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508 連連失態

感謝兄弟“za6373”、“我愛讀書1986”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陳汐一句話,震驚全場,令所有人都心顫不已。
  然而對呂天澤等人而言,陳汐這句話無疑是對他們的一種宣判,令他們心驚之余,也是憤怒不已。
  “陳汐,這種大話你也說的出口?!”一名大晉涅槃強者鼓足勇氣喝道。
  “是不是大話,你說了不算,并且我也不打算證明給你看,畢竟你馬上就將死去,和一個死人廢話,半點意義都沒有。”陳汐平靜說道。
  有些人變色,而更多的人則是膽寒,感受到一種莫大的恐懼。
  他們都清楚,陳汐這句話,等若間接宣判了他們的死刑,誰能不怕?面對死亡,即便是通天至尊,也要恐懼。
  “你……難道不怕引起眾怒,將你大楚王朝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一個青年色厲內荏叫道,他實在膽寒,真的很怕被立刻結束性命。
  “引起眾怒?笑話!”陳汐霍然轉身,爆發出一股強大絕倫的氣勢喝道我只,一位容忍只會讓你們變本加厲,只有殺,殺得你們肝膽俱裂,才會讓你們徹底感到畏懼,再不敢像之前一樣陰魂不散,令人惡心!”
  這些話語如炸雷般,一記又一記的震在呂天澤等人心頭,令他們耳膜刺痛,頭顱發脹,一個個皆都心顫驚懼不已。
  “欺人太甚,你以為就你一個人就可以無法無天!”有人大喊道。
  “聒噪!”陳汐輕輕吐出兩個字,憐霄劍劈斬而出,如一輪耀眼金烏升起,轟隆一聲,碾壓,那人當即爆碎,化作飛灰。
  就這么簡單,一個涅槃強者瞬息間被齏粉,從世間消失。
  為了威懾眾人,更為了讓遠處其他強者看到,陳汐這一劍看似輕描淡寫,實際上已施展出全力,配合半仙器憐霄劍,方才能達到如此可怖的效果。
  很顯然,這種威懾效果很不,驚得遠處觀戰眾人眼瞳收縮,神色一變,目光中皆流露出一絲深深忌憚。
  而呂天澤等人則被這一劍給嚇壞了,死去那人就立在他們身前,可他們卻來不及救助,只能眼睜睜看他死去,這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力,令他們寒毛都一根根豎立了起來。
  他們身為一流王朝的涅槃強者,雖略有不如那頂尖王朝和古國世家,可依舊擁有著極大的威勢,平日里高高在上,走到哪里,都會受到各大普通王朝的強者追捧和巴結,但是現在都像成了階下囚,等待審判和受死,那種滋味絕對不好受了。
  “陳汐,我們是一流王朝的子弟,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們,難道你想為你大楚王朝惹出無窮禍患嗎不跳字。呂天澤等人嚇壞了,有人忙不擇言大吼道。
  “一流王朝?呵,到了這時還拿這種虛無縹緲的來威脅,可笑!”陳汐再次揮劍,劍氣破開云霄,宛如一根擎天巨柱傾塌下來,直接將那人碾碎掉。
  遠處觀戰眾人心中又是一震,陳汐這是用行動在證明,他根本就不管你級別的王朝強者,只要得罪他大楚王朝者,必殺無赦。
  嗖!嗖!嗖!
  突然,呂天澤旁邊有三道身影暴掠而出,一左一右一后,朝三個方向逃掠,顯然三人之前已經用傳音交流過,想要憑借這種逃亡方式,打陳汐一個措手不及。
  然而他們沒想到的是,陳汐似早已預料到這種情況的發生,抬手一揮,一尊如山岳般浩大的巨印,一柄火光流溢的羽扇,一把如倒掛星河般的劍氣,齊齊轟鳴而出,鎮殺那朝三個方向逃逸的三人。
  “啊——!”
  三道凄厲無比的慘呼聲響起,在眾人震驚的目光注視下,那三人一個被拍成了一灘肉泥,一人被燒成了劫燼,一人被劈成了齏粉,死相無不凄慘之極。
  這一擊,頓時驚得呂天澤等人蠢蠢欲動的心,徹底沉入到了低谷,又是驚懼,又是駭然,臉色難看之極。
  “火翎扇,憐霄劍,化岳印,這家伙竟然擁有三件半仙器!”
  “果然……那虛冷夜、裴羽、秦逍三人果然是被陳汐所殺,要不他們的壓箱底寶物怎會落入陳汐手中?”
  “此子實力本就非尋常人可比,如今又擁有如此多大殺器,這太古之城中還有誰能降服得了他?”
  “不可為敵,不可為敵啊!”
  見到那三件顯露出可怖力量的法寶,遠處觀戰的眾人無不呼吸一窒,對陳汐愈發忌憚起來了。
  “陳汐,你可這么做,會為你以及你的同伴,乃至于你們背后的大楚王朝帶來怎樣的災難嗎不跳字。這一刻,呂天澤反而冷靜了下來,目光凝視陳汐,平靜說道。
  砰!
  回答他的是陳汐的一劍,徑直將其身邊最后一名同伴劈死,下手決然,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見到這一幕,就連遠處觀戰的眾人都膽寒不已,任何威脅用在陳汐身上似乎都已失效,這天底下,還有能讓他忌憚的事情嗎?
  “你……”呂天澤瞳孔擴張,大喝道你以為殺了我等就可以無憂了?我告訴你,現如今洛水商氏已抓捕了你們大楚王朝的兩名女子,那商坤更是要以這兩名女子為爐鼎,修煉一部魔功,而你則是他修煉魔功的唯一阻礙,只有殺了你,他才能修成魔功。你以為你還能威風到時候?”
  聞言,陳汐突然陷入了沉默當中,長發將其臉頰遮掩出一道陰影,令人看不出其神情。
  修煉魔功!?
  遠處觀戰的眾人皆心中一凜,他們也曾聽聞,這洛水商氏乃傳承于姹女魔宗一脈,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
  不過令他們奇怪的是,為何陳汐就成了商坤修煉魔功的唯一阻礙?以那兩名女子為爐鼎練功,還必須殺死陳汐,這等魔功未免太過陰邪了點……
  而另一側,梵云嵐聞言之后,當即神色一變,她同樣出身魔宗,自然對魔宗的一些功法頗為了解。
  按照呂天澤的說法,那商坤肯定修煉的是《姹女梵天功》!
  只有這等功法,才會以女子的性命本源為爐鼎,將她們的一切都奪為己有,功成之時,能夠練就混沌魔體,威力可怕之極。
  這一刻,梵云嵐呂天澤所說是真的,因為有關《姹女梵天功》的修煉法門,非魔宗子弟,外人根本無法了解到。
  呂天澤才不理會周圍眾人的異樣,見陳汐似有收手的打算,不禁暗松了口氣,說實話,陳汐給他造成的壓力實在太大,快要逼得他崩潰掉,若非如此,他也決不會將這等秘聞當著眾人之面說出來。
  畢竟那洛水商氏乃是古國世家,勢力強大無比,遠非他大玄王朝能夠比擬,若非為了以此要挾陳汐,再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將此事泄露。
  “若你今日放過我,我可以去幫你求情,讓商坤放過你們的同伴,如何如何?”見陳汐久久不言,呂天澤愈發心安,感覺稍微掌握了一些主動權。
  就在這時,陳汐倏然抬頭,清俊的臉上波瀾不驚,漠然而冰冷,眸光深邃,仿似能把人的靈魂都吞噬。
  望著陳汐那漠然無衷的表情,呂天澤心中咯噔一聲,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
  “她們若死了,我會讓整個洛水商氏陪葬。”簡單直接平淡的一句話,從陳汐嘴中輕輕吐出,但卻像凜冽呼嘯的寒流,令在場所有人都遍體生寒,如墜冰窟。
  話雖簡單,其中的殺意卻震撼人心。
  “你……瘋了嗎!那是洛水商氏,和玄寰域大勢力有著極為密切的聯系,三個月后抵達太古之城的玄寰域使者當中,更不乏與洛水商氏交好的存在,你就不怕直接被鎮殺掉,一輩子無望進入玄寰域?”呂天澤被陳汐一句話驚得頭皮發麻,旋即再忍不住嘶聲大叫了起來。
  觀戰眾人也聽得心中劇顫不已,在這太古戰場開啟的無數歲月中,還從沒有哪個普通王朝的子弟,敢對一個古國世家說出如此狠辣決絕的話,這……簡直是喪心病狂啊!
  就連那皇甫長天和于軒塵,也都被震得渾身發顫,他們能夠想到陳汐救人的決心很大,但卻沒想到這種決心竟會如此之大!
  “若是沒有背叛,落難時,陳汐是否也會如這樣般救助?”兩人互望一眼,皆都頹然低下頭顱,腦子里亂嗡嗡的,悔恨交加。
  不過相較而言,皇甫長天要稍好一些,陳汐殺了他弟弟皇甫崇明,彼此本就有著化解不開的仇恨,倒也不奢望陳汐能夠幫助。
  倒是旁邊的梵云嵐很確信,陳汐必然會說到做到,因為他就是那種言出必行的人,也正因為這種在外人眼中看起來很傻的品行,才讓他獲得了那么多的支持和擁護。
  “轟!”
  面對呂天澤的叫囂,面對觀戰眾人的各種目光,陳汐宛如一局外之人,神色不變,下一刻,他人已消失原地,出現在呂天澤身前,擎劍掠空,斬殺而下。
  ————
  P1:下周保底三更,多一名舵主,加一更,多10張月票,加一更,多10個均訂,加一更,均訂就是一個號全部訂閱本書,歡迎們開小號訂閱支持。當然,量力而行是最重要的。
  P2:俺會把均訂情況發布群里,有興趣的可以加一下,群號,161270336
  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