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496 武皇戰魂碑

陳汐一怔,扭頭望去,只見一個身穿灰袍,眉眼含笑,胖乎乎白嫩嫩的胖子青年正在朝自己招手,不禁訝然道:“凌魚?”
  那胖子正是凌魚,在他旁邊還跟著一男一女,正是凌澤和畢靈韻。
  看見陳汐,凌澤含笑點頭,那畢靈韻卻神色復雜,抿嘴不語,想來也是,之前她差點殺了陳汐,后來,陳汐又差點殺了她,彼此之間仇恨雖然已化解掉,但見面之后非友非敵,終究還是有些尷尬的。
  “之前我還打算去隕寶之島走一趟,看一看哪個不開眼的家伙敢欺負陳兄呢,但我兄長說你已安然無恙,我這才放心,打算前往太古之城,沒想到竟然能夠在這里碰到你們,實在是太好了。”說話時,凌魚已經飛掠而來,胖乎乎的臉上盡是笑容,顯然見到陳汐等人,令他開心不已。
  “你沒死就好。”皇甫清影似松了口氣,說了一句讓凌魚很奇怪的話。
  而一旁的周四少爺則湊上前,一拳打在凌魚肩膀上,哈哈笑道:“沒看出來啊,你這胖倒是挺仗義的,得,就沖這一點,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凌魚摸了摸頭,也跟著憨笑,顯得很沒心沒肺。
  “你們也要去太古之城?”這時候,凌澤也走了過來,笑看著陳汐說道。
  “是啊。”陳汐點了點頭,凌魚安然無恙,令他也是長松了口氣,之前他還真擔心皇甫長天會殘害了凌魚。如今見凌澤和其兄長凌澤在一起,安全方面也不用自己再擔心了。
  畢竟凌澤可是來自三大頂尖王朝之一的大唐,那大玄王朝只是一流王朝,膽再大也不敢輕易向凌澤的弟弟動手。
  凌澤對陳汐的感觀很不錯,當即笑吟吟邀請道:“我對那太古之城還算有些了解,不如咱們一道前往如何?”
  “那就先多謝凌兄了。”陳汐笑道,凌澤來自大唐王朝,所接觸的消息要比自己等人靈通太多了,和他一起出發,的確是個極佳的選擇。
  “不過……”凌澤眉頭一皺,猶豫了片刻,這才正視著陳汐,認真說道:“陳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先和你說明白了,以免以后影響到咱們彼此的友誼。”
  陳汐怔了怔,神色也變得認真起來:“凌兄但講無妨。”
  凌澤似是難以啟齒,但還是咬牙說道:“陳兄你如今也知道,你們的兩個同伴和洛水商氏的弟摻合在了一起,處境似乎有些不妙,萬一你和洛水商氏的弟之間因此而發生了些爭執,我個人肯定會選擇幫助你們的,但卻不能打著‘大唐王朝’的旗號行事。”
  說到這,凌澤頓了頓,苦笑道:“畢竟我大唐王朝和洛水商氏之間并無恩怨糾葛,我若是打著大唐王朝的旗號幫助你,那就是陷我的那些同伴于不義當,實在是難以辦到。”
  陳汐灑然笑道:“原來是這件事,換做是我,也肯定會像凌兄那么做的,凌兄千萬別因此而心生內疚,那樣的話,我等只能先和你暫時分開了。”
  他的確很贊同凌澤的觀點,若是凌澤一上來就將所有事情大包大攬在自己身上,那反而顯得太虛偽,他也根本不可能相信。
  而凌澤能夠如此開誠布公地講清楚一切,明顯已把自己等人當做了朋友,陳汐又不傻,自然明白其的一切。
  也正因如此,陳汐對凌澤反而愈發有好感了,知分寸、守信義,這樣的人才值得結交為朋友,不是嗎?
  ……
  沒有再多停留,匯合了凌澤三人后,陳汐一行人走進了傳送陣當。
  嗡!
  在傳送陣當甫一站穩身軀,一股無法抗拒的空間波動猛地劇烈震蕩起來,那一剎那,宛如歷經了無盡時空星河一般,眼前的景物扭曲成一片斑斕的漣漪,夢幻而迷離。
  “這就是空間傳送么,果然是神妙無比……”還沒等陳汐感慨完畢,眼前一花,他人已經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碧空如洗,白云堆積,蒼穹浩渺純凈得像一塊透明生輝的琉璃,清風吹拂,空氣飄蕩著氤氳如霧的靈氣,還有絲絲縷縷的草木泥土氣息,沁人心脾。
  在這環境以兇險惡劣居多的太古戰場,這里的一切都顯得那么與眾不同。
  而當陳汐目光不經意一瞥,就看見前方一望無垠的平原之上,赫然矗立著一座雄渾古老之極的城市。
  巨石壘砌的城墻寬不知多少里,高有千丈,斑駁暗啞,仿似歷經了無數風雨的侵蝕,散發出古老久的氣息。遠遠一望,這座城市就像一頭沉睡不知多少歲月的雄獅,雖然神威不再,但神韻猶存。
  “太古之城修建于太古時期,是諸神征戰時的大本營,當時這里匯聚著三界諸神,無數世界的巔峰強者,所以這座城市也修建得浩大輝煌無比,但可惜,自從諸神之戰落幕后,直至這無數歲月以來,這座城市就再沒有神靈降臨,漸漸就變得沒落起來了。”
  凌澤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帶著一絲追憶、感慨之色,似是在回憶太古歲月時,這里曾經發生的一幕幕輝煌篇章。
  陳汐卻是別有一番感觸,這天地之間,無論再輝煌的城市,再驚天的強者,終究抵不過那無盡歲月的侵蝕。
  他甚至懷疑,在無情流逝的時光歲月面前,這天地間真的有永恒不朽之城市,永生于天地間的強者么?
  而那天仙,又是否真的能夠與天地同壽,不知生老病死為何物?
  “或許,只有自己去走一走、看一看、去親身經歷一番,才能窺伺到這一切的本質吧?”陳汐眼眸的感慨之色漸漸消失,被一股無法動搖的堅定卓絕之色取代。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而現在,只要努力走好自己的每一步,不管是否能達成所愿,最起碼問心無憾。
  看見這座從太古時期延續至今,雖斑駁依舊神韻猶存的古老城市,皇甫清影他們也都心生震撼,久久不能言語。
  這里是諸神征戰時的大本營,留下了三界諸神和無數世界巔峰強者的痕跡,這一切都讓他們感到震撼。
  “走吧,現在城市只怕已匯聚了不少勢力的強者,大家務必要小心,那城市可沒有任何秩序,一切以實力為尊,四人的事情經常發生。”凌澤搖了搖頭,神色也變得嚴肅起來,吩咐了一句,就朝那遠處的太古之城掠去。
  陳汐他們想起此行的目的,也都瞬間清醒過來,穩了穩心神,緊跟其上。
  距離太古之城越近,就愈發能夠感受到這座城市的宏大與古老,那斑駁的城墻上,甚至能夠看到一片片只有戰斗才能留下的痕跡。
  顯然,這座雄城當年雖輝煌無比,但也經歷了不知多少的戰斗和廝殺。
  “據我剛得到的消息,七大一流王朝和三大頂尖王朝的涅槃強者,以及一些古國世家的弟,都已從四面八方來到了太古之城當。相較而言,普通王朝的人并不多。”凌澤一邊飛遁,一邊說道,“至于弱小王朝的人,只怕十之**都來不了了。”
  “的確,之前在太古戰場其他地方,為了在各處禁地、秘境、遺跡爭奪寶物,只怕已經死了不少人,其必然以普通和弱小王朝的弟居多,畢竟不管承認與否,和一流王朝等勢力相比,普通和弱小王朝的底蘊和實力都差了一大截,死亡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陳汐輕嘆道。
  這是一個殘忍的事實,但卻不得不接受,否則進入太古戰場的王朝勢力這么多,也不必劃分趁弱小、普通、一流等不同陣營的勢力了。
  等級造就差距,想要拉近這種差距,真的很難。
  沒過多久,陳汐等人已來到了高大巍峨如山岳般的城門前。
  此時,在那似乎由青銅鑄造的城門之前,不時有三三兩兩的修士掠來,這些人氣息雄渾深厚,個個都有涅槃境界的修為,顯然正是來自其他王朝的強者。
  不過最讓陳汐等人驚異的是,在那城門處,竟然有數十道人影堵在城門前,他們身后,插著一面旗幟,旗面有著一條浩蕩河水流淌的畫面,活靈活現。
  “怎么回事?”陳汐放慢步伐,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這太古之城有八座城門,對應八極之方位,這座城門是太古之城的西北門,看那旗幟,明顯已被洛水商氏掌控了。”
  凌澤似是并不驚訝,傳音解釋道,“進入太古之城的勢力,自認為實力足夠強大,就會把控住一方城門,以此彰顯自己的威勢,當然,也可以借此發一筆橫財。”
  “洛水商氏……”陳汐心喃喃,沒想到還沒進入太古之城呢,就先遇到了洛水商氏的弟。
  “發橫財?這是什么意思?”一旁的凌魚嘀咕道。
  “看看就知道了。”凌澤說道。
  “諸位道友,這座城門已被我洛水商氏占據,若是想進入其,每人必須繳納出一件價值不低于天階極品法寶的物品!”
  就在凌澤聲音剛落下,那城門口處,一道冷漠驕傲的聲音倏然響起,聲音蘊含著驚人的真元波動,令在場不少人的臉色都變得不自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