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492 碾壓對手

呼……呼……
  急促起伏的胸膛像瘋*動的風箱,空氣如刀子般鉆入喉嚨,引得胸腹之間一陣火辣辣的刺痛。
  趙清河強忍著劇痛,亡命狂奔。
  烈日下,他冷峻堅毅的臉龐蒼白的可怕,幾欲透明,眼眸里盡赤紅血絲。他的衣衫殘破不堪,染盡鮮血,裸露出的肌膚上盡是深可見骨的傷口,像裂開的嬰兒嘴,汩汩殷紅的鮮血流淌而出,將他浸透成一個血人。
  此時的他,就像個瀕臨死亡的困獸,只有心中僅存的一絲求生欲望,支撐著他瘋狂逃亡。
  “要死了么?”趙清河的意識因為傷勢過重而變得模糊,不過一想起之前遇到的險惡遭遇,一股強烈的憤怒猶如熾熱熔漿般涌遍全身。
  之前,整個太古戰場都在穿,各大王朝的天才強者齊聚,欲要進入蠻荒之海的隕寶之島上,將陳汐徹底誅殺掉。
  他也聽到了這個消息,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就啟程朝蠻荒之海趕來。
  促使他這么做的原因很簡單,他和陳汐一樣,都是來自大楚王朝,哪怕之前關系只算普通,可是到了這太古戰場,相較于其他王朝的強者而言,他們無形已成了最為值得信賴的伙伴。
  同伴有難,豈能見死不救?
  他趙清河雖然一直不服氣陳汐,但他極為清楚,在這兇險無比,競爭慘烈的太古戰場當,若選擇一個自己最信任的勢力,必然是跟自己一樣來自大楚王朝的弟無疑,而若要從選擇一個自己最信賴的朋友,當屬陳汐一人。
  所以,他得知陳汐有難,毫不猶豫地趕來了。
  哪怕知道圍殺陳汐的強者有許許多多,但他還是毅然而然地來了,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有多偉大,僅僅只是把陳汐當做了朋友。
  在來的路上,令他意外的是,他同樣見到了陸霄,這個木訥低調的神木宗弟,頂替了蘇禪的名額,才有幸能夠進入到太古戰場。
  趙清河以前對陸霄并不了解,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但是他看得出來,陸霄也是朝蠻荒之海趕去,目的必然和自己一樣,是為了去救助陳汐。
  這個發現讓趙清河感到很欣喜,或許在大楚王朝內大家彼此之間都針鋒相對,誰也不服氣誰,可真正離開大楚王朝之后,面對其他王朝勢力的敵視時,才會發現,以前的小打小鬧都扯淡,彼此的關系反而會變得像朋友般值得信賴起來。
  所以,他主動的和陸霄匯合,結伴朝蠻荒之海趕來。
  可惜,還未等他們靠近蠻荒之海,就遇到了一場有預謀的劫殺,陸霄死了,不是死在敵人手,而是死在了自己人手……
  一想到這,趙清河悲從心來,無盡的自責充斥全身,令他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目眥欲裂,恨不得現在就扭頭和那些混蛋拼個魚死網破。
  “怪只怪,還是自己太大意了,沒有認出那家伙的狼野心……”腦海,不禁又回憶起之前的一幕。
  在進入太古戰場時,楚皇曾給他們各自一塊信符,憑借信符,可以感應到十萬里范圍內的同伴,為的是讓他們之間能夠相互照應,共同應對其他王朝的敵人。
  然而,正是因為這樣的信符,令趙清河和陸霄遇到了一場精心準備的有預謀的劫殺。
  劫殺他們的是大乾王朝的一群強者,為首的是太洪卓,而洪卓等人之所以能夠劫殺他們,就在于其手掌握了一枚屬于大楚王朝的信符。
  那枚信符是皇甫長天的,剛開始,趙清河和陸霄還以為,皇甫長天催動了信符,欲要聯系自己等人,一起去營救陳汐,哪想到,到頭來卻遭遇上了一場劫殺!
  這簡直就給了趙清河當頭一棍,令他根本就不敢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皇甫長天竟然助紂為虐,幫助大乾王朝來對付自己人,這說出去誰會相信?
  當陸霄被敵人殘忍的虐殺,當看到皇甫長天神色的冷漠和不屑之色,趙清河終于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血淋淋發生在了自己眼前……
  然而,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逃亡,他要活下去,要把這樣的消息告訴其他人,千萬不能再上了皇甫長天的當。
  于是,追殺和逃亡的一幕開始上演了。
  慶幸的是,趙清河是一名煉體者,生命力頑強之極,哪怕他的敵人很多、很強,但想要短時間內徹底滅殺掉他也不可能。
  不過令趙清河憂慮的是,隨著時間推移,自己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意識也開始趨于模糊,若再不能甩掉背后的敵人,那等待自己的,只怕也是死路一條了……
  ……
  “哼,一只普通王朝的螻蟻,竟然還企圖在我的追殺下活下去,真是可笑啊。”望著遠處傷勢嚴重,卻依舊狂命逃奔的趙清河,大乾太洪卓唇邊不禁泛起一絲濃濃的嘲諷。
  說到這,洪卓眼眸涌出一抹陰冷戾氣,扭頭朝身后的四五人吩咐道,“待會抓住他,先不要著急殺死,我要將其神魂抽出,令他永生永世活在煎熬當。哼,那個陳汐竟敢殺我大乾這么多強者,我也要將他大楚王朝的所有人統統殺光!否則難消我心頭之恨。”
  洪卓身后的五人,皆是大乾王朝的強者,早就對大楚王朝的人恨之入骨,聞言個個目露兇光,轟然答應。
  “太,那陳汐渡過了鳳凰涅槃劫,實力不容小覷,咱們追殺他的同伴,一旦激怒于他,會不會有點麻煩?”隊伍,有人突然開始說道。
  “不用擔心,咱們這次借助皇甫長天的信符,精心準備了這場劫殺,只要將目標徹底殺死,這世上誰會想到是咱們干的?”洪卓渾不在意揮手道,“更何況,大楚王朝的仇家這么多,即便懷疑,也懷疑不到咱們頭上來。”
  聞言,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暗松了口氣,顯然,他們對陳汐如今所擁有的可怕實力也是忌憚不已的。
  “那太打算如何處置皇甫長天,那家伙可也是大楚王朝之人,并且對咱們的行動也一清二楚,萬一他泄露出去的話……”先前問話那人猶自不放心,繼續問道。
  “這家伙的存在的確很麻煩,不過,那個陸霄可是他親手殺害的,這等事情他又怎可能說出去?”
  洪卓陰冷一笑,說道:“并且我已經派他去協助大玄王朝的人馬,去太古之城劫殺大楚王朝的其他人了,大玄王朝的那些家伙又不是蠢貨,自然也會防范這一點,說不定等任務完成后,就是皇甫長天的死期。屆時,大楚王朝的所有人都死掉,只剩下陳汐一個人,我看他如何在太古戰場最后考驗活下來!”
  “原來太早已算好一切,那在下再沒什么可擔心的了。”先前問話那人這次長松了口氣,笑說道,“太,你就看我如何把他家伙攔下來吧。”
  說著,他隨手一翻,掌已多出一段三尺長的青翠繩,拇指粗細,表面符紋翻滾,宛如一條靈光閃動的青色小蛇般。
  “如意青藤索!”有人認出這件法寶,驚叫出聲。
  這是一件天階極品法寶,由萬年火候的柔水青藤煉制而成,攻擊力雖然普通,但速度卻快如流星,尤其可怖的是,這根青藤只要沾上修士的身軀,就會生出無數觸角般的青絲,像大網一般瞬間將敵人牢牢捆住。
  除非修為高深,或者手握神兵利器,否則根本就破不開如意青藤索的捆綁,絕對是一件攔截敵人的強**寶。
  洪卓訝異道:“怪不得你如此有信心攔下前邊那家伙,原來有如此寶貝。”
  那人微微一笑,探手一抖,如意青藤索倏然化作一抹流光,下一刻已出現在遠處趙清河的頭頂上,旋即數千數萬條濛濛青絲爆射而出,化作大網將趙清河當頭罩下。
  見到這一幕,洪卓粗獷的臉頰上不禁浮起一絲獰笑,在他眼,趙清河已成了網之魚,再掙扎也徒勞無功了。
  果然,那如意青藤索甫一落下,直接將趙清河捆綁住,換做尋常,面對這樣的攻擊,他完全可以游刃有余避開,但可惜,他如今身受重傷,筋疲力盡,再難掙脫開了。
  咔嚓咔嚓……
  一名大乾王朝的強者上前,直接將趙清河四肢掰斷,這才讓開身體,給洪卓讓路,他知道這位太殿下最大的嗜好,就是親手折磨將死之人。
  “看來今日真的是在劫難逃了,也不知陳汐那家伙知道了,會不會給自己報仇……”望著一臉獰笑朝自己走來的洪卓,趙清河神色平靜,渾身的疼痛遠遠比不過他心的頹然和無力,他的唇邊不知何時已泛起一絲自嘲,終究還是沒能把消息傳出去,自己還是太弱了啊。
  “其實,你本不該死的,但誰讓你是大楚王朝的弟呢?誰讓你和陳汐是同伴呢?這一切都怪不得別人,你說對吧?”洪卓居高臨下,目光充滿憐憫,然而他的腳卻毫不客氣地踩在了趙清河的臉上,狠狠踩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