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507 聲震全場

陳汐行跡如鬼魅,飄渺無蹤。
  下一瞬,他已出現在呂天澤身前,憐霄劍裹挾熾盛光澤,撕裂虛空,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劈斬而下。
  砰!
  一聲刺人耳膜的巨響徹響天地,熾盛的光爆散,呂天澤的身影踉蹌倒退數步,看似狼狽,卻并沒有遭受重創,甚至連輕傷都算不上。
  他竟然擋住了陳汐的必殺一擊。
  原來在其手中,不知何時已多出一柄寒光流溢的長刀,通體雪白,表面符文翻滾,宛如有一條螭吻在其中游走,活靈活現。
  周圍的氣流,因為這柄長刀的出現,竟凝結出一層白霜霧靄,冰冷刺骨,宛如進入寒冬臘月般,如夢如幻。
  身為大玄王朝的太子,呂天澤手中自然不會缺少寶物了,這柄冰霜長刀名為“雪螭刀”,和裴羽的“憐霄劍”,秦逍的“化岳印”、虛冷夜的“火翎扇”一樣,都是能讓地仙老祖都眼紅無比的半仙器。
  “半仙器么,果然如此。”一擊不中,陳汐毫不意外,只是打量了呂天澤手中的雪螭刀一眼,神色波瀾不驚。
  他如今身上可不止有半仙器憐霄劍,還有火翎扇、化岳印、衍龍黃金甲三件半仙器,拿出去絕對嚇死人,自然不會將畏懼于那雪螭刀了。
  其實嚴格來說,半仙器的使用,還要看修為和悟道境界的高低,否則即便擁有半仙器,也難以發揮出其最大的威力,甚至有可能被人給搶奪走了。
  就像陳汐,原本就在劍道一途上有著超高的掌控力,已將萬藏劍典修煉至八劍合一,劍心通明的境界,使用起憐霄劍來,自然能爆發出更強大的威力。
  而那虛冷夜、裴羽、秦逍,即便擁有半仙器,最終還是敗給了陳汐,并非是其法寶不強大,還是由于自身實力比陳汐相差太遠的緣故。
  呂天澤是涅槃四煉的修為,在外人看來,這等修為在這太古之城中已經算是拔尖了,但對陳汐的威脅依舊弱小的可憐。
  畢竟當初在隕寶之島時,陳汐還沒有進階涅槃之境,就斬殺了涅槃四煉的小劍癡太叔華容,雖說是依仗了火翎扇的威力,但從中也足以看出陳汐的戰斗力有多么可怕了。
  而如今,陳汐的煉氣、煉體修為更是雙雙進階涅槃,更渡過了傳說中的鳳凰涅槃劫,看似只是涅槃初境修為,但其戰斗力之強大,根本就不是那些尋常涅槃強者可以比擬。
  所以此時面對手持半仙器雪螭刀的呂天澤,他自是毫無畏懼。
  通過剛才與陳汐硬撼一記之后,呂天澤也清楚感受到了陳汐實力的可怕,要知道,他可是涅槃四煉的強者,卻被陳汐一劍震得踉蹌倒退,若非有雪螭刀相護,只怕這一擊都將他劈成兩半了。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無比,哪怕他們如今還有**人,但面對陳汐這樣的對手,仍舊讓他心情沉重之極,甚至產生了逃跑的念頭。
  然而當看到鎮壓四周的“九岳鎮天河”大陣時,他的心瞬間就跌入到低谷,明白這時候只有血戰到底這唯一一條路可選了。
  其實從之前欲要對付陳汐時,呂天澤已經做足了準備,根本就沒敢把陳汐當做普通人看待,可是直到真正與陳汐對戰那一刻,他才發現,自己所有的準備,以及對陳汐的所有了解,都顯得那么蒼白無力,令人沮喪。
  簡單點說,不是他低估了陳汐,而是陳汐所展現的實力太過出乎意料,令他打破腦袋都想象不到。
  誰能想象,一個涅槃初境的家伙竟可以斬殺比他境界更高的存在?
  誰能想象,這家伙的武道修為如此逆天?
  誰能想象,這家伙竟能一眼就看破“九岳鎮天河”大陣的破綻,并一擊將其擊破,化為己用?
  而這一切的不能想象,才造就了眼前這令呂天澤等人無法置信的一幕幕。
  ……
  陳汐輕松隨意地連殺四人,震驚全場,駭得那皇甫長天、于軒塵呆在遠處,面如土色,愈發不敢輕舉妄動。
  呂天澤等人聚攏在了一起,共同面對陳汐,仿佛只有通過這種途徑,才會讓他們心中的沉重稍稍緩和一些。
  如今,包括呂天澤在內,他們只剩下九人。
  而這九人的成分卻很復雜,分別來自大玄、大秦、大晉三大王朝,皆都是為了替他們死在隕寶之島上的同伴報仇雪恨,卻萬萬沒想到,陳汐竟會如此強大,令自己的處境也變得有點岌岌可危起來了。
  陳汐也并沒有繼續動手,目光打量了呂天澤等人許久,突然說道:“這太古之城東北區域是被你們三大王朝給控制了吧?”
  呂天澤等人一怔,沒想到陳汐在這一刻竟會問出這樣一個奇怪的問題。
  “如此也好,殺了你們,倒是可以將這片區域奪下來,為我大楚王朝所占據……”陳汐突然笑了笑。
  然而這個笑容看在呂天澤眼中,卻像惡魔的笑容般,說不出的殘忍,這家伙不但要殺死自己等人,竟還把注意打到自己地盤上了!
  嗡!
  陳汐抬手一招,鎮壓四周的“九岳鎮天河”大陣被他收了起來,頓時之間,一片沸騰的喧嘩聲傳了過來。
  原來,早在他們之間開始戰斗時,附近區域的眾多修士就發現了這里的異象,皆都朝此查探而來,可惜的是,由于那“九岳鎮天河”大陣封死了四周虛空,隔絕外界,令他們根本看不到小院內發生的戰事。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還是能夠判斷出,那小院內肯定發生著戰斗,并且是大玄王朝太子殿下呂天澤親自出手了。
  原因很簡單,那“九岳鎮山河”大陣可是呂天澤的殺手锏,名氣頗大,他們怎可能不知道?
  越是未知的東西,就愈發能引起人們的好奇心。
  這座小院上空鎮壓大陣,又有呂天澤這等人物參與其中,自然就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修士關注到這邊。
  他們分散在小院的附近,遠遠觀望,這時見到那“九岳鎮山河”大陣被撤掉,并且當看清小院內的情景時,頓時就嘩然起來。
  “看,果然是大玄太子呂天澤!”
  “這太古之城東北區域被他大玄王朝和大秦、大晉兩個王朝一起控制,此時他竟出現這里,莫不是有人進入東北城門時,沒有上繳寶物,這才引來了他們的鎮殺?”
  “咦!不對,那是陳汐,剛力壓古國世家巔峰強者風劍白,取得武皇戰魂碑第一名的陳汐!”
  “他就是陳汐?老天!他怎會和大玄王朝的人馬發生了爭執?”
  “誰知道呢,不過我可是聽說,連那大唐、大漢這等頂尖王朝以及古國世家淮陰薛氏現在都在拉攏這家伙呢,這大玄王朝只是一流王朝,竟還敢和陳汐為敵,真是魄力十足啊。”
  遠處眾人的議論聲并沒有遮遮掩掩,清晰無比地傳了過來,大多都在驚嘆于陳汐之前所取得的輝煌成就。
  然而,這些聲音落入呂天澤等人耳中,卻不亞于一道驚雷,震得他們面色劇變,心神都差點崩潰掉。
  武皇戰魂碑第一?
  力壓古國世家云空風氏的巔峰強者風劍白?
  大唐、大漢、薛氏等勢力皆在拉攏于他?
  這一切,都像一柄柄砸在心頭的巨錘般,令呂天澤等人望向陳汐的目光,簡直就像在盯著一頭怪物般,不敢置信。
  他們終于明白,自己再次低估了陳汐,若是早知道他取得如此多令人驚嘆的成就,他們哪還會如此傻乎乎來尋仇?
  而另一側,皇甫長天和于軒塵臉色更是奇差無比,感覺上蒼給自己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若是早點知道陳汐變得如此厲害,自己何必去投奔呂天澤等人?
  這一刻,兩人失魂落魄,腸子都快悔青了。
  “知道我為何要撤掉大陣么?很簡單,我要讓所有人都看到,得罪我大楚王朝的人會落得怎樣的下場,并且宣告全城,這東北區域被我大楚王朝占據了!”
  這一刻的陳汐,眼眸如電,腰桿筆挺,渾身釋放出浩大氣息,有一種八風襲來我自巋然不動的偉岸氣勢,他的聲音雖然平淡,卻清晰無誤地傳遍全場每個角落。
  這句話如颶風般刮過全場,令所有人都心顫不已,他們相信這句話要引發滔天波瀾,即便暫時還沒有付出行動,也會讓整個太古之城震動。
  陳汐這是在傳遞一個信號,他很不滿,不僅是在警告呂天澤等人,也是在向外界其他王朝勢力表露某種決心!
  他這是要以普通王朝的身份,成為這東北區域的掌控者嗎?若是傳出去,不僅各大王朝震撼,就連那頂尖王朝和古國世家只怕也要側目。
  一側,梵云嵐望著那峻拔宛如天神般偉岸的身影,心中突然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踏實感覺,她從沒想過,為了捍衛自己人,這個原本低調溫和的家伙,竟然可以表現得如此霸氣,睥睨天下!
  “這……就是我的男人,我梵云嵐何其之幸……”她眸光流轉異彩,呢喃輕語,望向陳汐的目光,竟似已癡了。
  ————
  ps:有兄弟說陳汐的對手太渣,不像天才,像送死的白癡……這個,看了本章的之后,或許能改變一下乃們的看法吧。總而言之,不是對手太渣,是小汐汐太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