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474 涅槃真諦

很快,眾人就注意到,秦逍實力暴漲,來源于他身上那件黃金戰甲,戰甲散發燦然金光,衍化九龍虛影,竟如同加持之力,令他實力節節暴漲,神異之極。
  “這……又是什么秘寶?”眾人驚嘆,這秦逍不愧是來自一流王朝的天之驕子,不僅擁有半仙器化岳印,連身上那件黃金戰甲也都如此厲害,底蘊之強大,遠非普通王朝可比。
  “半仙器——衍龍黃金甲!太子終于動用這件大殺器了。”一旁的魏慕云眼眸爆綻冷光,喃喃自語。他同樣出身大晉王朝,自然清楚這件衍龍黃金甲的威力有多強大。
  這件戰甲不僅能夠令秦逍擁有九龍之力,實力暴漲,更是一件極出色的防御法寶,并且還是半仙器級別的,一般法寶根本就別想破開其防御,厲害之極。
  陳汐冷漠掃了秦逍一眼,再次調轉方向,他,若是被糾纏住,只怕會被逼得陷入絕地,到那時他們即便不殺死,那蒼穹上的劫雷降臨也足以將齏粉了。
  “還想逃,給我留下吧!”秦逍攔路,大手抓住化岳印,朝陳汐拍砸而至。
  而這時,那畢靈韻也趁機殺了,她身化絕世兇禽畢方之軀,單足裹挾熾盛霞光,其內符紋閃爍,散發大道奧義,撕裂虛空而至,宛如一尊神魔在出手,要將陳汐抓碎。這等僅憑自身力量所造成的聲勢,同樣可怕無比。
  “誰來也也阻不了我,今天我就渡劫涅槃給你們看!”陳汐咬牙硬闖,火翎扇席卷滾滾熾盛火浪,與兩者對抗。
  “轟!”
  三者交鋒,驚天動地,霞光沖蕩,罡風猛烈,將山河都崩滅,將虛空都碾碎,可見有多么恐怖和激烈。
  “終于有人能夠抗衡陳汐了……”遠處眾人見到這一幕,心中暗松了口氣,若是任由陳汐縱橫睥睨下去,他們真擔心心臟受不了,被活活震驚死。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的表現也足夠驚人了,一人獨抗兩大絕頂高手,并且還身處涅槃雙劫的威脅之下,仍舊能夠在對戰中不落下風,由此就可見其實力有多恐怖了。
  “唰!”
  突然,又是一道人影掠空,腳踏貫空金虹,金芒耀空,如神祗降臨般,揮劍加入了激烈的戰局當中。
  “裴羽!”
  “半仙器憐霄劍!”
  “這家伙消耗本源精血和壽元去獻祭,不是早已虛弱不堪了,怎會眨眼間就恢復巔峰狀態?難道吞服了罕見珍稀的靈丹妙藥不成?”
  望著裴羽那一道劍意肆虐,神采更勝之前的身影,手持半仙器憐霄劍加入戰斗,觀戰的眾人都是暗吃一驚,都猜不透原本虛弱無比的裴羽,怎會突然間就恢復如初了。
  裴羽強勢加入,頓時令陳汐處境變得危險起來,岌岌可危。
  沒辦法,這三者可以說是進入隕寶之島的所有王朝的天才中最厲害的三人,一個手持半仙器化岳印,身披衍龍黃金甲,霸道勇猛,一個身化絕世兇禽畢方原形,單足如神魔之手,撕天裂地,一個氣機恢復巔峰,手持半仙器憐霄劍,殺意沖霄。
  此時聯合出手,那等威勢,都足以輕松滅殺掉涅槃強者了,若是換做尋常,陳汐倒還有一戰之力,但此時他身處涅槃雙劫籠罩之下,內憂外患,頓時就陷入了莫大的危機當中。
  “砰!”
  一番生死搏殺,陳汐和秦逍都被震飛了,這種血戰非常驚險,武學法寶如洪水般肆虐,光芒鋪天蓋地,激烈無比。
  一聲尖銳撕破虛空聲傳來,見陳汐被震飛,畢靈韻當即撲殺而至。
  畢方鳥乃太古兇禽,是傳聞中曾撕裂過至尊神明的存在,身為其血脈純凈的后裔,畢靈韻實力自然強悍不已,那只單足鱗片發光,道意氤氳,燦爛晶瑩,一抓之下,山岳都足以輕松齏粉,若是陳汐被其抓住,非當場被撕裂成一灘血肉不可。
  “轟!”
  在這間不容發之際,陳汐左手反殺,以拳頭硬撼畢方鳥那鋒利可怕的巨爪,兩者碰撞,頓時轟濺起無盡熾光。
  而陳汐則被這一擊震得吐血不止,遭受到重創。
  “唰”的一聲,畢方鳥眸光冷冽,青瑩而燦爛的雙翼回旋,再次殺來,舞動罡風,令天地都顫抖。
  “嗡!”它軀體上有一個又一個璀璨的符文閃現,那是屬于絕世兇禽天生的大道烙印,蘊含無上奧義,一經施展,霞光萬道。
  隱約間,道音如諸神的吟唱,震動九天,四方皆共鳴,而后這種聲音浩大起來,如波紋般的漣漪全部涌向陳汐。
  這是畢方鳥的天賦道法,音殺之術,輕則重創神魂,重則直接被抹殺掉神魂,此時音波化作漣漪,甫一擴散而出,一塊又一塊的虛空炸掉,一座座巨山化作齏粉,輕輕一蕩,令天地都變色。
  陳汐凜然,“神諦之眼”察覺出危險,左手連連拍打,凝聚無數雷暴漩渦,洶涌而出,轟隆一聲,與畢方的音殺漣漪撞在一起,兩者同時崩開。
  觀戰眾人心驚,這等程度的交戰,簡直令人絕望,達到了金丹境所允許的極限,其他人如何是對手?上去就要死。
  陳汐與畢靈韻交手,各自沖起,接連碰撞,最后都橫飛了出去。
  而此時,那秦逍和裴羽則再次殺來,接連硬撼,令得陳汐傷勢越發嚴重,鮮血流淌,并且在其身上,有十幾道裂痕最明顯,交叉而過,鮮血淋漓,再這么下去,只怕直接就四分五裂了。
  形勢很不妙,陳汐渾身是血,陷入危局中,盡管他極度強大,但畢竟身子近乎破爛,遭到極為嚴重的創傷,被這樣三位絕頂強者聯手攻殺,很有可能就此隕落。
  尤為要命的是,他體內的涅槃劫火越來越旺盛,兩儀金丹已融為一團液體懸浮著,在進一步,就可能徹底被涅槃劫火蒸發一空。
  金丹一滅,無異于道基破滅,屆時別說繼續修行,想活下去都難。
  而在蒼穹之上,那滾滾劫云越來越凝重,其內雷電甚至化作塔、鐘、鼎、爐、印等種種鎮殺萬物的武器,散發出的毀滅力量愈發可怖,偏偏至今仍舊不曾降臨任何劫雷,似乎仍舊在蓄積力量般,令人想一想都頭皮發麻。
  “回事,涅槃雷劫遲遲不來,讓我如何渡劫涅槃?”陳汐一邊思索,一邊戰強敵,嘴角溢血,拼盡力氣催動全身潛能,想要讓劫雷降臨。
  “砰!”
  他挨了一掌,被那秦逍以化岳印拍在后背上,橫飛出去,撞碎一塊巨石,整個人砸在塵埃中,血跡斑駁。
  畢方俯沖,想要再補上一抓,徹底解決掉陳汐,然后再取走火翎扇。
  陳汐咬牙不已,他原本寄希望于在殺戮中渡劫涅槃,而后鎮殺群雄,哪曾想如今只有涅槃劫火在焚化己身,那涅槃劫雷卻遲遲不降,這讓他的計劃遲遲無法得到進展。如今更是被逼入絕境,將有滅頂之災,這讓他如何不憤怒。
  感覺這一刻,似乎連上蒼都在和作對!
  陳汐的確怒了,精氣神出現一股狂暴跡象,他后背骨骼幾乎被秦逍那一印震得寸寸爆裂,鮮血汩汩,耗掉了他太多的巫力去修補,整個人已快要喪失戰斗力。
  “該死!既然老天不幫忙,我就借他們的力量強力沖關!”陳汐咬牙,眼眸中閃過一絲瘋狂,一抹狠色,一縷決然。
  “轟!”
  這時,畢方那一抓已破空而至,勁風肆虐,只是逸散的爪力,都將地面震碎出一個巨坑。
  陳汐霍然抬頭,探手直接抓住了畢方的巨爪,與此同時,“轟”的一聲,他渾身雷暴轟鳴,一個又一個雷暴漩渦出現,瘋狂旋轉,開始汲取畢方體內本源。
  “你一個普通王朝的螻蟻,修為再強又如何?敢挑釁本太子的尊嚴,天上地下沒有誰能救得了你,受死吧!”同一,秦逍也殺到了,宛如霸王降世,直接劈殺了。
  “轟!”
  陳汐另一只手硬撼,砰的一聲抓住秦逍的手,同樣催動雷暴漩渦,瘋狂吞噬他體內的本源。
  神通“星璇雷體”乃是脫胎于鯤鵬之骨內的可怕神通,蘊含雷霆、水行、吞噬三種大道奧義,威能無窮,可吞噬天地萬物,更可以化解對手的攻擊,煉化其本源、真元、巫力、精氣等等,納入身體中,端的是奧妙無雙。
  然而,這部神通也要分情況,正如三師兄所說那樣,若是對手足夠強,強行吞噬煉化反而極其危險,動輒就要崩壞的肉身,死無葬身之地。
  “找死!”
  畢靈韻和秦逍同時冷笑,他們來頭極大,又怎會這等神通的奧妙,雖然暗自心驚于陳汐竟掌握了罕見的吞噬奧義,不過他們卻毫不擔心,因為陳汐已是強弓之末,將死之人,只需催動自身力量,令其吞噬不成,反而將活活震死!
  而另一側,裴羽卻停下進攻步伐,他已看出,陳汐必死無疑,不愿再以身犯險,畢竟若逼得這家伙自爆金丹的話,那可就不妙了。
  可惜,他不的是,陳汐的金丹如今已被涅槃劫火融化為液體,并且快要被徹底燒化蒸發掉,想要自爆都不可能。
  ________
  今晚還有一更,五更。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