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510 獨闖商氏

感謝兄弟“山東黑社會”、“zllshker”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西北區域,那恢弘的大殿中。
  像往常一樣,商坤獨自盤坐在大殿中央主座上,大殿空曠壯闊,像太古時期神靈聚會的道場,處處彌散著莊重、肅穆的氣息。
  獨自盤膝坐在這里,商坤時常有一種俯視天地萬物的感覺,像化身為一尊至高神靈,掌控整片天地。
  他喜歡并享受這種掌控一切的感覺。
  掌控,有時候比毀滅更可怕,因為這天地的興亡、萬物的生死、世事的更替……若能都掌控在自己手中,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情自己辦不到?
  要你生,連死神都勾不走你。
  要你死,天上地下誰也救不了你。
  這就是掌控,是商坤從小到大,一直在追逐的終極目標。
  而他知道,只有進入玄寰域、成為天仙、甚至乃至更高的存在,方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所以即便享受這座大殿帶給自己的至高感覺,他卻并沒有因此而沉溺,不可自拔。
  相反,商坤一直是個極為冷靜的人,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在他很小的時候,族中長老就贊賞他“懵懂稚子,卻有山崩于前而色不變之心,近乎完人矣。”
  完人,就是十全十美的存在,由此可見這評價有多么高了。
  商坤也的確不負眾望,從小到大都表現得極為優秀,不僅天資耀眼,心智也冷靜如雪,韜略驚人,這也是他為何能成為洛水商氏年輕一代弟子首領人物的原因所在。
  “風劍白,當我修煉成混沌魔體時,你又能拿什么和我斗?等著吧,你的第一之位注定是屬于我的……”商坤喃喃自語,旋即,他深吸一口氣,摒棄掉腦海雜念,抬手摸出一枚玉簡,再次細細查探起來。
  這枚玉簡中,記錄著有關陳汐的一切事情,他的出身、身份、修為……乃至于發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件事情,全部井然有序地記錄其中。
  正是這份詳細之極的資料,讓商坤從一開始就沒有敢小覷陳汐,相反,當了解到陳汐的一切,商坤心中甚至有些佩服這個家伙了。
  一個破落小家族出身的掃把星,無門無派,卻能干出那么多驚天動地的大事,并且還安然無恙的活到現在,簡直就像一個奇跡般。
  商坤自認,若換做自己是陳汐,只怕也很難做的比他更好。
  “性情堅韌,殺伐果決,修為看似泛泛,戰斗力卻驚人無比,并且為人低調,深藏不露,至今無人得知其底牌究竟有多少……”
  商坤修長的手掌撫摸著下巴,湛藍的眼瞳中泛著冷冽的光澤,若有所思,“像他這種人,若非知根知底,的確容易被人忽視掉。”
  想到這,商坤深吸了一口氣,強自壓抑下心中的波瀾,搖了搖頭。
  其實,從得知陳汐進入太古之城后,他的心就出現了一絲躁動,迫切想要拋棄任何理智,去將陳汐誅殺掉,而后拿卿秀衣和甄流晴二女來修煉“姹女梵天功”,以此來超越風劍白,問鼎武皇戰魂碑第一之位。
  但多年養成的冷靜,讓他還是忍住了,他知道,面對陳汐這樣的對手,稍一沖動,或許就會打亂自己的計劃,功虧一簣。
  沓沓沓……
  一陣腳步聲在大殿外響起,讓商坤從沉思中清醒過來,重新恢復冷靜無比的模樣。
  “公子,大事不妙!”來人是商平,他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震驚,抱拳說道,他知道,在公子面前,萬萬不能亂了陣腳,否則肯定會遭到公子的厭惡和排斥。
  “說。”商坤隨口說道,儀態冷靜,從容不迫。
  “剛才探子來報,陳汐他們大楚王朝的五人,竟全都躋身進武皇戰魂碑前二十名了!”盡管商平努力讓自己平靜,但聲音中仍舊帶上了一絲顫抖,顯然,這件事給他造成了極大的震撼。
  “哦?”商坤怔了怔,突然笑道,“這大楚王朝的氣運很強嘛,你來找我,就是為了這點事么?”
  “公子,這不是重點。”商平見此,反而急了,飛快說道,“您讓我們特別留意的陳汐,他……他……”
  商坤眉頭一皺,不悅道:“有話直說!”
  他心中隱隱也升起一絲不妙,他對商平極為了解,除非遇到極為震驚的事情,否則決不會變現得如此失態了。
  “陳汐他躋身第一名了!”商平再忍不住心中震驚,沙啞出聲,這句話說完,仿似將他全身力氣都抽空了般,大口喘息起來。
  “第一名?”商坤愣住了,沉默許久,才猶自不信道,“是……武皇戰魂碑的第一名?”
  其實,他從商平的神色中已判斷了**不離十了,只不過這事太過震撼,剛聽到時,震得他也差點心神失守,連他引以為傲的冷靜,都差點崩潰了。
  商平點了點頭,神色變幻不定,想起之前見到的那一幕,心中仍舊止不住升起一抹無法揮去的震驚。
  “這么說,陳汐剛踏入太古之城,就將風劍白給從第一名的位置擠下來來了?”商坤喃喃自語,他渾然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當中同樣帶上了一絲震驚、一縷失落,再不復之前的冷靜。
  在武皇戰魂碑上擊敗風劍白,一直是商坤的目標,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不惜擒下卿秀衣和甄流晴,欲要修煉出混沌魔體,再與風劍白一較長短。
  也正是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才會特別留意陳汐,希望徹底掌握其底細,而后將其斬除掉,好令自己完成修煉混沌魔體的最后一步。
  然而,現如今,這個目標卻被自己欲要殺死的一個年輕人率先做到了,這種強烈的沖擊力,如驚濤駭浪般,狠狠沖擊著商坤的心神,令他久久無法平靜。
  大殿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沉悶起來,壓抑無比。
  商平小心翼翼看著自家公子,心中也是暗自感慨,連公子這等人物都被震驚的心神差點失守,這陳汐……足可以自豪了!
  “倒是沒想到,我還是低估了他啊。”商坤自嘲一笑,旋即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煩躁,眸光已變得冷靜無比,問道,“陳汐仇敵如此之多,他現身在武皇戰魂碑前,就沒有引起廝殺?”
  “沒有。”商平搖了搖頭,神色復雜道:“那陳汐取得第一名之后,引起了大漢王朝、淮陰薛氏的紛紛拉攏,或許,他的那些仇敵正是忌憚這些,才遲遲不敢出手吧。”
  “大漢王朝、淮陰薛氏?”商坤眼眸微微一瞇,聲音中已帶上一絲凝重,“他可答應了?”
  “沒有。”商平再次搖頭。
  然而還不等商坤松口氣,商平便繼續道,“大漢王朝和淮陰薛氏雖然都沒有成功,但是陳汐他們一行人卻跟大唐王朝的凌澤走了,不難想象,他們肯定是加入了大唐的陣營當中。”
  “麻煩啊。”商坤輕輕嘆了口氣,神色間卻并無多少凝重之色,盡管事態超乎了他的預判,但他自信仍舊有能力掌控一切。
  商平見公子并沒有方寸大亂,不由暗松了口氣,說實話,面對陳汐這樣的敵人,若非逼不得已,他也是不愿招惹的。
  “公子,大事不妙了!”就在這時,大殿外突然傳來一聲急促的叫聲,凝重中透著一絲驚慌。
  旋即,商雀一陣風似的沖入大殿,哪怕他努力想平復情緒,神色中的驚慌卻怎么也無法掩蓋下去。
  “混賬!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商坤再忍不住冷喝出聲,在聽聞陳汐取得武皇戰魂碑第一名之后,他就在強自按捺心中躁動情緒,這時候又見自己賴以為左膀右臂的商雀,竟然如此失態,那還忍得住心頭郁火。
  商雀渾身一顫,終于恢復了一絲清醒,旋即苦澀抱拳道:“公子,真的是大事不妙了,那陳汐竟然孤身一人,盡誅大玄、大晉、大秦的十多位強者,將太古之城東北區域占為己有了!”
  “什么!?”聞言,商坤頓時面色一變,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心智再無法保持冷靜,喃喃道,“怎么會這樣,這家伙的實力真有這么強?”
  旁邊的商平也被震得呼吸一窒,孤身一人,盡誅三大一流王朝的強者,這……是一名普通王朝子弟能夠做到的嗎!
  “公子,此事千真萬確,許許多多的修士都目睹了這一幕,并且……”商雀欲言又止,神色變幻不定。
  “并且什么,你倒是說啊!”商坤暴怒,自己的手下今天怎么了,一個個像被掐住脖子似的,失態連連,真是中看不中用啊。
  “并且那陳汐說,若公子敢拿那兩個女人練功,他將滅殺我洛水商氏全部族人,一個都不放過……”商雀一咬牙,將此事說了出來。
  砰!
  商坤一掌擊在地面,巖石被碎,轟出一個巨大的深洞,而他的臉色已變得鐵青一片,赤發飛舞,映襯得他猶如暴怒的神靈般。
  “竟敢威脅我……竟敢威脅我……”喃喃自語聲中,商坤霍然轉身,大步朝大殿外行去,他已決定,這就去拿那卿秀衣和甄流晴修煉魔功,哪怕存在極大的風險,他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