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504 逆轉乾坤

唰!
  陳汐沿著于軒塵離開的方向快速飛掠,神識擴散而出,像撈魚的大網一般仔細搜尋沿途所過的每一個地方。
  之前于軒塵在武皇戰魂碑前驚鴻一現般一閃即逝,行為顯得極為怪異,他很擔心這家伙也遭受到皇甫長天的蒙騙,然后落得和陸霄同樣的下場。
  因為他已確定,皇甫長天就在這太古之城當中,按照趙清河的說法,這家伙說不定如今已經和大玄王朝的強者匯合一處,就等著伏殺自己的同伴呢。
  有時候陳汐也很不愿相信,皇甫長天竟會干出如此卑劣的事情,竟然對自己的同伴都能夠下得了手,簡直就是喪心病狂,窮兇惡極。
  “嗯?再過片刻,就已抵達太古之城東北區域,按照凌澤的說法,這里可是被大玄、大晉、大秦、大乾四大一流王朝的強者控制了……”陳汐目光一掃遠處,心不由一緊。
  要知道那皇甫長天可是和大玄王朝的人馬聚在一起,若于軒塵真的進入到這片區域的話,處境實在堪憂。
  “罷了,哪怕是龍潭虎穴,今天只怕也得闖一闖了。”陳汐深吸了口氣,不再多想,繼續朝前飛掠而去。
  一刻鐘后。
  陳汐突然停下腳步,目光朝斜對面的一座巨大建筑望去。
  這片建筑恢弘雄偉,占地千畝,宛如一座宮殿般,散發著古老滄桑的氣息,而在宮殿前的一處小院當,陳汐的神識捕捉到了于軒塵的氣息。
  最讓陳汐感到驚訝的是,小院不止有于軒塵,連梵云嵐也在那里!
  “難道兩人皆是被皇甫長天蒙騙到了這里?”陳汐眼眸微瞇,沒有驚擾二人,而是全力施展星空之翼,整個人宛如一縷透明的影般,悄無聲息地朝那片恢弘建筑靠近而去。
  ……
  “梵姑娘,你怎么也在這里,莫非也是收到了皇甫兄的傳訊?”小院,于軒塵看著旁邊不遠處那一襲紅妝,容顏清艷嫵媚的女,不由訝然問道。
  梵云嵐一怔,旋即搖了搖螓首,說道:“不是,我是聽說陳汐他們會來這邊,所以就趕過來了。”
  說到這,她秀眉不由微微一蹙,清眸掃視四周,有些不耐煩了。
  就在剛才,她接到皇甫長天的傳訊,說陳汐等人即將抵達太古之城,讓她來這里和大家一起匯合。
  雖說她和皇甫長天不熟,但大家畢竟都是來自大楚王朝的,來到這太古之城之后,理應相互照顧才對,再加上期盼著和陳汐見面,她自然不會懷疑皇甫長天是否別有用心,所以就毫不猶豫答應了。
  然而按照皇甫長天的指使,抵達這里之后,她非但沒有見到陳汐,甚至連一個人影都沒見到,這一切都隱隱透著一絲古怪。
  不過還沒等她心生疑心,于軒塵也相繼趕來,這讓她暗松了口氣,畢竟如今既然有熟人來了,應該不會是個騙局才對。
  當然,所謂的“熟人”只不過是面熟而已,甚至之前在大楚王朝當,梵云嵐根本就沒和于軒塵說過話,兩人之間自然不可能有很多話題可聊。
  氣氛,也就顯得有些沉寂了。
  “罷了,我先出去看看,待會再回來。”梵云嵐等得不耐,轉身就要離開。
  “梵姑娘稍等。”一旁的于軒塵突然喊道,“我覺得不出片刻,陳汐他們肯定回來,你這時候離開,萬一與他們失之交臂,那不是太可惜了。”
  梵云嵐一怔,默默站回了身體,是啊,萬一和陳汐失之交臂怎么辦,進入太古戰場都這么長時間了,還沒和他相見,可不能再錯失這等機會了,更何況,只要能和他相見,就是再等上三天三夜又何妨?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從小院外響起。
  “來了么?”梵云嵐美眸一亮,然而還未等她有所反應,就看到一群陌生人推門走了進來。
  這些人,衣衫各異,有男有女,約莫有十四五人,一個個氣息強大,皆都有涅槃境的修為,為首那身穿淡藍色華袍、面如冠玉的青年,甚至有涅槃四煉的修為,顯得醒目之極。
  見到這么多陌生面孔,梵云嵐不禁一怔,旋即意識到不妥,因為她分明注意到,這些人望向自己的眼眸,皆毫不掩飾地流露出濃濃的不屑和恨意。
  “不好,于兄,咱們上當了!”梵云嵐飛快朝于軒塵傳音道。
  “不……不會吧?”于軒塵一呆,喃喃說道。
  梵云嵐秀眉不由一皺,于軒塵這家伙看起來沉穩機警,怎么反應如此遲鈍,難道他沒看出這些家伙欲要對自己二人不利么?
  那群人自進入小院之后,就堵在四周,不發一語,只是抱臂冷笑,看向梵云嵐和于軒塵的目光,就像盯著一頭將死的獵物一般,殘忍而猙獰。
  “哈哈,梵姑娘,于兄,好久不見了。”就在這時,一陣大笑聲從小院外傳來,一身明黃蟒袍的皇甫長天走了進來,他目光一掃梵云嵐和于軒塵,唇邊不由泛起一絲得意。
  “皇甫長天,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梵云嵐冷冷說道,說話時,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所有退路都被封死,心頓時跌入了低谷。
  皇甫長天沒有理會她,而是走到那一襲淡藍華袍,面如冠玉的青年前,拱手道:“太,那女人就是陳汐的一個姘頭了,殺了她,肯定可以讓陳汐痛不欲生。”
  說著,他轉過身體,望向梵云嵐,笑吟吟介紹道:“這位是大玄王朝的太殿下,呂天澤,旁邊的各位道友,也都分別來自大玄、大晉、大秦、大乾。你認識一下,起碼死的時候可以安心一些。”
  梵云嵐才不理會這些混蛋來自哪個王朝,她只是死死盯著皇甫長天,咬牙問道:“為什么要這么做?”
  她也想不明白,皇甫長天這家伙為何要幫助外人來對付自己,這等行徑未免太過卑劣無恥了。
  “為什么?”皇甫長天喃喃自語一聲,旋即目光一下冰冷起來,陰冷說道,“這還用問,陳汐殺了我弟弟,我能不替弟弟報仇嗎?”
  “那你怎么不親自去找陳汐,卻要借助他人之力,來欺負我一個女人,簡直就不像一個男人!”梵云嵐冷笑道。
  “哼!陳汐可以殺我弟弟,我自然可以殺你,誰讓你和陳汐關系不清不楚呢?”
  皇甫長天毫不動怒,淡淡說道,“更何況,我身邊的各王朝道友,也都和陳汐有著化解不開的仇恨。你要知道,陳汐那廝太過猖獗,在隕寶之島上殺害了不知多少王朝的強者,簡直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魔頭,他如今消失得無影無蹤,大家也只能拿你們這些和他關系親近的人出氣了。”
  “一派胡言,我看你們是怕正面和陳汐為戰吧,一群膽小如鼠的廢物!”梵云嵐身處絕地,頭腦反而冷靜了下來,說話時,她已飛快朝旁邊的于軒塵傳音道:“于兄,待會聽我口令,咱們一起沖殺出去,哪怕死,也不能落入他們手,否則下場必然凄慘無比。”
  然而令梵云嵐愕然的是,在聽到自己的傳音之后,那于軒塵竟然詭異一笑,轉身已來到皇甫長天身旁,搖頭嘆息道:“梵姑娘,恐怕讓你失望了,于某活得好好的,怎可能和你一起冒死沖殺出去呢?”
  “你也和皇甫長天一樣,背叛大家,投靠這些混蛋了?”見到這突發的一幕,梵云嵐即便再冷靜,心也不禁狠狠一抽,不敢置信。
  她實在想不到,這一切自始至終都是別人設計好的騙局,為的就是將自己引入圈套,然后給滅殺了。
  “難道……今天真的要死在這里么?”梵云嵐目光從皇甫長天、于軒塵以及那些王朝強者的臉上掃過,看到的只有冰冷、殘忍、得意、和仇恨。
  “混蛋?”那大玄太呂天澤突然冷笑出聲,陰測測盯著梵云嵐,說道,“你再罵也無用,要怪也只能怪陳汐。放心,我不會就這么輕易殺死你的,我要抽取你的元神,等見到陳汐時,拿給他好好看看,讓他也體會一下什么叫痛不欲生。”
  “太,這小妞長得太標致了,不如讓大伙都爽一爽,再抽取她的元神也不遲啊。”
  “是啊,瞧瞧她那光滑白凈的皮膚,一掐都能滴出水來了,嘿嘿。”
  “唔,這個建議不錯!”
  呂天澤旁邊,眾人肆無忌憚地打量著梵云嵐,目光淫邪無比,還發出一聲聲猙獰戲謔的笑聲,簡直就如同一群盯著雪白羊羔的餓狼般。
  梵云嵐雖然出身魔宗,但終究是個女人,聽到如此無恥下流的話,頓時就氣得渾身直哆嗦,嬌艷的臉蛋上一陣青一陣白,恨得貝齒都要咬碎,太卑鄙了,這些家伙簡直就不像修士,比世俗的惡棍都下流!
  “大家既然有如此雅興,那就由我先將她制服了,然后任憑大家玩弄如何?哈哈……”見到梵云嵐那絕望無助的模樣,皇甫長天忍不住大笑出聲,探手就朝梵云嵐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