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499 震驚全場

高達千丈猶如險峻山岳的武皇戰魂碑靜靜矗立,釋放燦然盛輝,一股股可怕的波動擴散四周,形成一種直抵心靈的強烈威壓,令人心生敬畏。
  陳汐等人抵達石碑前時,這里已經有不少人圍攏。
  此次進入太古戰場的王朝勢力,加起來足有上百上千之數,能夠進入到太古之城的,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但人數加起來,依舊有近千人之多。
  這還不包括那些還沒有趕來的涅槃強者。
  此時圍攏在武皇戰神碑前的修士,也有近百人,看似稀少,但當真正見到這近百的涅槃強者黑壓壓圍攏在此時,就那種情景有多壯闊了。
  “若不走出大楚王朝,還真難想象這世上竟會有如此多的俊杰,一個個資質都如此優秀,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周四少爺目光掃了一圈,感慨說道。
  其他人也都深以為然,的確如此,爬得越高,走得越遠,就愈發能夠感覺到,這世上永遠不缺乏比更優秀的人,若一直固守己見,自以為是,那簡直和不知天高地厚的井中之蛙沒區別。
  陳汐笑了笑,開始打量石碑附近的眾人,能夠在兇險無比的太古戰場中一路過關斬將,抵達這里的人馬,幾乎已能夠算得上是各王朝最頂尖的一群人了。
  他們修為個個都在涅槃境界,以涅槃一煉居多,其中也不乏涅槃二煉、三煉的修士,而修為達到涅槃四煉的修士,就比較罕見了。
  至于修為達到涅槃五煉的修士……只能以鳳毛麟角來形容,掰著指頭都能數得。
  陳汐掃視的目光突然微微一凝,在那最靠近武皇戰魂碑的地方,他感受到了一些極為不弱的氣息。
  最吸引他的,是其中的兩撥人馬。
  靠東邊的一方,約莫有四五人,個個氣息強大,似乎都有涅槃四煉的修為,尤其是中央那一名紫袍青年,他模樣頗為俊俏,神色冰冷淡漠之極,顯然是一個對實力極為自負的驕傲之輩。
  不過他的確擁有驕傲的資本,從他那渾身循環不休的活潑氣機中,就可以看出,他的修為明顯已達到了涅槃五煉的地步!
  當然,修為終歸是修為,戰斗力如何就無法得知了。
  而在這群人右邊的位置,同樣有著一群人,每個人的氣息都毫不遜色于紫袍青年這邊,并且這群人中央的那名少女,也和紫袍青年一樣,修為達到了涅槃五煉的地步。
  甚至,在這少女映襯下,那紫袍青年的風頭都顯得暗淡起來,原因很簡單,這少女模樣太漂亮了,她一襲勝雪白衣,青絲如瀑般傾灑而下,垂至纖細腰間,勾勒出窈窕動人的修長的曲線。
  尤為引人注目的是,她竟**著雙腳,腳趾瑩白如羊脂美玉,在那由腳踝處,還系著一根纖細紅繩。
  雪白晶瑩的肌膚,如火艷麗的紅繩,配上她那勝雪白衣、如瀑青絲,將她勾勒得宛如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般。
  許多目光望著這少女都隱隱流露出一絲熾熱垂涎之色。
  不過面對這種各種目光的注視,這白衣少女卻要顯得很平靜,她清眸漆黑如寶石,只是盯著石碑表面看,不時眨上兩下,很是靈動活潑,有著一絲古靈精怪的味道。
  面對這樣一個飄蕩異常,性情又恬淡中透著一絲靈動味道的少女,只怕沒有人會忍心傷害到她。
  “厲害,整體勢力比大秦、大晉那一類一流王朝明顯要更勝一籌……”陳汐目光掃過這兩方勢力,若有所思。
  “那是古國世家‘淮陰薛氏’的子弟,為首的家伙名叫薛燃辰,涅槃五煉修為,性情極為冰冷無情,自負之極,和洛水商氏的商坤一樣,都是兩大世家的首領人物。”凌澤在一旁傳音介紹道。
  “哦,的確是個高手。”陳汐點了點頭,薛燃辰再厲害,也和無關,沒必要去過多關注。
  “那白衣少女,名叫蘇輕煙,則是大漢王朝的首領人物,性情很好,只要不得罪她,一般她絕不會主動找誰的麻煩,當然,如果有人想打她的注意,多半沒好下場,”凌澤笑了笑,繼續解釋道。
  “有趣,一方是古國世家子弟,一方是頂級王朝的人馬,以前沒見到的大勢力,今天竟然連連遇到好幾個,這太古之城不愧是強者云集之地啊。”陳汐略帶訝然道。
  他心中也不禁升起一絲興趣,這兩方人馬的實力都極其不弱,也不知能夠被這武皇戰魂碑測試到程度。
  “咦,快看,皇甫長天、于軒塵的名字都在石碑上邊,一個排名第六十九,一個排名第七十三。看來他們果然都已來到太古之城了。”就在這時,周四少爺突然驚咦道。
  陳汐一怔,目光朝那武皇戰魂石上望去,只見上邊密密麻麻已排列了數百個名字,排名越靠下,就說明實力越低,反之,則越高。
  而皇甫長天和于軒塵的名字,果然就在前百名之列顯現著,這也令陳汐頓時明白,這兩人不僅已進階涅槃境界,說不定在這太古戰場當中也另有奇遇,這才躋身進了前百名當中。
  目光繼續上移,很快陳汐眼眸就是一凝,流露出一絲欣喜之色,那排名第三十二的位置上,赫然是梵云嵐的名字,這也就是說,她也已經安然抵達太古之城了!
  細算起來,他們大楚王朝進入太古戰場之人,除去被皇甫長天殘害的陸霄,其他人如今都已來到了這太古之城當中。
  這事若傳出去,身為普通王朝一員的大楚王朝足以自豪了,畢竟像其他普通王朝的子弟,能夠安全抵達太古戰場中兩三人,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也不知梵姑娘她現在處身何地,千萬別被皇甫長天這害群之馬施計蒙騙了……”陳汐搖了搖頭,此時多想這些完全沒用。
  “好可怕,排行前三十的位置,竟然被三大頂尖王朝和古國世家的子弟全部霸占了。”一側,皇甫清影也正在觀看石碑上的排名,發出一聲驚嘆。
  陳汐抬眼望去,只在排名第二十四的位置,看到了凌澤的名字,其他的名字他一個都不認識。
  不,還是有些名字被他認了出來。
  例如在城門前遇到的商平,就排名第二十九,以及那個只聞聲音不見其人的商雀,排名在第二十二,只比凌澤高出兩個名次。
  而在前五名的位置,他看到了商坤的名字,此人排名第四,從中也能看出,這商坤的實力有何等之強大了。
  陳汐眉頭皺了皺,隨即便恢復平靜,商坤再強大,也改變不了他救助卿秀衣和甄流晴的決心,即便是與之為戰,他也半點都不怕。
  雖說如今只有涅槃一煉的修為,但兼具煉體修為,完全不懼一切對手。
  “風劍白、李瀟云、許駱……”特意留意了一下前三名的名字之后,陳汐就移開目光,開始打量正在測試的修士,他,每當一人測試后,名字就會浮現在武皇戰魂碑上,不過這些名字,大多都很靠后,很少有能沖擊更高位置的。
  就在這時,陳汐驀地,薛燃辰,已走近武皇戰魂碑前,打算測試自身實力了。
  作為古國世家“淮陰薛氏”子弟當中的首領人物,薛燃辰一出現,頓時吸引了在場絕大多數目光。
  畢竟,和薛燃辰同一級別的人物,幾乎擠滿了前十之列,這時候他一出現,眾人已很肯定,他的排名必然能輕松沖進前二十名,至于是否能躋身前十,就不那么確定了。
  不過這也正是眾人最為期待的地方,畢竟這石碑上前十的名字,已經很長沒有發生過變化了,而薛燃辰他,又能否改變這一固定格局?
  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薛燃辰神色冰冷依舊,直接來到武皇戰魂碑前,探出右手,輕輕按在了金光彌漫的石碑表面。
  “嗡!”
  就在他手掌甫一接觸到石碑表面,一股浩大燦然的金光倏然釋放而出,將其身影籠罩其中,映襯得他宛如一尊黃金戰神一般。
  而在這金光出現的那一剎那,那武皇戰魂碑上,也隨之涌現一抹璀璨霞光,從石碑最底部一路飛速飆升,一眨眼間,就已沖進了前百名當中。
  并且這種勢頭毫無衰竭,前五十、前三十、前二十……當這一道霞光抵達前十五名的時候,現場瞬間就響起一道道驚呼。
  當霞光沖擊到這里,飛速上升的勢頭這才有所緩慢,但在幾個呼吸之后,已沖到了第十一名的位置。
  見到這一幕,大多人都不由自主握緊了拳頭,一眨不眨盯著石碑表面,屏息凝神,唯恐過任何細節。
  陳汐心情卻是頗為平靜,他已看出,不出意外的話,這薛燃辰絕對能沖進前十,并且沖擊前五的希望也極其之大。
  果然,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印證了他的推算并沒有出。
  那一道璀璨霞光,沒過多久終于停了下來。
  “第五名!竟然真的打破之前的固有格局了!”現場在短暫的一片沉寂之后,陡然響起一片驚呼。
  ————
  先睡了,繼續。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