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494 洛水商氏

感謝兄弟“za6373”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洪卓并非頭腦簡單的狂妄之輩,相反,他的心機比尋常人要更狠辣深沉,就在他跟陳汐說話的時候,暗中也正在向身邊的其他人傳音,“陳汐來了,正好趁此時機誅殺了他,諸位,等我話音一落下,就一起結陣,徹底把他殺死!”
  這些大乾王朝的強者,個個都身經百戰,聞言皆都不動聲色,其實暗中已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然而,他們還是沒有料到,還沒等洪卓的聲音落下,陳汐就已搶先動手了。
  “嗡!”
  劍吟如潮,激蕩四野,一道浩瀚無比的劍氣沖霄而起,散發煌煌之威。
  這一道劍氣,繚繞熾盛神霞,其內勾勒出星辰日月之軌跡,包羅五行陰陽之變化,遠遠一望,天地虛空都劇烈顫抖、崩碎、塌陷掉,根本承受不住這一劍所蘊含的威勢。
  “不好,結陣!”見到這一幕,洪卓瞳孔驟然一縮,大叫出聲。
  “砰!”
  可惜,他的反應還是慢了一拍,陳汐這一劍蘊含無盡殺機,無盡仇恨,其磅礴劍勢,只一瞬間就出現在距離他最近的一名強者面前,劈斬而下,直接將其碾爆成一團肉泥,連慘呼都來不及發出。
  洪卓等人見到這一幕,都是又驚又怒,不敢相信只寥寥一劍,自己這邊就有一位涅槃強者殞命。
  而在一側觀戰的皇甫清影、周四少爺二人更是咂舌不已,這可是一位涅槃強者啊,就這么死了?
  “快,一起結陣殺了他!”
  洪卓肩膀寬闊,面如粗獷,身上帶著強烈的貴胄之氣,此時甫一動起手來,渾身頓時爆綻出一團烈日似的精芒,神輪懸空,映襯得他宛如一尊魔神般,顯現出身為一名一流王朝太子的驚人氣勢。
  而在其身后,其他四人腳踏四象方位,同樣釋放出屬于涅槃強者的可怖氣息,與為首的洪卓組成一座大陣。
  “轟!”
  與此同時,洪卓抬手丟出一件八卦盤似的寶物,古樸而巨大,周圍有灰霧繚繞,衍化龍蛇軌跡,懸空而起,仿似要重演天地玄黃,定住清濁罡煞,釋放出滾滾神霞,將洪卓五人籠罩其中。
  一瞬間,五人之間氣息溝通,彼此相融,竟然組成一個奇異的大陣,類似五行圖案,而洪卓盤踞其中,鎮壓陣眼。
  令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洪卓周身的氣息,就像雨后春筍般節節攀升,飛速暴漲,似乎隨時都要進行蛻變一般。
  “陳汐,你死定了,你以為我們都這樣好對付?真是幼稚,這世上可不止裴羽擁有天仙法旨為依仗,我洪卓同樣有這‘六芒融天陣’為殺手锏,現在我融合了其他四名涅槃強者的全部力量,殺你還不是信手拈來的事情?”
  得到“六芒融天陣”之助,洪卓似一下子鎮定下來,在一聲猙獰暴喝聲中,騰身而起。
  轟隆!
  天崩地裂。
  洪卓攜帶著四位涅槃強者的力量,轟擊而來。
  陳汐目光冰冷,神色波瀾不驚,靜靜看著洪卓的轟擊,一動不動,等到那可怕的力量轟殺至面前,他這才舉起手臂,一拳對撞了上去。
  這一拳,突然洶涌出無數的雷暴漩渦,已只差一步就臻至大圓滿的雷霆奧義充斥其中,衍生出欲要毀滅天地的凜冽力量,一拳之間,可以看見他的拳頭都化作一道風暴之眼,無數雷暴漩渦咔嚓咔嚓地不斷摩擦、震蕩。
  兩拳對撞。
  “轟!”
  以兩人為中心,一圈圈的同心圓擴散而出,那是巨大的力量波動,擴散到哪里,哪里就瞬間化作灰燼,萬物不留,寸草不生。
  在這漣漪之中,洪卓頭頂上的八卦狀法寶劇烈哀鳴,幾欲崩潰,而他旁邊的四人更是發出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身影踉蹌。
  一擊之間,這“六芒融天陣”竟然差點被陳汐打破!
  “這是怎么回事!陳汐,你的力量怎么如此之強!?這是什么神通?”洪卓面色驟變,似不敢相信自己集合五人之力,竟然還差點不敵陳汐。他大吼連連,“我就不信殺不死你,龍帝始皇經!”
  “轟隆”一聲,在洪卓身體四周,突然衍生出一道道巨龍幻影,萬聲龍吟,此起彼伏,好像是群龍正在吟唱經文,化作一片片燦然金色霞光,垂落而下,把洪卓全身上下籠罩,一瞬間,他頭頂竟生出一支分叉的龍角,周身密布金色鱗片,散發出一股九龍至尊般的巍峨恐怖氣息。
  他大手一抓,所有的雷暴漩渦全部為之湮滅,一步踏出,竟然無限接近了陳汐的身體,眼眸睜開,似祖龍蘇醒,震懾乾坤。
  “嗡!”
  就在這一剎那,時間好像停止住了,陳汐背后映現一道神輪,赤霞染紅,映照天地,釋放無盡光芒,而其手中,則多出一柄火光激射的羽扇。
  半仙器,火翎扇!
  這柄半仙器乃是由孔雀冥王的翎羽煉制而成,翻覆之間,焰火淘空,焚化天地,甫一出現,就釋放出一片熔漿似的滾滾火海,洶涌而去。
  “轟隆隆!”
  火海滔滔,出現的一剎那,蒼穹都出現了道道被灼燒的龜裂痕跡,天空上,一片片的板塊隆起,好像大地發生地震,無數的虛空碎片,掉落下來,宛如天崩了一般。
  當場,就將六芒融天陣一下解體,洪卓周身龍息潰散,龍聲哀鳴,整個人被轟得倒飛出去。而他身邊的四人全身都被火海焚燒,發出慘叫,瞬間就化作劫燼,消失得干干凈凈。
  一擊之威,竟恐怖如斯!
  看見這一幕,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面面相覷,都震驚得忍不住暗吸一口涼氣,渾然沒有想到,進階涅槃境的陳汐,手持半仙器竟然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威勢,簡直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一時之間,在場只剩下了洪卓一人,他氣息紊亂,頭頂龍角和周身金色鱗片都暗淡無光,下一刻已消失不見。
  “不可能!涅槃強者即便擁有半仙器,最多也只能發揮出其一半的威力,而你才不過剛剛進階,怎可能將半仙器的威力發揮出七成還多!”洪卓全身顫抖,駭然望著陳汐,連連后退,企圖逃掉。
  他已經確信,那些有關陳汐的傳言都是真的,渡過涅槃鳳凰劫之后的陳汐,已經擁有了成為一代至尊的潛質,別說是橫掃群雄,只怕跨境滅敵都不費吹灰之力。
  實在太恐怖了!
  面對這樣的敵人,洪卓不得不逃,他的驕傲、自尊、所有念頭在剛才的一擊中全部被瓦解粉碎掉了,惶惶如喪家之犬。
  陳汐面無表情,星空之翼一振,下一刻已經來到洪卓身后,探手一掌直接按在其背后。
  “砰”的一聲,洪卓整個人被直接轟下虛空,狠狠砸進地面堅硬的巖石地上,砸出一個坑,口鼻噴血,周身骨骼不知斷裂了多少塊,發出一陣令人牙酸的喀嚓喀嚓聲。
  不過即便如此,他仍舊還是掙扎起身子,顧不得血肉模糊的臉蛋,再次逃奔,他知道,自己若是落在陳汐手中,下場絕對會比自己對待趙清河還要慘。
  “砰!”
  又是一掌拍下,洪卓再次被轟進了地上,像一只可憐的螻蟻,被人無情擺布和蹂躪,模樣凄慘無比。
  這一次,他已再難爬起身子,這一擊直接將其打得周身血肉炸開,露出森森白骨,那些白骨大都斷裂,和碎裂的經脈血肉揉雜在一起,看起來極其血腥。
  “你……你不能殺我,我……我是大乾太子,你敢殺我,就是與大乾為敵,到時候別說是你,連大楚王朝也將被毀掉!”看著一步步走來的陳汐,洪卓再忍不住心中的恐懼,竭斯底里嘶叫起來。
  他徹底害怕了,像他身為一流王朝大乾的太子,資質超群,法寶強橫,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即便是進入這兇險無比的太古戰場當中,也是一路順風順水,沒有他辦不到的事情。
  可是如今,卻在寥寥幾招之間被陳汐徹底擊敗,這樣的結果,如何不讓他驚恐?
  他不是沒見過高手,但像陳汐這般逆天的,還是頭一次遇到,甚至他懷疑即便涅槃二煉、三煉、四煉的強者都有可能不是陳汐的對手!
  “我當然不會殺你,我要留著你,交給清河處置。”陳汐抓小雞似的,將洪卓提起來,抬手扭斷其四肢,這才冷冷說道:“你不是說殺人必須要懂得欣賞和觀摩,現在感覺如何,我的殺人手法精彩不精彩?”
  聞言,再望著一臉漠然的陳汐,洪卓哪怕周身劇痛無比,也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一對眼眸怨毒無比地盯著陳汐,一言不發,心中卻害怕到了極致。
  他雖然喜歡虐殺對手,但一想到待會自己有可能被別人用盡辦法虐殺掉,心中就有一種想速速死掉的沖動。
  “不要試圖自殺,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耳畔傳來陳汐那漠然冰冷的聲音,頓時打消了洪卓心中尋死的念頭,心死如灰。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