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49 洞穴


  第二更!馬上又要被爆了,心急如焚啊!!兄弟們,給點紅票、收藏吧?我去碼第三章!
  ————
  砰!
  一團黑影猶如墜落的巨石,狠狠砸在沙礫遍布的漆黑色巖石上,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被一股劇痛刺激得蘇醒過來,那股萬劍攢心,眾蟻啃噬的無與倫比的痛苦,讓他略微恢復了一絲理智,睜開眼睛,迎接他的是濃的化不開的瘴氣厚霧,看不清周圍景象。
  陳汐唯一能夠確認,自己并沒有死,而這里明顯就是赤炎山脈中的深淵之地。
  “醒了?”
  伴隨著聲音,周圍妖艷血紅的霧氣驟然向四周潰散而去,露出季禺清癯的容顏。
  陳汐舒展了一下身軀,除了火辣辣的疼痛之外,并沒有感到其他的不適,咬牙爬起身子,站起時,已是疼得冷汗淋漓。
  “經歷此事,對你倒也是一件好事。”季禺的神色顯得極為嚴肅,沉聲道:“你永遠要記住,除非生死之交,否則把背后交給別人,就是對自己性命的褻瀆!”
  陳汐默默點頭,若當時自己稍有警惕之心,也不至于被柴樂天偷襲得手了。
  “走吧。”
  季禺似乎也明白此事對陳汐打擊很大,見陳汐認同自己的觀點,便不再多說,身子一晃,腳尖不沾地面,猶如一葉小舟一樣,向那大霧深處飄去。
  陳汐看了看四周,怔然道:“去哪里?”
  “此處深淵上前百里之地,便是這座大陣的陣基所在,若你想走出去,就毀掉其陣基。”季禺的聲音從霧中飄渺傳來。
  ……
  煞霧滔天,群獸嘶鳴。
  陳汐跟隨季禺身后,看著那濃稠如漿的赤紅色霧霾,以及在霧霾中橫沖直撞的一群群煞獸,神經緊繃到了極點。
  甚至,他曾看到一頭足有小山那般大的煞獸慢悠悠從霧霾中走出,其身上涌現的兇惡恐怖氣息,令他不由呼吸一窒。
  不過,令陳汐驚奇的是,只要跟在季禺身后,不僅那些濃霧會自動避開,連那些煞獸也不敢接近,一路行進,竟是沒有遭到一次攻擊!
  一炷香后。
  在一處漆黑色的深淵巖壁前,季禺停下了腳步。
  陳汐抬眼望去,便看到在那漆黑的巖壁上,刻著繁密如同花紋的各色圖案,紋路粗獷猶如天然形成,有些地方已經模糊不堪,帶著一股滄桑荒涼的古老氣息。
  “看來我的推測沒錯,此處山脈果然是一座巨型化山聚煞陣。”
  季禺打量了巖壁上的圖案片刻,便即抬步上前,袖袍一揮,一抹濛濛青霞席卷而出,悉數擊打在巖壁上。
  轟隆隆!
  刻著無數圖紋的漆黑巖壁從中分開,露出一個漆黑洞穴。與此同時,一股冰冷之極的氣息呼嘯而出,所過之處,地面上瞬間凝結出一層厚厚的黑冰!
  好冷!
  被這股冰冷氣息一吹,陳汐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牙齒咯咯作響,連忙運轉真元,這才化解了侵入體內的冰寒之氣。
  跟在季禺身后進入洞穴,陳汐這才看清里邊的環境。
  這里似乎是一個極為古老的山洞,四周暗青色的石壁斑駁嶙峋,天然的石紋肌理干燥粗糙,不見半分人工雕琢的痕跡。
  而在中間位置,則有一方呈八棱形的水池,池邊的八個角上分別插著八柄寒光逼人的長劍,水池內猶如是乳液的純黑色液體緩緩流傳,泛起一拳拳漣漪,一股冰冷徹骨的寒意隨之擴散而開。
  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在水池中央位置,有一朵怒放的黑色蓮花,花瓣三十六朵,片片如黑玉,泛著一絲令人心靜的沉寂力量。
  “有引煞之劍,有凝煞之蓮,有蘊煞之八宮瓶,布陣者倒是準備的齊全,可惜品相都太差勁,并且還少了一顆引靈珠,沒人主持此陣法,也只能荒廢至今。”季禺在水池旁來來回回走了一遍,搖頭嘆息道。
  陳汐聽得一頭霧水,心道:“符陣大宗師布陣所用的寶貝,怎么到了季禺前輩嘴里,就成了品相太差了?”
  “不過,對你來說,這些東西還能用上一用。”
  季禺略一沉吟,袖袍揮舞,便見水池旁八柄長劍齊齊長吟一聲,拔地而起,化作八道炫亮流光,齊齊落入他的掌間。
  “這八柄劍原本是天階法寶,可惜塵封已久,又歷經玄冥煞氣無數年的侵蝕,到得如今充其量也只有黃階極品的威力。”
  季禺點評了一句,便把八柄劍丟給陳汐,隨即袖袍再次一揮,水池中央的黑色蓮花被連根拔起,落入掌心。
  “此蓮倒是不錯,乃是一株秉天地而生的冰魄心蓮,修煉時放在身體附近,有蕩除心魔、洗滌心智的奇妙功效。”
  說著,季禺伸手在黑蓮花上輕輕一拂,只見縷縷煞氣從蓮花上逸散而出,眨眼間已化作一株散發著清涼氣息的雪白蓮花,“此物內蘊積的煞氣我已幫你驅除,收下吧!”
  陳汐看了看右掌心并列一排的八柄細小飛劍,又看了看剛得來的冰魄心蓮,心中已是振奮一片。
  在修行界,武器按照品質不同分作凡器和法寶兩大類。
  后天修士和先天修士只能使用凡器,像陳汐之前所用的青沖劍,便是一件上品凡器。
  而只有開辟紫府,奠定道基,才能驅使法寶。
  法寶又分作天、地、玄、黃四個等級,每個等級則又分作下階、中階、上階和極品四個品階。
  而法寶之上,便是仙器!
  不過仙器對于陳汐而言,畢竟太過遙遠,幾近于可遇不可求的稀有存在,此刻能擁有八柄黃階極品飛劍,已令他喜悅難耐。
  而冰魄心蓮也是神妙非凡,擁有它,不僅能驅避心魔,防止走火入魔,更是對修煉速度大有補益。
  “這八柄劍歷經萬年的玄冥煞氣侵襲,最終卻落進我手中,倒也是一種緣分,不如就叫做玄冥劍吧。”
  陳汐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地為自己的法寶取名字了,他的眉頭旋即一皺,暗道:“我如今才只先天圓滿境界,暫時恐怕還驅使不了玄冥劍。”
  “陳汐,這座水池內煞氣已濃郁到液化的地步,對你錘煉體魄再適合不過。”季禺的聲音從水池旁傳來。
  陳汐連忙把玄冥劍和冰魄心蓮丟進儲物戒指,走上前,問道:“該如何做?”
  季禺一指水池:“跳進去,運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便可以了,不過你要小心,這些煞氣雖比不上星煞之力,但也是赫赫有名的玄冥煞氣,陰寒無比,若是感覺堅持不下去,便早早出來。”
  陳汐當即毫不猶豫地褪去衣物,朝水池內走去。
  肌膚甫一接觸水池內那層純黑色的液體,一股徹骨的冰寒猶如錐子一樣狠狠扎進肌膚內,旋即涌上全身,陳汐的臉頰瞬間變得紫青起來,身體也不受控制地劇烈顫抖。
  呼!
  陳汐不敢再遲疑,噗通一聲,在坐進水池那一刻,便即心神守一,摒棄雜念,快速運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
  水池內的液體玄冥煞氣堪堪埋住陳汐的脖子,只露出一個腦袋,只見他雙眸緊閉,臉頰上瞬間凝結出一層厚厚的黑冰,遠遠望去,猶如一個被蠟封的石雕一般。
  “這小子如此聽話,竟不問我為什么要他這么做……”
  季禺拿出酒葫蘆咕嚕咕嚕灌了幾口,這才搖頭嘆息道:“看來是我太照顧他了,依賴性太強可是永遠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的。”
  “不過,等他進階紫府境界,通過天峰第一重試煉,恐怕我以后就無法出來了,唔,照顧他就照顧他吧,想當年主人不也是這么照顧……”
  聲音越來越低,漸漸變無,季禺似是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那對飽經滄桑的眼眸里泛起一抹濃的化不開的感傷。
  冷!
  徹骨的冰冷!
  陳汐只覺全身血肉骨膜之間流淌著一條冰河,那股由內而外的寒冷令他漸漸失去了所有知覺。
  不過,他的神魂依舊保持著極度的清醒和冷靜,有條不紊地運轉心法,一點一滴地去汲取那恐怖的玄冥煞氣,以此來捶打淬煉皮膜筋骨、血肉骨骼。
  相較于星煞之力給身軀帶來的痛苦,這些玄冥煞氣所造成的冰冷感覺,對陳汐而言反而要輕松許多。
  如今陳汐的煉體修為早已突破至先天境界,此刻借助玄冥煞氣心無旁騖地修煉下去,修為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提升。
  三天后。
  沉寂幽幽的山洞中,猛地響起一陣咔嚓咔嚓的細碎響聲。
  水池中,陳汐站起身子,肌膚上凝結的厚厚一層黑冰片片碎裂,猶如粉末一般撲簌簌掉落,裸露出一尊線條剛毅完美的強悍體魄,如同被神靈之手斧鑿刀刻出來的杰作一般,充盈著一股迷人的光澤。
  嘩啦啦!
  陳汐活動了一下筋骨,只覺通體內外氣血如沸、氣機如虹,仿似抬手就可以舉起一座山一般。
  并且在其背脊處,隱隱有著一道道極為淺淡的黑色圖紋若隱若現,顯得神秘之極。
  “背生巫紋之脈理,看來是進階煉體先天圓滿境界了。”季禺躺在藤椅中,眼眸在陳汐背上一掃,淡淡說道。
  煉體先天圓滿!
  陳汐一怔,震驚無語,三天時間,自己便已把煉體臻至先天圓滿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