狼王朝的天才強者,也只剩下兩人。
  遠處觀戰的眾人見到這一幕,都是暗暗倒吸涼氣,頭皮發麻,沒想到陳汐九死一生之后,竟然越戰越勇,實力愈發強大起來,繼雪虹王朝之后,天狼王朝的天才強者也將被其全殲掉,這等戰斗力著實太可怕了!
  就在這一刻,那天狼王朝僅剩的兩名天才強者皆露出一抹決然之色,望著撲殺而至的陳汐,癲狂大笑要死大家一起!”
  “轟!”的一聲,這片天地突然炸開,氣浪轟震,真元爆鳴,宛如兩座火山突然爆發,兩朵蘑菇云沖霄而起。不僅陳汐被震得倒飛出去,就連附近其他王朝的數名天才強者都直接爆碎,哼都未哼一聲,就化成了血霧。
  “好狠!”
  群雄心顫,全都一哆嗦,那兩人竟然直接自爆金丹,連命都不要了,這等狠辣決然的手段,沒有人能不動容。
  “死了嗎,沒有死的話就滾出來!”秦逍猙獰大吼,剛才的自爆力量,將他大秦王朝的天才強者也炸死了三四人,這讓秦逍如何不憤怒。
  裴羽手中擁有一件天仙法旨這等大殺器,他秦逍自然也有,不過卻并非是天仙法旨,而是一件天仙煉制的誅魂神針,可以殺人魂魄,令其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霸道之極。
  陳汐的確在這自爆一擊中遭受重創,身體都差點裂開,布滿了血痕,像是蛛網般在身上蔓延。強大如他,肉身堅如磐石,還被這樣重創,可見金丹自爆后的威力有多么恐怖。
  陳汐咬牙抿嘴,認真反思,感覺還是有點疏忽了,以為斬掉天仙法旨,剩余之人就不足為懼,結果險些戰死。
  沒,他的傷太嚴重,身體破爛,幾乎要斷掉,僅憑煉體修為,一時半刻根本無法修復如初。
  “很好,沒有死正好以誅魂神針滅殺掉,令其永遠死亡在世間!”大秦太子秦逍冷酷說道。
  遠方,群雄發呆,沒有想到戰局一波三折,竟然直接又逆轉了,原以為陳汐九死一生,終可以存活下來,不曾想此時竟意外遭受重傷,再次陷入危險之中。
  “想殺我?絕無可能!”陳汐無懼,渾身精氣神燃燒,澎湃的巫力修復傷體,所有潛能都爆發了出來。
  “轟!”
  與此同時,蒼穹上,突然涌來一片漆黑如墨的烏云,翻滾不休,籠罩陳汐頭頂上空,烏云內赤色閃電交織,璀璨如火花,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毀滅力量。
  “咦,那是……”
  “天,發生了,這是劫云啊,這家伙難道要在戰斗中渡劫涅槃?”
  所有目睹這一場面的人都驚呆了,陳汐的身體雖然出現很多裂痕,要斷掉了,但是卻有一股灼熱磅礴的氣息在其中怒放。
  那氣息,赫然是來自身心深處的涅槃劫火,對照蒼穹上出現的劫云,眾人豈會猜不出,這是要沖擊涅槃境將要面臨的涅槃雙劫?
  就是陳汐也一呆,沒想到竭力激發的潛能,竟然徹底引發了涅槃劫數,不過他在戰斗之初,早已察覺到會有這一幕,心中倒也并不緊張。
  不,他早早就打算,若劫難發生于殺戮當中,那就在殺戮當中渡劫涅槃!
  鳳凰浴火而重生,蠶蛹自縛而化蝶,他陳汐,也要以一種最無畏的姿態,向天地抗爭,只要心無瑕疵,又何必去理會劫難發生在何時何地?
  “他這是瘋了嗎!?”眾人驚呼,不敢的眼睛。
  常人渡劫涅槃,哪個不是尋覓一處極為安全的所在,并請高手坐鎮護法,生怕出現任何紕漏,驚擾到渡劫。而陳汐卻反其道而行之,驚擾在眾人圍殺下欲要渡劫涅槃,這等舉動,又跟自我毀滅有何區別?
  眾人都打破腦袋也不能,陳汐竟會蠢得干出這等事情,難道他真的瘋了不成?
  “快!趁此時機,誅殺了他!”秦逍大喜,感覺老天也看不下陳汐囂張了,他大喝出聲,號召其他人全力滅殺陳汐。
  “不對,他似是對渡劫極有自信,若是真被他度過涅槃雙劫,進階涅槃境界,那絕對是一場災難,這種情況出現的幾率雖然渺小,但卻不得不防!”畢靈韻清眸流轉,泛起智慧般的光澤,似是洞悉了陳汐的想法,凝聲說道。
  聞言,其他人頓時一驚,是啊,若是萬一陳汐于殺戮中進階涅槃境界,那其實力只怕要暴漲到一種可怖的高度。到了那時候,他們還將如何面對……簡直不敢想象了。
  遠處,群雄也都一愣,感覺畢靈韻此言,才最符合陳汐的現狀,畢竟他已經深受重傷,即便堅持戰斗,只怕也免不了一死,或許也正因如此,才會想著渡劫涅槃,于絕境當中尋覓一絲生機吧?無小說網不少字
  轟隆隆!
  蒼穹中,烏云翻滾,咆哮不休,其內赤色電弧閃爍,如火蛇狂舞,充斥可怕的毀滅力量,令天地都顫抖不休。
  這是真正的天威,來自天道的懲罰,在這種天威覆蓋下,世間萬物都處于一種被壓制的狀態,驚悚不安。
  而此時的陳汐,整個人則籠罩在一片灼熱氣息當中,像燃燒起來一樣,那驚人的熱浪令周圍虛空都扭曲模糊起來。
  “快,殺了他,無論如何,趁此時殺死他絕對沒,否則一旦讓其僥幸渡劫成功,咱們誰都別想活下去了!”見到這一幕,秦逍大喝道。
  “殺!”
  眾人發動攻擊,他們明白,再耽誤不得了,必須要破壞陳汐渡劫,令其慘死在手中,或者直接死在涅槃雙劫之下,就是不能讓他安然渡劫成功。
  一瞬間,各種法寶、道術、武學、神通匯聚在一起,成千上萬,如長虹貫日般,交織成一片光網,密密麻麻,仿若天地秩序規則,找陳汐絞殺而下。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