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486 故人重聚

猶如魚歸大海,鷹歸長空。
  當陳汐的元神躍入那池子中那一剎那,所有念頭的念頭都有一種豁然開朗,顆顆通透的奇妙感覺,自由而暢快。
  這已經不是一種涅槃或者蛻變,而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
  熾盛無比的雷霆中所蘊含的勃勃生機,開始在其元神四周凝聚,重塑其形體,就像是在泥土中播下生命的種子,蘊生出血肉、皮膜、骨骼、筋骨、五臟六腑、經脈穴竅……就像雨后春筍般,勃勃生長,有一種新生的盛輝。
  陳汐盤膝坐在那里,徜徉在一種無欲無求的清寧道境,自身不斷的變化,重塑后的肉身剔透晶瑩,宛如琉璃神金,泛著雷芒似的晶質光澤。
  鳳凰浴火而涅槃,而現在的陳汐,就正處在一重全新的生命蛻變當。
  時間不長,他的身體散發的光芒越來越盛,云蒸霞蔚,透著靈性光輝,而在其體內,響起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那是四肢百骸在律動,五臟腑在共振,猶如一曲鏗鏘天籟,又似晨鐘暮鼓般的大道妙音,每一塊骨骼都綻放晶瑩光芒。
  和以往不同,這次他的骨骼、經脈、穴竅上,都出現了一層膜,像是金屬,有如晶體般,燦然生輝,靈性盎然,稍一運動,就發出錚錚的韻律聲,給人以不可撼動的堅凝感覺。
  除此之外,他的血肉也在發生蛻變,每一寸肌理內的微竅世界,此時都仿佛被打開,金光普照,滋養肉身。
  這是很關鍵的一步,煉體者走的是“肉身成圣”之路,認為人體內有四億八千萬微竅,每一個微竅都是一個世界,將其全部打開,能夠蛻化成圣,萬古不朽不滅。
  而涅槃金身之所以能寄養元神,就在于周身微竅的釋放和開辟,元神寄養其,即便肉身全毀,一個念頭,就能再重塑一具肉身,端的是強橫無比。
  也就是說,想要殺死涅槃境的煉體者,只滅掉其肉身還不行,還必須抹殺掉其肉身微竅當的元神。
  然而微竅何止千萬,元神寄養于其,又豈是那么好扼殺的?
  這也是為何煉體者能夠在同階段碾壓煉氣士的原因,簡直就像一只殺不死的蟑螂,生命力強大的可怕。
  這一刻,陳汐通體璀璨,元神與肉身相融,涅槃輪和涅槃金身相呼應,像是一尊神祗般,通體無瑕無垢,綻放無盡盛輝,
  由內而外,由形到神,涅槃和蛻變同步進行。
  涅槃境界,奪盡天地之造化,是生命本質的一次蛻變,是追逐天道過程一次浩大的洗禮,重塑真我,衍化靈性,使身心超脫。
  而陳汐和其他人不同,他煉體、煉氣雙劫齊至,又歷經了四重涅槃劫雷的淬煉,最終涅槃,順利進階,所產生的奇妙變化,絕非三言兩語就能全部描述。
  就如同他那元神,就和別人不同,化作了兩部分,一部分寄養于丹田涅槃輪內,一部分寄養于周身微竅當,卻并不相沖,顯得奇特之極。
  并且他這次涅槃,可謂是經歷了兩場生死輪回。
  一次是在沼澤之地,由死而生,凝結出涅槃輪和涅槃金身。
  一次是在這劫云最深處的生機之池,元神散而重聚,最終令得自身一切都發生了一場浩大的涅槃蛻變。
  而這種涅槃,在太初時期,被稱作“鳳舞天”,寓意一位強者渡過涅槃鳳凰劫之后,擁有了成為萬古至尊的潛質!
  ……
  “究竟死了沒有?”
  “應該是死了,你沒看那虛空,都沒了陳汐的影?”
  “可是那劫云還在,并沒有消散啊,咱們若是這么靠過去,萬一沾染上雷劫怎么辦?要知道那可是涅槃鳳凰劫,只存在于太初時期的典籍當,已經有太久的歲月沒出現了,萬一出現什么不測,咱們都得玩完。”
  “說的也對,那就再等等吧,等劫云徹底散去,再靠攏過去。”
  遠處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議論紛紛,卻沒一人敢靠近那劫云,生恐一不小心就被波及到。
  其實那蒼穹的劫云,在陳汐肉身被毀之后,就收斂了所有狂暴姿態,陷入沉寂當,只有隱隱的雷暴轟鳴聲傳出。
  不過由于劫云遲遲不散,再加上眾人對這涅槃鳳凰劫都忌憚之極,所以距離陳汐肉身被毀已過去半個時辰,也遲遲沒人敢靠近過去。
  “咦,那劫云開始縮小了!”又過了半個時辰,有人突然驚呼道。
  眾人抬眼望去,果然就看到,那覆蓋蒼穹上的滾滾劫云,開始驟然收縮起來,眨眼已只剩下不到百丈范圍。
  “哈哈,按照這種勢頭,劫云馬上就將消散一空,那陳汐必死無疑!”有人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大笑道。
  “我就說嘛,這涅槃鳳凰劫即便在太初時期,也極少有人能過渡過,陳汐資質雖然足夠嚇人,但又怎可能和太初那些強大的生靈相比?他的隕落也是情理之的事情。”有人侃侃而談,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樣。
  “死了好啊!若是任由這家伙渡劫成功,只怕咱們都得玩完。”一旁的虛冷夜也長松了一口氣,旋即咬牙切齒道:“只是可惜了我那火翎扇,跟著這混蛋一起被毀了……”
  “不對,那似乎是陳汐留下的寶物,竟然沒有被雷劫毀……”就在這時,一聲驚呼突然響起,聲音主人似乎覺得不妥,連忙閉嘴,但卻已經晚了。
  因為這時,眾人也都看到,那劫云下方,懸浮著一尊寶塔、一塊龜甲似的物品、以及一截只有小指般細小的小鼎。
  這三樣物品,之前在雷劫覆蓋之內,所以才沒有被發現,但隨著這劫云收縮,頓時就暴露了出來。
  歷經涅槃鳳凰劫而不滅,甚至連陳汐死掉了,它們依舊完好無損,這莫非就是陳汐之前獨戰群雄,大殺四方的時候,所依仗的殺手锏?
  他是不是就憑借此這三件寶物的某一件,才毀掉了裴羽的“天仙法旨”?
  一瞬間,眾人腦海想起陳汐之前的種種兇猛舉動,呼吸頓時變得粗重起來,眼眸死死盯著那三件寶貝,無不流露出貪婪之極的熾熱之色。
  他們確信,以陳汐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毀掉“天仙法旨”,那么他必然借助了某件比“天仙法旨”還要恐怖的法寶,而這件法寶,很有可能就是那三件寶物的一個!
  想象一下吧,那“天仙法旨”可是蘊含著一絲仙尊意志,能夠將其毀掉的法寶,該有如何強大?
  絕對不在半仙器之下!
  在場眾人一瞬間就在腦海確認,并得出了一致的共識。
  “唰!”
  就在這時,一道遁光破空飛起,突然朝那劫云下掠去,欲要掠走那三件寶物。
  “找死!”
  “竟然敢在本太眼皮底下搶寶貝,活得不耐煩了!”
  “出手!無論如何,這三樣寶物必須搶到手!”
  其他人也頓時反應過來,響起一陣怒吼喝罵聲,與此同時,他們也悍然出動,朝劫云之下極速掠去,為了得到那三件寶物,他們已顧不得劫云是否已徹底消失了。
  一時之間,四周徹底混亂一片,一道道遁光破空、從四面八方朝劫云之下掠去,密密麻麻,猶如蝗蟲一般,不下數百之數。
  他們都已確信,陳汐必死無疑,而那涅槃鳳凰劫,也必然會很快就徹底消散掉,所以搶起寶物來,毫無顧忌。
  “嗖!”“嗖!”“嗖!”
  然而就在眾人剛抵達劫云之下,還沒來得及動手,那三件寶物像受到召喚一般,突然化作三道流光,沖入了劫云當,消失不見。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頓時令在場眾人的神色都出現一絲呆滯,有些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何事。
  怎么會這樣?
  陳汐已經死了,劫云也即將消失,這三件寶物怎會突然就飛走了?
  難道它們都通靈了不成?
  眾人都被這一幕搞得有些措手不及,怔然不已。
  “想得到我的寶貝,經過我的同意沒有?”就在這時,一道淡然平靜的聲音突然從劫云深處響起。
  伴隨聲音,那早已收縮成十丈范圍的滾滾劫云轟然炸裂,潰散四周,顯現出一尊峻拔的身影來。
  他衣衫獵獵,長發飛舞,腳踏虛空,背脊挺直,如劍如槍,一對眼眸深邃明亮,如淵如海,氣質淡然出塵。
  “陳汐!”
  “怎么可能,你竟然沒有死!?”
  “那可是涅槃鳳凰劫啊,你你……你怎么還能活下來?”
  “老天,這不是真的吧?你渡過了此劫,豈非已證明你擁有成為一代至尊的潛質?”
  當看到這一道破劫云而出的峻拔身影,在場所有人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目瞪口呆,簡直就跟活見鬼了一般。
  “我當然不會死,不過,你們卻不必活下去了。”陳汐隨手將小鼎掛在胸口,這才抬起頭,目光一一從四周眾人身上掃過,這才淡然說道,“苦苦相逼了這么久,想必你們也累了,不如就趁今天,就將一切仇怨了斷一下吧。”
  ————
  ps:咳咳,看來從明天起,必須要在開篇時感謝那些默默投月票、默默打賞的可愛可敬的人了,要不大家都沒有投票的積極性了。當然,俺已經獲得編輯的允許這么做了……(偷笑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