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51 珍寶殿


  第一更!求收藏!紅票!剛回到家,繼續碼第二章去!
  “能夠踏足劍之大道,這個道號洞冥的家伙的確是一個極為厲害的劍仙啊。”季禺拿起紙箋觀摩片刻,便即搖頭嘆息道:“可惜,天劫九重只度過了八重,只差一步便可登臨天仙行列。細算下來,這個洞冥也只能算是一個厲害的散劍仙。”
  散仙?
  陳汐暗自咂舌不已,哪怕是散仙,也是他現在難以企及的恐怖存在。
  嗤啦!
  季禺手上,以血紅朱砂寫就的泛黃紙箋突然燃燒,化作飛灰飄灑一空。
  “干嗎毀了它?”陳汐愕然道,這張紙箋上的字跡個個劍意森然浩蕩,拿來觀摩體悟,對修煉劍法大有補益。
  “連天劫都無法抵抗的劍道,不學也罷。”季禺負手于背,淡然說道。
  陳汐還是覺得肉疼,怔怔道:“可是,我可以取長補短,博采眾長啊。”
  “你要記住,劍修之路最重要的就是擁有一顆純凈無暇且堅定堅韌的劍心,此紙箋乃是他偏執于心魔時留下,氣息暴躁凌亂,其上劍道也是斑駁紛雜,用來觀摩修習,只會毀了你的劍道之路。”
  季禺慨然道:“有朝一日,若你能闖過天峰第十三重試煉之地,見到那位絕世劍仙闖關時留下的無匹劍意,你就會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劍修之路。”
  “他再厲害,不也死在了那里嗎?”
  在初次見到季禺時,陳汐曾聽他提及過,為了得到其主人留下的傳承,百萬年來,無數強橫的修士曾對天峰試煉之地發起挑戰,而在其中,最為厲害的便是數十萬年前的一位絕世劍仙,但也僅僅闖進天峰第十三重試煉之地,便即隕落身死。
  季禺搖了搖頭,嘆息道:“不一樣,不一樣的。”
  紙箋已經化作飛灰,再多說也是無用,陳汐很快便把注意力落在四周,看著空蕩蕩的一切,不由問道:“季禺前輩,這里真的是劍仙洞府嗎?”
  “若我推測不錯,這里便應該是那個洞冥仙人所居住的主殿。”季禺目光在四下一掃,突然伸手一指玉床:“坐上去,運轉真元。”
  聞言,陳汐腦海靈光一閃,說道:“這座玉床該不會就是整座劍仙洞府的中樞之地吧?”
  “不錯,不過以你如今的實力,還無法煉化這座洞府,只能借助它,觀察到整座洞府的全貌。”
  身為存活了百萬年的洞府之靈,季禺顯然對這一切了若指掌,隨口答道:“若你想獲得一些珍寶秘藏,還是趕緊把這座洞府的分布搞清楚,快速行動吧,畢竟你比那些人已晚到了三天。”
  陳汐自是不敢怠慢,甫一坐上玉床,只覺一股清涼的氣流彌漫全身,令心神也不由一陣清寧恬靜,顯然,這座玉床對修煉也有著神妙的功效。
  嗡!
  甫一運轉真元,陳汐只覺腦袋一鳴,眼前猛地多出一副栩栩如生的畫面,上邊標有典藏殿、珍寶閣等字樣,赫然便是這座洞府的布局圖!
  陳汐一一觀看過去,不由驚嘆不已。
  原來這座劍仙洞府極其龐大,足足占據了千里之地,外圍是八條曲折回繞的狹長通道,分別命名為利、衰、毀、譽、稱、譏、苦、樂,恰暗含人生四順四逆之理。
  “利”字通道內埋藏著一座恐怖的三轉金虹劍陣;“衰”字通道內游走著無數的妖魂邪魅;“毀”字通道則流淌著一片猶如大河般的地心黑火熔漿……
  無論哪條通道,無不埋藏著恐怖殺機!
  陳汐看得一陣心驚肉跳,暗道:“若是從這八條通道進入洞府,以自己的修為,恐怕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八條通道的盡頭,也就是洞府的核心之地,又分作四個區域,分別是典藏殿、珍寶殿、百草殿和武道殿。在四個大殿核心,便是陳汐所在的主殿,也正是整座洞府的中樞核心之地。
  在這四個分殿內,則又分布著諸多的密室,密密麻麻,猶如蟻穴一般,也不知其內又存放著何種寶貝。
  不過令陳汐興奮的是,自己所在的主殿,東南西北方向恰可以直接通往這四座分殿,并且沿途所過,并無機關埋伏。
  “季禺前輩,你說我先去珍寶殿,還是先去典藏殿?”
  陳汐有些猶豫,顧名思義,珍寶殿內必然存放著洞冥仙人留下的諸多法寶武器,而典藏殿內自然也就是各種功法秘籍,對于修士而言,這兩大類東西顯然具備著同樣大的誘惑。
  至于培養天材地寶的百草殿,誘惑同樣大,但對陳汐而言,還遠遠及不上珍寶殿和典藏殿的吸引力。
  而武道殿……想必是洞冥仙人修習武技時的場所,對陳汐的吸引力反而不大。
  “嗯?”
  然而還不等季禺開口,陳汐猛地發現,在地圖上赫然有十幾個白色光暈在移動,已經離開了‘稱’字通道。
  “白色光暈應該代表著闖入洞府的修士,以便令洞冥仙人身在此處,便可掌控到一切局面。”
  陳汐暗暗思量片刻,猛地心頭一凜,意識到一絲不妙,“柴樂天他們只有八人,那么這些白色光暈應該是蘇嬌那些人,而看其方向,正在朝珍寶殿接近……不行,決不能便宜了他們!”
  刷!
  陳汐站起身子,毫不猶豫地朝外沖去。
  “發現了什么?”季禺飄然跟上,他沒有看到地圖,不過卻看出陳汐神色有點不對勁。
  “有人快要進入珍寶殿了。”陳汐一邊發足狂奔,一邊答道。
  “是那個姓蘇的女娃娃?”
  “嗯。”
  “唔,咱們把珍寶殿徹底掃蕩一遍,令其一件寶貝也得不到,倒也是一件讓人很開心的事情,陳汐,我支持你這么做。”
  “……”陳汐一怔,想不到季禺前輩如此淡然的一個人物,也有著一腔嫉惡如仇的豪情啊。
  很快,兩人便沿著側門,一路沖進了珍寶殿。
  “這么多密室?”
  甫一進入珍寶殿,望著曲曲折折的走廊上遍布的一件件密室,陳汐不由大感頭疼,若是一間間搜尋下去,也不知什么時候能找到真正的藏寶之地。
  “跟我來!”
  季禺目光掃視四周,靜默半響,當即沿著走廊,飄然朝極深處走去。
  看來自己空操心一場,有季禺前輩在,何愁覓不到那些寶貝?陳汐心中振奮不已,抬腳跟了上去。
  ……
  轟隆隆!
  就在陳汐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深處不就,珍寶殿塵封萬年的正門也被人打開。
  “這里便是珍寶殿嗎?”
  感受著空氣中涌動的純厚靈力,望著那密密麻麻延伸到深處的一座座密室,蘇嬌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眼眸里已是火熱一片。
  “哈哈,我們的運道著實太好了!”蒼濱在一旁放聲大笑,神色歡愉之極,“我聽聞一些仙人洞府中,無不分作各種各樣的大殿,但若論最珍貴的,無疑是這藏著諸多珍寶秘藏的珍寶殿。”
  “各位,事不宜遲,既然這里存在這么多的密室,咱們只有分頭行動了,至于能否尋到寶貝,就看各自緣法了。”蘇嬌語氣亢奮道。
  “哈哈,真是,若是運氣到了,說不定還能獲得仙家寶貝呢!”蒼濱也是興奮異常。
  “那就分頭行動吧!”
  “好!這個建議不錯,珍寶那么多,各憑機緣,倒也不存在分配的問題,再好不過。”
  其他人也隨之紛紛說道。
  嗖!嗖!嗖!
  一個個都迅速分散開,朝珍寶殿各個地方的密室中奔去。
  ……
  足足奔行了一炷香時間,季禺驀地止住了身影,目光望向一側那處看似普通的密室。
  “怪不得呢,原來大門上竟然彌散著一絲混沌息壤的氣息。”季禺飽經滄桑的眼眸里罕見地流露出一絲驚訝。
  而陳汐聽到混沌息壤一詞,則渾身一僵,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混沌息壤乃是不在五行中的珍稀之物,傳說在太初混沌時期,諸多混沌神魔便是在息壤中孕育出生,直至天地大開,三界確立,息壤便即湮滅在無盡歲月中,再不曾出現過。
  當然,這也僅僅是陳汐聽到的一個傳說,真假不可考證,不過當得知眼前的密室大門上,竟然彌散著一絲混沌息壤的氣息,他還是忍不住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這絲混沌息壤氣息已變得極其之淡,根本搜集不了。”季禺目光幽幽地望著密室大門,沉吟道:“不過,這密室大門竟然有著一絲混沌息壤的氣息,其內所藏納的東西必然不是凡品。”
  說著,他隨手推開密室大門。
  嗖!
  大門剛開到一小半,便有一道黑影以快逾閃電的速度飆射而出。
  “早就知道會如此……想逃?可沒有那么容易!”
  季禺淡然一笑,說話時,他袖袍一揮,一道匹練般的濛濛青霞席卷而出,后發先至,瞬息已把那團黑影包裹住,落入季禺的掌心。
  青霞消散,露出黑影的容貌,令陳汐愕然的是,這黑影竟然是一頭拳頭大小的幼獸!
  吼!
  幼獸通體如雪,毛茸茸的,像一頭縮小版的白獅子,見陳汐望過來,它瞪著漆黑清澈的小眼睛,呲牙咧嘴發出一聲吼叫,聲音卻是稚嫩之極,毫無威懾力。
  “竟然是一頭貔貅幼崽!”
  看到這頭幼獸,一貫淡然仿似看破一切世事的季禺神色一滯,罕見地失聲驚呼了一聲。