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511 玄金之手

感謝兄弟“青東”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這是一間暗無天日的石屋,陰暗潮濕,空氣中散發著刺鼻的發霉味道。
  換做尋常,甄流晴可以輕松破開這間石屋,逃出生天,然而現在她卻辦不到,甚至連站起身子的力量都沒有了。
  她中了毒。
  這種毒無色無味,卻能禁錮修為、封鎖神魂,名為“魅涎醉仙散”,連仙人都要迷醉,由此就可以知道,這種毒藥的厲害了。
  不過雖然被稱作毒藥,這“魅涎醉仙散”卻并不毒,只是禁錮修為和封鎖神魂,讓人失去暫時戰斗力罷了。
  “你說,會不會有人來救我們?”甄流晴背靠在冰涼的墻壁上,扭頭望向一側的卿秀衣。
  在這陰暗的石屋中,卿秀衣那絕世容顏被掩蓋在陰影當中,她盤膝坐地,身姿筆直,哪怕是在這潮濕簡陋的環境中,依舊散發著遺世獨立般的孑然氣質。
  她沒有回答甄流晴,或者說,她從得知中毒,并被關進這石屋的那一刻起,就再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像認命了一樣。
  但甄流晴知道,這個天仙轉世之身的驕傲女人,并沒有就此認命,甚至連沮喪、抱怨、懊惱的情緒都沒有。
  她只是平靜端坐著,抓緊每一分時間去努力嘗試著解毒,這種堅持,看似徒勞無功,換做其他人,只怕早就已放棄,但卿秀衣卻一直堅持到現在,從未放棄。
  “我有一種強烈預感,很快就要在你我身上發生一場變故,也許是今天,也許是明天。”甄流晴自顧自喃喃說道,素凈婉約的容顏上,竟泛起一絲悵然失落之色。
  “你確定?”一直不曾開口的卿秀衣,這時候竟然突然開口說話了,顯然,她并非像表面那樣對自己的處境漠不關心。
  “**不離十。”甄流晴怔了怔,以一種頗為自信的口吻說道,“別忘了,我出身水煙閣,最精通的并非戰斗,而是星相占卜之術。”
  卿秀衣再次陷入到沉默當中。
  甄流晴笑了笑,半開玩笑道:“如果我們死了,你說陳汐會不會為我們掉眼淚?”
  “這個假設很無聊。”提及陳汐二字,卿秀衣的情緒終于產生了一絲波動,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屑,似是很確定,陳汐決不會因為自己的死,而感到悲慟落淚。
  “我倒是覺得,這個假設很不錯,起碼能證明他是否在意你我,在乎你多一些,還是在乎我多一些。”甄流晴笑嘻嘻說道。
  “用自己的死亡去驗證?”卿秀衣道。
  “那你覺得咱們如今還有逃生的可能嗎?”甄流晴反問道。
  卿秀衣蹙起秀氣的眉毛,認真思索了片刻,答道:“有!”
  “有?”甄流晴愣住了。
  “你知道太極嗎?”卿秀衣沒有肯定地回復她,而是談起另外一件事。
  “當然,太極大道同樣也是一種罕見無比的大道奧義,可惜,據說這種大道已很久沒有人能夠參悟出了。”甄流晴不假思索答道。
  “那就好,待會你按照我所說的去做,說不定就可以成功。”卿秀衣清眸中驀地泛起一抹亮麗光澤,像飛濺而出的閃電,在這陰暗的石屋中顯得格外驚人。
  “怎么做?”甄流晴聞言,也一下子興奮起來,能夠活下去,誰又愿意去等死?
  ……
  周四少爺傲立在太古之城東北門的城墻上,躊躇滿志,意氣蓬發。
  就在不久前,他們還只能寄居大唐王朝的地盤上,然而現在,他們卻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地盤,這如何不讓人興奮?
  要知道,這可是在太古之城中霸占下來的地盤,除了那些頂尖王朝和古國世家,又有哪個普通王朝能夠做到?
  一想到剛才凌澤聽聞東北區域被陳汐一人給占據時,臉上涌現出的那精彩表情,周四少爺就禁不住開心笑起來。
  是啊,誰能想到陳汐能夠做到這一步呢?這家伙可真會不斷給人創造奇跡和驚喜!
  另一側,趙清河同樣心情愉悅,叛徒皇甫長天、于軒塵被殺,終于讓他出了一口惡氣,感覺終于可以去面對已死去的陸霄了。
  “小心點,如今陳汐不在,讓咱們來把守整個東北區域,可別被其他人鉆了空子,再搶奪了過去。”皇甫清影在一旁提醒道。
  聞言,不止是周四少爺和趙清河,連凌魚、梵云嵐也都心中一凜,不敢怠慢。
  這太古之城又被稱作八極城,分八座城門直通外界。而在城內,也因這八個城門被劃分成了八個區域。
  每個區域,都有一方勢力掌控,并非僅僅是為了向那些進城修士強收寶物,也不是單純為了以此為地盤,收攏各方勢力,來擴大自己的勢力,而是有更重要的原因。
  據說在太古時期,諸神為了抵御敵人,曾分別在太古之城八個區域當中,埋下了諸多威力滔天的法寶,每一件都比真正的仙器只強不弱。
  而每當太古戰場最后的考驗來臨時,這八個區域當中,就會出土一件這等寶物,并且能夠獲得寶物者,必然是區域的掌控者無疑。
  至于具體為何會如此,卻甚少有人能夠了解到。
  不過在三個月后,玄寰域的使者就會抵達太古之城,屆時一切答案都將揭曉。
  總之,搶先占據這太古之城的一片區域,絕對是有利無害。
  “對了,陳汐說他去哪里了么?”周四少爺突然問道。
  其他人也都一怔,是啊,陳汐去哪里了?
  “應該和卿秀衣、甄流晴有關。”梵云嵐沉吟許久,才輕聲說道,“他大概是前往西北區域,洛水商氏的地盤去打探消息了。”
  “這混蛋,那可是古國世家的地盤,他就這么孤身一人前往,未免太過冒失了吧?最起碼……也該叫上咱們啊!”周四少爺埋怨道。
  “咱們若都去了,這地盤誰來看守呢?”梵云嵐反倒顯得頗為鎮定,說道,“放心吧,陳汐既然敢孤身前往,必然有著充足的把握。更何況,你們可曾見過他失敗過?”
  眾人也知道梵云嵐所說不假,但不能幫到陳汐,仍舊讓他們感覺有些過意不去。
  “好了,多想無益,守好這片地盤,就是對陳汐最好的幫助了。”皇甫清影開口說道。
  ……
  陳汐藏匿在遠處角落陰影當中,望著那恢弘浩大的宮殿似的建筑,喃喃自語道:“這就是洛水商氏的大本營了,也不知卿姑娘和甄姑娘被關在了哪里……”
  “嗡!”
  下一刻,一股磅礴的神識之力以“回旋漣漪”的方式擴散而出,像一**的漣漪,朝那恢弘建筑橫掃而去。
  自從進階涅槃境界之后,他的神識之力就再次突破,只差一步,就能夠和地仙老祖相媲美,就連尋常冥化真人,都沒有他的神識強大。
  很快,他的神識就鎖定了兩個目標。
  是商雀和商平。
  兩人正在一座大殿中談話,渾然沒有注意到,他們的一言一行都一絲不落地被“看”進了陳汐眼中。
  “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公子暴怒,著實太可怕了。”商平心有余悸道,“不過話說回來,能夠將公子刺激成這副樣子,這陳汐還真夠厲害的。”
  “豈止是厲害,你沒見他是如何殺人的,戰斗力連我都心驚不已,也不知這家伙怎么修煉的,怎會這么強悍。”商雀嘆息道。
  “厲害?厲害有個屁用,竟大言不慚威脅公子,如今倒好,公子直接就去拿那兩個小妞報復去了,這陳汐若是知道,只怕非后悔說出這樣的話不可。”商平笑道,他沒目睹陳汐斬殺呂天澤等人的場景,自然無法理解商雀的感受。
  “后悔么……”商雀喃喃自語一聲,再次嘆了口氣,“公子這時候去拿那兩兩女練功,有著很大風險,若是一旦失敗,只怕那兩個爐鼎直接就徹底死去,再也用不成了。”
  “以公子的資質,怎么可能失敗?”商平不以為然道,“我倒是很期待,公子將那倆小妞全身修為榨干之后,她們究竟會落得怎樣的下場,是直接暴斃而亡呢,還是血脈逆沖,五臟俱焚,直接變成兩個傻子?”
  “沒有那么夸張,姹女梵天功只是煉化掉她們的修為歸自己所用,失去修為之后,她們充其量會直接身亡,不會遭受什么痛苦,甚至若是救治及時,還能保下一命呢。”商雀搖頭道。
  “哦?”商平眼珠一轉,突然嘿嘿笑道,“商雀大哥,你說,若是我求得公子同意,再他修煉成功之后,將那倆小妞讓給我,供我好好淫樂一番,豈不是很快活么?這可是陳汐的女人啊,想一想我都興奮。”
  商雀怔了怔,正待說些什么,突然臉色一變,“唰”的一聲騰空而起,同時口中大喝道:“誰!偷偷摸摸的給我滾出來!”聲如炸雷,充滿肅殺之氣。
  轟!
  回答他的是一聲巨響,那恢弘堅固的建筑大門,仿似遭到了雷霆暴擊,直接在瞬間被齏粉,守衛在大門旁的兩名子弟,更是連慘呼都沒發出,就被轟碎殞命。
  煙塵彌漫中,一道峻拔的身影倏然飛掠而出,氣勢滔天,宛如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