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490 亡命追殺

感謝兄弟“劍劫風暴”、“萬世轉輪”的打賞捧場支持。
  ————
  凌澤給出的這份玉簡中,只寥寥記敘著一件事。
  卿秀衣和甄流晴不知因何原因,和一個神秘古國世家的弟子聚合在了一處,并朝太古之城趕去。
  據陳汐所知,此次進入太古戰場的王朝中,除去弱小和普通王朝不談,一流王朝有七個,頂尖王朝有三個,還有就是神秘的古國世家弟子了。
  能夠被稱作古國的,早已湮滅在無盡歲月之前,若是追溯其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三界初定的太初時期,歷史厚重久的嚇人。
  不過在百萬年前的荒古時期,諸多曾經輝煌之極的古國已不復存在,湮滅在歲月長河當,自荒古時期之后建立的王朝,已不能稱作古國了。
  所以,古國這個稱呼只適用于荒古時期之前。
  雖說諸多古國早已破滅一空,不復存在,但古國一些古老的世家卻并未就此消失,反而奇跡般一直延續至今,其歷史之久,底蘊之厚重,現如今的各大王朝都遠遠無法與之相比。
  而從這些世家走出的弟,就被人稱作古國世家弟,帶著一絲獨有的尊重,也是為了和現如今其他王朝相區分。
  這份信息所顯示,卿秀衣和甄流晴二女,就是和一個被稱作“洛水商氏”的古國世家的弟聚合在了一起。
  這名弟名叫商坤,凌澤所給的信息特別標注,此人是“洛水商氏”培養的絕世天才之一,剛進入太古戰場,就已順利渡劫涅槃,并且一舉突破至涅槃五煉的地步!潛力之可怕,絕對駭人聽聞。
  眾所周知,涅槃七煉,一煉一輪回,每進一步,自身實力就會有一個質的蛻變。
  這七煉,分作喜、怒、憂、思、恐、悲、驚,對應人之七情。
  人之七情內照臟腑神魂,分別是喜于心,屬火;怒于肝,屬木;憂于肺,屬金;思于脾,屬土;恐于腎,屬水。這是五臟之機理,修煉至這一步,五臟如神輪,凝聚五行,衍化循環之奧妙,乃是涅槃五煉的境界。
  悲則神衰,屬陰。
  驚則魄動,屬陽。
  這兩重境界,蛻變的是神魄,分別是涅槃煉,涅槃七煉的境界。至此地步,五行凝聚,陰陽相融,涅槃之輪,方臻至圓滿之地。
  其實道理很簡單,修士涅槃七煉,煉的就是七情,一煉一輪回,是對自己生命本質的一種提升和蛻變。
  像凡夫俗,受困于七情,就會導致傷病的發生,世俗醫開藥治病時,所說的“內傷七情”,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陳汐如今進階涅槃境界,屬于涅槃一煉的修為,丹田內凝結的涅槃輪,赤霞熾盛,如一輪驕陽般,對應的就是心臟,屬火,火之色,赤也。
  所以分辨涅槃強者屬于何等層次,也很好辨認,只需看他涅槃輪所釋放的盛光是何種顏色就行了。
  像那“洛水商氏”的商坤修為已達涅槃五煉的境界,涅槃輪所呈現的顏色,就是浩瀚如汪洋般的藍色了。
  并且很顯然,這商坤已的修為已達到了五行凝聚,衍化循環的地步,在陳汐進入太古戰場所見到的人,絕對是最頂尖的一個。
  “她們怎么會和古國世家的弟聚攏在一起……太古之城,那有是什么地方?”陳汐看罷玉簡,一頭霧水。
  在他看來,甄流晴因為自己的關系,肯定不會和卿秀衣成為朋友了,但如今這兩女偏偏就匯合在一起了,不得不說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陳汐隱隱有種感覺,兩女能夠走到一起,只怕跟那個商坤脫不開關系了。
  “太古之城位于太古戰場央,只有涅槃強者才能夠抵達,而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也將從那里開始。”一旁的凌澤似看出陳汐疑惑,笑著解釋了一句。
  “哦?”陳汐怔了怔,如此說來,卿秀衣和甄流晴如今豈不是也已進階涅槃之境了?看來不止是自己進步神速,其他人的實力也在飛快提升啊。
  “陳兄,這則消息可對你有用?”凌澤問道。
  陳汐點點頭:“很有用,多謝凌兄了。”
  凌澤微微一笑,旋即似想起什么,猶豫了半響,才沉吟說道:“陳兄,據我所知,那洛水商氏的弟,可都是厲害角色,若見了你的那兩位同伴,最好還是勸她們不要和商坤摻合在一起。”
  “此話怎講?”陳汐眉頭一皺,問道。
  凌澤聳了聳肩肩膀,苦笑說道:“別這么認真,我也是聽別人說,洛水商家的傳承,來自魔宗一脈,并且是最為邪惡的姹陰魔宗,所修習功法,專門以女為爐鼎,女資質越好,對他們的修煉作用就越大。當然,我也僅僅是聽說,事實如何,我也不敢確定。”
  話雖如此說,但聽到陳汐耳,卻令他的心情頓時就變得沉重起來,他有種強烈的預感,凌澤所說應該不會有錯。
  像卿秀衣和甄流晴都和自己一樣,來自于大楚王朝,和古國世家根本就沒有任何交集,怎可能心甘情愿地跟商坤聚合在一起?
  并且以陳汐對二女的了解,她們也不可能像趨炎附勢之輩,更不可能委屈自己去攀附一名古國世家的弟。
  那么,其必然有什么原因了,是綁架?威脅?還是自己真的多心了?
  這一刻,陳汐恨不得瞬間抵達太古之城,去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情況。
  畢竟,無論他承認與否,卿秀衣終究是他兒陳安的娘親,而甄流晴也同樣是他的紅顏知己,關系親密,糾纏不清,但同樣令他不能忽視,不能置之不理。
  “陳兄,你再看一看這份記載五火七靈扇煉制之法的玉簡是否有假。”一旁,凌澤再次開口說道。
  陳汐頓時從沉思清醒過來,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的一絲煩躁,搖頭說道:“不用了,凌兄,你這就帶她走吧。”
  她,自然指的是畢靈韻。
  “多謝了,這次你放過我,算我欠你一條命,以后我會換你的。”畢靈韻似長長送了口氣,清眸凝視陳汐,認真說道。
  陳汐揮了揮手,隨口說道:“只要你以后不找我麻煩就行了。”
  畢靈韻秀眉一皺,她感覺到了陳汐對自己的不耐煩,心不禁有些惱羞,自己都如此低三下四了,更交出了五火七靈扇的煉制之法,難道誠意還不夠嗎?
  “陳兄,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等抵達太古之城,咱們肯定會再次相見的,到時候我請你喝酒,告辭。”凌澤見狀,連忙一扯畢靈韻,向陳汐告辭。
  “告辭。”陳汐抱了抱拳,目送兩人離開,心情卻沒辦法開朗起來,也沒心思再去追殺那些仇敵了,一心只想著如何速速抵達太古之城。
  遠處那些原本打算觀戰的眾人,見事情竟然是這樣一番處理結果,不由一陣失望,大多很自覺地離開了。
  他們并沒有聽到陳汐和凌澤之間商議的事情,也更不可能知道,畢靈韻拿出了煉制仙器的秘法,才換得了一條命,否則非嫉妒得眼紅不可。
  不過今日發生的一切,已經足夠震撼他們了,陳汐一人橫掃群雄,殺得那些仇敵屁滾尿流,潰不成軍,剛才更是抹殺掉兩大一流王朝的太,這等兇殘彪炳的戰績,若非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會相信。
  “陳汐,為何放走了那女人,難道你看他長得漂亮,也下不去手了?”這時候,周四少爺走了過來,一臉戲謔調侃道。
  “別胡說,你沒看陳汐現在心情似乎有些不好么!皇甫清影美眸圓睜,惡狠狠剜了周四少爺一眼,然后望向陳汐,問道,“是不是剛才突然出現的那人威脅到你了?”
  陳汐搖頭,說道:“那人是凌魚的哥哥凌澤,來自大唐王朝的強者,人挺不錯的。”
  “大唐王朝?那可是三大頂尖王朝之一啊,和大漢、大周兩大王朝并駕齊驅,凌魚那胖竟然還有這樣一位兄長,還真是驚人。”周四少爺驚訝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會這么做,據說這三大頂尖王朝,都和玄寰域當的一些大勢力保持著密切聯系,和頂尖王朝的強者交好,的確是一件不錯的選擇。”皇甫清影自以為明白了陳汐的想法,恍然說道。
  她可不知道,陳汐之所以放過畢靈韻,并非是因為凌澤,而是因為凌澤給出的一條消息,牽扯到了卿秀衣和甄流晴罷了。
  否則即便凌澤面再大,五火七靈扇再珍貴,陳汐也不打算就如此輕易放過畢靈韻,畢竟此女當日追殺他時,下手實在太狠了。
  陳汐由于心有事,也不多做解釋,說道:“走吧,咱們趕緊離開這隕寶之島,朝太古之城趕去。”
  “太古之城?”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都是一怔,顯然,兩人也聽說過這座矗立在太古戰場央之地的城市。
  “對,太古之城,再有數月,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就要從那里開始,咱們必須提前抵達那里。”說到這,陳汐不禁嘆了口氣,說道,“更何況,我剛得到消息,卿秀衣和甄流晴的處境似乎有些不妙,我擔心她們發生不測,還是及早趕到為好。”
  聞言,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皆都心一凜,明白事情的嚴重性,當即點了點頭。
  ————
  ps:卡了,暫且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