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487 五火七靈扇

感謝兄弟“只是偷偷看看”、“四周”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以及兄弟“louhz”的666打賞捧場支持。
  ————
  陳汐的聲音輕描淡寫,隨意之極,但聽在眾人耳中,卻顯得刺耳之極,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家伙要一個人留下咱們所有人?是我聽錯了,還是他瘋了?”
  “哈哈,這家伙太囂張,以為渡過涅槃鳳凰劫就可以天下無敵了,這得有多幼稚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我看他是腦子被劫雷給劈壞了!”
  之前,眾人見到陳汐從劫難下活下來,心本震驚之極,可當聽到這番話之后,他們的神色瞬間就變得精彩起來,愕然、不屑、揶揄、憤怒……不一而足。
  他們可是來自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一個個實力強大,心高氣傲,能夠進入太古戰場參加試煉,自然絕非浪得虛名之輩,也絕不是那些尋常角色能夠相比。
  雖然之前他們也曾聽說,陳汐一人斬殺了不少強者,更是將“天仙法旨”都破除掉了,但他畢竟只是一個人,就是再厲害,又能翻騰出多大的浪花?
  “真是可憐,普通王朝出來的貨色,縱然資質再出色,也都是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可笑之極。”突然,大玄王朝一名天才強者踏步上前,冷眼望向陳汐,“罷了,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將那三件寶物留下,我可以讓你免遭皮肉之苦,死得痛快些,這條件怎樣,足夠仁慈了吧?”
  在場眾人,有不少是來自普通王朝的,聽到這大玄王朝的強者連同他們也罵了進去,當下臉色就是一變,正待說些什么,不過當看清此人面容時,他們卻又閉上了嘴巴,面露忌憚之色,顯然是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向恒師兄,和他廢話那么多干什么,殺了他!”那大玄王朝的陣營,有人叫道。
  “向恒?原來是他,這向恒可是大玄王朝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脾氣乖戾,無法無天,殺人如麻,雙手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實力強大之極。”這時候,有些沒明白過來的修士聞言,也都恍然大悟,認出此人是誰。
  陳汐也聽到了眾人議論,不過他只是瞟了這個名叫向恒的家伙一眼,搖頭不已,輕輕吐出四個字:“不知死活!”
  “找死!”向恒一呆,似沒想到陳汐敢如此跟自己說話,當下周身氣勢洶涌,直接一掌拍了過來,這一掌真元轟涌,道意充斥,足以將一座石山都給拍碎。
  眾人極速倒退,不敢在這里站著,向恒這家伙一發狂,親不認,一旦被波及到,只能自認倒霉了。
  然而,接下來一幕卻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只見陳汐端立虛空,不躲不避,甚至連步伐都沒有移動一下,同樣輕輕拍出一掌,與向恒的掌力撞在一起。在這個過程,一團無與倫比的赤霞綻放,宛若一輪驕陽,巨大無比,從陳汐掌噴涌而出,直接將向恒淹沒。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一聲慘叫從向恒口發出,而后他身體迅速四分五裂,砰的一聲炸開,血雨橫飛,看起來凄美而可怕。
  “怎么可能,他不是剛渡過雷劫,正處于虛弱狀態嗎,怎可能還擁有如此可怖的戰力?”所有人都震驚了,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卻直接將一位一流王朝的天才強者打爆,這是何等兇殘與可怕的一件事!
  “我是不是井蛙觀天,你說了不算,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你肯定是瞎了眼睛,目無人。”陳汐淡淡點評了一句,目光一轉,掃向在場其他人。
  “你……”
  眾人皆驚,心發毛,怎么會這樣,常人渡劫涅槃之后,哪個不是虛弱得如同凡夫俗,一捏就死,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是常理,可現在卻完全顛覆了,陳汐不但沒有虛弱,實力似乎愈發強大了!
  “轟!”
  無盡寶光沖起,朝陳汐鎮壓而去。
  這一剎那,所有人都毫不猶豫選擇了出手,不過卻是以攻代守,然后迅速撤離,之前的一幕,令他們不得不承認,陳汐已經順利進階涅槃境界,也就是說,他們再沒有了誅殺陳汐的機會了。
  畢竟,金丹圓滿境雖然和涅槃境只差一步,但這一步的差別卻是天壤之別,根本沒法相提并論。
  更何況陳汐還不是那種普通涅槃強者,他可是渡過了煉氣、煉體雙重雷劫,甚至之前在沒有渡劫時,他都已經能大殺四方了,更何況是現在?
  也正是此時,他們才終于明白了陳汐之前所說的話,并非是大言不慚,而是人家有足以支撐這句話的實力!
  陳汐冷哼,渾身金光萬丈,一輪驕陽似的神輪浮現其背后,赤霞浩瀚,染紅碧空,映襯得他宛如一尊神祗般,任何攻擊抵達他面前,都不堪一擊,紛紛潰散消失。
  “嗡!”
  與此同時,他駢指為劍,指尖虛劃蒼穹,一縷縷赤霞飛出,化成無數璀璨劍氣,每一道劍氣都宛如實質般,鋒銳無雙,凜冽逼人。
  這些劍氣被他以涅槃境的修為釋放而出,道意氤氳、罡煞充斥,宛如一縷縷日月精芒,盡顯恐怖威勢。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的赤霞劍氣撕破虛空,貫穿而過,發出猶如野獸撕咬耳膜的尖銳音爆之聲,直接沖入了他逃散的人群,帶起一串又一串滾燙猩紅的血花,凄美而血腥。僅僅一瞬間,就有十多人被洞穿頭顱,帶著不甘與恐懼,死于非命。
  而就是從這一刻起,陳汐展開了真正意義上的反鎮殺。
  光禿嶙峋的山林,血腥撲鼻,殺聲震天,其不時傳出一聲聲凄厲慘絕的尖叫,陳汐那宛如流光般的身影,穿梭其,背后星空之翼一振,就如瞬移般,出現在敵人之后,抬手一拍,就收割走一條性命,快捷狠辣,下手無情。
  這時候的他,冷酷、無情、漠然,情緒沒有絲毫動搖,像從地獄深處走來的死神,以收割亡魂為使命。
  因為這些人都是為他而來,有的要殺他,有的要奪走他的寶物,他沒有什么留情可言,一路沖殺,施展自己所掌握的至強武學神通,摧枯拉朽,勢如破竹,所向披靡。
  一時之間,這里宛如化作地獄般,到處都是凄厲的慘叫,到處都是逃亡的身影,無論它們如何聯手,都抵不過陳汐的一擊。
  “發生了何事?”遠處一群天才強者沖來,他們來自其他王朝,同樣聽說陳汐重傷垂死,欲要參與其,洗劫其身上寶物,不過由于速度慢了些,所以才會在這時候才趕來,正好見到這一幕。
  “轟!”
  陳汐眸光冰冷,火翎扇揮舞,熾盛熔漿般的火焰化作滾滾火浪,鋪天蓋地,當即就將這群人淹沒,在一陣凄厲慘叫聲,焚化成了劫燼,永遠消失。
  做完這一切,陳汐看也多看一眼,再次出發。
  他如一尊嗜殺成狂的魔神,殺出一條血路,踩著眾人的尸體前進,沒有誰能夠阻擋他,起碼這一刻的他,近乎無敵。
  這種追殺,很快蔓延擴散至整個隕寶之島上,到處都是潰敗逃亡的身影,血染大地,尸體遍布,混亂一片。
  之前,為了將陳汐誅殺掉,各王朝紛紛派遣強者,浩浩蕩蕩殺上隕寶之島,信心滿滿,趾高氣揚,認為滅殺陳汐如探囊取物。
  然而如今,卻惶惶不可終日,如喪家之犬,全部都在潰逃,那等凄慘的模樣,讓人震撼之余,又不得不感慨自作孽不可活。
  追殺依舊在繼續。
  途,陳汐也遭遇到不少已進階涅槃境的強者攻擊,但卻都在寥寥幾招之間,就殞命在了陳汐手。
  不是他們不厲害,而是陳汐如今的實力太過可怕。
  早在沒有進入太古戰場時,他就有機會沖擊涅槃境界,而后又在化龍血池潛修,汲取了七天七夜的龍元之精,全身潛力被夯實到了極致。
  進入太古戰場之后,他又在蠻荒之海上一路廝殺歷練,與各種可怕的海妖為戰,更是將他的實力已磨礪到了同階之,罕有對手的地步,連進階涅槃境界的小劍癡太叔華容,都最終喪命在他手,而那時,他還沒有進階涅槃!
  如今,他歷經由死而生的涅槃劫火,凝聚出了涅槃輪、涅槃金身。他歷經了四重涅槃劫雷,在雷劫深處重塑體魄,徹底踏入涅槃境界,實力比之前又何止強大了一倍?
  總之,陳汐正因為潛力太過可怕,所以渡劫時才會產生“涅槃鳳凰劫”這等只存在于太初時期的天劫異象,而如今,他順利渡劫,已具備了成為一代至尊的潛能!
  至尊,自古至今又有幾個?
  當然,成為至尊絕非如此簡單,相反這條路很不平凡,充滿了大兇險。不過一旦成為至尊,那可是威懾諸神,俯瞰三界的存在。至高無上,方為尊!
  不過目前來看,這一切對陳汐而言都還很遙遠,但他已具備了這樣的潛力,他只要走下去,活下去,堅守于自己的道途上,他日必然能成為一代至尊,讓三界諸神都震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