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497 打破格局

想要進入城門,就必須一人交出一件價值不低于天階極品法寶的物品?
  看著那把持在城門前的一眾洛水商氏弟子,周圍眾人皆都有些憤憤不平,他們個個都是各自王朝中的頂尖強者,面對這等類似*般的方式,自然是極其不感冒。
  “這太古之城本就是無主之地,你們竟然把持城門,強收財物,未免太過分了吧!”
  “想不到身為古國世家的子弟,也能干出這等強盜似的行為,真替你們家祖先蒙羞。”
  當即就有人忍不住冷笑連連,一件天階極品法寶對他們而言,自然不算什么,但這等搶劫似的行為,卻令他們咽不下這口氣,人活一口氣,佛爭一炷香,沒誰愿意被當做冤大頭狠狠宰上一刀了。
  “砰!”“砰!”“砰!”
  然而就在眾人心懷不忿之際,那城墻上方突然有一道東西被丟下來,重重墜地,濺起一片塵土,其更有血水迸濺,以及骨頭斷裂的聲音。
  眾人抬眼一看,瞳孔驟然一縮,那赫然是一具血淋淋的尸體!
  “此人名叫吳游,來自一個什么云靈王朝,先前不愿繳納進城物品,所以呢,就落得這般下場。你們如果不服氣的話,盡可以也來試一試。”城門處,那一道驕傲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透著一絲森然殺氣,威脅之意十足。
  見到這一幕,氣氛頓時變得沉寂,地上這具尸體生前必然是一位涅槃強者,否則也不可能抵達太古之城,然而如今,卻變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冰涼尸體,這種血淋淋的現實,令所有人都清醒認識到一件事。
  這里是太古戰場,這里沒有任何約束,沒有任何秩序,想要在這里生存,實力才是最有力的保證,簡單點說,誰的拳頭大,誰就擁有話語權和掌控權。
  “罷了,商平,讓他們進來吧,公今日喜事連連,心情大好,可見不得殺生之事。”就在這時,突然一道冷厲尖銳的聲音,夾雜著滾滾元力,從城門內傳來出來,宛如鋒利的閃電似的,刺得人耳膜生疼。
  而且,在這道聲音響起時,一股龐大的威壓隨之擴散而至,循環不休,頓時令在場不少人面色驟然一變。
  “涅槃五煉境界?!”
  眾人皆都駭然不已,只有涅槃五煉的修士,才能令周身氣勢如五行運轉般,循環不休,也就是說,剛才開口說話那人,實力最低也有涅槃五煉的境界!
  陳汐眼眸也是微微一凝,沒想到這洛水商氏的弟當,除了那商坤之外,竟然也有人已達到涅槃五煉的地步了。
  “不愧是古國世家的弟,這等修為,完全可以碾壓進入太古戰場當的絕大多數強者了,也難怪他們敢控制這太古之城的西北門。”皇甫清影喃喃自語,她忍不住扭頭看了看陳汐。
  陳汐笑著投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他當然知道皇甫清影在擔心什么,如今卿秀衣和皇甫清影和洛水商氏的弟摻合在了一起,處境不妙,若想要將二人救出,免不了要和洛水商氏發生爭執。
  而現在,親眼目睹了洛水商氏弟的強大之后,皇甫清影的心情變得沉重,倒也可以理解。
  “商雀大哥,公可是已經得手了?”把守在城門前的洛水商氏弟聽到那一道聲音后,皆神色一振,其一人忍不住出聲問道。
  “只差最后一步了,對了,小心把守好城門,雖然不再向那些低等王朝的弟收取物品,但公交代的事情,你可得留心點。”那被稱作商雀之人囑咐了一句,聲音頓時就消失在了城門前。
  商平,也就是之前那一道冷漠驕傲聲音的主人,他身穿羽衣,模樣俊朗,但卻長了一對三角眼,令他的氣質看起來頗為陰冷。
  得到商雀的叮囑之后,他三角眼精芒一閃,掃向城門外的眾人,皮笑肉不笑道:“諸位倒是好運,恰碰上了我家公喜事連連,所以就不再向你們征收財物了。”
  眾人聞言,神色這才緩和許多,有那性急的,已率先朝城門內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城門內。
  見那人安全進城,途那些洛水商氏的弟也并沒有阻攔,其他人頓時放下心來,也跟著朝城門當行去。
  “諸位暫且留步!”
  然而就在陳汐等人跟隨在凌澤身后,朝城門內行去時,卻被攔了下來。
  凌澤眉頭一皺,不悅道:“怎么,你想攔住我?”
  “喲,原來是大唐王朝的凌澤道友,倒是稀客啊,你們大唐王朝把控太古之城東南門,怎么你卻跑我洛水商氏的地盤上了?”商平瞥了一眼凌澤,目光微微一凝,隨即漫不經心說道。
  說話時,他目光已落在陳汐身上,不著痕跡一打量,眼眸深處不由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興奮之色。
  雖然這一絲興奮隱藏的極深,但還是被陳汐悉數看進了眼,心不由一沉,難道這些家伙得到了什么吩咐,欲要對自己不利?
  “哼,我凌澤去哪里,還得向你匯報一下?”凌澤眼眸一瞇,冷冷道,“若沒別的事情,就請讓開。”
  商平渾不在意笑了笑,目光一掃皇甫清影、周四少爺等人,突然說道:“這幾位大概都是是大楚王朝的弟吧?”
  皇甫清影等人微微一怔,似沒想到這從未謀面過的家伙,怎會突然就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咱們走吧。”凌澤卻似是意識到什么,朝皇甫清影他們使了個眼色,扭頭就朝城門內走去。
  眾人也察覺到氣氛的古怪,當即緊跟凌澤身后走進城門。
  ……
  “這小可總算出現了!”目送陳汐等人離開,直至消失在自己視野當,商平再忍不住心激動,興奮道。
  “他就是陳汐?”旁邊一人訝然問道。
  “是啊,一個渡過涅槃鳳凰劫的奇才,可惜,他只怕活不了多少天了。”商平感慨了一句,旋即吩咐道:“去,把此事回稟給公,公可是等他很久了。”
  “喏。”
  ……
  太古之城,一座從太古時期延續至今的古老城市。
  這座在往昔擁有無盡榮耀的城市,在修建之初,就被分作了八個城門,直通四方八極,所以又被稱作“八極城”,取“貫通八極,囊括乾坤”之意。
  城市,巨石鋪砌的街道筆直寬闊,四通八達,井井有條,到處都是風格迥異的高大樓宇,雖然歷經了無數歲月的侵蝕,但這鱗次櫛比的建筑依舊神韻猶在,散發著屬于太古時期的古老氣息。
  在西北區域,矗立著一座恢弘雄壯的建筑,宛如宮殿般,醒目之極。
  這里,就是洛水商氏弟在太古之城的落腳地。
  此時,正有一個綠袍赤發的青年端立在大宮殿主,他膚色白皙如玉,面容俊美,眼眸竟泛著藍色光澤,散發出一絲邪魅的氣息。
  “如今太古之城八座城門,大唐、大漢、大周三大頂尖王朝控制了其三座城門,咱們洛水商氏以及其他的薛、風兩個古國世家各自控制了一座城門。而剩下的兩座城門,則被其他一些一流王朝所控制。”
  在綠袍赤發少年旁邊,還恭敬立著一名神色冷厲的青年,聲音尖利,緩緩說道:“依我推算,在最后的考驗當,那些一流王朝的人馬不足為懼,唯一要警惕的就是三大頂尖王朝之人,而……”
  綠袍赤發青年徑直打斷道:“商雀,我問你,和薛、風兩家的聯系如何了?他們是否同意和我商氏結為同盟,共同對抗那三大頂尖王朝帶來的威脅?”
  “這……”商雀略一猶豫,便即答道:“薛、風兩家正在商議當,還未給出答案。”
  “哼!什么商議,純粹扯淡,明顯是不愿與我商氏結盟。”綠袍赤發青年不屑說道,“罷了,等我奪取了那兩個女人的修為之后,實力足以臻至涅槃圓滿境界,到那時,我已經不需要和他們結盟,而是……直接吞并了他們!”
  “公好魄力!”商雀連忙陪笑道。
  綠袍赤發青年微微一笑,旋即皺眉道:“不過唯一麻煩的是,那卿秀衣和甄流晴已情根深種,若不能殺死其心屬之人,就無法擊破其心理防線,徹底淪陷為我的練功爐鼎,還真是麻煩。”
  “公,那兩個女人真的有這么大作用?”商雀小心翼翼問道。
  “那是當然。”提及那兩個女人,綠袍赤發青年似是極為興奮,說道:“一個是天仙轉世之身,掌控光明奧義,一個是太古水靈之軀,掌控黑暗奧義,簡直就是一對雙生般,若我能將兩女功法全部吸收,就可以煉成‘姹女梵天功’,修成混沌魔體,屆時這太古戰場當,又有誰是我的對手?”
  “混沌魔體!”商雀眼瞳驟然一縮,失聲驚呼道:“這部功法不是早在荒古之前就消失了么,怎么還存在于世?簡直……簡直就是奇跡啊!”
  “哈哈哈……”綠袍赤發青年大笑出聲,“奇跡?我商坤就是創造奇跡之人,這世上又有什么事情我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