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505 霸氣側漏

嗖!
  話音剛落,皇甫長天的身形猛然暴掠而出,狂暴掌風如同山岳從天而降,直接對著梵云嵐鎮殺而去。
  梵云嵐早已對皇甫長天恨之入骨,此時見他竟還助紂為虐,欲要擒下自己供其他人淫褻,心中恨意頓時如火山般爆發,輕掠而出,玉手翻飛,一掌拍出與皇甫長天硬撼在一起。
  砰!
  恐怖的真元氣流在雙掌交接處轟散而開,周遭地面上掉落的樹葉瞬間爆成粉末,狂暴的勁風,將整個小院都震得劇烈顫抖不已。
  勁風席卷,皇甫長天蹬蹬蹬倒退出數步,猛地噴出一口血來,臉色已變得駭然一片,這女人的修為何時變得如此可怕?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梵云嵐眼殺意一閃而過,強悍的真元在其指尖凝聚,猶如一柄利劍,蘊積道意,釋放盛光,閃電般對著皇甫長天的喉嚨洞穿而去。
  她實在太恨這個卑劣之極的叛徒了,利用自己和陳汐的關系不說,更是引來外人一起對自己不利,這等助紂為虐的禍害,不殺不足以宣泄她的心頭之恨。
  “皇甫兄,我來幫你。”于軒塵見到這一幕,臉色不由一變,瘦削的身影當即閃掠而出,從一側對梵云嵐襲殺而去。
  “滾開!”梵云嵐秀發飛舞,眼眸如電,嬌艷的玉容上盡是濃濃殺意,踏步虛空,反掌狠狠一拍,直接將于軒塵震飛了出去,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說不出的狼狽。
  不過經過于軒塵這一摻合,那皇甫長天總算逃過一劫,身影暴退,望向梵云嵐的目光已是帶上一絲驚懼之色,再不敢動手了。
  另一邊,于軒塵同樣流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他和皇甫長天一樣,也沒想到梵云嵐竟會如此棘手。
  “廢物,怪不得要投靠一流王朝之人,就憑你們這點實力,也只能給人家做狗了。”梵云嵐知道先機已失去,也不再追擊,冷冷掃了皇甫長天和于軒塵一眼,不屑說道。
  “你……”皇甫長天和于軒塵臉色皆是一變。
  “哼,實力倒是不錯,不過可惜,你今日注定走不了了。諸位一起動手,抓住這女人!”就在這時,那大玄太呂天澤暴喝一聲,說話時,他人已暴掠而出,朝梵云嵐襲殺而去。
  轟!
  呂天澤話音剛落,那一直冷眼旁觀的眾人眼神瞬間變得森然起來,沒有半句廢話,從四面八方朝梵云嵐圍殺。
  他們出手之間,竟配合的極為默契,氣息轟鳴,直接將梵云嵐的所有退路都封死,那磅礴可怖的真元,如同潮水般,對著梵云嵐席卷而去。
  梵云嵐望著這如同暴雨般傾瀉而來的兇狠攻勢,眼眸也不由一凝,她本身的實力,僅僅只有涅槃四煉的層次,所以面對這十五位涅槃強者的聯手圍殺,她幾乎是避無可避。
  “不行,即便死了,也不能讓元神被他們囚禁了,否則肯定會給陳汐帶來無盡麻煩……若那樣的,倒不如徹底自我了斷……”
  在這千分之一剎那之間,梵云嵐腦海不禁又浮出陳汐那峻拔的身影,清俊溫和的笑容,心深深一嘆,旋即,眼眸涌出一抹狠戾決然之色。
  然而,就在那鋪天蓋地的攻擊即將轟殺而至,梵云嵐打算自我了斷的時候,一道刺耳的破空聲陡然響起,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般暴掠而出,而后出現在梵云嵐身前,璀璨的赤霞,如一輪驕陽似的,在此刻暴涌而開,化為一道圓形的光罩。
  砰砰砰!
  鋪天蓋地的攻擊狠狠的轟砸在那光罩上,蕩漾起一道道劇烈的漣漪,勁風氣浪席卷而開,然而不管那漣漪如何劇烈,光罩赤霞流轉,巋然不動,牢牢的將其的兩道身影護衛在其。
  刺眼的赤霞如火燃燒,令得梵云嵐漆黑的清眸忍不住瞇了瞇,接著,就看到了站在前面的那道身影。
  在絢麗赤霞的映襯下,那一道背影峻拔筆挺,如槍如劍,仿佛就算天塌下來,也壓不塌這一條脊梁。
  這是這么多年來,梵云嵐最熟悉的背影,正是這一道背影,背負著她登上登天峰,殺進道意瀑布……
  參加群星大會時的一幕幕,像走馬觀花般閃現在腦海當,在這眾敵圍殺危險之極的一刻,梵云嵐卻竟似癡了,凝視前面那道背影,眸有淚光在氤氳。
  那道峻拔背影終于轉過頭,沖著身后的美麗女人笑了笑,眼眸卻一片深深歉疚,柔聲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當看到陳汐那熟悉的面容,那熟悉的聲音,梵云嵐不禁渾身一顫,貝齒咬了咬櫻唇,倔強得搖了搖頭,眼眸的晶瑩淚水卻是再控制不住,轟然墜落。
  就在剛才那一剎那,她還以為自己再見不到陳汐了,如今,看著這個讓自己夢牽魂繞的男人出現,她突然有點擔心這是不是一場夢,亦或是臨死前的幻覺?
  看到梵云嵐如此孤獨無助的模樣,陳汐心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刺痛,他深吸一口氣,拍了拍梵云嵐的肩膀,附在她耳畔輕聲說道:“我保證,以后再不讓你受到任何委屈,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梵云嵐霍然抬頭,著急道:“你……”話沒說完,已被陳汐的手指給堵住櫻唇了。
  “相信我。”陳汐笑了笑。
  “嗯。”看到陳汐那溫和干凈如陽光般的笑容,梵云嵐心的驚恐、憤怒、仇怨、緊張、絕望全都一掃而空,變得平靜而溫暖。
  赤霞暗淡,最后徹底消失。
  那呂天澤等人望著這一幕,當看到出現在梵云嵐身前的陳汐時,眼神頓時變得陰寒起來,語氣森然道:“哪里來的不長眼東西,竟也想學別人英雄救美,真是可笑,現在還有這樣的蠢貨干這種傻事?”
  “太,他……他就是陳汐。”皇甫長天見到陳汐,眼眸不由一縮,旋即飛快解釋道。
  “陳汐!”這一下,包括呂天澤在內的其他人,也都微微一怔,似是沒想到自己煞費苦心欲要抹殺的對手,竟然就這么突然的出現在自己眼前了。
  “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呂天澤一怔之后,臉上就浮出一抹狂喜,森然盯著陳汐,說道:“沒想到你這家伙如此愚蠢,竟然自投羅網,真是老天開眼啊。”
  說著,他伸手一指旁邊其他人,“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里不僅有我大玄的強者,還有大秦、大晉的人馬,哪個不是對你恨之入骨,你竟然還敢孤身前來,真是自尋死路!”
  “太,要小心此人,他雖然只有涅槃初境的修為,但戰斗力可是可怕之極,不得不提防一些。”皇甫長天在一旁低聲說道。
  “皇甫兄說的沒錯,陳汐此天賦驚人之極,早在大楚王朝時,戰斗力就遠超同境界的修士,厲害之極。”于軒塵也點頭說道。
  “哼,我早已將他的底細摸得一清二楚,你們二人無需再說了。”呂天澤既然敢向陳汐動手,自然也了解到了陳汐在隕寶之島上的種種壯舉,不過他依舊有信心今日將陳汐誅殺于此。
  皇甫長天和于軒塵聞言,頓時不再多說,只是臉上的凝重之色卻是揮散不去。
  “兩位,不用擔心,這小院四周早已被我家太布下了‘岳鎮天河’大陣,今日他想逃也逃不掉了。”大玄王朝的一名強者見兩人神色凝重,不由開口解釋道,聲音流露出一絲不以為然,顯然認為皇甫長天兩人太過謹慎膽小了。
  “原來太早已布置好一切,如此再好不過了。”皇甫長天和于軒塵這才長松了口氣,神色恢復輕松。
  甚至皇甫長天還有心情調侃了陳汐一句,“唔,忘了告訴你們,那陸霄和趙清河也是被我所殺的,沒辦法,誰讓你們都是大楚王朝之人呢?”
  在呂天澤等七嘴八舌說話時,陳汐一直在冷眼旁觀,即便聽到呂天澤欲要以“岳天山河”大陣封死自己退路,神情也沒有產生一絲波瀾,但是現在,當聽到皇甫長天這句話,他眼眸突然流竄出一縷電芒,冷冷道:“這么說,你已經確定背叛大楚王朝了?”
  “什么叫背叛,良禽擇木而棲,跟著你們,我能活著從太古戰場進入到這里嗎?別傻了,普通王朝在太古戰場,根本毫無話語權,成都得在最后的考驗死去,我這也是為自己著想,懂么?”皇甫長天嗤之以鼻道。
  “你也這么認為?”陳汐不在理會皇甫長天,眼眸一轉,望向于軒塵,神色冰冷,透著一股逼人的威勢。
  于軒塵不敢直視陳汐的眼眸,久久無言,顯然是默認了皇甫長天的看法。
  “我一直不愿承認,并且在心還是留著一絲念想,認為你們是受人脅迫才干出這些卑劣的事情,如今看來,我還是太在乎你們的感受了。”
  喃喃的自語聲飄蕩在小院四周,陳汐的臉色已是變得越來越冰冷,最終變得淡漠而無情,“如此也好,我殺你們就再不用有任何心理負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