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473 殺劫不死

呼呼!呼呼……
  陳汐渾身籠罩在灼熱無比的熾盛氣流當中,而在其丹田內,那一顆兩儀金丹四周,則洶洶繚繞一股透明涅槃火,風火怒號,璀璨明亮到了極致,甚至隱隱有融化的痕跡。
  頭頂烏云翻滾,赤電狂舞,體內金丹燃火,如熾如焚。
  這一切,都是涅槃雙劫即將降臨的征兆。
  如果說進階金丹,令修士擁有“天地之根”,不再是道途上飄搖不定的浮萍,那么歷劫涅槃,就是修士生命本質的升華,能夠蛻變凝聚出元神,元神不滅,性命不衰不滅,哪怕皮囊被毀,亦可奪舍重生!
  不過,想要渡過涅槃雙劫卻并非那么容易,相反,涅槃雙劫極為兇險,一著不慎,就可能被涅槃劫火焚化道基和神魂,被涅槃劫雷劈滅掉肉身軀殼,兇險之極。
  簡單來說,渡劫涅槃,要么如重生般發生蛻變,要么直接就被齏粉湮滅掉,徹底身隕道消,再沒有第三條路可選。
  陳汐自然明白渡劫涅槃時的種種兇險,不過這時他也已經顧不得理會這些,因為眾人的圍殺已經鋪天蓋地而至。
  ……
  轟隆隆!
  如驚濤駭浪般的道術、法寶、武學、神通交織在一起,橫貫虛空,交織成一片光網,密密麻麻,傾瀉而下。
  這一擊,糾集著數十位天才強者的可怖力量,不亞于萬箭齊發的浩大場面,足以摧城崩寨,碾滅山河,聲勢可怕之極。
  “給我開!”陳汐渾身燃火,整個人精氣神如火爐,旺盛無比,熊熊燃燒,手中火翎扇橫掃,爆發出通天火焰,有一種面對千軍萬馬都可大殺的氣勢,殺光沖天。
  他已經打定注意于殺戮戰斗中渡劫涅槃,又豈會因此而亂了陣腳,畏懼不前?殺戮就是涅槃,劫難不止,戰斗不息!
  砰砰砰……
  虛空中,一件又一件法寶炸掉,而后化成齏粉,各種武學神通,悉數被火海熔漿所淹沒,摧枯拉朽破壞掉。
  這景象有點嚇人,那一件件的法寶皆有天階極品,那一種種的武學神通,皆達到完美頂尖的水準,不然何以能摧城崩寨,碾滅山河。可是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被阻,被可怕的滔天火海熔漿爆碎、齏粉、焚化,瓦解消散。
  遠處群雄變色,陳汐果然驚人,即將面臨涅槃雙劫,猶自能爆發出如此可怖威勢,若是令其渡劫成功,其實力又該可怕到何種高度?
  “決不能讓他成功!”裴羽大叫,狀若瘋狂,他都已損毀掉一件天仙法旨了,仍舊無法抹殺陳汐,若讓他再渡劫成功,只怕以后他們會整日與噩夢相伴了。
  那樣的局面,決不允許出現,不能接受,只想一想都覺得可怕。
  “轟!”
  一座巨山拔地而出,向著陳汐飛來,鎮壓而下,這是一座寶印,是大秦太子秦逍的半仙器,名為“化岳印”。此時寶印化山,符文翻滾,云霞蒸騰,上面郁郁蔥蔥,古木巨藤矗立,還有各種飛禽走獸,充滿生機,淋漓盡致地顯現出了屬于半仙器的浩大氣息。
  這樣一座大印砸下,帶著勃勃生機,宛若一片真實的山岳世界鎮壓,氣息恐怖,瑞霞萬丈,要壓碎陳汐。
  顯然,秦逍也看出,此時不鎮殺掉陳汐,待會只怕再沒有機會了,所以毫不猶豫地祭出了的半仙器化岳印,希冀徹底破壞陳汐沖擊涅槃境的步伐。
  “給我開!”陳汐眼眸如電,一聲大吼,滿頭烏黑發絲逆沖向天,渾身精氣滾滾,散發出氣勢氣吞山河,睥睨眾生的氣魄。
  “轟!”
  一片滔滔火海出現,猛的席卷入空,轟隆一聲,撞在山岳上,那里山石化粉,古木成燼,全部都炸開。
  火翎扇同樣為半仙器,用在陳汐手中,釋放出的神威比虛冷夜強了不知多少倍,直接將秦逍的化岳印轟飛,表面暗淡無光,簡直就不堪一擊。
  所有人都驚撼莫名,這也太強了,兩件半仙器對抗,但秦逍卻似明顯落了下風,甚至就不是陳汐的一合之眾!
  “嗯?”陳汐正欲借機沖殺,猛地感覺不對勁,體內金丹噼里啪啦一陣亂顫,竟被涅槃劫火燒得快要化作液體蒸發掉了。
  原本,他還想等待涅槃雙劫一起降臨時,借助殺戮之力來和劫火抗衡,然而那蒼穹上劫雷未降,這涅槃劫火卻突然狂暴起來,這突發的變故,逼得他不得不分出心神,全力朝那涅槃劫火鎮壓而去。
  所以眾人就看到了奇怪的一幕,陳汐周身涅槃劫火洶洶燃燒,然而在其頭頂上,烏云密布,赤色雷霆翻滾,但是就是不曾降下一縷劫雷。
  “好詭異,你看,那陳汐召來涅槃劫雷,竟然像組成了雷電大軍,化作了電矛、電劍、電槍、電戟……”
  “老天,不會吧?無小說網不少字我聽聞渡劫涅槃時,自身實力越強大,所要遭受的雷劫就越恐怖,這家伙引來的劫云竟然衍化出種種雷電兵器,這豈不是也意味著,這家伙的實力已強大到足以傲視群雄的地步,要不怎會產生這等可怕的涅槃雷劫?”
  “的確,雷劫能夠感應到修士自身的實力,繼而降臨下足以擊殺修士的雷劫,如今這涅槃雷劫如此浩大,顯然是因為陳汐的實力過于強大,從而產生了這種驚人變化。”
  遠處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心驚膽顫,朝后退避,他們也大多即將渡劫涅槃境界,生怕陳汐的劫數氣息影響到他們,一旦引來劫難,哭都哭不出來。
  “快!全力攻擊他,涅槃劫火已經開始焚化其金丹,趁機徹底奪了他的小命!”一群人怒喝,豁出去了,和陳汐拼命。
  “轟!”
  火翎扇狂舞,滔天火海洶涌席卷,當即有四五人被火海籠罩,全部炸開,化成血與碎骨,而后又稱為灰燼。
  雖然處于內憂外患的極度危險當中,陳汐的出擊仍舊狠辣果決,像一個修羅,橫掃四方,沐浴諸敵之血前進,無人可擋其步伐。
  而此時,天上的劫云越來越多,赤電咆哮,雷霆激蕩,越來越清晰,就像懸在頭頂的寶劍,雖遲遲不曾降落,但那等欲要誅殺天地萬物的毀滅力量,足以摧垮斗志,令心神失守崩潰了。
  陳汐自然也受到了影響,察覺到危險的氣息越來越濃烈,不過他卻無拘無束,全身心投入戰斗。
  劫火燒身,不能阻其步伐。
  劫雷懸空,不能攝其心魄。
  他就像完全忘掉了涅槃雙劫的存在,或者說,他正因為正處于極度危險中,所以才毅然決然這么做的。
  是的。
  這一刻,外有眾敵圍殺,內有劫難降臨,若連的心都亂了,還如何活下去?
  他要殺出一條血路,殺出沖天,殺到無人能夠阻攔,至于渡劫成功或失敗,就等戰斗完再說吧!
  陳汐大開殺戒,席卷各方,周身劫火燃燒,痛苦異常,金丹將毀,道基將敗,他卻像毫無知覺一般,神色漠然平靜如故,踏步向前。
  魏慕云慘死。
  冷倩云慘死。
  東夏王朝、天狼王朝所有進入隕寶之島的天才強者全滅。
  這是一條血路,殺劫和天劫齊至,化作了眼前可觸目驚心的人間災難,所有人見到這一幕的人,都渾身冰涼,如墜冰窟,連劫難都不畏懼,連生死都看淡,這樣的人……還是人嗎?
  突然,暗中一股至強的氣息襲殺而至,陳汐反手一巴掌拍了,兩者撞在一起,如火山噴發般,盛光轟鳴,掀起無盡氣浪。
  “,有人阻擋住了陳汐!”
  遠處眾人吃驚,睜眼望去,頓時就看清,原來那出手之人,赫然是絕世兇禽畢方的后裔——畢靈韻。
  她如今已化身畢方,青色羽翼如琉璃,渾身燦爛,散發耀眼的光輝,宛如一尊禽中王者般,要鎮殺陳汐。
  “是你!”陳汐漠然皺眉,此女之前一直不曾動手,卻挑選在此刻突然出擊,明顯是看出已瀕臨劫難邊緣,欲要令徹底身隕道消。
  “把火翎扇交出來,我立刻就走。”畢靈韻清眸冷靜,渾身羽翼飄蕩青色光華,流露出極為可怕的氣息。
  “趁火打劫?”陳汐冷笑,懶得與之廢話,轉身朝一側殺去。
  戰斗到如今,場中只剩下不到十人,不過這十人卻一個比一個強大,像畢靈韻、秦逍、裴羽,像韋空、程峰,以及其他數名來自大玄、大乾兩大一流王朝的天才強者。
  “轟!”突然,虛空一顫,如一道驚雷般,一道身影沖來,擋住陳汐的前路,轟殺而至,無比凌厲,殺氣滔天。
  赫然是大秦太子秦逍,此人不知何時已穿戴了一件黃金戰甲,散發燦爛金色光輝,衍化作九條咆哮金龍,呼嘯游走其身體四周,將其映襯得宛如一尊馭龍而戰的神祗般。
  “咚!”的一聲,秦逍與陳汐硬拼一記,頓時爆發出一股可怖氣浪,席卷八方,令得天穹震顫,大地龜裂,這一擊無比可怕,宛如天崩地裂般。
  遠處眾人頓時吃了一驚,秦逍的修為似是突然暴漲了數倍,竟然與陳汐硬撼了一記之后,分庭抗禮,并沒有像之前一般落在下風。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