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476 群雄來犯

隕寶之島內的空間廣袤無垠,宛如漂浮在蠻荒之海上的一片大陸,其上遺跡遍布,大地赤紅,山岳寸草不生,不時有熾盛的寶光沖霄而起,引來一群又一群天才強者的追逐。
  那是諸神遺物,是太古諸神征戰時隕落的寶物,只要降服一件,都足夠任何修士受用無窮了。
  不過這一切,陳汐都漠不關心,他全力施展星空之翼,極速飛掠在莽莽天地間,像一抹閃電,又像一縷透明流光。
  他渾身染血,遍體裂痕,無邊劇痛火辣辣充斥全身,但他的神色卻木然冷峻之極,像不知疼痛的木偶般。
  凜冽的罡風,吹在臉上像刀割一般疼痛,吹得他長發飛舞,染血衣衫獵獵作響,但卻吹不散其眼眸中的倔強和執拗。
  蒼穹中劫云籠罩,相伴而馳,赤色炫亮的雷霆閃電衍化為一片小世界,散發出欲要碾碎天地的毀滅氣息。
  那是天威,天罰,渺渺不可測,此時懸在蒼穹之上,遲遲不降落,就像抵在脖頸間的刀刃,懸在頭顱上的利劍,令人絕望,寢食難安。
  “天機、天道、天意、天罰……呵呵。”陳汐眼眸中倒映著蒼穹上的炫亮劫雷,唇邊泛起一絲譏誚,似是在嘲諷這天道,又似在自我嘲弄,但很快,這一抹譏誚之色就化成了一抹決然堅狠之色。
  哪怕是死,他也決不會放棄!
  ……
  陳汐重傷垂死,上有天劫威懾,下有強敵追擊。一場前所未有的大追殺開始了,整個隕寶之島沸騰。
  消息傳遍四方,擴散至整個太古戰場當中,頓時激起一片軒然大波,所有人都震驚。
  首先,雪虹王朝、天狼王朝、東夏王朝進入隕寶之島的天才強者全部被滅,無一生還,這是何等驚人的消息,做出這件事的只是一個年輕人而已,只身一人,獨戰群雄,大開殺戒,所向披靡。
  而且,他還將裴羽的“天仙法旨”都給斬滅,這等兇悍逆天的手段,更讓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這件事在太古戰場鬧的沸沸揚揚,所有人都在談論,讓大晉王朝沒有進入隕寶之島的天才強者都抬不起頭來。
  再有,陳汐竟然在群雄圍殺當中,引來涅槃雙劫,欲要于殺戮當中進階涅槃之境,甚至他還差點成功,雖然最后功敗垂成,但這卻更具震撼性,四方皆驚。
  這一日,整個太古戰場內,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皆都聽聞了此事,都在討論,一片喧嘩。
  “去隕寶之島斬殺陳汐!”
  這個號令出現在許多王朝中,比如大秦、大晉、大玄、大乾等一流王朝,比如雪虹、天狼、東夏等普通王朝,畢竟死在陳汐手中的各王朝天才強者,僅僅是這些王朝中的一部分而已,此刻聽聞自家同伴遭難,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一場大亂,很快就在隕寶之島內上演。
  蠻荒之海的入口被封鎖,隕寶之島的入口被封鎖,諸多王朝聯手,尋找追殺陳汐,要將他誅殺在隕寶之島內,不給他活命的機會。
  不殺掉陳汐,他們誓不罷休,亦寢食難安。
  這是一場血雨腥風,更是一場動亂,隕寶之島這片諸神遺落寶物的廢墟之地,陷入到一場動蕩中。
  接連數日,陳汐不眠不休,一直在逃亡中度過,然而無論他逃到哪里,敵人很快就能追上來,因為那片劫云一直籠罩在其頭頂蒼穹之上,如影隨形,醒目異常。
  這些天,他也不知遭遇了多少阻擊,大戰連天,渾身是血,最為嚴重的幾次是,他又遇到了秦逍、畢靈韻,連番大戰讓他傷勢變得更加嚴重糟糕,體內氣機瀕臨崩潰邊緣。
  最為可怕的是,隕寶之島的出口已被封鎖,有諸多高手守護,他根本沒有辦法從遺跡當中撤退。
  這種情況持續了近半個月,陳汐的巫力快要消耗殆盡,已無力去修補周身的傷勢,所以他此刻的身軀上,傷痕無數,破破爛爛,隨時會死掉,全靠一口氣支撐著。
  終于,又逃過了一次追殺,他躲進了一座山脈中的洞穴中,默默療傷,有限,必須抓緊,不然敵人又到了。
  那模樣,就像受傷的孤狼在舔舐傷口,桀驁不屈,永遠不放棄生存的希望。
  這片山脈,大霧籠罩,蒼穹上終年雷暴橫行,躲藏其中,倒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掩飾他所引發的那一片劫云。
  這些天來,他一直在思索,為何雷劫一直不降臨,他認真推演,反思,卻始終不得其解,甚至開始懷疑這天罰是故意在與作對,要不怎會直到現在也不降臨?
  換做其他人,只怕劫云抵達的當日,就開始接受涅槃劫雷的考驗和蛻變了吧?無小說網不少字這種情況太詭異。
  陳汐深吸一口氣,開始檢查傷勢,身上的傷已嚴重到了極致,近乎無法挽回了,身體破爛,再加上這半個月來遭遇了無數次大戰,九死一生,體內氣機都已衰弱快要枯竭。
  “真是不甘啊。”陳汐自語,他不會被殺死,哪怕直到這一刻,他也沒有放棄,依舊在療傷以及推演渡劫涅槃的事情。
  “轟!”
  一個時辰后,又一次大戰爆發,敵人追了上來,陳汐拼命,血染衣襟,渾身浴血,再一次逃脫。
  這一次,他逃走之后,最終倒在了一片生滿毒蟲的泥沼中,身體破碎如棉絮,仿佛一陣風吹來都能讓他解體。
  鮮血,汩汩流淌,被身下那散發惡臭的沼澤吞吸,整個人似乎都將要被埋葬在這沼澤當中。
  陳汐仰躺沼澤之內,眼眸死死盯著蒼穹上那一片雷霆滾蕩呼嘯的劫云,那激蕩四野的雷震之音,仿似天道所發出的嘲笑和譏諷,如此的刺耳,如此的讓人憤怒。
  “欲要亡我?絕不可能!”陳汐突然像瀕臨死地的困獸,從喉嚨里發出一聲嘶啞之極的咆哮,竭斯底里耗盡全身最后一絲力氣,掙扎起身子,開始最后一次沖關!
  生命不息,戰斗不止。
  涅槃無渡,又怎敢屈服而亡?
  他徹底放開了心神,再不去管是否有敵人接近,也再不去管處身在這惡臭沼澤中是否有危險,整個人空靈無比,忘記了周圍天地一切。
  他的身軀一破爛不堪,精氣神也幾乎耗盡,丹田內金丹液體暗啞斑駁,毫無生機,血肉皮膜內,巫力枯竭,干癟一片。
  這一切,都似乎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也正因如此,他這次沖關顯得吃力之極,甚至很有可能在沖關的途中死去。
  一點一滴,陳汐鍥而不舍,心中始終有一種堅持和執拗,在指引,不肯放棄。
  但最終,他還是失敗了,耗盡了最后一點力氣,徹底油盡燈枯,渾身氣機暗淡,再也沒有一絲的力量了。
  這一刻的他,已經和一副尸體沒區別,空具有意識,而肉身已敗,沒有精華滋養,最終將身隕道消,消失在天地之間。
  “轟!”
  突然,就在這時,一股磅礴浩蕩的的氣息擴散,在他油盡燈枯時,隱藏在體魄最深處的潛能釋放,宛若汪洋一般沖起。
  他通體發光,可怖傷口在快速的愈合,而且在其丹田內,有璀璨的霞光氤氳升騰,轟隆一聲,凝聚在金丹四周,化作一輪耀眼燦爛之極的赤色涅槃輪。
  那里陰陽二罡之氣噴薄,宛如瑞氣,衍化無窮玄妙。
  那里赤霞飛舞,宛如一群火焰精靈在翩躚,映襯得那涅槃輪宛如一只金烏!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身軀破爛,且耗盡了體內所有一切,油盡燈枯,于今卻由死轉生,這,才是涅槃的奧妙,是重生,是新生,是從頭開始!”
  這一刻,陳汐徹底明白,完全洞悉了。
  涅槃劫難,每一名修士渡過的方式,所遇到的情況都不太一樣,而像陳汐這般生死輪轉,衍化出涅槃輪的,卻罕見無比。
  “新陳代謝,破舊代新,不去力,不能歷劫,所謂涅槃,大概如是。”陳汐自語,丹田內涅槃輪綻放億萬赤輝,洶洶似火輪,似驕陽,滋養著他周身氣機。
  這一次,他的傷的確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正常情況下必死無疑,根本不可能有活路,可是就在這瀕臨死亡邊緣之際,卻生機再現,發生逆轉,完成了一次涅槃,歷經了一場生命蛻變,令他活下來。
  涅槃輪于丹田內循環,遍灑億萬赤霞精華,一條條,一道道,令他體內潛能澎湃,全面復蘇,如干枯的死地重新煥發生機,蓬勃而生。
  破爛的軀體,同樣被修復,像龜裂的土地被甘霖澆灌,生機昂揚,勃勃而輝,精氣神更是如長虹升起,燦然如有神性。
  “轟隆隆!”
  陳汐體魄內,那一股渡死得生的潛能如長江大河澎湃,涌入涅槃輪,散發無盡光明,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他已恢復如初,周身散發凌厲罡煞之氣,震蕩四野!
  他霍然站起身子,負手于背,仰頭望蒼穹,那里,劫云浩蕩,滾滾劫雷轟鳴,衍化為一片雷霆世界。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