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493 前往太古之城

感謝投月票的各位兄弟,這周的精華不夠用,明天補上!
  ————
  洪卓腳上的力度很大,將趙清河的臉頰踩得扭曲變形,顴骨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快要斷裂。
  打人不打臉,更何況是用腳踐踏人的臉面,這種強烈的羞辱感覺刺激得趙清河渾身忍不住顫抖起來,目眥欲裂,都流出血來,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現在就死去,也不愿被敵人以這種方式來折磨羞辱自己。
  他竭力掙扎,但一切都顯得如此無力,遭受重傷的他,早已已筋疲力盡,此刻又被如意青藤索捆住,別說掙扎,連動一根手指的力量都沒有了。
  “別這么瞪著我,反正你今日必死無疑,不如安心享受一下我炮制人的手法,花樣很多的,絕對乎你的想象。”
  洪卓蹲下身子,看著趙清河目光中的憤怒仇恨之色,不禁笑得愈歡暢了,一邊抬手輕輕拍打著趙清河的臉頰,一邊慢條斯理說道,“你是煉體者對吧,待會我會用鈍刀,將你的血肉一寸寸剔除掉,然后在你渾身骨骼上放滿噬髓毒蟻,讓你眼睜睜看著這些可愛的小家伙是如何將你的骨髓一點點吞吸掉的,那種美妙的過程,想想都讓人期待啊……”
  聲音很輕柔,帶著一絲得意猙獰,聽在趙清河耳中,卻仿似沒有起到半點作用,他依舊倔強地抿著嘴唇,目光死死盯著洪卓,一言不。
  看到趙清河這副模樣,洪卓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干澀的嘴唇,陰冷怪笑道:“有骨氣,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硬骨頭。這世上有骨氣的人太少了,本少爺掌握的各種刑罰,總會在用到一半時,就聽到投降求饒的慘叫聲,太也沒趣。所以每當看到像你這樣有骨氣的家伙,本少爺就忍不住心生歡喜。”
  說話時,他抬起腳,緩緩踩在趙清河的右腿上,腳尖力,便聽咔嚓一聲,斷裂的白骨刺破皮肉,露出嶙峋骨尖,殷紅的鮮血像溪水般瞬間流淌一地。
  趙清河經受此磨難,額頭青筋猛地根根爆綻,喉嚨里嗬嗬作響,出粗重的喘息聲,即便如此,他依舊要緊牙關,一言不。
  趙清河一言不,更沒有出現預料中的慘呼求救聲,但洪卓并不在意,這只是開胃菜,接下來他還有數千上萬種折磨人的方法,他不信趙清河能強撐到底,他的腳尖重新抬起,一點點碾碎趙清河的腿骨,動作緩慢仔細,顯得很有耐心。
  看著趙清河氣息奄奄地躺在地上,看著洪卓一臉溫柔地在他身上施展酷刑,那些大乾的強者心中也禁不住冒出絲絲寒意,太子這種折磨人的手段,實在太變態了!
  “有種你現在就殺了我,否則只要給我一絲生存的希望,今日之折磨我必定百倍奉還給你!”趙清河斷斷續續說道,嘴角溢出汩汩血漿,聲音沙啞而低沉,像是從胸腔中硬生生擠出來的一樣。
  “殺了你?那豈不是太便宜你了?”洪卓一驚一乍說完,拉過一名大乾強者,問道:“你說,換做你,愿意這么容易讓他死嗎?”
  這人連忙搖頭:“絕對不愿意。”
  洪卓的目光又投向其他人,這次不等他問話,其他人就齊齊搖頭:“我們也不愿意。”
  “哈哈,聽到了嗎,他們都不愿意你這么快就死掉,你又何必自暴自棄,自己求死呢?”洪卓哈哈大笑,得意無比,這種獨掌他人生殺大權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誰敢殺你,我也不愿意。”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漠然的聲音,倏然在遠處響起,聲音還未落下,一道身影已倏然出現在趙清河身邊,宛如空間瞬移般,又像一道突如其來的鬼魅,度奇快無比。
  洪卓的瞳孔驟然一縮,笑聲戛然而止,凝固在臉上。
  其他人更是被這突來的變故,嚇得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
  “陳……汐……你……來了。”看清這一道身影,趙清河猛地激動得急促喘息起來,話沒說完,人已經昏厥過去。他之前遭受的羞辱太甚,加上身體遭受重傷,筋疲力盡,能堅持到現在,全憑一口氣撐著。
  看著趙清河身上的可怖傷口,看著他臉頰上被人踐踏出的紅腫腳印,看著他捆在他身上的如意青藤索……
  一瞬間,陳汐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眼眸里冰冷含煞,渾身氣息凜冽凌厲,就像一頭陷入狂暴中的野獸,yu要擇人而噬。
  他漠然掃了洪卓等人一眼,便蹲下身軀,伸出食指和無名指,勾住那捆綁在趙清河身上的如意青藤索,猛一用力,這件天階極品法寶竟然輕易被寸寸崩裂掉了。
  然而,他把趙清河扛在了肩上,動作輕柔小心,這是他的同伴,無論以前關系有多普通,但是在這太古戰場當中,他們彼此都明白,他們之間才是最值得信賴的伙伴。
  在陳汐做這一系列動作時,洪卓等人并沒有動手,因為他們的意識還處于一種微微懵的狀態,再加上對陳汐實力的忌憚,他們也不敢冒然動手。
  實在太意外了!
  洪卓等人實在想不明白,陳汐怎會從天而降般,就突然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狠狠咬了一下舌頭,劇烈的疼痛讓洪卓恢復了一絲清醒,他這才現,自己剛才的模樣實在太傻了,陳汐只是一個人,自己就害怕成這樣,真是丟人啊。
  意識到這一點,洪卓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惱羞,面色陰沉地盯著距離自己只有一丈距離的陳汐,似是想要看看,這個如今在太古戰場攪得漫天風雨的人物,究竟有什么不凡之處。
  一旁,那些大乾王朝的強者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陳汐如今在太古戰場的名頭,可謂是如日中天,他在隕寶之島上獨戰群雄的事跡,更成了近段時間最熱門的話題,面對這樣一個可怕敵人,容不得他們不精惕。
  “這一切都是你做的?”陳汐抬手幫肩膀上的趙清河擦去唇角的血漬,目光卻凝視在洪卓身上,那目光如刀,藏著冷冽到極致的殺意。
  “不錯,我本來打算將他千刀萬剮,然后抽取魂魄,永生永世活在煎熬之中的,可惜你打擾到我的步驟了。”洪卓已恢復如常,輕描淡寫說道,“不過你來了也改變不了什么,因為你救不了他,反而會葬送掉自己的性命。”
  他自然有底氣這么說,如今,他們這一行人,皆都已進階涅槃境界,他就不信殺不死一個來自普通王朝的小螻蟻。
  至于那些關于陳汐的種種傳聞,他才不放在心上,傳聞終究是傳聞,當不得真,更何況若是僅僅因為聽說對方實力很強,就嚇得自己收手,那他也就不是大乾王朝的太子殿下了。
  “那他們就是在一旁看戲的了?”陳汐不為所動,而是目光一掃洪卓身邊的五人,繼續冷冷問道。
  “不錯,殺人這件事,本來就極為精彩,值得給予欣賞和觀摩,你覺得呢?”洪卓見陳汐遲遲不敢動手,以為對方忌憚于自己的實力,心中愈放心,說起話來,聲音中也不由帶上一絲獨有的驕橫之氣。
  “很好。”陳汐突然扭頭,朝一側說道:“待會你們也在一旁看戲,欣賞和觀摩一下我的殺人手法,是否稱得上精彩二字。”
  話音剛落,洪卓等人就看到,遠處虛空中再次有兩道遁光掠來,一男一女,正是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二人。
  兩人看了看陳汐肩膀上的趙清河,頓時就明白生了什么,望向洪卓等人的目光也變得冰冷起來。
  “把他交給我吧。”周四上前,主動扛過昏厥的趙清河,陳汐之前的話中帶著不容拒絕的味道,他知道,這時候還是按陳汐的心意來最好,他同樣相信,陳汐有能力解決眼前的一切。
  皇甫清影看了看陳汐,又看可看洪卓他們,同樣遵從了陳汐的話,不過,她仍舊立在一側,機精注意四周,小心防范。
  似乎已形成默契,看到眼前一幕,兩人都沒有去打擾陳汐,此時讓他獨自一人去殺敵,才是最合適的做法。
  他們相信陳汐,相信他有這個能力,一路走來,生在陳汐身上的一件件震撼人心的事情,已完美地證明了這一點。
  盡管陳汐的修為看似剛剛進階涅槃境界,可是誰若真把他當做軟柿子看待,那他的下場會很好地詮釋,這是一個多么愚蠢白癡無腦的認知。
  “哼,簡直是找死,以為來了兩個幫手,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洪卓隨意瞟了一眼皇甫清影二人,不屑冷哼道:“如此也好,今日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普通王朝和一流王朝強者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嗡!”
  洪卓的聲音還未落下,一縷清越劍吟倏然響起,徹響天地。
  這一剎那,陳汐選擇了出手,因為他的殺意已壓抑到極致,需要宣泄,需要爆,不愿再說一句話,不愿再耽擱半點時間。
  ————
  ps:還有一更,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